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河最美摆渡人赵汉蕊: 坚守20年,成村民心中“生命之舟”

时间:2020-11-18 09:18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赵汉蕊(左)帮助下船的村民拿行李。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吴忠斌 报道:汉江最大支流——堵河,将郧阳区叶大乡分为东西两半。在叶大乡政府所在地,叶滩村和新潮村隔河相望,村民要到新潮集镇办事、上学、就医,都要通过新潮村至叶滩村渡口摆渡过河。

在烟波浩淼的堵河上,有这样一位女船工,她对残疾人、孤寡老人、特困人群予以免费;她还多次救起溺水者,夜渡临盆的孕妇到医院急救……20年来的坚守,赢得村民广泛赞誉,女船工赵汉蕊被誉为诚实守信的“堵河最美摆渡人”。

方便村民,堵河上坚守20年

日前,记者一行从十堰城区出发,驱车两小时来到叶大乡。在乡干部带领下,记者来到位于新潮村的渡口,远远地便看到一只渡船从河对岸缓缓驶来。随行的乡干部告诉记者,摆渡的女船工就是赵汉蕊。五六分钟后,载了四五名村民的渡船停靠在渡口。

33岁的曾强告诉记者,他家住在河对面的麻池村五组,两年前,他和妻子一起扶贫搬迁到杨溪铺镇种香菇,老家就剩父母二人了。“平时回家必须乘坐渡船,要不是赵汉蕊一年四季坚守在渡口,我们回家看望老人都是个麻烦事。”曾强边上渡船边说。

摆渡间隙,42岁的赵汉蕊告诉记者,她和丈夫程贤生在叶大乡新潮村至叶滩村渡口摆渡已整整20年。新潮村和叶滩村隔堵河相望,渡船是两村间来往唯一的交通工具。程贤生的爷爷、父亲都是渡工,程贤生也在这里摆渡多年。2000年,赵汉蕊嫁给程贤生,婚后没几天便上船帮丈夫撑篙。不久,赵汉蕊获得驾船执业证书,在新潮和叶滩渡口航线上开始了她的“摆渡人生”。

每到冬天,寒冷的河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割一样。看到赵汉蕊的手被冻裂,丈夫十分心疼,劝她不要撑船了,回家多喂几头猪,再种点核桃树。赵汉蕊说:“村民出行是大事,我们不干,眼下又有谁来干呢?就是再难,我们也要坚持。”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了方便堵河两岸群众出行,赵汉蕊夫妇一直默默坚守着。

后来,程贤生贷款买来机动铁船。虽不用花大力气划桨了,但夏日铁船操作舱热如蒸笼,冬日冰冷刺骨,赵汉蕊夫妇仍在坚守着。。

20年间,赵汉蕊夫妇先后救起7名落水人员,对残疾人、孤寡老人和特困人群从不收费,还先后夜渡5名临盆的孕妇到医院生产,急渡患病的村民到医院救治。

纾难解困,成村民心中“生命之舟”

今年8月25日凌晨4时,赵汉蕊接到叶滩村3组一位村民打来的求助电话,称其叔父突然喘不过气,急需渡船送往十堰城区大医院救治。赵汉蕊连忙叫醒丈夫,两人骑车赶到3公里外的渡口,打破夜不行船惯例,将渡船开到对岸接人。最后,老人被顺利送到医院。

“坏了,有只小木船翻了!”2017年腊月的一天,正在渡口候客的赵汉蕊猛然发现堵河中央一只小木船被河风打翻,船上两人落水后大声呼救。赵汉蕊立马招呼岸边的丈夫一起救人。赵汉蕊开足马力驾船赶到事发处,程贤生不顾河水刺骨,纵身跳入河中,两人合力将落水的父子俩救起,并送至当地医院救治。

2018年农历腊月三十晚上,郧阳区公安分局叶大派出所接到大沟村一位村民报警,称有人酒后闹事,并要服毒自尽。值班民警给赵汉蕊打来电话:“能否开船把处警人员送到7公里远的大沟渡口?”按常理,吃罢团年饭就要停渡过年,但赵汉蕊意识到情况紧急,一口答应:“没问题。”挂断电话,她和丈夫立即赶到河边,把民警送到大沟渡口,然后又在寒风中等候近两个小时,把处完警的民警接回。

“小赵,快点,我媳妇病了,现正在赶往渡口。”2019年2月4日是农历除夕,赵汉蕊接到一个电话。

时间就是生命,赵汉蕊二话不说,丢下正在吃团年饭的满屋客人,立即赶往渡口。等赵汉蕊把病人护送到乡卫生院回到家,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

2019年2月27日,赵汉蕊又接到一个求助电话:大沟村一位孕妇临盆。当时正值大雪封山,如果从公路绕道到乡卫生院,要多走十几里山路,孕妇母子会有生命危险。赵汉蕊当即决定自己多航行几里路,让护送人员就近上船。孕妇最终被及时平安地送到乡卫生院。

这些年来,赵汉蕊的电话成了乡邻们的求助热线,她的渡船更成了村民心目中的“生命之舟”。

以诚待人,架起堵河上的“便民桥”

记者在赵汉蕊的家中看到,两间半房屋,有一半还是用土坯砌成的,屋里稍微值点钱的就是电视机和冰箱,屋外停放着他们平时的代步工具——一辆摩托车。

“这些年,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易地扶贫搬迁又外迁了一部分人,坐渡船的人越来越少,我们的收入少了一半。”赵汉蕊说,1995年至2016年,过渡费他们每人只收1元钱。2016年起,全乡易地扶贫迁走800多户4000多人,为了维持经营,他们把过渡费涨到每人2元。国家去年取消了燃油补贴,加上今年疫情影响,他们把过渡费涨到每人3元,勉强维持正常经营。

在村民周延兵眼里,赵汉蕊太实诚了:“我们叶大乡总共有3个渡口,新潮至叶滩渡口是收费最低的。赵汉蕊还把残疾人、孤寡老人、特困人群的渡船费全免了,一年下来,可是不少钱。”

村民余策怀、范德贵身体残疾,他们过渡,赵汉蕊从不收费,还鼓励他们坚强面对生活中的困难。

孤寡老人范德强过渡时,从身上掏出皱巴巴的几元钱,赵汉蕊摆手拒收,让老人把钱留着自己花。

赵汉蕊总是说:“山里人挣钱不容易,我们能维持生活就行。”

遇到有村民新房落成或婚嫁,需要过河去集镇买菜、赶酒席的人来来往往,赵汉蕊一回回摆渡迎送,硬是没有收一分钱。对方过意不去:“平常免我们的渡船费也就算了,这几天来我家帮忙的亲戚朋友这么多,你一分钱都不收咋行?”赵汉蕊却说:“乡里乡亲的,你家办喜事我还收钱,显得多生分啊!”

眼见摆渡的日子越来越艰难,亲戚朋友劝赵汉蕊把孩子送到十堰城区读书,同时在城里找一份轻闲的工作。赵汉蕊却说:“村民出行是大事,我开船就相当于建了一座桥,就是亏本也要干。啥时候这里连接两岸的大桥建起来了,我们再另谋生路。”

20年来,7000多个日日夜夜,赵汉蕊总是把微笑、真诚写在脸上,护送村民安全渡河。她,已在当地村民心中架起一座 “便民桥”。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