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孙中山的贴身秘书是十堰人

时间:2021-10-09 12:05    来源:秦楚网  字体:  打印  播报

秦楚网-十堰头条讯 记者 朱江

110年前,以孙中山先生为代表的革命党人发动了震惊世界的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统治,结束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传播了民主共和的理念,以巨大的震撼力和深刻的影响力推动了近代中国社会变革。少为人知的是,孙中山贴身秘书萧萱,是武当山下的均县(今丹江口市)人。萧萱去世后,根据他身前表达的遗愿,其女儿于1956年将萧萱珍藏的孙中山佩枪捐给了国家。

孙中山曾手书“致虚守静”相赠

萧萱(1886年至1955年),湖北均县(今丹江口市)人,原名萧任秋,字纫秋、韧秋。辛亥革命老人,国民党元老。长期担任孙中山的私人秘书,1930年曾代理湖北省主席。

1914年7月,孙中山在日本成立中华革命党,萧萱任党务部第二局长。期间复入日本东京政法学校进修。1916年,萧萱随孙中山返回上海,仍在国民党党部任职。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后,萧萱作为孙中山私人代表,到北京同黎元洪就规复约法、尊重国会一事商谈。1917年10月护法战争中,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军政府海陆军大元帅,委任萧萱为大元帅府秘书。1918年底,萧萱从日本回国,定居上海,孙中山曾手书横幅“致虚守静”相赠。

1923年,孙中山在广东再次被推举为大元帅,设立大本营,委任萧萱为大本营秘书,并设大小元帅印两枚,小印交由萧萱掌管,并嘱咐萧萱,一切军事政治命令,除孙中山本人亲手所书命令外,一律要加盖这枚小印才能有效。当时蒋介石亦在孙中山的领导下,任大元帅府参谋长。孙中山对萧萱交代:“蒋介石因性格急躁,难免会出现处事不当之时,而你处事谨慎,如蒋介石所拟定的军令,其中非常重要的,须加盖你掌管的小印,如果你们商量之后仍不能达成一致,那么你要立即向我汇报,我亲自来决定。”

对于孙中山的安排,刚开始时,蒋、萧二人还能遵循并通力合作,时间一久,便渐生嫌隙。孙中山只得频频从中调节。但每遇军事,二人争论虽少,而意见分歧却益深。不久,萧萱便辞职赴南京研究佛学,不问时事,一直到孙中山逝世。

1928年,湖北江陵人张知本任湖北省政府主席,因秘书长人选与湖北政要发生争执,最后妥协由时任建设厅厅长的萧萱出任政府秘书长一职。1929年5月,何成浚被任命为湖北省政府主席,但一直未到职,由民政厅长方本仁代理。1930年,因何成浚被蒋介石任命为第三军团总指挥在河南参加中原大战,萧萱以秘书长身份代理湖北省政府主席,主持湖北省府政务。

据丹江口市志记载,在代理湖北省政府主席期间,萧萱禁烟禁毒,查办贪污,严惩恶吏……官声颇好。如财政部长宋子文将湖北省水利堤工专款挪作军用,萧萱怒与宋发生争执。省府堤工处长挪用公款,竟纵火焚烧工程处房屋(屋内有案卷资料),萧萱严令惩办,结果考试院长戴季陶说情,被拒后劝蒋介石改组湖北省政府,萧萱怒而辞去省政府所兼各职,回上海定居。

抗战爆发后,萧萱携子去香港。香港沦陷后,于1944年避居广西大瑶山区,直到1947年春回到上海。同年,萧萱被蒋介石聘为国民政府顾问,1948年又改为总统府国策顾问,后携家属留在上海。

萧萱女儿回忆父亲生平

萧萱去世后,几名子女都从不同角度回忆过父亲的生平,其中,以萧绍芬女士最为翔实。

《丹江口文史资料》(第二辑)刊发后《先父萧萱生平事略》。

萧绍芬女士回忆:父亲去世时没有给我们留下一句遗嘱,而我们姐妹都知道父亲生平的一言一行。他要我们做一个正直的人、高尚的人,一个真正有益于人民的人。

她在一篇纪念文章中写道:先父萧萱幼年时在私塾读书,1907年离家赴北京进入前清民政部高等巡警学校学习。在校时从同学处获读同盟会机关报《民报》,接受了民主革命思想。1909年经同学皮怀白介绍,黄复生(同盟会在天津的主盟人)批准,加入同盟会。此后一生追随孙中山先生。1949年夏上海解放。1950年秋,父亲由老友柳亚子介绍,与陈毅市长晤见。同年10月,父亲受聘为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特约顾问,在政治上、生活上受到人民政府的关怀和照顾……

父亲晚年身体很虚弱,但他不承认自己身体虚弱,常常以往年追随孙先生在日本、上海、广州等地辛勤奔波,以及在广州大本营工作时,日夜坚守在办公室、和衣靠在椅子上打个盹就算睡觉的情况说明他的身体很好。父亲晚年很怕冷,尤其头部常常冷得难受。所以每年秋末,上海天气还不太冷时,他的卧室里就要生个大火炉取暖了。

