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读家面对面|工匠精神是时代写作的灵魂

时间:2022-01-11 08:41    来源:十堰日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文学是随着人们在劳动过程中寻找美而诞生的,文学也必须描写劳动者的伟大形象,书写他们的不朽业绩。这是文学的人民性的体现,也是文学家的职责。

詹船海 湖北郧阳人,曾在郧县制药厂工作,现供职于广东省总工会南方工报传媒有限公司;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经〉里的意思》《一位父亲写给女儿的诗》《典籍里的中国工匠》等著作。

段吉雄 80后,作家,现供职于十堰日报社。作品在《长江文艺》《福建文学》《滇池》《人民日报》等刊发。著有探案系列小说集《罪案终结者》。有数篇散文600余次入选中学教辅和全国31个省市高中、初中语文试卷。

文学随着人们劳动而诞生

段吉雄 :您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典籍里的中国工匠》,对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中蕴涵的科技文明进行了系统梳理,对典籍中的各种发明记录和工匠传说,逐一追根溯源、机趣解读,当时是怎么想着要去写这样一本书?

詹船海:歌颂劳动与创造本来也是具有永恒性的文学主题,也能产生伟大浩瀚的作品。诗人写出诗篇,谓之作品;而一位乡亲制成一把座椅,也是作品;还有酿酒、做豆腐这些手工技艺,都与诗人写诗、散文纪事,小说家讲故事一样,也是自带光芒的创作。所以,我花费很多时间来写这么一本关于工匠劳动与创造的书,就是想以劳动致敬劳动,以匠心书写匠心。

关于劳动创造的人物谱系,我们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名单,每一个都值得我们大书特书。不管是传说中的人物如炎黄二帝,一半真实一半传说的人物故事如鲁班,还有那些真实伟大的人物如李冰、蔡伦,或者那些仅仅电光一现的姓名,甚至于一些无名氏,都是一种真实存在。那传说的,或人物本身都是传说中的,或人物真实而事迹传说的,也都是一种变相的真实,见证我们绵延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代代都有工匠大师在砌筑着我们科技文明的进步和骄傲,并为我们今天提供着取之不尽的传承资源,给了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昂首阔步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精神底气和文化自信。

用工匠精神做好对母语的传承

段吉雄 :为了这本书,您查阅了大量的典籍,探访了全国各地的博物馆,加上个人的一些回忆。你在进行创作时是如何保持“工匠精神”的?

詹船海: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语言是我们的工具,也是我们的偶像;语言是技艺,也是器物本身。好的文学语言,必须像木工对榫卯技术的熟练一样,必须是恰如其分、高度嵌合,方凿圆枘肯定不行,略紧微松也不行。还必须像建筑上的斗拱,以榫卯的技巧,层层叠起斗拱纵横的结构,最终承载起屋宇的重量,挑起屋宇的高度,也成就中国古建筑的美轮美奂。具体到《典籍里的中国工匠》这本书的写作来说,虽谓“科普”,但我要求文本意涵,远不止此,所以在语言的驱遣方面,还是十分考究的,既追求科学精准的表达,还力图具有美感,这个叫“真美俱呈”。举个例子来说,在介绍赵州桥拱上有拱的设计创新时,梳理出它有四个好处:一为泄洪;二为减重;三可“维稳”;四可节约。在付印前的最后校改时,我把“节约”改成“节材”,这样就都是动宾词,形式上整齐好看一些。

所以,文学创作的工匠精神就是保持对语言的敬畏感、神圣感,特别是我们的母语。我们做好对母语的传承,为捍卫母语的纯粹性而进行有匠心的写作。

劳动创造了人类的语言

段吉雄 :十余年前您曾经出版过一本《<诗经>里的意思》,同时《典籍里的中国工匠》很多篇章也引用了《诗经》里的诗句,你是怎么想到从这些经典的作品中寻找、打捞创意,然后进行再创作?如何保持这种创造性?

詹船海:《诗经》里的很多诗是爱情诗,也有很多诗是劳动诗,有些诗篇既是爱情诗又是劳动诗,我们可以从中看见工艺,也看见劳动者对爱情的诉说,非常清新和健康。《诗经》第二首《葛覃》是一首纯粹的劳动诗,描写一位女工采葛并对之进行加工,最后织成葛布、制成葛衣,见证了葛布是先秦时期服装的质料之一。我在写作《典籍里的中国工匠》第六章“布衣锦绣”时,自然就从这首诗开始,完整地引用这首诗,再进行“意译”,读来还是比较有趣的。当你从劳动技术的角度钻进去,我们古代的许多典籍都会焕发出新的光芒,会有助于我们更充分地理解典籍的“形而上意义”。

段吉雄 :从人之为人之时,“工匠精神”就是人类文化的核心价值之一。那么,“工匠精神”对文学创作的影响有哪些?

詹船海:我认为,一是修辞;二是故事;三是语言。思想家或者作家们,为了增加论辩的感染力和说服力,纷纷近取譬,拿劳动创造、工匠绝活来说事儿。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说:“难道不是只有当手工业者、陶器匠、玻璃匠、泥木匠,成了艺术家时,真正的艺术才得以表现出来吗?”文学艺术家们应首先也是一个躬行实践的工匠,谙熟于造物技巧和奥妙,方能下笔有物、下笔如有神。

庄子创造了关于技艺和能工巧匠的寓言故事,后世也一直有这个传统。再到元、明、清,我们就有了具有寓言性质的小说和戏剧。寓言是中国小说的重要源头之一。这个源头要追溯到庄子那儿。“寓言”和“小说”,最早恰好都出自《庄子》。

最后是语言。经由工匠们的劳动,创造了很多汉语成语和汉语“硬核词汇”。成语游刃有余、运斤成风、鬼斧神工、得心应手等等都是庄子原创的。劳动创造了语言,当然也影响及我们的文学语言。

(记者 段吉雄)

( 责任编辑:徐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