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人民在抗日救亡中的巨大贡献

时间:2020-09-03 11:00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十堰市档案馆(史志研究中心) 桂柏松  

20世纪30年代,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侵华战争,对中国进行了长达14年的侵略(1931年—1945年)。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不是一般的民族之间的战争,而是逆时代潮流而动的势力以极端野蛮的方式向人类文明挑战,对其他民族进行侵略、掠夺、杀戮、奴役的战争。这场侵略战争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以后,日军大举侵华。7月底占领北平、天津,接着以30万兵力沿平绥、平汉、津浦三条铁路线向华北纵深进犯。1937年8月,日军进攻上海,11月上海沦陷,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1937年12月,南京沦陷。1938年6月,日军南北夹击,徐州沦陷,国民政府军第五战区60万部队向豫南和鄂北转移。1938年10月,广州、武汉沦陷。中日军事形势进入战略相持阶段,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由武昌县夏店迁至襄樊的樊侯祠。1939年初,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迁驻老河口,防御西犯之日军主力,扼守重庆和入陕入川通道。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驻此约6年时间,先后进行了随枣、枣宜、豫西鄂北三次大会战,使此地成为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均县、郧县则为最后之防御阵地,鄂西北地区随之成为军事给养和兵员补充的重要基地,加之与十堰毗邻的陕西安康又建有盟军的飞机场,战略地位更加凸显。尤其是均县草店,因其突出的战略地位和众多的宫观庙宇可以居住,成为理想的抗战后方基地。1945年3月22日,中日军队开始豫西鄂北会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迁至均县草店。河南淅川、湖北老河口相继沦陷,郧县、均县成为抗战前沿。

也正是由于十堰的突出战略地位,日军为打通进一步西进的通道,对十堰进行频繁空袭轰炸,并在1945年春夏对郧县和均县展开地面军事侵略和袭扰。

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国抗日浪潮日益高涨。在中国共产党全力推动下,以国共合作为主体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大批共产党员和在外求学的知识青年纷纷云集十堰,积极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唤起了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的抗战激情,抗日之火燃遍十堰。武汉沦陷之后,湖北省政府及一些机构西迁恩施,一些省直机构和大批抗日团体云集均县。武当山下的草店镇一时间被人们誉为“小延安”,成为鄂西北抗日救亡运动中心。以草店为中心、草店至均县县城30公里的沿线集镇、村庄和宫观庙宇,驻满了第五战区各种军事机构,住了大量流亡的难民、大批从武汉等地撤出的中共党员、各界知名人士及抗日救亡组织、社会团体,如中国第一战时儿童保育院、湖北省战时乡村工作促进会服务团、五战区军民文化站、鄂北战时教育工作促进会均郧办事处、武汉小学教师抗战服务团、草店妇女抗日救亡工作促进会等。在第八专署所在地的郧县,不仅驻有国民政府第68军、第二集团军两个师、湖北省保安司令部的部队和师管区 (团管区)等军事机构,还驻有军政部26、153、158三个后方医院,第五战区资源委员会工业管理部被服第六厂、第八厂、第七军需局等后勤保障单位,另有山东、安徽、河南等地大批流亡师生、难民。其他各县也均驻有大批国民党军政机构并住有全国各战区流亡师生和难民。

抗日战争时期,十堰市虽然不属沦陷区,但十堰市人民为了保家卫国,同仇敌忾,共赴国难。当年仅有166万人口的十堰,就有10多万热血儿女应征入伍,奔赴战场杀敌;百余万群众忍饥受冻、节衣缩食,捐款捐物,供应军需,救助难民;数十万民夫开航道,修路桥,筑工事,修车船,送伤员。十堰人民以巨大的牺牲和全部的力量,为我国抗日战争提供了坚强支撑,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为前方作战部队输送大量兵员

