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寻访十堰英模”⑤ 老兵夏国斌:难忘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

时间:2021-05-26 08:48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9岁时,他沿着长江徒步200公里欲从军,打算抗日救国;长大后,他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军人,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重伤后仍不离战场;脱下军装后,他来到十堰参与二汽建设,身体力行诠释“马灯精神”……近日,93岁的老兵夏国斌回忆那段难忘的烽火岁月,讲述他赴朝作战的故事。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韩玉砚 报道:

生日改成“九一八”铭记历史

近日,记者来到车城街办工艺新村社区路北小区一栋略显老旧的楼房。其中一扇门上,熠熠生辉的“光荣之家”牌匾,让夏国斌家显得与众不同。93岁的他步履蹒跚地打开房门,指着一条行动不便的腿告诉记者,“腰部、腿部都有战争年代留下的伤,现在还时常发作……”

这天,夏国斌特意穿上了当年的旧军装,并戴上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虽已是鲐背之年,但老人声音洪亮,回忆起往日岁月依旧充满激情,浑身透着一股军人特有的精气神儿。

祖籍江西吉安的夏国斌,于1928年出生于武汉,自小居住在民权路花楼街。当年,一家人住的是木板搭建的窝棚,全家生计全靠父亲卖煤炭。

1937年年底,随着南京沦陷,武汉成为国民政府的临时首都,日军依仗绝对的空中优势,加紧了对武汉轰炸。

直到1938年10月25日,日军共入侵武汉61次,出动飞机964架次,投弹4500多枚,炸毁房屋4900多栋。夏国斌家的房屋,也在此次轰炸中夷为平地。

更让幼小的他愤愤不平的是,父亲当时也被大街上的日本军人打伤下巴,后来去世。“日军对我们的欺侮,让我终生难忘……”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我本来是端午节前一天出生的,为了铭记历史、勿忘国耻,后来我把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改成9月18日。”夏国斌拿出身份证,给记者讲述了那段难忘的历史。

9岁沿江徒步投靠抗日组织

房屋被毁后,为了躲避战火,父母留下守护废墟,夏国斌与两个姐姐、一个妹妹,逃到位于武汉郊区黄陵镇的叔叔家。

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国仇家恨,幼小的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一次,他听说洪湖地区有利用当地复杂地形与敌人周旋的部队,而黄陵镇离长江不远,而洪湖就在长江边。“只要沿着江边走,就能到达洪湖。”于是,他决定沿江徒步到洪湖一带,投靠这支部队。

说干就干,略做准备后,夏国斌悄悄离开叔叔家,沿江徒步200公里来到洪湖地区的监利县。“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饿了就挨家挨户讨饭,晚上就住在路边、稻田草堆里。当时天气已经很冷了,我记得半夜里经常被冻醒……”

后来,在监利县朱河镇,他果然遇到了一支部队,对方负责人听说他的经历后十分震惊。不过,负责人看着个头还没超过步枪的夏国斌,遗憾地表示,还不能接纳其入伍,把他安排到当地一户没有子嗣的人家生活。

“当时,这位负责人说等我再长几年,一定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在朱河镇寄养家庭,夏国斌放牛、耕地,一直生活到1945年日军投降才重新回到武汉。“随着我渐渐长大,当年的军人梦想也愈发强烈。”

解放战争中遇险幸运躲过一劫

与家人团聚后,学业早已中断的夏国斌,在武汉学习一段时间汽车维修,前往河南信阳一家汽车修理铺,依靠这门手艺养家糊口。

1949年9月,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后勤司令部保养连修车期间,得知部队急需汽车维修人才,果断就地参军,多年夙愿得以实现。

紧接着,夏国斌跟随部队一路南下,先后解放湖南、贵州等省。行军过程中,他不仅要驾驶汽车,还与另一个战友负责部队上百辆汽车的维修。“什么车型都有,在当时的条件下,也没有可更换的配件,都使用土方法维修,很考验技术。经常是前面一辆车刚刚修好,后面一辆车又熄火了,忙得我团团转……”

他回忆,在湘西行军期间的一天,一位对驾驶感兴趣的参谋心血来潮,代替夏国斌开车。车辆驶到一处上坡时速度放缓,渐渐与前方大部队拉开距离。突然,枪声响起,参谋身中三枪,当时血流如注,不治身亡。“如果当时驾车的是我,肯定也难逃此劫。所以说,参谋是代替我牺牲的。”

朝鲜战场身受重伤不下火线

1950年2月,西南军区成立,夏国斌在军区从事后勤服务。没过多久,有修车、驾车特长,为人机敏的他,被第十八兵团61军军长、川北军区司令员韦杰看中,担任其司机。随后,抗美援朝战争拉开序幕。

当年冬季,韦杰改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第60军军长。

回忆起抗美援朝的日子,他记忆犹新。1951年4月的一天,夏国斌与韦杰在朝鲜伊川以北约70公里的一个山沟,参加第五次战役作战会议。会议结束后,趁夜色开车返回,途经敌机封锁的伊川时,既要躲避敌机轰炸,还要留意路上横冲直撞的车辆、大大小小的弹坑。

一路上,炸弹掀起的土块、石头冰雹一样砸在吉普车上,车辆像一叶风浪中的小舟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突然,在照明弹闪亮的瞬间,他借助亮光发现一辆卡车迎面冲来,急忙打转方向,吉普车冲进一个弹坑,他昏迷不醒。

醒来后,夏国斌已不知自己在医院躺了多少天。由于大脑受到损伤,他的右胳膊、右腿不能行动。他想:战友们还在枪林弹雨中浴血奋战,我不能就这样躺在床上,便不顾其他人的劝阻,一瘸一拐找到部队。

1952年,夏国斌陪同韦杰回国参加国庆典礼后,进入刘伯承任院长的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深造。“回国后,也曾在多家医院治疗,由于医疗条件有限,身体不能彻底康复。后来虽然可以走路、抬手了,但腰部、腿部仍时不时感到疼痛……”

一家三代参与二汽建设

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业结束后,成绩优异的夏国斌留校任教到1964年,转业到南京汽车厂。1969年,他在一次出差十堰的过程中,了解到二汽开始大规模建设,便毅然决定回到老家湖北,参加十堰这座汽车工业城市的建设,被分配至25厂(东风模具冲压技术有限公司)。

二汽创业之初,物资极度短缺,生产生活条件极度艰苦。起初,夏国斌在该厂负责基建工作。没有厂房,工人们就用干打垒、搭芦席棚的方法建造厂房;还未通电,建设者们便在夜晚挂上一盏盏马灯,在芦席棚里进行开发制造……

厂房建起后,精通汽车知识的夏国斌又被委以重任——负责该厂生产调度工作。“生产进度、车间安全、模具维修、工人加班……除此之外,还要协调与其他厂的关系,都是一些让人棘手的问题。”他在这个岗位上一直干到1988年退休。

夏国斌告诉记者,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孙子都在东风汽车公司工作。“跟当年那些永远留在战场上的战友们相比,我是幸运的;看着我们当年的奋斗精神被儿孙们传承,我是高兴的。”

( 责任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