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情深·重走调水路】干涸几十年的滹沱河 汉水补给重现生机

时间:2019-12-25 10:00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朱江 张建波 张萌

奔流不息的滹沱河,在石家庄境内有205公里。作为石家庄的“母亲河”,干涸了几十年的滹沱河重现生机!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清冽的汉水,为滹沱河补水一年多来,已成为市民休闲打卡地。通水以来,中线工程累计向滹沱河、滏阳河、南拒马河等30条试点河段补水13.9亿立方米,形成长477公里的水生态带,地下水回补影响范围达到河道两侧10公里,有效改善修复了区域生态环境,促进了北方生态文明建设。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后,不仅石家庄的市民喝上了汉江水,作为石家庄的“母亲河”,干涸了几十年的滹沱河也在汉江水的滋润下重现生机。(2019年12月5日摄)

南来汉水,修补石家庄地下漏斗

石家庄,旧称石门,河北省省会。截至2018年,全市下辖8个区、11个县,代管3个县级市,常住人口1095.16万人,是华北平原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

地处华北地区、河北省中南部、环渤海湾经济区的石家庄市,是国务院批准实行沿海开放政策和金融对外开放城市,也是全国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和北方重要的大商阜,京广、石太、石德、朔黄4条铁路干线交会于此。2019年,石家庄当选“中国十大夜经济影响力城市”。

可是,石家庄却是资源型缺水城市。

石家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229立方米,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10,且水位以每年一米左右的速度持续下降。由于大量超采地下水,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石家庄市的地下水势已呈四周高、中间低的漏斗形状。到2010年,石家庄市漏斗面积达到410平方公里,

从丹江口水库跨越千里而来的汉水,成了破局的钥匙!据河北省水利厅透露,2019年以来,该省地下水位下降趋势有所减缓。10月底,河北省地下水超采区浅层地下水位同比下降0.24米,下降幅度减少一半。

汉水北上,滋润着干渴的华北平原

2014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自此,一条碧波自丹江口水库自流而来,在燕赵大地向北绵延近400公里,源源不断地滋润着一度干渴的华北平原。

2015年2月8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向石家庄供水。在此之前,石家庄主城区的供水主要以地下水为主、地表水为辅。

调南水解北渴,丹江口水库的清冽汉水终于进入石家庄市民家中。1800多个日夜以来,河北省90多个县(市、区)、26个工业园区、138个供水目标享受着南水北调带来的巨大福利,全省受水59亿立方米,近2000万人受益,燕赵大地的缺水困局得到有效改善。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如今,河北石家庄、邯郸、保定、衡水主城区的汉水供水量占75%以上,沧州达到100%,水质保持在二类或优于二类。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通水5年来,河北省累计用水58.3亿立方米。其中,城镇生活和工业用水38.5亿立方米,生态用水19.9亿立方米。河北省各市分配水量为:石家庄7.82亿立方米、保定5.51亿立方米、沧州4.53亿立方米、邯郸3.52亿立方米、邢台3.33亿立方米、衡水3.10亿立方米、廊坊2.58亿立方米。

“我们对汉水利用程度越来越高。南水北调的水,已成为居民生活用水的主力水源,目前石家庄市已逐渐形成‘江水为主,地表水为辅,地下水应急’的用水格局。”石家庄供水公司供水调度管理中心负责人介绍说。

2019年12月4日下午,记者在石家庄市赵县采访时看到,洨河之上的赵州桥,雄峙千年,岿然不动;一条人工河从洨河之下悄然穿过——南水北调洨河倒虹吸。

洨河倒虹吸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大型河渠交叉建筑物之一。赵州桥与倒虹吸,一上一下,一静一动,遥相呼应,相得益彰……

洨河之上的赵州桥。

昔日断流滹沱河,今成市民休闲打卡地

滹沱河发源于山西省繁峙县,自西向东流至沧州献县,全长540公里,在石家庄境内有205公里。奔流不息的滹沱河,孕育了石家庄传承千年的灿烂文明。

时光回到6年前。2013年11月28日下午,记者在位于石家庄市正定县西柏棠乡新村北的滹沱河倒虹吸采访,干涸的滹沱河已失去昔日汹涌咆哮的威猛,穿越滹沱河的总干渠已经有了水,但不多。那是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首个开工的项目。该工程于2003年12月30日开工建设,2006年8月完成主体工程建设,主要是为2008年举行奥运会的北京提供水源保障。

2019年12月5日上午,记者在滹沱河采访时,听到最多的是:“南水北调救了滹沱河!”