抗战期间,十堰先是大后方,后又演变为前沿阵地,国民政府从各县壮丁中征发兵员达111032人。1937年,郧县34名知识青年自愿参加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1944年,郧县又有47名知识青年,加上其他各县731名知识青年自愿参加远征军 (房县97人、竹山县83人、竹溪县51人、均县500人)。从1936年至1945年10年间,十堰共有111844人应征入伍,直接参加对日作战,占1936年十堰总人口的6.74%。由于兵源欠缺,1942年12月11日,竹溪县司法处看守所呈报将服刑犯人张炳娃等6人调服兵役,湖北省高等法院1943年1月9日“核准调服军役”①。(抗战期间十堰各县征发兵员情况见后表)

为修筑国防道路、军事阵地、救助伤员、运输军需征用大批民夫

抗战8年间,十堰6县征用民夫达3749322人(次)。其中:

1、均县征用民夫1788613人(次)。

(1)据《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统计,截至1943年9月,均县被征用民夫数1787203人(12)。(2)1944年7月1日至10月19日,均县雇用民夫894人(13)运输国防工程物资。(3)1944年9月3日至9月17日,均县征用民夫180人(14)转运国防材料。

(4)1944年11月7日至12月6日,均县征用民夫336人(15)转运国防材料。

2、郧县征用民夫515451人(次)。

(1)1937年至1942年郧县征用民夫249080人(16)。据1943年《湖北省统计年鉴·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记载,截至1942年9月,郧县征用民夫已达249080人。另据《郧县抗战史料·兵役与工役实施情形》部分记载:“抗战初期本县为战时后方,一切均为战争准备。全县民众除征壮丁及老弱幼小者外,凡年满18岁至50岁之男子莫不服务工役,所有修筑道路、构筑工事与办水利、地方造产等项皆系民力举办。1944年1月实施国民义务劳动法,共编组队员33359人。八年以来除各乡随时举办之小型水利造产修补道路外,修筑两郧便道、均郧便道以及修补老白公路等共使用民工20余万。”两方面记载基本相符,可见此数字较为准确。

(2)1944年至1945年供应军事负担征用民夫266371人 (17)(原数276371人有误,据 《郧县抗战史料·附表一》逐项合计为266371人。包括运送荣军使用夫力33200人,运送军粮200071人,运输军需17400人,构筑工事13400人,运送公物及眷属2300人)。

3、郧西县征用民夫437185人(次)。

(1)1940年至1941年抢修老白公路板白段改善工程,征召郧西民工计52754人(18)。

(2)1942年至1943年修筑均安、汉白两段国防工事,征召郧西民工计225752人(19)。

(3)1941年至1945年8月,运送军需粮秣征召民工158679人(20)。

4、房县征用民夫334315人(次)。

(1)据《房县抗战史料》记载,自1942年至1945年,第五战区在房县征用民夫运输军粮军品等,共征调民夫217857人次(21)。其中,1942年37789人,1943年81125人,1944年58669人,1945年40274人。

(2)据1943年《湖北省统计年鉴·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记载,截至1942年11月,房县征用民夫已达154247人(22)。因1942年征用民夫数已在上述 《房县抗战史料》之内,故应减去1942年37789人,实际计算116458人。

5、竹山县征用民夫450463人(次)。

(1)自1937年8月至1938年10月,修建汉(中)白(河)公路。竹山动员1500余名劳力,自备粮食、工具,用一年多时间,义务修筑竹山境内公路58公里(23)。按照模糊数字处理办法,人数确定为1500人。

(2)1943年春至1944年3月,修建县乡6条牛车道和竹(山)房(县)驿道,征用民工447000名(24),修路280多公里,初步解决了县西九乡部分地区运送军粮的难题和进入房县交通难的问题。

(3)1939年5月至1945年8月,组织300人(25)的运输大队,长期在郧宁段承担军需物资转运任务。

(4)据竹山县档案馆保存的不齐全的档案记载,1942年至1945年,竹山溢水、擂古、田家、牌楼、峪口等5个乡向县城挑运军粮,共运粮137333斤,投入劳力1663人(26)。

