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红星照耀十堰|余国印:行程37万余公里的乡邮员

时间:2021-08-25 11:01    来源:秦楚网  字体:  打印  播报

秦楚网-十堰头条讯 记者 吴忠斌 报道:

【人物档案】

余国印,1949出生于郧阳区杨溪铺镇人。1970年参军,1976年复员回家,在杨溪铺邮电支局任临时乡邮员。他在“九岗十八洼”的沟沟岔岔跋涉18年,直接服务面达100%,一年行程相当于一次“二万五千里长征”,他累计投递各类报刊邮件420万余件,行程37万余公里。1990年,余国印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受到国务院总理李鹏的接见。1994年,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余国印全国十大杰出职工荣誉称号。

走遍九岗十八洼

每天行程40公里

在三堰邮政小区电信佳苑门球场经常有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去打门球,一般人不会想到,他就是全国劳动模范余国印。

今年72岁的余国印告诉记者,他现在住在儿子余顺洋家里,平时没事了就打打门球、散散步,有时也会拿出影集,回忆一下过去的生活。影集里的照片大多记录了余国印在郧阳区邮政局杨溪铺支局工作时的场景,替村民写信、坐在送信的渡船上、背着邮包行走在荆棘山路上……每一个画面都令他心潮澎湃。

杨溪铺镇的村组道路都烙印着乡邮员余国印的步履。在1976年到1994年之间的18个年头里,余国印每天都走在邮路上,每天要涉6条河,过15道梁、翻11座山,行程超过40公里。

郧阳区邮政局杨溪铺邮电支局的“任家邮路路线图”余国印早已烂熟于胸。地图上清晰地标注着余国印在任家邮路担任邮递员的18年里,三次更改邮路的准确路线。回忆起过去,余国印的脸上平静中流露出一丝执拗,“只要你踏实肯干,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好的。”

1976年,余国印从部队退伍,在杨溪铺邮电支局做了一名邮递员。那个时代的中国乡村,信件是人们最主要的联系方式。当时的邮电局共有四项业务,分别是电话安装及维修、邮政(函件、包裹)、汇款、报刊征订。

杨溪铺邮电支局有3条邮路,时年28岁的余国印负责的任家邮路最为复杂,1300 多户人家,分散居住在“九岗十八洼”的沟沟岔岔里,邮路贯穿于8个村、38个村民小组和25个机关单位、学校。

在他之前,任家邮路需要坐船沿江投递,一天一个来回,投递大多通过沿线村民捎带、集中点投放的方式。“乡邮派送有‘五定’,即定班期、定路线、定时间、定人员、定地点。”余国印说,当时一般每个村子都是配送两个地点——村委和学校。

这样的投递方式时常被人们诟病。余国印至今还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走上这条邮路时,曾有村民直言:“你们送报纸像天女散花,十天收一张,半个月收一堆,信件电报不是慢就是丢。”

余国印意识到,自己所从事的工作要想做好,必须做出改变。

乡村道路崎岖,村庄分散,余国印每天背着三四十斤的邮包走村串户。三个月的时间,他迅速熟悉了老邮路,并作出调整:将一天一个来回改为两天一个来回,将坐船投递改为弃船步行,增加投递点。邮路一下子由船班22.5 公里,延伸到步班37. 5公里,投递点由原来的45个增加到85个。

一点多投分送到户

邮递点增至282个

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里,人们的交流全靠写信,余国印的手中传递的既有异地恋的青年男女写的情书,也有寄托游子思乡之情的家书。不在邮路上的村民邮递状况依然不佳。

1979年,余国印对邮路进行“增设投递点,投递到组”的第二次改线,投递点由85个增加到138个,邮路里程由37. 5公里延伸到69公里。

“每增加一个投递点,差不多平均增加1.5公里行程。”余国印说。任家邮路崎岖泥泞,“天晴一把刀,下雨一团糟”,一场雨总能轻易阻断进山的道路,“一脚踩下去,脚出来了,鞋子却留在泥里。”

工作几年后,杨溪铺邮电支局奖励了他一辆“野马”牌自行车。但自行车并不能让他的工作轻松太多。“艰难的道路只能步行,车子没法骑,推着车还不如步行。”

1982年,余国印对任家邮路作出第三次改变。这一次,他采取“一点多投,分送到户”的策略,继续增加投递点,扩大覆盖面。投递点由原来的138个又增加到282个,邮路里程由69公里延伸到88公里。他每天要穿过6条河流,翻过15道山梁,投递繁忙的时候,邮包重量会增加到40多公斤。

1980年代的邮电局在原有四项主要业务的基础上,利用原邮电系统人、财、物,增开了邮政储蓄业务。代替村民汇款、取款成了余国印新增的一项业务。

余国印至今能清晰地说出任家邮路上大部分村民的名字,在邮路上的18年里,他跑遍了那里的山水沟坎,沿途村民与他都很熟络。他的邮包里除了邮件报刊,备用的竹棍、草鞋、“铁脚码子”,还有为乡亲们代购的生活日用品。

走了太多前人没有走过的路

每年穿破72双草鞋

汉江沿岸M形的河湾拉长了余国印的投递行程,很多山上完全没有路。余国印说,在那条线上,他走了太多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有时为了抄近道,他不得不穿越山涧、荆棘。

余国印自己绘制的邮路地图上,有一个叫火木沟的地方,是一条两山夹峙的深山沟,四周没有村庄,人迹罕至。沟前有个刀削斧劈般的悬崖,一条羊肠小道缠绕其间,最窄的地方不足一尺。滔滔江水在崖底奔流,发出阵阵轰鸣,江水退下时,崖高能达到200米,令人不寒而栗。

火木沟连接8个村民小组,500余户人家。在第二次改变邮路前,余国印登上山顶,发现只要能穿过这处悬崖,就可以省掉20里路,将投递点增加十多个。

“第一次过崖时,身子紧贴崖壁,手指抠进崖缝,指头磨破了,血水流在崖壁上也不敢丝毫放松。”余国印一边讲述,一边挥舞着双手,身体紧绷,仿佛回到了数十年前的崖壁上。

相比起艰险,日复一日的坚持则更为不易。在任家邮路的十几年里,余国印每年要穿破5双解放鞋,72双草鞋。在湖北省邮政文史展馆里,至今还陈列着余国印的一双草鞋。

老余的邮路生活可不是田园牧歌,危险时时相伴。有一天,余国印在派送的路上就遇到一次险情。

那天,余国印恰巧穿了一双解放鞋去送信,在山路里行进的时候,突然听到脚底嘎嘣一声,他低头查看,一看之下吓出一身冷汗——被他踩了一脚的是一条剧毒的“土布袋蛇”。毒蛇受惊张口就咬在了余国印的解放鞋前端。鞋前端的胶皮都被蛇毒染变了色。

幸亏老余那天穿的是解放鞋,否则凶多吉少,从那以后,老余不再穿草鞋。

余国印至今还保留着一个习惯,无论寒暑,中午从不午睡。但这并不代表他从不困倦。在杨溪铺,不少认识余国印的人都知道这样一段经历。

有一次,余国印路过一个老奶奶家,老奶奶给他盛了一碗面条,然后进屋端菜出来。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余国印竟然歪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手里抱着碗,面条还在嘴里。

如今,余国印的儿子余顺洋继承了父亲的衣钵,在十堰邮政局工作。

在余顺洋的心里,父亲是他的榜样。“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父亲在他的路上将普通的工作做到了极致。”这也给了他极大的力量。“新时代的邮政工作有着诸多变化,但唯一不变的,是踏实做事的精神。”余顺洋说。

( 责任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