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政务 党建 视频 图片 社区 评论 旅游 电商
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数字报

新春走基层|一家三代铁路人,最近一顿团年饭还是20多年前

时间:2021-02-10 15:36    来源:秦楚网  字体:  打印  播报

南锋在十堰火车站运转室检查各个岗位作业标准落实情况

秦楚网-十堰头条讯 文、图/记者 冰客 特约记者 赵连斗 报道:有人团聚,自然就有人坚守与奔波。当旅客平安回家,他们却依然坚守在站台,或守候在车站,或奋战在动车检修的岗位。十堰火车站站长南锋一家三代与铁路结缘,“铁路梦”在他们一家三代铁路人的手中接力和延续。

一家三代四个铁路人

南锋是十堰本地人,1970年出生于郧西县。1992年,他从部队转业回到地方,他选择了铁路工作,被分配在胡家营火车站成为一名铁路职工。29年间,南锋从火车站最基层工种干起,一直在坚守着铁路岗位,在铁路上守护着铁路的安全和旅客的平安出行。2020年12月,南锋从武当山火车站站长调任十堰火车站站长。

1998年,南锋认识了同为铁路职工在武当山火车站工作的刘小红,并结婚成家。妻子刘小红自从1993年在武当山火车站参加铁路工作以来,先后从事过行李员、售票员、安检员的工作。而刘小红的父亲也是一位老铁路职工,直到2005年从铁路岗位上退休。

南锋、刘小红的孩子南博今年22岁。受父母影响,南博对铁路有很深的感情。高考填报志愿时,南博在父亲的建议下毫不犹豫的填报了铁路院校。2020年大学毕业后,南博成功考入了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动车段,成为了一名动车检修工,追随父母的脚步,走上了铁路工作岗位。

刘小红在武当山站进站口进行安检

火车站站内擦肩而过难相聚

春节往往是铁路上最忙的,南锋担任站长就更要负责站内的所有工作。每个班要往来于运转室、客运、货运,巡视各个岗位作业标准落实情况,督促员工们按标作业,及时处理突发应急情况。春节一家人团聚就成了奢望。

因为铁路工作的特殊性,南锋辗转在十堰车务段所辖的各个车站工作,不管在哪个车站工作,都注定着春节不能在家和家人吃上一顿团年饭。尽管他先后两次调到武当山火车站担任副站长和站长,妻子刘小红也在武当山火车站工作。即便这样的排班也没能在一起吃上一顿团年饭,就连平时在一起吃饭的机会都十分有限,夫妻俩经常在站内擦肩而过。

“什么时候叫团年?他们一家人都聚齐了就算团年了,而这一天会是在一年中非常难得的那么一两次,也不知道是在春夏还是秋冬。”南锋的母亲谈起一家人要吃团年饭的艰难程度,眼内含满了泪花。

正是因为这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太少,所以才会弥足珍惜。前些年,每当团年时,南锋只能通过电话和母亲及妻子儿子连线。这些年,随着即时通讯工具的发展,南锋往往通过姐姐的QQ或微信,团年饭时让母亲用视频和自己对话。

“铁路的工作就是这样,越到节假日越忙。我们都没有想过在一块过年的事情。”在武汉动车段从事动车检修的南博在电话那端告诉记者。

最近一顿团年饭还是20多年前

提起团年饭,南锋记忆犹新。自从参加铁路工作后,他和妻子就吃了一顿团年饭。那是1998年他们结婚的第一年,当时组织关心照顾他们,因为是新婚,还要去拜新年,就特意安排他们那一年在家吃了一顿团年饭。

“那个团年饭是在老家郧西吃的。吃过团年饭,拜完年后就立马赶到了岗位。那一次是从事铁路工作以来,我们首次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年饭,算是过年团聚。此后,每逢春节都投入了春运,一家人就再也没有在一起吃过团年饭了。”说起这些,南锋内心一阵酸楚。

“节假日和春运往往是最忙的时候,身着铁路这身制服,就注定着我们要为了大家的团圆而牺牲小家的团圆,但是当我们看到,那些要回家的旅客顺利回家团圆,要出行的人安全出行时,当看到万家灯火团圆时,我们的内心虽然心酸但是感到十分欣慰。”南锋和妻子刘小红对选择铁路工作无怨无悔。夫妻俩与铁路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他们都深爱着铁路。

2020年疫情期间,刚刚在铁路上入职的南博好不容易休假回到十堰,可父母却在铁路上从事安检工作,接触的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旅客,虽然安全防护都做得很到位,但是仍然不敢和儿子亲近。勉强回来在家中团聚,也是在各个房间里隔离。“孩子工作也是一线,武汉动车段的客流量很大,晚上有空的时候我们就视频一下,互相关心嘱咐一下。”南锋说。

又是一年春运,当大家在家团聚时,他们只能在岗位上“ 团聚” 。正是因为有了千千万万个像这样的铁路人坚守岗位,才换来了万家团圆的幸福时光。

( 责任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