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湖北医药学院"大体老师":生命谢幕后,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时间:2020-04-04 16:59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秦楚网讯 文、图/记者 谭祥军 特约记者 郑建超 鲍晓宇 报道: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数以万计的医务工作者冲锋在前,有些人永远留在了这个乍冷还寒的冬春之交。清明已至,今日国之哀思进行全国性哀悼活动,我们痛惜英烈之牺牲。可在湖北医药学院,有一些过世的“人”,他们没有陵墓,也没有亲人送上鲜花寄托哀思。他们也是平凡的人,却选择了不平凡的离去方式。他们就是遗体捐献者,也被医学生称为“大体老师”。

什么是“大体老师”

4日上午,湖北医药学院形态学实验室主任李勇接受采访时称,很多人可能都不太了解什么是“大体老师”。通俗的讲,就是遗体捐赠者将逝者的遗体捐献给医疗教育机构。捐赠后,医疗教育机构在过世8小时内,将遗体急速冷冻到零下30℃保存。当需要教学使用时,再复温到4℃,从而能够保证遗体的新鲜程度,让学生能在最接近真实的人体上进行模拟手术训练。出于对这些逝者的尊重与爱护,医学教育机构将他们称为“大体老师”,也称“无语良师”。

他们是一群行走在生命之后的人,以坦荡、无私、博爱,无言地向后人诠释着知识的力量、奉献的主题和生命的希望……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你更让我们知道以后要为了谁。”这句话很多人不理解,但医学生懂。

在我们中间,一些人的生命谢幕后,则以另一种奇妙形式获得延续,他们被送进医学院,静静等待着初入医学殿堂的医学生,在他们的身上,懵懂无知的医学生认识了第一根血管,第一条神经,第一块骨骼......他们就是我们的“大体老师”。

“大体老师”背后的动人故事

这些人,生前人生百态、各不相同,有大学教授、货车司机、国企职工、年轻学生……他们中,有的故事是老骥伏枥,枯叶化泥更护花;有的故事天之骄子,天妒英才可奈何。

王继福是湖北医药学院“大体老师”中的一位,他是十堰市的一名外科医生。2014年8月,他被查出患有肝癌,刚当爸爸的他甚至还没有听到女儿叫自己一声爸爸就要离去,是多么残忍。于是他决定在离世后将遗体捐给湖北医药学院,既支持了母校医学教育的发展,也对社会是一种回馈。他还想告诉自己在襁褓里的女儿,爸爸的离去是有意义的。

王继福生前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十堰晚报2015年07月11日A04版曾进行了报道。

2015年7月10日,他与湖医药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根据协议,王继福离世后,遗体将捐赠给湖北医药学院,用作教学使用。

农民工胡圣兵,从小生活艰苦的他在生活刚有起色时,却被查出患有胆囊癌。作为一名深受胆囊癌折磨的病人,他希望离世后捐献自己的遗体,针对这种发展迅速的癌症做医学研究。作为一个有两个女儿的父亲,他也希望自己就算已经离世了,也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在成人之后引以为豪。

在2015年9月13日,他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10月30日14时05分 ,房县姚坪乡虎尾沟村7组农民胡圣兵走完了他37岁的人生,在太和医院病房安详病逝。11月3日,家属根据胡圣兵的遗愿,将其遗体捐赠给湖北医药学院。

49岁的朱辉文是丹江口市人,生前在丹江口市六里坪镇孙家湾小学任教已有30余年。工作初期虽然工资很少,但他所在学校的贫困生很多,他就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帮助家庭困难学生,受益学生数十人。不仅如此,自2000年以来,朱辉文先后无偿献血36次,总量达25680CC。2011年10月30日,他向十堰市红十字会递交了捐献造血干细胞的申请。为此,2012年、2015年,国家卫生部、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先后联合授予其《全国无偿献血奉献铜奖》、《全国无偿献血奉献银奖》等荣誉称号。除了无偿献血和捐献造血干细胞,朱辉文生前还多次与市红十字会联系,希望日后将自己的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为社会作出最后的贡献。2011年10月30日,朱辉文与市红十字会签订了遗体捐献协议。根据协议,他死后将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用于医学研究。2018年6月12日下午5时,朱辉文在丹江口市遭遇车祸,经抢救无效于13日凌晨3时不幸去世,终年49岁。

