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家乡有个鲍沟村

时间:2021-12-30 08:37    来源:十堰日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 梅洁

每每回乡走进汉水边这片山地,我总觉着有一种感恩的心情不时从江面吹来:感谢美丽的汉水孕育了这片神奇的土地,折转身又三千里北上,滋润干渴的北方大地……梅苑就建在离这片汉水不远处的鲍沟村刺架岭,那里原本是祖母的老屋。祖母、父母曾与这片山地、与这处老宅生死相依。我的童年也曾在刺架岭老屋生活了近6年。于是我的根脉、我的乡愁就在这片山地生生不息。许多年里,在秦巴山东麓的这个山坳里,老屋如同飘拂着白发、眼神沉默坚定的祖母那样,一直矗立在那里,眺望着我的归来。

几年前,郧阳区政府决策在祖母老屋处重建一乡间文化景点——梅苑。

2020年7月,梅苑落成并对外开放,家乡的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说,他们赶来迎接我回家。

那天,站在七月的蓝天下,凝望如诗如画的梅苑我感动不已:我一生的寻找在这里有了归宿,我漂泊的乡愁在这里留下了永远的忆念。

离梅苑不远处是鲍沟村精准扶贫集中安置区,白墙黑瓦的一座座民宅,像满山盛开的蔷薇花,一片片、一朵朵怒放在秦岭的葱绿中。

每每车子从209国道翻越秦岭东麓的山脉,即将到达刺架岭时,我都远远看见一大片崭新的房屋,水墨画一样悬挂在郁郁森森的山岭之上,八十多户、三百多人居住在那片美丽的社区里。

2021年4月,在梅苑居住的我,终于随鲍沟村书记沈先贵、副书记王立清、驻村工作队长王涛,来到了心仪已久的社区,眼前的一切都让我惊喜不已——

村里的道路水洗了一般,一尘不染。村委会屋前的一面坡上,已被五颜六色的鲜花满满覆盖;偌大的村民健身广场,置放着各种运动器具;不远处的社区公共厕所,飞檐翘角,美如一座古式亭台。

在移民社区,无论我们走进两人户住宅、三人户住宅,抑或是五人户和七人户的二层小楼,家家室内室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自来水、网络宽带、各种电器,卧室、厨房、厅堂,处处摆放得井井有条。即使杂物间的柴禾、农具、寿器都安放得十分整齐。

我们来到了农民黄祖武家,黄氏夫妻几十年里都住在我祖母的老屋里,这次精准扶贫,七十多岁的夫妻俩搬进了社区五十平方米的一套新房里。我无比欣喜地里里外外巡看着这对老人的新居:电视、冰箱、洗衣机,自来水、室内厕所,两卧室里的被褥叠放得整整齐齐,备有液化气、柴火灶的厨房收拾得干干净净……我惊讶这是从曾经泥房土墙、烟熏火燎里走出来的农家人吗?这些曾经贫穷的与父母弟妹为邻的鲍沟人,如今过上了令城里人也羡慕的生活呀!

村书记沈先贵说,“鲍沟村六百多户、两千三百多人,人均收入近万元。低保户、五保户和各类残疾人,政府月月按时把应享用的钱打到各自的银行卡上,一天都不拖欠。你想,这些弱势群体生活都有保障了,那些有劳力的人家、出去打工的人家还有啥说的?村里还集中给每户建一个猪圈,整一分半菜地,养猪、吃菜都没问题。你说还有啥不美的?”

幽默的一村之长对我说这些时,眼神、话语里有一份欣喜,有一份自信,还有一份隐隐的骄傲。

在梅苑居住的日子里,白天还是晚上,村民们总是一家又一家欢欢喜喜走来,参观梅苑,与我合影,拉着我的手回忆当年我的父母、弟妹与他们在一起的日子……

那些时刻,我就深深感到:梅苑不仅仅是一个文学所在,那就是一个归来的家呀!

我一天天在走近鲍沟村,我也一天天在了解着这个村庄的当家人。

沈先贵担任村长、村书记已有20多年,若从他20岁开始担任村组主任算起,他已在鲍沟村担任村干部30年。这个与村民在泥里、水里,风里、雨里摸爬滚打半生的男人,已成为鲍沟村人夜行路上的一盏灯,成为他们奋斗好日子的主心骨。

鲍沟村这两年获得了不少荣誉:十堰市农村基层党组织十面红旗,十堰市优秀党务工作者等等。鲍沟村为解决村民发展产业而创立的“小额贷款”经验已成为全省、全国的典型。更令人惊喜的是,鲍沟村荣幸入选湖北省2021年度美丽乡村建设试点村。这些年,鲍沟村的产业发展也已成为郧阳区的排头兵,他们在秦岭山地的七沟八梁上,开掘建成了鲍沟贡米基地,四季恒温香菇基地,苗圃基地,板栗基地,油橄榄基地,甜柿子基地,黄桃基地……

这些基地建设都是惊人的。我常常望着梅苑门前雄伟、蜿蜓的山脉,久久地想:这些与鲍沟村民的福祉紧紧相连的产业基地都在哪儿?梅苑与之相依的这片山河究竟是什么样子?

4月22日,秦岭的天空阳光灿烂,沈先贵、王立清、王涛、妇女主任,他们欢欢喜喜走进梅苑,带我去参观鲍沟村的产业基地。沈先贵驾着小轿车,风驰电掣般开进了秦岭山里……

我们来到两千多亩板栗基地,站在茂密的林子边,沈先贵说,这些基地都是当年汪家垭的村民们一镢头一锄种下的,现在仅板栗收入每户可增收七千多元;在伏山林场观景台,遙望山下一千五百亩贡米基地,沈先贵说,这些明清时代就是朝廷贡米的田地,如今农业附加值就达到八百多万元;在四季恒温的香菇基地,沈先贵说仅三十七万棒香菇,村里年收入就有三百七十多万元。

站在高高的黄桃采摘园观景台,望着山下缎带般逶迤的三百亩梯田桃园,沈先贵说,两年后这里的黄桃就可以挂果,加上一百亩绿化苗木、八百亩甜柿子和二百多亩油橄榄,鲍沟村年人均收入可增加一千五百元……

转过身来,沈先贵遥指三百米外丛林掩隐的梅苑,说:“我们将把在越战牺牲的王光华烈士陵园重建成一处缅怀英烈的园地,从那里开始到黄桃采摘园,到两千多平方米停车场,沿209国道两旁一路栽植花卉,全部砌成古典式砖瓦护栏,一直延伸到梅苑。我们将把这一带连片打造成郧阳区最美的文化生态旅游胜地,两年后你回家乡就可以看到成果了。”

站在秦岭山地,我静静地聆听着沈先贵对鲍沟村未来建设的憧憬。我惊喜地看到了一个充满激情又脚踏实地带领村民创建幸福生活的基层组织,看到了一个基层组织里一个有理想、有魄力、说真话、办实事的领班人,这些对一个村庄的良好发展是多么至关重要——那是一方百姓的福祉呢。

陌生又熟悉的鲍沟村,我会一天天走近你。牵挂着你的牵挂,幸福着你的幸福,呼吸着你的呼吸。

( 责任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