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车城协奏曲

时间:2024-01-06 08:26    来源:十堰日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健康之路》代锡均摄(云图网供图)

■ 赵国章

与天地兮比寿,与日月兮齐光。

五千年华夏文明,孕育了人杰地灵的秦巴汉水,它们又共同把十堰这座东方车都拥揽入怀,共谱了一首镌刻进十堰丰碑的城市协奏曲——健康步道。

偶得半日之闲,应友人相约,从紫霄大道出入口进发。人潮中,我们顺着行云流水般的螺旋塔信步攀升,且听、且行,且赏析,且停、且望、且随风。秋阳下,云山摛锦,霞光柔和。转身向东,斜倚护栏,俯瞰而下,顿生无尽感慨。

这里,二十年前我来过。那时,林塞四凹,纤细羸弱曲线般的羊肠小道上,我只能推着自行车吃力前行,高凸低凹的土石路面,碰碰撞撞,直磕得车铃叮当脆响。横躺在山坳,隐入烟尘的土坯瓦屋,像一枚枚散遗的棋子,七零八落,尤显古老破败,但见屋顶上的瓦片压得密如鱼鳞,敦厚而深沉。而另一边的茅草屋距离不甚遥远,看上去轮廓有几分模糊。那是什么呢?低矮、臃肿,背脊贴近山腰,那里正好是一处凹下的坑,房子全部在坑里,如一只猫,一只懒惰的猫,缩睡在猫窠。外面还有墙一般的东西,全部用杂色石头砌就,更是残颓不堪,偶尔看来,那只是一些乱石堆。深陷地面 N个遮满浮萍的污水坑,俨然成了青蛙们最好的隐居处所。十年前我也来过,数台挖掘机正“哐当、哐当”轰隆隆闷响,联合叩开这里沉睡了亿万年的山地大门。两年前,我还来过,是专程为如火如荼初具规模的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呈送一篇待审的拙文。而今,俯视眼下,极目眺望,设计者从“星碟”实物形体中,抽象提取了宏大厚重的弓圆碟状,以宇宙超脱想象,以华中首例最大的弦支穹顶结构,衔架构筑起浑圆立体空间。那看似静态的庞大车轮,唯美诠释了东风人,从干打垒芦席棚到鹏程万里,雄踞四野的东风品牌,精神文化。江苏路、紫霄大道直线交叉,车水马龙在它坚实的银灰色肌理上呼啸而来奔涌而去。十里桃源丹桂飘香,城市客厅卓尔不凡,一幢幢高楼耸入云天。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气场”,这里的“气场”是一种生命场,一种能量场,一种业力场。

绿色低碳,修复保护,山水园林,自然滋养,提升生态颜值,共享生态红利,是一座城市寻求突破的蓬勃动力。十堰,这座卡车之都正与时俱进。

世界是一样的,不一样的是那双看待世界的眼睛。转上螺旋塔,行至步道间,草茸茸、柳松松、竹叶翠、枫叶红,亭台松迹露,细卷栈道风。一步一景观,冉冉花明岸,几时抛俗事,来共白云闲。又几步,S形弯道处,偶遇一身穿工装,干练清秀的中年环卫女工,我搭讪笑问;“在这儿一个月多少工资?”对方撇我一眼,心平气和道;“钱不钱无所谓,关键每天能和川流不息到这儿健身散步的人擦肩而过,感受惬意,心情舒畅便是。”她的话,颇具几分知性明朗。大道至简,想必丰富的灵魂不过于此。道旁右侧约一米低处,一片箭镞般笔直,新栽的绿竹旁,男男女女七八个工人,身穿迷彩服,糊满两脚泥,有挥镐挖土的,有蹲在地上栽植马尾松、红叶树苗的,他们正忙碌着修篱种花。其中,有一个工人衣兜装着的手机,正肆无忌惮播放着陆树铭《喝一壶老酒》的原唱歌曲。那低徊婉转的音色,在野花野果也怡人的旷野,听来是多么令人荡气回肠。

山兮寿兮,以仁能静。参差披拂的健康脉搏上,徐徐的风,吹来一半烟火,一半诗意。

从林木葱茏的牛头山森林公园、绿色氧吧四方山生态公园、百二河生态修复工程,到东山苑街头公园、紫霄大道紫园……无不彰显大开放、大包容、大发展前景中的十堰格局。生逢盛世,我们享受着新时代的和平阳光,正是这些时光的零散碎片,拼奏出一城繁华,点燃了多维亮度,抒写着时代的一撇一捺,也构成了你我他的共同记忆。若是在浮云卷霭、明月流光的夜晚,行走在山下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上,举目仰视,最先撞入眼帘的一定是蜿蜒萦绕在城市中央,恢弘别具,气势磅礴,风华绝代,三千米健康步道似盘龙伏虎的流光溢彩。像是镀过金的纯自然山体起承转合,有六百年大岳武当的巍峨玄妙,有三千里汉江北上的壮志豪情,有房县黄酒传承千载的迷恋醉人。那是大笔如椽,泼墨铺展在城池一幅沉浸式相得益彰的如画江山。

恍惚间,“寻芳不觉醉流霞,倚树沉眠日已斜。”我和友人漫不经心,边走边聊,终从设置在电梯旁的楼梯通道一级级下到直叫人温馨向往的港湾——幸福小镇。

此时,享誉车城的北京路已是街灯齐放,繁星点缀天际,心留仙境般余韵,仿佛那就是宇宙的诗篇。

( 责任编辑:刘箫君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