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日记|㉛支援第二救治医院护士王艳:多年后,儿女一定会以妈妈为骄傲

时间:2020-02-25 17:26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我是十堰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的一名护士,疫情当前,我们每个人都在勇往直前,希望为抗击疫情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当护士长在群里通知征集去支援第二救治医院的时候,我与两位同事一起写下请愿书,一起去前线战斗,为的就是尽自己的一份努力。

在出征前两天,我的睡眠很差,内心也很害怕纠结。因为要去支援两个周,在一线感染风险大,孩子还小没人照顾。但是,爸妈和老公看出我的担忧,对我说:“放心去,家里有我们,你要保护好自己,我们和孩子在家等你回来”。

家人的支持和叮嘱让我很愧疚,我心里暗自说在一线一定要小心,平安归来陪伴他们。终于到了出征时间,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看到同行的伙伴们,感觉我们这是去做大事了,其实这就是大事。

第二救治医院,睡觉前想家人了会打视频,听到孩子说想妈妈了,我忍不住哭了。2月10日,是我30岁生日,同时也是我儿子1周岁的生日.出发前,儿子“咿咿呀呀”的不舍之语犹在耳边,我很想念他们,这是从他出生之后我们经历的为期最久的一次别离。

视频时,5岁的女儿哭着说“妈妈我想你了”,我安慰她说:“妈妈在和病毒打仗,等胜利了妈妈就可以回家了。”思念之情总是萦绕心头,但我从不后悔请愿来到前线。多年后,当一双儿女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他们也一定会以妈妈为榜样骄傲,为妈妈加油。

进入工作状态后,与平常没有什么不同,打针、检测生命体征、量体温、换床单、铺床单、收集标本、做检查……主要就是穿了防护服行动不便,也不敢喝水,怕要上厕所。

到用餐时间要挨个病床送饭,还有发药、治疗雾化,一趟下来早已呼吸不畅,护目镜起雾甚至滴水,视线都模糊了。等脱掉防护服,头发粘在额头,手上皮肤发皱,满身都是汗。

可是,每当我看到危重病患的病情转危为安时,每当安慰和解释使病人的脸上有了笑容时……我总是感到无比的欣慰,也看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当看到病人痊愈时温暖的笑脸,这一切的不顺刹那间烟消云散。

(记者 张贞林 采访整理)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