生前,朱辉文曾告诉家人他将无偿捐献遗体。因此,朱辉文去世后,家属经过商议,决定遵照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曾经有一位“大体老师”的遗愿写着,“宁愿医学生在我身上千刀万剐,也尽量让我们少在病人身上错划一刀。”李勇称,这句话说出了所有遗体捐献者的心声。诸如此类的志愿者太多太多,他们在离世前“力排众议”,说服自己的家人完成自己的遗愿。他们有的是为国家贡献一生的老兵,有的是与医学事业相伴一生的医生,有的是桃李满天下的教师,还有的是忙碌一生只求安稳生活的人们。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出生几小时的婴儿,他们化作“无言良师”,用自己的身体教育了一代又一代的医学生。因为这些人、这些家庭的奉献,推进着医学事业的发展,也换来了更多家庭的幸福。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医学院校开展“追思会”,向这些“无言教师”献花致敬。李勇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因为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因此关注这件事,了解这件事。每一位“大体老师”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无论从言语,还是行为。因为是他们无条件的相信,激励着我们成为一名好医生。

藏在“大体老师”背后的那个人

了解了“大体老师”,或许你知道从完整的遗体变成“大体老师”并不简单。李勇介绍,湖北医药学院形态学实验室工作环境可能不佳,有高致癌的人身风险,走进实验楼一楼,不仅是刺鼻的气味,还会双眼刺痛,全身不适,他们一天最多能坚持工作4-5个小时,一具遗体最快也要做两到三个月才能完成解剖,供学生学习。这就是“大体老师”背后的那个人——解剖教师。

李勇介绍,解剖工作不仅需要扎实的人体知识,更多的需要经验手法,而这需要大量的练习,一人单独解剖三具遗体后,才能掌握基本的方法,年轻教师很难达到制作“大体老师”的水平,“趁着退休前,抢着做一批。”

“你会发现动手实操和看教科书是不一样的,解剖课的学习可以说是三分书本七分操作。因为图始终都是2D的,所以说,‘大体老师’对学习这门课程帮助非常重要。”实验室即将退休的大体教师上课中提到。解剖知识作为医学生进阶道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即使有3Dbody和各种模型教具,也无法代替“大体老师”的重要地位。“大体老师”无偿地为医学发展贡献了他的所有。无论他生前是干什么的,他逝世以后为医学生学习解剖提供了基础,这是很高尚的品德,是一种高于常人的境界,我们一定要尊重和敬畏他们。

每位从事医学事业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大体老师”给自己带来的影响,所传授给自己的知识,绝不会希望“大体老师”告别教育舞台。将来,我们不愿只有冰冷的屏幕与教具,不愿再也无法触摸到肌肉的纹理,感受心脏的弹性。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我们走时细雨朦胧,哀思渐浓。”湖北医药学院2017级临床医学生李俊4日接受采访时称,“大体老师”对医学生意义之重大无以为报,因此他们珍惜课上每一次实践学习的机会,并在清明节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献上他们的敬意,并在此呼吁希望大家尊重“大体老师”, 珍惜“大体老师”,懂得解剖教师的不易,感谢和感恩那些为医学事业贡献力量的人们!

医学研究和教学用遗体需求很大

据湖北医药学院形态学实验室主任李勇介绍,目前我市医学教学对遗体的需求比较大。特别是近几年,随着医学院校的发展,需求更大,平均每年都需要十几具遗体。目前的现状是,解剖课时一般是几十个学生围着一具遗体,大多数学生只能在一旁观看。迫于教学需要,湖北医药学院每年都从外地调剂大量遗体作教学使用。

根据统计,目前湖北医药学院有据可查的捐献遗体有30具。加上其他的来源的遗体,一共有70具。让人欣慰的是,近年来,随着对遗体捐献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前往湖北医药学院捐献遗体的爱心人士逐渐增多。截至目前,已经有150位市民与他们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根据协议,他们百年之后,亲属将根据他们的遗愿,将遗体捐赠给湖北医药学院。