此外,竹山县砍伐、运输军事工程用木料所耗人力工资等,因未查到有关档案资料尚未计算在内。

6、竹溪县征用民夫223295人(次)。

(1)据1943年《湖北省统计年鉴·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记载,截至1943年7月,竹溪县征用民夫220134人(27)。

(2)1943年1月,第五战区兵站设川鄂联运站,竹溪县设12个联运队和3个联运站,历时2年半,征用民夫600人(28)。

(3)1943年秋,竹溪县奉令为第五战区修筑国防工事采伐、运送木料至均县。每件木料伐木用工、集中运送至县城再运送至均县约需用工20个(29),运送全部木料46738件(30),总计用工934760个。按每人工作一年365个工作日计算,征用民夫约2561人。

奉交、征(委)购大量军粮

抗战期间,十堰6县共奉交、征(委)购军粮977768石。其中:

1、郧县从1941年到1944年征交军粮折合稻谷318461石(31)。

2、房县认购及拨交军粮207169石(32)。

3、竹山县奉交军粮74417.2石(33)。

4、竹溪县拨交军粮、征(委)购军粮、征借军粮及各项粮食损耗共计192621石(34)。

5、均县、郧西县拨交军粮总数为185100石(均县、郧西县未能查找到当年拨交军粮总数的档案资料,只有零星或极小范围的数据。为了获取十堰市全部拨交军粮的情况,笔者以1940年5月《抗战期间湖北省概况统计提要》(35)各县人口为基数,计算出郧县、房县、竹山、竹溪4县人均拨交军粮0.73石,由此计算出均县和郧西县拨交军粮的数量。实际上,从《湖北省三十一年度负担五战区军麦配额与已交数目表》各县配额比例及其他有关资料来看,均县和郧西县的实际拨交军粮数应远大于此数。如,据《郧西县志资料》记载,仅1945年,郧西县截至当年4月底,已拨粮食2.4万石,5月又奉配军粮2.8万石(36))。

修筑大量军事运输保障道路

1、老白公路。老白公路东起老河口,西渡汉水,经石花街、土关垭进入郧阳境,再经草店、十堰城区、黄龙滩、将军河抵终点陕西白河县,全长230.2公里。十堰市境内长176.17公里,是鄂西北最主要的省际联络线。1935年该路建成通车,同年夏秋遭洪水损毁,1936年10月修复。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国民政府迁都重庆,联络鄂、陕两省的老白路,成为第五战区联络后方和运送军事给养的唯一路线,十堰多次对该路进行改建和修缮。

2、汉白公路。汉白公路起于陕西省汉中市,经竹溪县、竹山县境后,翻越鄂、陕交界处的界岭至陕西白河县与老白公路连接,全长521.52公里。1934年11月动工修建汉中至安康段,1936年10月通车。为与老白公路相接以应战时急需,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严令督促下,1937年8月至1939年2月续建汉白公路安康至白河段。十堰境内自关垭起至界岭止,长101.2公里。1939年2月全线贯通。

3、巴柯人行道。巴柯人行道又名巴元人行道,起自巴东县,止于均县元和观,全长311公里。这条人行道在崇山峻岭中迂回穿行,工程极为艰巨,是抗日战争时期湖北省最先建成的驿运干线,且为沟通鄂西北与鄂西南的唯一交通运输线。

4、保房竹驿运大道。保房竹驿运大道起自保康县,途经房县、竹山县、竹溪县,至陕西平利县,全长215公里。1942年,因战事需要,运输统制局派员查勘,经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核准修建。

5、郧竹巫驿运大道。郧竹巫驿运大道自郧县县城起,南行经白鹤、小岭、西沟、姚坪、竹山县城、柳林、桃源抵达重庆巫溪县,连通汉江和长江,全长303.6公里,1942年修建。

