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后山藏着“兄弟”碉楼

时间:2020-08-21 10:05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两座碉楼造型相似,建筑年代属于同一时期,俨然一对“兄弟”。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朱江 报道:在武当后山之中,藏着两座分别高10多米极具防御功能的碉楼。碉楼位于丹江口市盐池河镇袁家沟,此处又名五福昌。据其后人介绍,碉楼主人在清朝末年曾发售“长胜久”票号,拥有一支骡马运输队,在当地很有影响力。民国战乱频发,武当山地区匪患尤甚,碉楼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修建的。

“兄弟”碉楼相距60多米

丹江口市浪河镇黄龙村的清末民初建筑——饶氏庄园,每天吸引着各地游客前来观赏。吸引人之处,除了深深庭院、精美木雕,高10多米的土木结构碉楼最为引人注目。高高的碉楼共计四层,据说可住团丁近百人。这也是十堰境内已发现的比较完整的典型清末南方庄园,饶氏庄园于2019年10月被列为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以为十堰地区就此一座碉楼,可是当记者置身于武当山后山的丹江口市盐池河镇,看到两座造型相似的土黄色碉楼时,不禁惊诧于深山宅院里这位屋主人的实力。

2020年6月6日下午,记者随武当山自然景观调查工作专班在盐池河镇盐池湾村开展调查时,镇上干部朱务国特意介绍说:“咱们去五福昌看看。那里建筑比较奇特,也很震撼。”

五福昌,一个隐藏在大山深处的小村落,当地人又称为袁家沟。从村西走进村子,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10多米高的土黄色碉楼,距其60多米处也有一座高10多米的碉楼。

窗户、枪眼、楼梯道、大门朝向……这两座碉楼造型相似,建筑年代属于同一时期,俨然一对“兄弟”。

进入村庄,目之所及处都是一些陈旧的老屋,在这里几乎看不见现代建筑。五福昌的交通比较方便,现在已经修了水泥路,车在上面行驶起来虽是拐弯抹角但也算平坦。

其实,五福昌自然村落的建成年代可以追溯到清朝时期。据当地老人介绍,当时有两家大户在这里建家立村,这两家分别是张家和魏家。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这对“兄弟”碉楼都是由简单的黄泥和石块建造而成。深山里,碉楼保存完好,不禁让人感叹旧时的能工巧匠,让这些碉楼经历风雨仍然屹立不倒。

楼主发售的“长胜久”颇有影响

那么,五福昌究竟有着怎样的寓意呢?关于这两座碉楼的主人又是谁呢?

祖籍五福昌的武当山特区退休干部张守武介绍:“碉楼的主人,有老人说是张家的,后来卖给了魏家;也有老人说,魏家买了张家房屋后建造了碉楼。”

张家也好,魏家也罢。总之,张家与魏家至今在盐池河镇都属于家大业大的“大家”。

令人惊奇的是,村里人都认为五福昌主人在清朝末年曾发售过“长胜久”票号,拥有一支浩浩荡荡的骡马运输队,走南闯北很有影响。

张守武现在担任的职务是武当道家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此前,他曾任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守武说,武当山“后花园”盐池河镇确实有非常多的神奇之处。他通过走访老人、研究先祖碑文发现,“长胜久”是清朝均州城南盐池河五福昌张氏庄园的铺票字号;五福昌则是“长胜久”皇清例赠太学生张珩家族庄园字号。

8月20日,记者向“收藏大王”、丹江口市历史文化研究者王永国请教。他分析认为,“长胜久”应该是发行于本地的地方钱币;五福昌则应该是类似铺面商号的名称或老字号招牌。

皇清例赠,是指清朝的朝廷,推恩把官爵授给官员已去世的父祖辈;明清时期太学即国子监的俗称,在国子监就读的学生被称为“太学生”。

据张守武考证,张珩是“长胜久”家族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他自己则是张珩五世孙。

“张珩以百忍传家,耕读兴家,儿孙很有成就。”张守武说,张珩的儿子叫张宽容,人称张二老爷,在当地很有影响力。“我祖辈和村民传说张家三代都是状元,但目前还没有证据能够证实。但我认为,张宽容应该是贡士没问题,否则皇上不会封赠其父张珩为太学生。”

张守武介绍,张宽容的儿子名叫张钜任,考中举人是明确的。“朝廷当时给官,他不要。祖辈们都说,张钜任去世时送葬人就达1000人左右,杀猪20多头。”

碉楼具有研究价值

张守武的岳父姚成龙,今年95岁。

姚成龙曾回忆说,“长胜久”请的管家名叫陈钜峰,人称陈九爷,清朝光绪年间生,家住武当山大湾村照面峰半山腰。陈九爷个子不高,长相富态,文化水平很高,形象气质俱佳;他懂经营,会管理,善于社交。

避难隐居后的陈九爷,经常与亲戚谈起“长胜久”,并以给其当管家为荣。姚成龙回忆道:“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陈九爷头发都白了。陈九爷说长胜久是个大家族,100多号人未分家,有学文的,也有习武的,还有种地、做买卖的,经营着大面积山林和土地,还有12条猎狗捕猎队。有粮食加工厂、食品加工厂、传统木榨油坊、商铺、铁匠铺和私塾学堂,还有骡马运输队等,长胜久耕读传家,名声很好。”

