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寻访十堰英模” ㉟二等功臣张德超:冒死排雷一条腿留在了老山前线

时间:2021-08-27 10:04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看见烈士陵园里高耸的纪念碑,张德超时常想起牺牲在老山战场上的战友们。

今年55岁的张德超,1966年2月出生于丹江口市汤湾村。1984年10月入伍,1986年2月入党,1988年在老山轮战中失去一条腿,荣获二等功。1992年从成都军区退伍回到家乡,现任丹江口市烈士陵园、退役军人优抚服务中心义务管理员。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何利 通讯员 江玉萍 报道:

平均每百平方米40枚地雷 他带着新兵在雷区冒险排雷

张德超曾服役于成都军区某部工兵连。1987年11月,部队接到命令开赴老山前线。

由于部队整编工兵连成立不久,连队尚未满编,张德超所带的班仅有6人,大都是刚刚入伍的新兵。对新兵的专业训练任务就落到了班长张德超身上,在云南平坝短短的两个月临战训练中想“毕业(结业)”一个专业工兵是不可能的,只能让新兵的这张白纸上画出个“地雷外形”。

为了尽快让新兵掌握基本的埋设地雷方法,张德超自创“速成法”实践教学,那就是拿出一个实雷,让新战士记住它的外形,然后告诉新战士这种地雷的名称:像菠萝一样而且长着“小天线,长尾巴”的叫“绊发雷”;像鼓形罐头、黑皮面的叫“压发雷”;带铁制外筒的叫“跳雷”。

1988年3月,张德超所在部队进入中越交界的松毛岭阵地,工兵连化整为零,分布到各步兵连开展阵地防御布雷。张德超带着两名战士到了六连。走上阵地,他才知道,六连的百余名战士分别驻守在20多个猫耳洞中,每个猫耳洞里的三四名战士要守住洞口外近70平方米的扇形面积。

自从1984年4月中方收复老山以来,每年换防一次。每次换防,以布雷的方式加强阵地防御是不可少的,加之越军以前布下的地雷,让这片国土上地雷的密度高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平均每百平方米的地雷密度达到40枚左右。要想清除猫耳洞外这近70平方米内的所有地雷,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能按一定规律开辟出一条外出猫耳洞观察敌情的“通道”。所谓通道,就是每隔一定距离清除一块够双脚立足的地方。

张德超带领的两名战士中,有一人入伍不到半年,除了他手把手教新兵认识地雷外形外,就没有实际操作过。因此每次排雷,总是“我是党员,我先上!如果我光荣了,老兵上,新兵的任务是警戒”,这成了张德超每次出征前的固定台词。

精神高度集中 40多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

电影中的工兵,手持探雷器,小心翼翼地在道路上寻找敌方埋设的地雷。可到了战场上,张德超才明白,平时的训练和战场上的实际情况差别很大。我军不少阵地与越军阵地相距很近,双方都能看清对方的一切行动。在这些猫耳洞前排雷时,既要加倍警惕,还需十分谨慎。

每次外出排雷前,张德超都要反复观察阵地前的地形地貌。探雷器压根儿用不上,因为体形复杂、体积大,如果使用就必须站立操作,这样很容易暴露在敌军的视野中。张德超当机立断,决定用手工操作,也就是依靠探雷针作业。探雷针是一根8毫米粗的钢针,插进土中,然后靠手的感觉判断有无地雷。

这种作业方法,对工兵来说危险很大,简直就是玩命。因为防步兵雷的起爆压力一般只有几公斤,58式步兵雷起爆只需0.5公斤,而山上泥土中树根枯枝盘根错节,排雷区域又在越军狙击手射程内。探雷针触到树根枯枝,用力后有一定的弹性,而地雷像石头一样坚硬;但探雷针碰巧顶在地雷引信上,后果将不堪设想。

热带雨林的天气,潮湿闷热得让人喘不上气。有一天,张德超从早忙到晚,没顾得上吃一口东西,连水也未进一滴。他除了排除阵地前近百枚地雷外,又重新布上由诱发、绊发、压发和定向等120多枚不同用途的地雷构成的三道防线。

在执行清排任务的40多天里,张德超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他白天在步兵协同警戒中,进行扫雷排雷,开辟出击通道,然后布雷加强阵地防御,晚上在夜色掩护下转移到下一个猫耳洞,准备第二天的作业,一整天都是精神高度集中。

在老山战场执行任务时,张德超被地雷炸伤,双腿残疾,荣获二等功。

不幸触发地雷 瞬间失去右侧小腿

几天后,张德超又接到新的任务,他被派往条件更加艰苦的老山主峰下的七连阵地。

张德超观察七连阵地,发现这是个难守易攻的地方,阵地前没有一棵树木,四下全是多年的腐叶。除了杂草丛生外,更多的是半人高的荆棘丛和灌木丛,如果敌人隐蔽其后,是很难发现的。加强固守阵地的办法,唯有多设几道地雷防线构成的雷区。于是,他与两位战友反复研究排雷方案和布雷方案,方案确定后已是夜半三更了,他们刚打个了盹,天就亮了。

好在这天山中有雾,张德超简单地向两位战友布置任务后,三人就各就各位开始了工作。两位工兵忙着准备中途需要前送的布(排)雷器械,步兵战友担任左右警戒,张德超则背起标记杆,操作探雷针一寸一寸地向前运动。

1988年5月,张德超排雷小组来到最危险的1072阵地,清除阵地前沿地雷,并设置防御雷场。一天下午5时许,当天的阵地排雷任务接近尾声,看着身后被排除的地雷,他欣慰地笑了。太阳逐渐西下,山雾又悄然飘了出来,他提醒自己“越是最后越要倍加小心”。他把起爆点选在离阵地最远的地方,然后按不同雷种的威力和杀伤半径向回设置防御雷场。就在他布完最后一枚地雷,收拾起炸药等物品准备返回猫耳洞时,不慎触发一枚杀伤力强的压发雷。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张德超被一股强大的冲击波抛向半空,然后落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再醒来时,他的右腿膝盖以下和左脚脚踝以下部位全都没了。“已经很幸运了,那么多人将命留在了战场上。”回忆起往事,张德超感慨地说。

张德超伤愈后返回队伍。装上假肢的张德超不能同战友一起在训练场上训练,他便结合工兵教材和自己的实战经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兵,成了连队的编外“教官”,直到1992年光荣退伍回到丹江口市。

( 责任编辑:刘箫君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