6、均郧山驿运大道。均郧山驿运大道起自均县县城,经郧县、郧西县,止于陕西山阳县的漫川关,全长320公里(37),1944年修建。

为修筑国防道路和军事阵地贡献大批树木

1、1937年至1942年,竹溪县为修筑汉白公路征用木材84000株(38)。

2、1941年,竹溪县奉令修筑汉白公路沿线国防工事,征用木料70570件(每件长12尺、中径4寸)(39)。

3、1943年至1944年,竹溪县奉令为第五战区修筑国防工事采伐、运送木料至均县。全县共运送圆木(长4公尺、径2公寸)34923根,木板(长2公尺、宽15公分、厚5公分)11815件。其中,1943年运送圆木20000根、木板6000件;1944年运送圆木14923根、木板5815件(40)。

4、1945年,在鄂北会战以前,第五战区修筑国防工事饬令竹山县征购木料,以杉树为主,并规定粗细长短规格,运交五战区经管部门验收,共向民间征购杉树达数千立方米(41)。

5、1942年,郧西县经办襄樊国防工事,奉配圆木2698根、木板10587块(42)。

6、1943年,郧西县奉配均襄段国防工事圆木6000根、木板4000块(43)。

募捐大批钱财和物资

抗战期间,十堰6县募捐情况如下:

1、均县:自1942年开始按户征收“一元献机捐”,到1945年共征收126877元(44)。

2、郧县:1943年7月7日募捐钱物近万元法币(45)。

3、郧西县:1945年2月,驻扎在老河口至均县草店一带的国民政府军后方军属及伤病残官兵2.2万余人、骡马500余匹撤退至郧西,分驻六官坪、北隅、茨沟、四堰坪、黑龙庙等地,一切军用物资、粮油全由地方供给。县政府规定,一切军需供给均按军价付款 (当时军价低于市价)。粮食差价共计12800万元,由城镇居民、商店分担3000万元外,其余由全县121个大保平均分摊。时称“抗日优军捐” (46)。1937年,湖北省政府发行 “战时公债”500万元,分配到郧西县37500元,实际完成42000元,超额4500元 (47)。

4、房县:1937年航空征募1000元,救国公债55000元;1939年征募棉衣计400元;1940年二届航空征募3000元;1941年三届航空征募55000元, “一元献机捐”21179元;1942年劝募滑翔机4339元,四届航空征募6680元;1943年五届航空征募102500元,鞋袜慰劳36000元, “一县一机”捐30万元;1944年六届航空征募102500元,志愿服役学生慰劳金19800元,捐印宣传册166000元,慰劳空军10000元, “七七献金”50000元,湘鄂大捷劳军50000元;1945年献粮献金8000000元,七届航空征募85000元 (48)。

5、竹山县:1938年11月,国民政府第九战区指令竹山筹募棉背心2000件、麻草鞋10000双,折价4000元;1938年冬,全县募集县常备队经费19600元(49);1942年,“一县一机”捐款22万元(50);1943年2月至1945年8月,8次募集航空建设捐,共1582.25万元;1944年10月,县政府令各乡募铁共31120斤,打制大刀,用作自卫武器;1944年,竹山募集县自卫队经费62.24万元(51);1942年,奉配同盟、胜利两种公债90000元 (52),1943年,奉配同盟、胜利两种公债414500元(53)。

6、竹溪县:1938年5月,奉配救国公债 5048.62元;1940年劝募抗战经费21250元;1941年募集战时军需公债47742.6元;1942年奉配胜利、同盟公债35000元,第四届航建会费50800元;1943年奉配商捐100000元、第五届航建会费80000元;1944年征收商捐1300000元、第六届航建会费62500元、战时公益储蓄5551100元;1945年3月筹募胜利、同盟公债400000元,同年奉配第七届航建会费81500元(54)。

从上述统计情况来看,抗战期间政府和各民间组织开展的各类捐赠名目繁多,但没有一个县的档案记述完整。因此,十堰市抗战期间的捐赠数目应远不止于此。

文内注释

1《湖北省高等人民法院院长指令》第128号,湖北省档案馆,LS72-10-3529。

2郧县政府《郧县抗战史料·郧县县政府自二十五年元月份起至三十六年八月十六日止征发兵员统计表》,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3,1947年11月。原表合计数27676有误,逐项合计应为28676,本报告采用1936年至1945年合计数28066。

