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十堰古道系列之金房道(中) 陆羽苏轼笔下的千年古道

时间:2021-09-08 09:32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金房道上的房县、竹山、竹溪都是远近闻名的茶产地,曾吸引茶圣陆羽前来考察。图为竹山刘家山茶场。

东接荆襄、西连川渝的金房道,走过数不清的官商仕贾、侠夫壮汉、走卒贩夫,也曾留下一些历史文化名人的足迹——这条古道上见证了茶圣陆羽孜孜以求地寻觅,留下了文豪苏轼悲不自胜的吟唱,还有印光、龙象等高僧大德讲经说法的遗迹。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韩玉砚 报道:

茶圣陆羽

数次踏上金房道考察茶事

“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其巴山峡川有两人合抱者,伐而掇之……”这是唐代“茶圣”、茶学家陆羽途经金房道,对山南道地区茶产地考察后,在《茶经·一之源(有关茶的源流)》中所作的记录。

陆羽是唐朝复州竟陵(今湖北天门)人。山南道,是贞观元年(公元627年)唐太宗依山川形便划分的大唐十道之一,包括今陕豫两省南部、湖北与重庆大部及川东地区。后以山南道所辖区域阔远,分山南道为山南东、山南西二道。

约自唐代天宝十三载(公元754年),21岁的陆羽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茶事考察活动。《陆羽大传》作者、知名茶文化学者丁文研究《茶经》认为,其茶事考察自然是由近及远,从山南东道(所辖州包括荆、襄、复、均、房、峡、归等州)开始。而连接南漳、保康、房县、竹山、竹溪及川东、陕南的金房道,无疑是陆羽为撰写《茶经》考察山南道最便捷、合理的路线。

同时,这条线路上的山区,时至今日都是远近闻名的茶产地。《茶经》中提到的“两人合抱者”茶树,至今在十堰南部三县屡见不鲜。竹山县农业农村局高级农艺师、茶叶科技工作者熊飞介绍,他与好友在该县文峰、溢水、得胜等乡镇考察,时常发现树龄百年以上的茶树;在竹溪汇湾乡梅子垭山顶,栽有距今800年以上的古贡茶树。

“寄家丹水边……茅屋有茶烟”。史籍记载,唐宋时期,均州房州中低山区普遍烧畲(烧荒种地),种植茶、桑、麻等经济作物,由此在均房州出现茶、麻、桑共生共长的景象,至宋蔚而为“桑麻蔽山”。可见金房道沿线的房县、竹山、竹溪均为古老茶区,不仅有野生茶,而且人工栽培已成习俗,自然在陆羽考察之列。

安康地方文化学者吴全云撰文表示,陆羽写作《茶经》前的近20年中,至少4次踏上金房道考察沿线茶产地。民间轶闻相传:陆羽沿金房古道考稽茶事,曾在与竹溪接壤的平利县长安镇短暂休息,在《茶经·八之出(有关茶的产地)》留下“山南以峡州上,襄州、荆州次,衡州下,金州、梁州又下”的评价。

文豪苏轼

感叹金房道“崎岖难具陈”

作为一条曾经有着重要军事、商贸价值的古道,金房道上自然不乏“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肃杀,“舟船往来,商贾所凑也”的繁忙,更有“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哀叹。

“台上有客吟秋风,悲声萧散飘入空……白马为塞凤为关,山川无人空自闲。我悲亦何苦,江水冬更深,鳊鱼冷难捕。悠悠江上听歌人,不知我意徒悲辛。”这首《襄阳古乐府·上堵吟》是宋代文学家苏轼作于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元月的一首词。

《水经注》记载,三国时期将领孟达在任新城郡(房陵、上庸、西城合并而成)太守时,曾作《上堵吟》,音韵哀婉凄切,听了使人悲怆。而苏轼所作的《襄阳古乐府·上堵吟》先写孟达作《上堵吟》的历史内容和背景,后写眼前的景物,感叹历史终成陈迹,让后人借历史反思现实。

