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最美时光照》系列报道四:有妈的地方,那才是家

时间:2021-03-02 10:03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编者按

春节档热映电影《你好,李焕英》引起大众共鸣,其中的母女情戳中观众泪点。岁月匆匆,我们有时会忘记“妈妈曾经也是个花季少女”。翻看相册,没有PS、没有美颜相机,照片上的妈妈,素面、明眸、干净、清纯。一张张照片里,记录着妈妈的青春岁月和曼妙年华。

十堰晚报开展“妈妈最美时光照”征集活动,读者可以提供妈妈最美的照片,最好在3张以内,附上最想对母亲说的一段话(200字以内),拨打十堰晚报新闻热线13807280110,或添加微信好友(微信同号)投稿;也可以扫码向十堰晚报微信投稿。十堰晚报微信将择优刊发,本报也会选取部分照片进行采访,把照片背后的故事整理成文字刊发。

结婚照是妈妈年轻时唯一的照片。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讲述人:王磊 整理/记者 杨建波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小时候,妈妈怕我走山路回家害怕,一直站在家门口喊我的名字;长大后,妈妈回家害怕了,我却不在她身边……

图片中是我的妈妈左顺云,今年63岁,这辈子含辛茹苦抚养我们弟兄俩,省吃俭用维持这个家。带大了我们,又带我们的儿女。上了9次手术台,病魔却没有打倒她。她的人生字典里没有“累”这个字,经常用“天道酬勤”4个字激励我们。她不知道李焕英是谁、不知道女神是啥、更不知道还有个母亲节,她只知道相夫教子、勤俭持家。

她没上过一天学,却供我们兄弟俩念完初中

和很多那个年代出生的妈妈相比,我的妈妈可能是最最普通的一个了。

1958年,妈妈出生在郧阳区青山镇,兄妹七人中她排行老三。外公重男轻女,大舅上学读书,大姨很早就出嫁,没上过一天学的妈妈就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动力。

割麦、插秧、打谷、放牛……在大集体,只要男人们能干的活,她都干过,也干得很好,还是村里的女民兵队长。

1980年,经人介绍,妈妈与退伍的爸爸结了婚。爸爸的兄弟姐妹也比较多,婚后,家里给他们分了一间房在茶店王家湾村单过。

对大多数人来说,结婚可能是新生活的开始,对于我妈妈来说,结婚恰恰是她苦难日子的开端。

家里穷不说,从我记事起,病魔就像幽灵一样一直纠缠着妈妈。她先后做了9次手术,直到我们都成家了,她的身体才好一些。

我一直觉得,妈妈的病是累出来的。

从在生产队干活开始,妈妈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天不黑不回家,一年到头没休息过。在地里干完活,还要回家做饭。最多的时候,我们家除了种十几亩田地,还养了6头猪、6头牛、5只羊和四五十只鸡。但妈妈从来没说过一次累,也没有因此流过一次泪。不过,妈妈也曾流过泪,那是因为我们不想上学了。

看到妈妈如此操劳,而且家里因为妈妈生病经常揭不开锅,我和哥哥都中途辍过学。有一次,老师找到我们家,告诉她我有几天没去上课了。那时候妈妈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她把我喊到床前严厉地问我是咋回事。我说学不进去,不想上了。后来在她的追问下,我才说出想回家帮忙干活。

妈妈听完,眼泪哗地一下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妈连累了你们兄弟,但你这么小不读书,将来也想当和妈妈一样的文盲吗……”

很多年后,她还在愧疚没能让我们多念点书。这也成为她这一生唯一的遗憾。  

妈妈过生日在老家第一次吃上生日蛋糕,抱着孙子孙女笑了。

她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却给我们兄弟俩每人9万元

妈妈是一个非常非常节俭的人。在我的记忆中,她从来没给自己买过一件新衣服,她的衣服都是亲戚邻居们送的,但对我们兄弟俩却从来不吝啬,每年过年都会想方设法给我们添置新衣服。我中学毕业后去深圳打工,第一个月挣了580元,花550元给她买了一件皮草。妈妈却一直舍不得穿,放在柜子里直到我有了孩子在城里生活,她来给我带孩子时才偶尔穿过几次。