3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郧西县志》第180-181页,湖北省郧西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出版社,1994年。《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记载数字16653有误,据《郧西县志·民国二十五年至三十四年征送壮丁数目表》记载逐项合计应为16655。

4房县政府《房县抗战史料·房县抗战期间出征壮丁统计表》,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5,原统计表合计数20809有误,该数为逐项合计所得。

5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6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7《丹江口市志》第482-483页,丹江口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新华出版社,1993年。

8《郧县志》第26、772页,湖北省郧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湖北人民出版社,2001年。

9《房县抗战史料·房县抗战期间志愿从军青年姓名表》,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5。

10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11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12《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湖北省统计年鉴》,1943年,十堰市档案馆。

13《均县土山乡公所谨将三十三年…经手收支运输国防工程木料征雇民工工资细数造具四柱清册呈请鉴核》,丹江口市档案馆,民国档案第6.63.2卷。

14《谨将属乡三十三年九月三日起至九月十七日止转运国防材料民夫粮款收支情形繕列四柱清册呈请鉴核》,丹江口市档案馆,民国档案第6.63.1卷,1944年9月。

15《谨将属乡三十三年十一月七日起至十二月六日止转运国防材料民夫粮款收支情形繕列四柱清册呈请鉴核》,丹江口市档案馆,民国档案第6.63.1卷,1944年11月。

16《湖北省统计年鉴·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1943年,十堰市档案馆。

17郧县政府《郧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3,1947年11月。

18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

19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

20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

21房县政府《房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5。

22《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湖北省统计年鉴》,1943年,十堰市档案馆。

23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24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25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26《竹山县古岩乡仓运交军粮至县城地集中拨交夫粮及力资证明册》等,竹山县档案馆,总卷6,B40(1-13)。竹山县调查人员根据档案资料记载计算出人均一次运粮重量。

27《湖北省统计年鉴·抗战以来本省征用民夫(续2)》,1943年,十堰市档案馆。

28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29竹溪县调查人员根据采伐木材尺寸及运输距离情况测算。

30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31郧县政府《郧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3,1947年11月。

32房县政府《房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5。

33竹山县政府《竹山县政府搜集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6,1948年2月21日。

34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35《抗战期间湖北省概况统计提要·保甲户口及壮丁》,湖北省档案馆,LSA2.14-12。

36《郧西县志资料》第30卷第74页,郧西县史志办,1983年调查整理。

37《鄂西北县、乡道分年完成计划表》,《湖北公路史》第140页,人民交通出版社,1990年5月第1版。

38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39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40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41刘勤:《竹山人民在八年抗日中的贡献》,《竹山文史》第一辑,竹山县政协文史委,1987年,第25-27页。

42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

43郧西县政府 《郧西县抗战史料概述》,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4,1947年10月。

44《丹江口市志》第348页,湖北省丹江口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新华出版社,1993年。

45《中国共产党十堰历史》第一卷第288-289页,中共十堰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中共党史出版社,2006年。

46《郧西县志资料》第30卷第74页,郧西县史志办,1983年调查整理。

47《郧西杂史》第五辑第62-63页,政协郧西学习文史委员会,2000年。

48 房县政府《房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5-5535。

49《竹山县志》第370-371页,湖北省竹山县志编纂委员会,方志出版社,2002年。

50刘勤:《竹山人民在八年抗日中的贡献》,《竹山文史》第一辑,1987年,第25-27页;《竹山县金融志》第11页,1982年。

51《竹山县志》第370-371页,湖北省竹山县志编纂委员会,方志出版社,2002年。

52《为三十一年度奉配筹募同盟胜利两种公债手续窒碍致难结束情形祈》,湖北省档案馆,LS10-5-7558,1944年3月。

53《湖北省第八区行政督察区竹山县县政会议汇报表》,湖北省档案馆,LS3-1-565。

54 竹溪县政府《竹溪县抗战史料》,湖北省档案馆,LS3-6-5537。

(编辑:封荣娟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