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水经注》中的堵阳在哪里?证据显示:应在郧阳区韩家洲

时间:2021-09-22 10:05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图片上为东,下为西。箭头所指为韩家洲老城所在,而新城就在老城东南侧。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韩玉砚

在古代中国地理名著《水经注》中,明确提到历史上有个堵阳县,在汉江堵河交汇处的韩家洲。而差不多同一时期,河南南阳也有一个堵阳县,两者极易混淆,学界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韩家洲出生长大的记者,根据纸上文献、地下文物、耆者忆述,厘清了两个堵阳的区别。同时,韩家洲所在的堵阳县曾经历两度置、废。

南阳堵阳名气大于郧阳堵阳

从柳陂镇柳五路出发,经辽瓦店子沿江而上数公里,就到了堵河口——顾名思义,这里是堵河汇入汉江处。过桥,继续前行几百米,路边一个地势较高的山嘴,形成一个天然的瞭望台。

过往车辆、行人,每每路过这里都会驻足停留。吹拂着浩荡江风,纵目四望堵河、汉江交汇奇观,顿觉心胸开阔、意气风发。不过,此地最令人神往的,还是形似大鱼、盘踞在宽阔水面上的江中岛屿——古战场韩家洲。

韩家洲曾住有480多名韩姓村民,10多年前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集体迁往外地。不过,他们仍保持着每年清明、春节回乡祭祖的习俗。今年70岁,以爱读书、善写作闻名乡里的韩天鹤告诉记者:“很多年前,我在《辞海》里看到,历史上曾经有个堵阳县,所描述的位置就在韩家洲。”

记者查阅典籍资料发现,在秦昭王三十五年(公元前272年),与郧阳接壤的南阳,曾置阳城县(治所今方城县城老城区),西汉改为堵阳县;王莽新朝复名阳城县,东汉复名堵阳县。这个堵阳县,也是因始祖韩信(“故韩襄王孽孙也”,史称韩王信)参与秦汉之际的军事活动,在中国历史上声名显赫的韩氏家族所在地。

考虑到一直以来,韩家洲当地也有祖先为韩信和韩信埋母的传说。记者以为当地百姓及本地学界偶尔提及的韩家洲曾为堵阳县一说,极有可能是历史久远,乡民误传。

传说中的韩家洲韩信母亲墓。

两个堵阳“判然各别”

不过,韩家洲人又搬出《水经注·卷二十八沔水》来证明韩家洲曾为堵阳县所在。《隋书·经籍志》载《水经》三卷,原文仅1万多字,记载相当简略,缺乏系统性,对水道的来龙去脉及流经地区的地理情况记载不够详细、具体,后来被北魏晚期学者郦道元改编为《水经注》。《水经注》看似为《水经》之注,实则以《水经》为纲,详细记载了一千多条大小河流及有关的历史遗迹、人物掌故、神话传说等,是中国古代最全面、最系统的综合性地理著作。

“堵水又东径方城(今竹山文峰乡长坪村方城山)亭西,东北历山下,而北径堵阳县南,北流注于汉,谓之堵口。”这是《水经注》中对堵水流向的描述。堵河自南向北蜿蜒而来,在柳陂镇汇入汉江,河口所在地时至今日仍名为堵河口;山南水北为阳,我国不少地名便是按这一原则命名,韩家洲刚好处于堵河口北边。综合以上判断,韩家洲应为堵阳县。

另一有力证据是著名的《水经注疏》。清末民初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杨守敬与门人熊会贞历时数十年写成,深受舆地学者推崇的《水经注疏》,对韩家洲堵阳、南阳堵阳做出了区分——

“汉南阳之堵阳……《后汉书·朱佑传》注,故城在唐州方城县。在今裕州东六里。”而韩家洲堵阳——“此堵阳为汉、魏间所置县,以堵水名,其水俗号陡河,知其音为当古切,故城在今郧县西南,判然各别”。

同时,《水经注疏》表示,“此县(韩家洲堵阳)盖旋置旋废”。不过,唐代武德元年(618),复置堵阳县,乃是因汉魏旧县;贞观元年(627)即省入郧乡县

(《旧唐书·地理志四》记载)。可见,韩家洲堵阳曾经两次置、废,存在时间都较为短暂,故湮没于历史尘烟中。

空中俯瞰韩家洲。

村民回忆韩家洲曾有老城池

近日,记者查阅学者潘彦文主编的《十堰古代方国》(2007年出版)记载,武汉大学考古学与博物馆系主任王然曾在韩家洲发掘出刻有“堵阳”字样的汉砖,认为堵阳县为汉置。同时,韩家洲老一辈村民的回忆,坐实了岛上确实曾有城池存在。

“记事起,就听老人说,韩家洲有老城、新城。”今年80多岁,2010年之前一直居住在韩家洲的韩正龙告诉记者,老城在传说中的韩信母亲墓东侧,占地约28亩,俗称大坪;而新城就在韩家洲庙沟码头和水井上方的一个山坳里。

韩正龙回忆,韩家洲除了大面积河滩外,基本上没什么平地。而老城却是十分平坦的土地,包围着中间的一个小山包。“上世纪‘农业学大寨’后,铲除了小山包,就变得更加平坦了,是我们当地难得的好耕地。”

从小在韩家洲长大,今年33岁的韩峰也告诉记者,老城所在的位置曾有他家的耕地。“小时候跟父母去耕地,犁出来的深土中,箭头、铜钱很多,我们有时候还用铜钱做毽子玩……”

韩家洲在古代军事、经济地理中的地位毋庸置疑。但是封建统治者为何选取一个长约3公里、居住人口仅400多人的弹丸小岛作为县治所在,匪夷所思。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晏昌贵在《丹江口水库区域古代城址的沿革和地望考述》一文中认为,韩家洲位处汉江中流,地理位置十分险要,东汉末年三国初年,魏蜀两国在这一带屡有战争,争夺激烈。

曹操占据这一地带后,因险设县,以此拒守来自上下游之敌,保护汉江水道的畅通。但这里终究地形逼仄,发展有限,所以到了和平统一时期,堵阳县随之撤消也有情有可原了。

韩家洲人或为韩信后裔

长期以来,韩家洲韩信埋母的传说由于缺乏可靠的文献资料与地下考古的实物相印证,一直难以得到确认。直到2009年,考古专家王然称已找到有力佐证。

王然介绍,2009年考古部门在襄阳韩岗发掘出一处南朝孝建元年(454)的韩氏家族墓,其中出土了大量文字墓砖,上有“韩”“辽西韩”“韩法立为祖公母父母兄妹造”等字样。据介绍,根据前些年发现的《韩氏家谱》,韩氏历史上曾分化为辽西韩、河东韩等若干支,而辽西韩一支在唐代就有4人为相,并出现了像韩愈这样的大文学家,声名显赫。

出土于襄阳的墓砖表明,韩信后代的一支“辽西韩”,在南朝刘宋时期即已开始南迁,到达襄阳一带。所以也极有可能迁移到邻近襄阳的十堰市郧阳区韩家洲。

另据他考证,《三国志》上记载的名人韩暨,也是韩信之后。史载,韩暨为父兄报仇后隐姓埋名,后又在刘表手下为官。史书称,这个韩暨为堵阳人。而郧阳区韩家洲古称即为堵阳。所以他认为,韩家洲韩氏应该就是韩暨的后人,当然也就是韩信之后。

如今,韩家洲480多名韩姓村民迁移随州已11年,洲上人烟全无。而对岸的堵河口、西流河村民,仍会向外人讲述洲上的神奇传说。

( 责任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