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我身边的摄影师系列报道| 杨亮:用空中视角记录大美十堰

时间:2021-07-28 10:01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人物简介:杨亮,1980年生,十堰竹山人,现从事水利工作,十堰市摄影家协会会员,2020年获十堰日报主办的第二届“发现十堰之美”摄影大赛二等奖。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记者 张建波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本画册让他发现摄影的魅力

如果说汽车是脚步的延伸,那么航拍就是眼睛的延伸。它可以让人获得飞鸟一般高瞰广阔大地的“上帝视角”,去重新审视我们魅力无穷的地球光景,让眼睛带着心灵驰骋于大地之上,醉心于万物之间。

随着无人机近些年的火热,在十堰摄影圈里,许多摄影师早已装备上了这个“神器”,优秀的航拍飞手和精彩的航拍作品越来越多,杨亮(网名:里昂)便是其中一位。他的作品大多借助无人机飞跃高空,以空中视角俯瞰车城大地,航拍大美十堰,记录下了许多精彩的航拍画面。

航拍作品《车城晨曦》

四十出头的杨亮是我市一名水利工作者,天天与河流、水库、湖泊打交道。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1989年出版的《中国汽车城·十堰》画册,那时的建筑、商品、人们的装着、行为举止都深深吸引着他。一张张当年的场景经过相机定格,用影像呈现,让人看后勾起回忆、看到变化、产生感想,他心想:“这也许就是摄影的魅力和意义吧。今天的记录就是明天的历史,我现在拍摄的影像,多年以后也会触动他人内心。”从此,他和摄影结下不解之缘。

航拍作品《绿水青山马家河》

2015年,杨亮购置了专业的单反相机,不断拍摄,不断学习,从最开始见啥拍啥,慢慢地开始选择性地拍;从单纯记录到拍摄人文风景类的题材,探索角度、光线的最佳用法。可以说他对摄影的狂热不减,尝试着拍摄一个又一个新的题材。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通过不断地创作,他的个人审美情趣及技术也得到飞跃提升。

航拍作品《方滩画廊》

利用无人机航拍多家水电站

一次工作过程中,杨亮看到一个设计单位用无人机通过高空拍摄水利工程、勘测地形。他通过别人的监拍屏幕,看到了那些他很熟悉、感觉很平常的场景在另一个视角下变得很新奇、很震撼。总是喜欢寻求独特的他,决定自己买一架无人机。

杨亮的工作与水打交道得多,于是,他先从水下手。工作之余,他拍摄常去的河流、水库、水电站等水利工程设施,从一开始的静止画面到运动镜头,从普通场景到寻求特殊光影和气候场景,而且他定下目标,要将自己接触过的河流、电站都作个记录,目前汉江干流、堵河干流所有大中型水电站的航拍资料已经收集完成。

航拍作品《环库公路》

航拍之初,杨亮也跟大部分飞手一样,只是寻求高空视角的记录。慢慢地他发现航拍光是高角度、大场景没啥意思,人们初看会新奇,但无法留下深刻的印象。

杨亮开始慢慢改进,不断挑战自我,除了构图外,还特别注重光影、天气在摄影中的应用。同时他体会到,航拍光有照片是不够的,还要有视频的记录,有空便从网上找优秀作品阅览、学习。央视的《航拍中国》他看了一遍又一遍,不断学习和掌握航拍运镜技巧,作品质量有了很大的飞跃。

航拍作品《醉美樱桃沟》

辛苦付出让他有了“摄影疯子”称号

每一幅有灵魂的照片背后,都埋藏着摄影者不为人知的付出,航拍摄影也是一样。

2020年6月中旬,连下几天大雨,6月17日晚天空忽然放晴,天空中飘着一层白雾,出于摄影人的敏感,杨亮感觉第二天福山可能“有戏”,连忙把所有的电池充好。他不时翻看手机,查阅天气预报,在脑海里构思拍摄点位。18日早上5点天还未亮,他便从家里出发赶往福山。走到熊家湾立交桥,大雾弥漫,他心想是不是计划要落空,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驾车慢慢上山冲出迷雾。找到理想拍摄地,杨亮拿出无人机,启动、升空,10米、50米、100米……他在屏幕中看到,从四方山到万达再到熊家湾,一幢幢房子就像长在云海间,犹如海市蜃楼的仙境。紧接着太阳慢慢爬过山头,一道道金光从楼宇间投射过来,一层层薄雾萦绕在城市之间,像一座天空之城。杨亮一秒钟都没闲着,生怕少拍一张,少录一秒。每日生活的城市以这般模样呈现,让他兴奋不已。这次拍摄的景象,让他兴奋了几个星期。

航拍作品《汉江飞虹》

当然,在杨亮的航拍经历中,这样好的运气也不是每次都有。很多次起早贪黑,很多次长途跋涉却无功而返。一次早上4点半从十堰出发去丹江口拍库区晨雾,最后去了天阴啥都没拍到,还有两次带着沉重的设备上武当山,也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毫无所获。由于杨亮拍摄都是利用业余时间,经常要天没亮出门,赶在上班之前到岗,下班后再利用有效时间外出拍摄,很多熟悉他的朋友都叫他“摄影疯子”。

航拍作品《田园春色》

航拍五六年行程上万公里曾坠机3次

无功而返并不是航拍者最担心的,空中信号干扰、飞机失联、不小心撞线这些都让人心惊胆战。

有一次杨亮在户外航拍,无人机充满电拉升到高空,飞出去五六百米远的地方,忽然提示电池电量从85%断崖式下降到20%,飞回来的可能性肯定没有了。虽在野外,但是地面上也有不少建筑、汽车、游玩的市民,杨亮当时脑子一片空白。随后他冷静下来,赶紧操作着无人机飞到一片小树林上空,随即失去信号。损失了一台无人机,但没撞到人和其它东西算是万幸的。

从接触到喜爱再到痴迷,杨亮与无人机已经相伴五六年了,飞行足迹遍布十堰各县市区,樱桃沟的花海、丹江口的大坝、汉江的大桥、武当山的云海……有城市的高楼,也有乡村的美景,行程上万公里,拍摄70多个场景,起飞400多架次,记录1200多 G的素材,其间废掉10多块无人机电池,坠机过3次。

“即使操控无人机飞了五六年,但现在每次起飞时,我都怀着最初的乐趣。许多飞过的地方再次飞跃,依然感到很美,也许这就是一种热爱家乡的情怀吧!”杨亮说。

航拍作品《武陵峡山水》

( 责任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