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市疾控中心艾滋病确证实验室检验员刘经凤:坚守22年,样本检测结果零差错

时间:2023-12-01 08:53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刘经凤已在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工作22年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杨天娇 特约记者 黄卉 报道:在市疾控中心,有一个特别的实验室——艾滋病确证实验室。经全市43家艾滋病初筛实验室筛查出的阳性标本,将在这里接受“终极裁决”。这里也是检验员刘经凤的“战场”。

既要面对随时可能感染的职业暴露风险,又要承担保证检测结果万无一失的巨大压力,56岁的刘经凤干这份工作已经22年。她常常看到患者家属因承受不住结果而抱头痛哭,也曾因为这份工作被人“避之不及”。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记者走进市疾控中心,听刘经凤讲述了她在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工作多年的经历和心声。

坚守艾滋病病毒检测岗位22年

11月28日上午,记者在市疾控中心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外见到刘经凤时,她刚刚完成样本检测工作。刘经凤曾是市疾控中心的一名病毒检验员,以前从事过乙肝病毒的检测工作。2001年,她开始专门从事艾滋病病毒检测工作。

刘经凤介绍,市疾控中心的艾滋病确证实验室共有5名检验员。“因为一例样本需要一个人做检测,另一个人复核,所以我们一般是两人一组开展检测工作。”刘经凤介绍,每年送到实验室检测的样本大约有3000例,其中包括来自全市43家医疗机构和疾控机构的初筛阳性样本、公安机关提供的羁押场所的血液样本、肾透析患者的血液样本以及自愿咨询门诊所提供的样本。

“我们接到样本后,会选择两种不同检测原理的四代抗原抗体联合检测试剂进行复检,复检无反应的发阴性报告,复检有反应的对标本进行确证试验,确证试验结果还是阳性的话,就要发阳性报告(通知)。如果确证试验结果不确定的话,我们会通知送检单位2—4周后对患者进行随访,或者重新采集标本进行核酸检测。一般来说,一个样本从送过来到出结果,最起码要做4次试验。”刘经凤说。

刘经凤介绍,由于这些样本大都是初筛有反应的样本,她们每天进入实验室前都得全副武装:穿防护服、戴口罩和手套、帽子,避免发生实验室感染。刘经凤坦言,刚开始从事艾滋病病毒检测工作时,每天面对实验台上的血液样本,她也有很大的心理压力,但随着对艾滋病病毒的认知越来越全面,几年下来,她已能从容面对这份工作。

虽然自己不再特别担心职业暴露风险,但她也曾因为这份工作被人“避之不及”。“起初我们在清理实验室的医疗废弃物时,有人从旁边经过,都会刻意与我们保持距离。”刘经凤说,她很能理解他们的感受,毕竟大多数人都是“谈艾色变”,但这并不影响她对这份工作的坚持。

“作为检验员,首先自己不能紧张和害怕,不然不利于开展工作。”刘经凤坦言,工作时,她担心的并不是面对一个个初筛有反应的样本,而是害怕出错。“大多数人都对艾滋病这个词很敏感,我们发确证报告时也非常谨慎,就怕出差错。如果误诊,可能会对病人和家属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为了确保每一份报告的准确性,刘经凤检测时丝毫不敢懈怠,22年来,经她手的检测结果没有一例出现过差错。

反复核查 只为检测出最精准的结果

几年前,刘经凤收到了一份来自自愿咨询门诊的初筛有反应的样本,在经过两种不同的方法复核后,其中的一种方法有反应,可进行到下一阶段确证时样本却没有反应。“按照规定,这样的样本我们就不能称之为‘阳性’,也不能发布阳性报告,只能称之为不确定样本。”刘经凤说。

“每个人的个体差异不同,对病毒的反应也不同,有的人可能在有过一次高危性行为后2—3周出现 HIV抗体阳性,有的人可能体内含有病毒,但免疫反应受到抑制无法检测到抗体,这也会导致结果不同。”刘经凤介绍,虽然是不确定的结果,但当事人会被划定为重点关注人群。

出现不确定样本后,刘经凤立即上报情况,同时与当事人沟通,要求他在一个月后再次到市疾控中心采集血样做检测。

在第二次检验中,当事人仍然被判定为“不确定性”。“这个结果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我和同事一起核查检测中的每一个步骤,排除因为检验步骤的错误而导致结果不准确的可能性。”刘经凤拿出实验记录和样本逐一进行比照,发现检验步骤完全无误,她只能再次通知当事人进行血样采集。

“不确定样本情况特殊,我们既不能将它当成阴性而放松警惕,也不能把它判定为阳性出具检测结果。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当事人再隔一段时间来做检测。”刘经凤说,为了监测艾滋病病毒的动态变化,出具精准的检测结果,一年时间里,他们为该男子多次进行血液检测,直到得到精确的结果后,刘经凤悬着的心才放下。

“多一些防艾宣传,就会少一些悲剧重演”

虽然从事艾滋病病毒检测工作已有22年,但刘经凤每一次出具阳性报告时,还是会替患者感到惋惜。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我出具报告后,他的家人几近崩溃。”刘经凤回忆,22年前,她从事这份工作没多久,就有一名未成年人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当时送来了几个样本,我逐一检测,发现一份检验结果呈阳性的是一名十几岁的男孩。后来,男孩的父亲找到我,不愿接受这个结果。当时他的父亲还到我们办公室,说我检测有误。”刘经凤说,她转身进入实验室,逐一核查检测步骤,确保万无一失。

“核查后,结果显示无误,但他的家人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决定再为这个孩子做一次检测。”刘经凤提议现场抽血,对男孩的血样进行检测。在等待结果的几小时里,所有人都捏了一把汗,但结果还是呈阳性。

“拿到结果的那一刻,我的心情也很沉重,男孩的父亲瘫坐在我们办公室里抱头痛哭。”刘经凤告诉记者,她深知检验报告结果对一个家庭有多重要,她无法为艾滋病的治疗做出实质性研究,但会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尽最大努力帮助患者,给予他们精神上的帮助。

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刘经凤经常向身边的亲朋好友科普艾滋病相关知识。刘经凤说:“在十堰的艾滋病患者感染该病毒的原因中,目前还是以性传播为主。尤其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他们大多容易冲动,一旦有了高危性行为,后果不堪设想。因此,防止艾滋病感染,最重要的还是要洁身自好。同时,我们要大力宣传科普相关知识,推进综合干预、检测发现、治疗关怀和母婴阻断等有效措施落地落实,有效减少和避免艾滋病的传播与蔓延。总之,多一些防艾宣传,就会少一些悲剧重演。”

( 责任编辑:刘箫君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