民国战乱频发,武当山地区匪患尤甚,在这种背景下,“长胜久”的主人修建了碉楼。

陈九爷在“长胜久”当管家,主要负责买卖经营,也经常随骡马运输队跑外销和采购。骡马运输路线,通常是从五福昌出发,主要在均州、谷城、石花、老河口等地进行交易。

张守武告诉记者,这沿途都有“长胜久”的商铺。短途一般往返10天左右,长途一般来回一个月左右,最多时8匹骡马出山,主要是将盐池河大山里的木耳、桐油等农副土特产运出去销售;回来时,采购一些布匹、食盐、酒、百货等日用品。“陈九爷最感兴趣的是采购原浆白酒。这酒好,装酒的坛子也很精致,每次回山都要驮酒,一匹骡马驮四坛,每坛50斤。”

在“长胜久”兴盛之时,贺龙率领的红三军部队挺进了盐池河。一天早上,天尚未亮,“长胜久”家人下河挑水,被贺龙的部队悄悄带走给他们领路。第二天晚上,他从武当山老君堂赶回五福昌,临走还接受了贺龙赠送的两块银元。当时,“长胜久”为红军提供了很多帮助。

随后,陈九爷被贺龙重用,委任为当地苏维埃政府领导,经常驻房县龙王沟东西店,主持或参与均、房两县苏维埃政府工作。然而,贺龙部队撤走后,地方反动势力勾结土匪反攻苏维埃政府,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陈九爷被迫在武当山八仙观七里沟上面的天星洞隐藏了一年多,在此期间,都是“长胜久”悄悄提供物资供给。地方反动势力和土匪想尽一切办法,未能找到陈九爷,于是绑架了“长胜久”当家人张法庭。

张法庭是张守武的五爷,他没有暴露陈九爷的下落。时隔不久,土匪就一把火点燃了“长胜久”祖根地——五福昌下湾三进院的老房子。土匪走后,大家急忙抢救,保住部分房屋。

极具防御功能的“兄弟”碉楼,有着明显的地方特色和乡土气息,有较高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初夏时节,记者在这里看到,1号碉楼位于五福昌制高点,与2号碉楼相距不远。碉楼内部楼面均由大块厚重的木板搭建而成,碉楼内又隔有数小间,开有木门可串通。墙面开有小方窗,从小方窗往外看,居高临下,一览无余。墙面上密布枪眼,设计十分巧妙,便于保护自己,并形成火力的交叉防卫,让来侵者无法靠近紧临的院落。

如今,院落已残破,房梁上蜘蛛网密布,地上长满青苔。1号碉楼旁边的老屋,大门紧锁未见住人;紧挨2号碉楼的老屋,只有几位恋旧的老人孤独地守着。

“长胜久为支持贺龙红三军建立苏维埃政权,遭到地方反动势力疯狂报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张守武感慨地说,“但长胜久家族的优良传统及其奉献精神,是难能可贵的,值得后辈发扬光大。这也是长胜久后代的荣耀。”

扫码看视频:武当后山藏着“兄弟”碉楼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曹婧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九不准!武当山景区发布最新旅游服务规范

    近日,武当山景区发布最新旅游服务规范。要求接待服务语言和蔼、热情周到、诚信友善。着装整洁。

    2020-08-23 12:06

  • G316武当山段连接线工程可望9月开工建设

    从特区重点交通项目建设指挥部获悉, G316武当山连接线工程前期筹备工作正加紧进行,该项工程可望9月开工建设。

    2020-08-23 09:36

  • 武当山十大项目对外招商

    8月21日,记者从武当山特区招商局获悉,为激活武当山旅游文化资源,把招商引资作为加快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来抓,把“招大引强”作为招商引资工作的战略重点和主攻方向,强化保障,突出重点,特推出十大对外招商引资项目。

    2020-08-22 16:15

  • 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刘旭和省科协主席郭生练到武当山调研

    8月20日,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院士刘旭及省科协主席、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湖北研究院院长郭生练一行,在市科协党组书记、主席刘立辉的陪同下来到武当山特区污水处理厂、地质博物馆、乡村旅游示范区等地,调研指导生态环境保护、现代农业发展项目。

    2020-08-21 17:18

  • 武当山景区免门票带动旅行社和酒店业“升温”

    自8月7日“惠游湖北”活动启动以来,武当山游客人数与日俱增,接待量迎来今年景区恢复接待以来的小高峰。据统计,上周武当山共接待游客超过8万人,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0%以上,达到历史最好水平,一些旅行社也从游客数量的增加感受到旅游市场的升温。

    2020-08-21 17:11

  • 武当山特区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受理工作启动

    日前,记者从特区教育局了解到,武当山特区2019年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于8月18日全面启动,贷款标准为本专科生每人每年不超过8000元,研究生每人每年不超过1.2万元。

    2020-08-21 17:04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