除了上海文管会有会议,父亲平时很少外出,每天时间安排得很有条理,看书、读报和练书法。父亲先写小字,密密麻麻一张又一张写,后又在小字上面写大字。饮食仍不脱离家乡均县生活习惯,爱吃面食。

1955年1月5日夜晚,他同往常一样,晚上11点多钟,绍芬妹还听到父亲烘面包打开炉门声音和而后睡觉的响动。次日清早,大姐和我匆匆地去上班,绍芬妹在家,瑞芬妹在南京大学读书。直到9点多钟,绍芬妹悄悄地走进父亲卧室,见父亲睡得很“熟”,还打着鼾,就把烧好的薄粥放在火炉上,又打开炉门添了些煤。开炉门的声音也没有惊醒父亲(平时父亲睡觉非常轻,一点点小声音就会醒来)。到10点多钟还不见父亲起床,绍芬妹觉得奇怪了,又走进父亲卧室看望,用手轻推父亲不醒,原来父亲已是在昏迷状态中了。她马上打电话给大姐和我,又呼唤了救护车急送瑞金医院,检查为脑溢血。经大力抢救无效,父亲于1955年1月6日晚11时离开了我们,终年70岁。

孙中山佩枪由萧萱家人捐给国家

1956年2月8日,根据父亲萧萱生前表达的遗愿,萧绍芬女士主动将萧萱病故后留下的两支勃朗宁(M1906)手枪及108发子弹,上交给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分局绍兴路派出所,并说明其中一支曾为孙中山先生佩枪,后送给父亲萧萱使用;另一支由中华革命党发给父亲使用。还注明父亲生前特意将其击针与复进簧弄坏,以示仅留作纪念。

萧萱参加过同盟会,曾当过孙中山先生的秘书。萧萱的子女上缴这支枪的同时,还附上了萧萱的亲笔说明,以证明这把勃郎宁小手枪曾为孙中山先生使用。

在萧家上交枪支的收据中记录着两支手枪的枪号:一支为327702,另一支是464550。那么,这两支外貌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枪,究竟哪一支才是孙中山先生使用过的护身枪呢?

卢湾分局转交的资料中,一页由手枪持有者萧萱先生亲笔写下的“说明”解开了这个迷团。这份“说明”用毛笔写在一张抬头为“中华革命党本部用笺”上:此四寸第464550号小勃朗宁手枪系本党总理亲自衣袋中取出授余者,缘陈英士先生于上海萨婆赛路十四号寓内遇刺时余在临室闻声出视,盗正夺门而逃,见余至,出枪回击……

后来,这支手枪被上海市公安博物馆珍藏。这支由孙中山先生使用过的勃郎宁手枪,被视为镇馆之宝。从品相看,尽管该枪已历经百年沧桑,外观依然完好,只有套筒前端略有磨损。

萧萱晚年写有追随孙中山回忆录

萧萱晚年时,曾亲笔写下过一份“个人回忆录”,简述了自己如何少年立志并追随孙中山先生走上革命道路的心路历程。回忆录写到:

本人生于小资产家庭,家中开设中药店营业,兼有小土地出租。先外祖母家产较厚,其所随时给予先母私款,至先母逝世前二年,本人十二岁未满之时,总数约为时制钱一千串,遂用数百串价买原籍湖北均县南乡伍姓旱地一份,因系先母平日积蓄之款所购,家中命本人随居中介绍人前往验视地界。

见到原地主之老母妻女俱在地界内其上代坟茔傍痛哭,并哭诉地卖之后,一家老幼无法谋生,草房卖出,无处居住,茔地界限过狭,将来人死无处葬埋。余生恻动之心,以为较有钱者,以数百制钱竟使贫穷之人一家数口顿失所依据,无以养生送死。仍安慰彼一家言:此都无防,此地以后属余所有,我许茔地界限为汝放宽。草房仍归汝住,旱地仍归汝种,并宽放佃租。

原地主与其老母妻女瞠目不解余意,而介绍人与说合之人大加干涉,以为田地买卖一无此惯例。幸先祖父与父母垂怜,一一许可。先祖父且喻言,汝持心我甚慰,吾见刻薄成家者,俱不能长久也……

少年萧萱并不知道,就在他为贫苦百姓发出不平之鸣时,在中国盘踞千余年的封建体制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一个伟大而崭新的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帷幕。而他自己的人生,也将与这波澜壮阔的时代紧密相连,并成为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胸怀一腔赤子之爱的萧萱决定离开家乡均县赴北京求学。这一年,萧萱22岁。

1907年,他入北京高等巡警学校学习,1909年参加同盟会,1910年毕业。1912年加入国民党。

1913年1月当选为民国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同年10月,因不满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愤而辞去国会议员。1913年,他随孙中山东渡日本,担任孙的私人秘书。自此长期担任孙中山的私人秘书,参与机要。

1914年至1948年,萧先后任中华革命党党务部第二局局长、大元帅府秘书、大元帅大本营秘书兼监印官、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兼建设厅厅长、代理省政府主席、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武汉行营党务委员(未就任)等职。

1955年1月6日,萧萱在上海不幸病逝。

( 责任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