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新闻 > 十堰好人榜 > 十堰好人 > 正文
 
罗良德:用生命挽救生命
 
时间:2020-08-02 15:17      来源:市创文办      【我要推荐】

罗良德用56岁短暂的一生实现了父母的愿望,诠释了作为医者仁心的人生价值。

罗良德

 

罗良德,男,汉族,1964年3月出生,1981年9月参加工作,199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生前系房县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罗良德同志带病坚守疫情救治一线,因连续工作劳累过度,导致肺癌病情恶化,经救治无效于2020年5月14日不幸逝世,年仅56岁。2020年5月22日,被房县县委追授为“全县优秀共产党员”,并号召全县广大党员干部向他学习。

一个隐瞒了所有人的谎言——我这只是腰椎间盘突出

全院职工都知道他们的院长“腰椎间盘突出”很严重,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上下楼都需要人搀扶。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发,1月23日,房县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指定房县人民医院为全县定点收治单位。罗良德同志迅速组织医院成立了疫情防控指挥部,并直接将办公室从五楼搬到了指挥部,从那天起,这里的灯就没有熄过,有时候亮到通宵达旦。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放着两个沙发。有时会后,罗良德便侧着身子歪坐在沙发里,用木质的扶手垫在腰间。有时候实在太痛了,罗良德就让骨科医生散兴春使劲捶捏自己的腰部,但每次理疗治疗做不到两分钟就进行不下去了。电话太多了,无法固定一个科学的治疗动作。后来,散兴春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判定他不太像是腰间盘突出,便提出了疑问,并准备给他好好诊断,但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一句让人泪崩的“检讨”——战疫还没胜利我却当了“逃兵”

作为一名医疗战线上的老兵,罗良德深知传染病最关键的环节是诊断、救治、流行病学调查、密切接触者隔离和应急消毒。疫情初期,由于条件所限,房县每天提取的患者核酸样本都要送往十堰进行检测,有时数量多达160多份。等结果反馈已经是凌晨2点多。但不管再晚,也不管身体再不舒服,罗良德都会坚持等到最后,拿到结果后立即安排各院区精准对接治疗。

为有效切断隔离传染途径,罗良德精确安排专业治疗组,集中优势资源,抽调重症科、呼吸科、感染科、心脑血管科、影像科等骨干成立医疗专家组,并争取国药东风总医院、广西驰援医疗专家支持,加大巡诊、会诊力度,为救治病人提供强有力保证。

“分区收治,分类治疗,分层监管”,这是罗良德在深入研究流行病学规律后,向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提出的新冠肺炎治疗监管路径,很快在全县进行推广。

疫情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然而罗良德却再也支撑不住了。其实,在这之前同事们都知道他是提着一口气在坚持。

住院期间,房县县委书记蔡贤忠,县长纪道清前往医院探望罗良德,叮嘱他好好养病。已经无法下床的罗良德泪水涟涟:“作为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在疫情还没有取得完全胜利的时候自己病倒了,没有完成党交办的使命任务,心里有愧啊!”

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罗良德拉着县卫健局局长卢启辉的手:“老卢啊,我当‘逃兵’了……”作为多年的好友和搭档,卢启辉非常清楚老罗的职业品德和业务素养,目睹了他不顾自己安危,把工作放在首位,一次又一次地挽救他人生命的过程。“你不是‘逃兵’,你是战胜了疫情的英雄。你看,我们现在的形势已经彻底好转了,已经开始全面复工复产了。”卢启辉强忍住泪水安慰他。

一份无法割舍的事业——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是我的信仰

疫情防控期间,同在一起工作的医务科主任张华涛看出了他的情况不妙,便劝他去治疗。“我也想去治病,但哪儿有时间呢?”罗良德叹了一口气,“疫情形势这么严峻,我作为全县定点医院院长,如果缺位对全县的疫情防控非常不利。等到疫情缓解后,再去治疗。”

3月8日,全县36例确诊病例除两例死亡外,全部治愈出院。

3月9日,农历二月十六,是罗良德56岁的生日。从早上开始,罗良德就上吐下泻,喝下一口水也会全部吐出来。送往医院检查后,发现病情十分危急,便立即组织抢救并于3月10日转至十堰市人民医院救治。从这天起,罗良德同志再也没下过病床。3月18日,医生遵从罗良德和家人的意愿,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从十堰返回房县,住进县医院肾病内科。这时,他的癌细胞已转移到肾脏和骨头,出现无尿、血压低、精神状况差等症状,但他还在不停地接打电话,安排工作,连正常的注射都无法进行。尽管如此,但他却一刻也没有忘记工作,批示文件、电话安排,无论病情怎么严重,他都没有拉下。

2020年5月14日12时27分,一生倾注卫生健康事业、带病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的罗良德同志,终因过度劳累导致病情恶化不幸逝世,享年56岁。

“人生在世,总得做点事情。当医生,我要对得起患者;当院长,我要对得起全院职工;是党员,我要对得起党组织。这就叫活的明白,活的真实,活的问心无愧。”这是罗良德留给家人最后的话。

一句没有兑现的承诺——退休后一切家务我包了

“等我退休了,家务活我都包了。”这是罗良德对妻子的承诺。如今,这个承诺已随他去了远方。而实际上,妻子孙霞从未想过让他做家务,她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隔三差五的晚上挽着老罗的胳膊去河边散散步,或者是两人一起跳跳广场舞。甚至,不说话静静地坐着,也知足了。

2019年10月6日,罗良德在医院检查时发现了肺部上一块明显的病灶,引起了孙霞的警觉。医生对病理分析后,初步判定是癌细胞。经过配对后,确定了靶向治疗,配备了药物对肿瘤细胞实施精准打击,建议他住院治疗。

罗良德拒绝了医生的建议,他说自己太忙,工作离不开他,之后便拿着药物坐上火车回到了房县。原来是因为全县精准扶贫进入了攻坚阶段,县里要求第一书记全部下乡驻村。罗良德给妻子反复商量,并且做出了保证后,夹起被子抱箱方便面就去了扶贫点。

妻子孙霞开始四处联系医院,发动所有的亲戚、同学寻找治疗方案,听在日本的亲戚说那里治疗效果较好,便把治疗费用先打过去做好准备,只等过春节放假时夫妻二人就直接过去。

然而,突出其来的新冠肺炎彻底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罗良德忙得连轴转,一头扎进疫情防控救治工作再也停不下来了。

除夕之夜,罗良德在医院开会时病发,疼痛难忍,喝了止痛药后依然没有效果,便又找来医生打了止痛针。凌晨十二点半,罗良德在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汇报完工作后,终于回到了家。推开门,他扫了一眼妻子的眼睛后便迅速把目光移开了,故作轻松地和女儿开着玩笑。

3月10日,孙霞和女儿陪着罗良德去十堰看病,一路上他的疼痛越来越重,不能躺也坐不了。孙霞就半蹲着靠在他的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替他垫着。已经瘦得皮包骨头的老罗硌得她身上生疼,但她顾不上自己的感受,只是一遍又一遍地询问他怎样才能舒服。罗良德的回答只有一个字:忍!

罗良德选择了医生,兢兢业业四十年,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他的心中有一片暖阳,温暖别人,牺牲自己。他对事业一腔火热,留下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场上英勇战斗的身影。

“做一个有良知、有品德的人,将来能为国家,为人民做点事,成为一名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是父母为他起名“良德”的初衷。罗良德用56岁短暂的一生实现了父母的愿望,诠释了作为医者仁心的人生价值。

逝者安息,生者奋斗!

(来源:市创文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