李勇称,这些遗体主要在科研和教学方面作出贡献,“对于这些爱心人士捐献的遗体,医学生们都很感激,也很尊敬,每次上课前都要先鞠躬。”

当然,根据教学需求,目前湖北医药学院的遗体需求仍很大,市民如果有捐献遗体的愿望,可在生前征得家属的同意下,签订无偿捐赠协议,逝世后就可以无偿捐献,所有遗体均将用于实验教学 。 

遗体捐献联系电话:8875300。

向我市无偿捐献遗体者致敬

李勇表示,湖北医药学院遗体接收站揭牌后,将更加有助于接受遗体捐献。李勇向记者介绍了此前无偿捐献遗体的部分逝者。

2006年6月12日,77岁的东风总医院原副主任医师唐以昭因冠心病去世,其妻王伶俐与其女唐静萍按照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当时为郧阳医学院,下同)。

2006年8月19日,时年59岁的东风公司发动机厂职工邹德明因患肝癌,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同年12月11日,邹德明去世,其家属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7年11月12日,竹山县楼台乡年仅16岁的学生张善兵病故。根据其遗愿,家属将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张善兵是我市目前最年轻的遗体捐献者。

2007年9月3日,张湾区方滩乡徐家湾村45岁的农民温宏生患重病,他决定百年之后将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同年10月30日,温宏生去世,其妻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6年7月4日,祖籍宜昌的78岁老人雷明秀决定去世后捐献遗体,并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捐赠协议。2008年7月29日,老人病逝。根据老人遗愿,家人将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9年4月16日,时年81岁的东风公司退休老人王枫病逝,家人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9年6月9日,郧阳区(当时为郧县)青曲镇韩家沟5组村民龚家伟因患白血病,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同年6月17日,年仅26岁的龚家伟病逝,其父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9年9月22日,时年62岁的东风干休所退休工人刑长利,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2013年6月16日,老人逝世后,家属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0年4月19日,时年56岁的东风公司车架厂退休职工王顶锁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2012年8月10日,王顶锁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妻子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0年6月1日,时年56岁的东风公司车架厂职工单为军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同年6月3日,单为军去世,根据协议,家属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6年12月10日,时年68岁的刘瑞兰老人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2010年9月27日,老人病逝,其子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0年11月15日,时年47岁的蔡德旺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同年12月6日,蔡德旺病逝,其妻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08年8月29日,时年77岁的市建筑设计研究院退休工人王学明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2011年3月3日,王学明因病去世,其子女遵照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2年3月24日,时年49岁的原东风公司设备制造厂工人陶章因病去世,根据其遗愿,家属将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3年12月6日,时年50岁的男子於浩病逝,家属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5年5月22日,市柳林中学退休教师李远洪病逝,其子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5年7月6日,市西苑医院外科医生王继福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遗体捐赠协议。8月1日,王继福病逝,妻子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5年9月14日,房县农民胡圣兵与湖北医药学院基础医学院解剖实验室签订遗体捐赠协议。10月30日,胡圣兵病逝,其家人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6年3月22日,三河市荣昌监理公司总监理工程师罗义春因病逝世,根据其遗愿,其器官无偿捐献给东风总医院,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6年6月14日,郧阳区鲍峡镇大庙村三组27岁的农民张春病逝,其家属将其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6年10月27日,房县姚坪乡46岁的王天平病逝,根据其遗愿,家人将遗体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7年12月28日,十堰市粮食加工厂72岁的退休职工宋斌病逝,根据其遗愿,家人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8年5月16日,房县城关镇73岁的退休教师段自太去世,家人根据其遗愿将其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8年5月17日,东风公司发动机厂68岁的退休职工李久生病逝,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

2018年6月6日,东风医院神经内科46岁的女护理员王清华病逝,遗体无偿捐献给湖北医药学院。她于2018年5月8日与湖北医药学院签订志愿捐献遗体协议。

(编辑:封荣娟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