三国交战期间,东接荆襄、西连川渝的金房道是战略交通,曹魏、蜀汉政权曾经通过这条路线的上庸、房陵进行过激烈的争夺。几百年后,苏轼从今荆门与襄阳宜城相交地带出发赴汴京(开封),渡过汉水,到达襄阳期间作下《襄阳古乐府·上堵吟》。

“搅辔金房道,崎岖难具陈。浮岚常作雨,冷气不知春。少见宽平路,多逢臃肿民。欲知何处远,巫峡是西邻。”这首《题女唱驿》,是苏轼明确提到金房道的古诗。它着重描写了道路的崎岖难行、沿途天气的变化无常,以及由于天灾人祸中,沿途都是因饥饿身体浮肿的难民。

从通篇透露出的灰暗色调、悲凉心境来看,这首诗或许是苏轼刚刚因“乌台诗案”,被“从轻发落”贬为黄州团练副使期间所作。在此之前,他被政敌诬陷“愚弄朝廷,妄自尊大”“衔怨怀怒”“指斥乘舆”“包藏祸心”,而锒铛入狱一百零三日,险遭杀身之祸。

尽管没有证据表明苏轼亲自踏上过金房道,但从《襄阳古乐府·上堵吟》《题女唱驿》中的战事、地理描写来看,他对这条在古代地方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古道十分熟悉。

在莲花寺遗址上建立的莲花亭。

高僧印光

一代宗师在此修成正果

同治版《竹溪县志·艺文》之《莲花寺记》载:“邑西有莲花寺,为唐麟德二年(公元665年)龙象和尚所建。”这座莲花寺位于今竹溪县蒋家堰镇。

唐麟德二年,一位法号龙象的高僧,芒鞋布履执锡杖,自关中出发,东行南下,一路风尘仆仆,翻越关垭,南行至小河口,来到位于金房古道上的莲花寺。他见此地山环水绕,山清水秀,人闲野绿,顿生弘扬佛法之宏愿,毅然停驻,以筚路蓝缕之功创建了莲花寺。

史载,盛唐时期的莲花寺,有僧众百余人、房屋300多间,建筑面积达3000多平方米,是华中地区仅次于武汉市归元寺的著名佛教禅院。“祗树园林,慧日照临慈荫远;莲花寺中,清风吹拂妙香多。”“花雨缤纷,绕画屏而点缀;慈云缥缈,傍诰轴以来临。”这是留传至今的莲花寺的著名楹联,表达了佛教文化之要义,写出了莲花寺优美的自然环境,从中可见当年莲花寺的庄严与繁盛。

至近代,莲花寺又走出一位著名高僧——印光大师(1861年—1940年)。印光大师早年多病,20岁时去往终南山五台莲花洞出家,后辗转来到莲花寺,一边打杂,一边习经念佛。

清光绪七年(公元1882年),印光在莲花寺帮忙晾晒宋体经书时,读到一本《龙舒净土文》的残本,觉得豁然开朗,于是发愿修习净土法门,终成正果。

12年后(公元1894年),修得净土宗正果的印光大师离开莲花寺,至浙江普陀山,居法雨寺,往来于江浙、上海一带,讲经说法,宣扬净土宗。后人称其为近代净土宗之泰斗、我国近代佛学史上的一代巨擘。

大唐盛世,佛教迎来在中国发展的“黄金时代”,莲花寺发祥了鄂西北的佛教,成为佛教自西北向南方传播的中转站。自唐以来,经宋元,至明清,这里香客络绎不绝,香火袅袅不灭。每逢清明,郧阳府、安康府的民众都会在这里举行盛大的朝圣礼佛活动,无论达官显要,还是布衣百姓,云集斯地,莲花寺呈现出一派繁荣鼎盛的景象。

( 责任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