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红星照耀十堰| 上将秦基伟:受重伤仍随部队闯出漫川关

时间:2021-05-15 10:01    来源:十堰晚报  字体:  打印  播报

人物档案

秦基伟,1914年11月出生于湖北红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1932年11月,秦基伟随红四方面军战略转移到郧西,此前右臂中弹的他坚定地表示:我死也不离开红军!他凭着坚定信念和超人毅力,忍受极大痛苦,跟随大部队艰难转战,成功突围冲出漫川关。

秦楚网讯 (十堰晚报)文、图/ 记者 朱江

18岁任警卫团连长,负责保卫徐向前安全

1932年10月下旬,红四方面军一路艰苦征战,从敌人的围追堵截中杀开了一条血路,沿西北方向往河南西部进发。沿途人烟稀少,荆棘丛生,田园荒芜,满目苍凉。当地居民大多迁居外逃,部队找不到吃的,只能靠野菜野果充饥。

11月初,红四方面军主力两万余人,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的率领下,到达郧县(今郧阳区)南化塘境内。此时,敌军三面夹逼而来,红四方面军被迫放弃在南化塘建立根据地的计划。11月5日,红四方面军离开南化塘,继续向西转移。这个时候,蒋介石已急电陕西地方军在漫川关堵击红军。

此时已是初冬时节,干部战士穿着单薄,衣衫褴褛,饥寒交迫。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到达鄂陕边界的郧西,敌人的3个团已在漫川关布下阵势挡住了去路。此时,胡宗南的两个旅由郧西赶到漫川关东南一线,占据了有利地形;敌44师、65师、51师、42师也先后到达漫川关。也就是说,红四方面军一到漫川关,即陷入了重围,敌军5万余人从四面包围过来,企图将红军围歼于漫川关以东十余里长的悬崖峡谷之中。

“当时的情形是十分严峻的,围绕集中突围还是化整为零争论激烈,徐向前总指挥极力主张集中突围,这才避免了被敌各个击破的危险。”据2007年8月出版发行的《秦基伟回忆录》记载,那时18岁的秦基伟负责保卫徐向前的安全,作为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手枪营的连长,他深知决定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

在徐向前和陈昌浩的指挥下,部队经一夜苦战,在天亮前冲出了包围圈。如果天亮前还没突围出来,红四方面军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右臂中弹拒绝就地养伤,跟随部队西征

秦基伟生于1914年,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家人都很关爱他。可惜天有不测风云,10岁那年的一场瘟疫,使他的父母、哥哥相继病逝,姐姐也嫁往他乡。

为了生存,任何苦活、累活、脏活他都干过。黄麻起义后,革命烈火在大别山地区熊熊燃烧,秦基伟铁下心来跟着红军干革命。1927年11月13日,秦基伟扛着一根红缨枪,从红安七里坪出发,当上自卫队员。

秦基伟人小,可胆子却很大,作战中总是冲在第一个与敌人厮杀,战友们都叫他“秦大刀”。当时,年仅13岁的秦基伟就立下铮铮誓言:“为了革命,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到了1931年,17岁的秦基伟已是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手枪营的连长,负责保卫徐向前的安全。有一次,徐向前在指挥黄安战役时,一股敌军冲破红军阵地,当时敌军距离指挥部只有一千多米。情急之下,秦基伟挥着马刀、举着驳壳枪带队冲了出去,经过一番拼死搏斗,将这股顽敌击溃,这才让指挥部转危为安。也正是通过这次战斗,徐向前看出秦基伟的能力,先是把他调到红31军当团长,后来部队扩编,又将他提升为总参谋部补充师师长,成为红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

1932年7月26日,秦基伟率部参加麻城战斗,右胳膊中弹,被部队安排就地养伤,他坚决不留下,偷偷追赶队伍,一路上饱尝艰辛,跟随部队一起西征。路上,伤口严重溃烂的秦基伟差点再次被丢下,他找到首长表态:“我秦基伟当初参加红军,就抱定一个信念:要革命到底。现在我还有口气,就不算革命到底。我伤的是手不是腿,可以跟部队走,一不要担架抬,二不要牲口驮,绝不会成为负担。”

七里峡山势陡峭,红四方面军曾从这里突围。

被困郧西七里峡,随队突围冲出漫川关

1932年11月11日,就在红四方面军抵近漫川关的同时,敌人三路大军也陆续赶到,对红军再次形成包围之势。因失去避开漫川关的机会,红四方面军被敌人逼进了郧西县上津镇云岭一条长达近十里的狭窄峡谷。

这条峡谷渺无人烟,当地人称七里峡。秦基伟清楚地记得,部队进入谷底,峡谷两侧山势陡峭,如刀削斧劈般壁立。仰头只能望见不大的天空,太阳掠过山顶后,谷底光线就更加阴暗。前方不断传来消息:漫川关已被陕军的3个团卡住了关口。敌人从各方围来,将红军全部困在谷底,若真打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样下去会导致全军覆没。千钧一发之际,红34团和红219团拼死堵住敌人,全军将士火速前进,穿越了北山垭口,冲出了漫川关。11月13日黄昏,红四方面军主力早已突围冲出了漫川关,翻越野狐岭,攻克了竹林关。

“可是部队还要走,没有个家,就只好流动作战,不知道哪里能安住脚,在战斗中寻找根据地。”秦基伟回忆说,部队一行动,伤员还是没法带,他差点被丢下了。

获授上将军衔,曾担任国庆阅兵总指挥

秦基伟是老伤员了,也知道不能拖红军的后腿。于是,他干脆去找部队首长,向他们表态。首长见他说得很坚决,就同意了。

从湖北到陕西,再到四川,这一路上他的胳膊没换过药,干睁着大眼看着它一点点地烂下去,硬是没一点办法。行军休息和宿营的时候,秦基伟解开绷带,任脓血往下淌。然后,还是用那条绷带,再把伤口捆结实。“我的右小臂烂了半边,如果不是到四川,中草药多,这条胳膊恐怕早没了。”《秦基伟回忆录》如是记载。

长期从事地方党史研究的郧西县人大常委会研究室主任、湖北省地方志专家李仁喜说,云岭突围战在红四方面军史上是一场非常关键的生死之战,红四方面军陷于七里峡谷极端不利的战场环境和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在九死一生中实现胜利突围,其关键在于有徐向前、陈昌浩等军领导果断英明的指挥,有许世友、秦基伟等一批英勇善战、不怕牺牲的将士,经过此战,也为共和国铸造了一批栋梁之才。

1932年,秦基伟跟随部队西进川陕苏区,历任警卫团团长,31军第274团团长。1935年跟随部队参加长征,担任红四方面军补充师师长,一路上秦基伟率领部队负责殿后掩护任务,与敌人苦战数日,为大部队转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后来,他又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的淬炼。

1984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35周年庆典,秦基伟担任阅兵总指挥,陪同邓小平检阅部队。1988年,秦基伟任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同年,他被授予上将军衔。1993年3月,当选为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1997年2月2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3岁。

( 责任编辑:李珊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