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最美时光照》系列报道六:太多遗憾,成了女儿剜心之痛

时间:2021-03-05 10:05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妈妈从来没有单独拍过照,这也是唯一一张和爸爸的合影照。

她美丽,美得纯粹,美得朴实无华,就像草丛里的一朵太阳花,毫不起眼,却努力绽放。这就是我的妈妈,她用无私的爱照亮了我们的人生。

黄土墙搭成的屋舍,青石板铺成的院落,屋后的小山坡是她耕作的地方,屋前溪水是她洗衣的地方。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映照着美丽的她,可她却没空欣赏自己的美。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整理/记者 杨建波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照片中人物:李荣秀 讲述人:赵红卫

妈妈从小是孤儿,相亲到结婚只用了3天

《妈妈最美时光照》栏目,给了人们一个机会,从一个个讲述人口中,让大家认识了一位又一位伟大的母亲,欣赏到了她们的美。

倾听每一个故事,凝视每一张照片,一位位母亲的美丽人生就这样徐徐展开。

赵红卫说,母亲已经逝去21年了,讲述母亲的故事前,她也曾写过一些悼念母亲的文章。在看了晚报征集妈妈最美时光照活动后,赵红卫找到了母亲的照片,与记者联系,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纪念母亲。她要告诉母亲,死亡不是终点,虽然阴阳相隔,女儿永远不会忘记母亲,女儿的想念已化为本能,与生命同在。

梦里,梳着大辫子的妈妈笑靥如花;醒来,枕旁皆是泪花。

赵红卫说,妈妈出生在1941年,不到3岁时,一场霍乱让她们一家6口人相继离世。

妈妈成了孤儿,是叔叔领养了她。她跟堂妹堂弟一起长大,过着极其艰辛的日子,小学三年级还没读完就回家干活了。

这是妈妈留给我们的一张最清晰的彩色照片。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还不到成年的她煮茶、烧饭、针线活样样能干。除了干好家里农活外,那个年代在农村经常要修水库,未成年的她作为劳动的一把好手也参与农田水利基本建设。

后来,妈妈每当和我们讲起她当年修水库的情景时仍一脸自豪。她说,她当时梳着两条大辫子,干净利索,很像电影《朝阳沟》里的女一号。白天干活,晚上做针线,抽空帮助统计各队的出工情况,她虽然文化程度不深,但思路清晰,记忆力好。

到了十六七岁时,家里便给她张罗着介绍对象。父亲比她大一岁,两人结合是当时修水库时舅爷爷做的媒。

妈妈说,她从介绍到确定关系,领结婚证、结婚就只用了3天时间。

在快走近婆家门之前,她突然停下了脚步,一面哭一面喃喃自语:“娘家没人送,婆家没人接,我要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一辈子啊!”

结婚当天,爸爸和妈妈睡的是爷爷奶奶的床,爷爷奶奶则睡在装粮食的柜子上。

我家“李焕英“没有单独照片,二排左一就是我的妈妈。

妈妈中年丧夫,独自把我们兄妹培养成

父亲在他们兄妹七个当中排行老二,姑姑们那时很小,妈妈用瘦弱的肩膀挑起家里的担子。

她有做裁缝的好手艺,白天干农活,晚上在煤油灯下做衣服鞋袜,还帮助乡亲们做衣服,乡亲们用工分作为工资补偿给妈妈。那时,每年生产队分的粮食和爸爸那一点工资远远不够家里十几口人开支,妈妈常说:“再苦也不能苦了娃们儿,再艰难也要让他们去上学!”妈妈希望我们将来成为有用的人,希望我们生活、工作都好,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她常年忙着给别人做衣服,却很少给自己做新衣服,穿的衣服上总是有补丁。

记得当年每逢生日,妈妈都会悄悄揣一个热鸡蛋到我口袋里,并细细叮嘱:“今儿你过生儿,奖个煮鸡蛋。”家里人多,鸡蛋对我们兄妹来说相当珍贵,那时口袋里揣着一只滚烫的鸡蛋,浑身上下都是暖暖的。

记忆里我们家是和气幸福的大家庭,几代人一直生活在一起。就在妈妈44岁那年,爸爸却因患胃癌离开了我们。对于爷爷奶奶来说是丧子之痛,对于妈妈来说是丧夫之痛,对于我们兄妹五个来说是丧父之痛。父亲不在了,母亲是我们的依靠。

妈妈上有高龄的公婆,下有五个未成年的孩子,当时有多么无助,我们那时都不明白。有多少辛酸,多少悲苦,多少艰难,她也没对别人倾诉过,就这样一步一步拽着这个大家庭继续前行。终于挺过了艰苦的岁月,把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孩子培养成才,又看着我们成家。

没给妈妈庆祝生日,是我心中的遗憾

慢慢日子好一点的时候,我成家了,也搬进了城里,家里装了电话。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妈妈便给我打来电话说:“今儿你过生儿,买点好吃的。”

放下电话后,我心里便会涌起一阵阵感动。妈妈永远记得子女们和公公婆婆的生日,却从来没为自己庆祝生日。每年我的爷爷、奶奶过生日时,妈妈都提前准备。在她看来,很风光地给二老过生日,是一个晚辈应尽的义务。

看着妈妈一生操劳,我们几个决定给她过生日,但她一直不同意,所以我们也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为她办生日宴,没有送生日礼物、唱生日歌,一家老小快快乐乐聚餐。我们决定在妈妈60岁时,不管她同不同意,一定给她风风光光办生日宴,可天不佑人,妈妈却在59岁那年因突发脑溢血永远离开了我们。

而那个60岁生日也成了我们心中永远的遗憾,遗憾的不只是没有为她庆祝60岁生日,遗憾的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孝敬母亲,感激她一生的付出。

妈妈走了,她还没有看到她的外孙女长大,没隆重地庆祝过生日,没享过几天福……太多的遗憾,都压在女儿的心头,成为剜心的痛楚。今天,终于用一次倾诉,表达了我的思念。

妈妈,我希望你在那个世界里,没有疾病,没有家务,只有你热爱的花花草草,你还是一个梳着大辫子的美丽姑娘,恰好遇上了我爸那个翩翩少年。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