上小学时,妈妈每周都会给我一角零花钱。那时候,一角钱可以买5块橘子糖,我每天上学吃一块,可以吃5天。

后来,我和哥哥先后成了家。结婚前,妈妈给了我们每人5万元。拿到钱的那一刻,我们非常意外,平日里一直说没钱的妈妈竟然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我们兄弟俩在城区买房时,妈妈又给了我们每个人4万元。

18万元,对于大多数家庭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对我们这个曾经家徒四壁的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而这都是妈妈一分一分攒下来的,更是她用双手一点一滴从地里刨出来的。

在邻居眼中,妈妈不仅是个持家能手,还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妈妈会剪头发,附近很多人都找她剪头,她从来不收钱。剪头发要用剪子,但那时候家里没钱,买不起剪子,妈妈就上山捡桐籽换钱,买了当时我们家最值钱的东西——剪子。

她说:“都是邻居,帮人家剪头就要像个样。”直到现在,老家的一些老人只要听说妈妈回去了,就要到我们家找她剪头。

她没出过远门,最大的愿望是去北京瞻仰毛主席遗容

都说父母最疼爱小儿子,妈妈也最疼爱我。

我家住在村头的山坡,回家必须经过一块坟地,小时候,每当我晚上放学回家时,妈妈总会站在门前的山坡上喊我的名字。有一次,我去同学家玩,天黑了才回家,妈妈就一直站在门前,不断地喊我名字。我听到了,却觉得她很烦,回到家后劈头盖脸地将她吵了一顿。

“这么远,一户人家也没有,我是怕你害怕才喊你的。”听了妈妈的话,我有些后悔,后来习惯了每天回家晚时妈妈在门口叫我的名字。

我们搬到城里后,帮我们带孩子的妈妈要回老家收粮食,天黑才赶到茶店集镇。妈妈回来后,我问她晚上回去怕不怕。“咋不怕,我是请人送我回的家。”听到这话,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立即想起妈妈在门口一遍一遍喊我名字给我壮胆的情景。

妈在,家就在。妈妈年轻时经常生病,她每次去医院,我和哥哥都会将牛赶到妈妈回家路过的山上放,等着妈妈回家,经常是等到天黑也等不到她回来的影子,我们俩一路哭着回家。

有一次,妈妈高烧达42摄氏度,满嘴说胡话,送到医院后又被抬了回来,大家都认为这一次妈妈肯定挺不过去了。然而,两天后,妈妈竟奇迹般地醒过来了。

病好后,妈妈对我们说:“我还有两个儿子没长大,我咋能合得上眼啊!”

事后,爸爸告诉我,妈妈都已经交待好了后事,让把我们哥俩交给两个姨带。

刚生病那段时间,妈妈每天都在做鞋,她把我们兄弟俩往后十几年的鞋都做了,每人做了二十几双,她对我姨说:“万一哪天我走了,两个娃就没鞋穿了。”

也许老天可怜我妈,或许是老天可怜我们兄弟俩,妈妈挺过了9次手术。现如今,整天闲不住的她每天除了帮我们带孩子,还到附近工厂里打零工,没事就出门捡废品卖。

我经常对我的孩子说,别看奶奶没文化,但她一直是我们家的“钢铁侠”。时光流逝,带走的只是妈妈年轻的容颜,带不走的,是那颗依旧热爱生活、不服输的心。

妈妈一生未出过远门,最远的地方就是从老家到十堰城区,而她最大的愿望是去北京,瞻仰一下毛主席的遗容。

妈妈,该是我带您出去走走的时候了。我要向所有人炫耀:这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就是我最爱的妈妈。

明天,我就带您去北京,坐高铁去,乘飞机回!

本报开展“妈妈最美时光照”征集活动,读者可以提供妈妈最美的照片,最好在3张以内,附上最想对妈妈说的一段话(200字以内),拨打十堰晚报新闻热线13807280110,或添加微信好友(微信同号)投稿;也可以扫码向十堰晚报微信投稿。十堰晚报微信将择优刊发,本报也会选取部分照片进行采访,把照片背后的故事整理成文字刊发。

扫码投稿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