“为滹沱河补水一年多来,全面开展河道清整巡查,随时沟通放水情况,了解流量,及时调整水利设施运行……”陪同记者采访的中线建管局河北分局石家庄管理处副处长曹铭泽说,从2018年9月开始,滹沱河作为试点实施华北地下水回补工作,利用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和黄壁庄水库向滹沱河进行生态补水,目前累计补水量7.3亿立方米。

记者行走在滹沱河畔的冀之光广场附近,虽然寒风凛冽,但水面上流水潺潺、波光粼粼,一群野鸭在宽阔的水面上悠闲地游着,丛生的芦苇随风摇曳,成为冬日一道美丽风景……记者放飞无人机至480米高空俯视,总干渠碧波流淌,冀之光周围太平河的景区浑然一体,滹沱河、太平河美丽风光尽收眼底,在自然美景中感受到历史文化气息。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和黄壁庄水库向滹沱河进行生态补水,目前累计补水量7.3亿立方米。

记者采访得知,滹沱河退水闸位于倒虹吸进口总干渠右堤上,中线工程全线通水以来,通过这道闸向滹沱河持续进行生态补水。“以前这条河四季没水,垃圾成堆。自从来水后,夏天很凉爽,野鸭子也回来了,老人和小孩都喜欢到附近游玩。”附近居民欣喜地告诉记者。

“干涸了几十年的滹沱河重现生机,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生态补水的一个缩影。”石家庄管理处综合科负责人潘圣卿激动地告诉记者,“现在,石家庄市将滹沱河打造成了生态旅游景区。以水带绿、以绿养水,干涸多年的老河道,重现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滹沱美景;碧水花海构成的水生态走廊,成为石家庄市民的休闲打卡地。”

受益的不仅是滹沱河。中线工程累计向滹沱河、滏阳河、南拒马河等30条试点河段补水13.9亿立方米,形成长477公里的水生态带,地下水回补影响范围达到河道两侧10公里,河湖生态功能逐步恢复,促进了北方生态文明建设。

丹江口大坝建设者后代,带头节约用水

“吃水不忘挖井人。”众所周知,丹江口水库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调水源头。有了丹江口水利枢纽,才有了水库;有了水,才能送向北方。

1958年9月1日,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开工,作为襄阳行署专员的夏克应邀参加开工典礼。同年11月,他被调到丹江口工地,担任汉江丹江口水利工程总指挥部后勤部司令员兼政委,参与工程建设。

一渠穿南北,水长情更长。2019年12月5日中午,告别滹沱河倒虹吸,记者冒着纷飞的大雪驱车来到石家庄市区,定居石家庄20多年的夏克的女儿女婿夏信平、张希山,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一行。

“我是看着大坝一天天长高长大的!”与丹江口大坝一起“长大”的夏信平激动地告诉记者,“自从搬到石家庄,我每天都盼望着家乡的汉水能早点送到北方。”

翻看着夏克在丹江口大坝建设工地带头干活的老照片,夏信平把思绪拉回到60年前。她回忆说,当年大坝建设工地每天都是热火朝天的,父亲与工人们一起忘我地工作,吃住都在工地上。

76岁的张希山说:“我在丹江口大坝下面生活了28年,在石家庄生活了22年,我一直盼望着能喝到南水北调丹江口水库的好水!”

夫妇俩介绍说,汉水没送到石家庄之前,他们家每隔两三天就要买一桶纯净水。“一桶18元。虽说是桶装的纯净水,口感还是比不上丹江口水库的水。”张希山领着记者来到厨房,打开水龙头说:“之前我们喝的都是地下水,水垢特别多。现在喝上了家乡水,每天都是好水质。”

夏信平说:“我在楼下与邻居们聊天时,时常介绍丹江口水利枢纽工程。我还动员小区居民抽空一定要去丹江口水库看一看源头水的壮阔与来之不易。”

盼水、送水、护水;惜水、爱水、节水。对夏信平张希山夫妇来说,他们前半辈子住在水源地,后半辈子搬到受水区,深切感受到汉水千里迢迢北上的艰辛,因此带头节约用水。

张希山和老伴夏信平养成节水好习惯,洗手水、洗菜水等都用水桶接住,用来冲厕所。

记者在他们家卫生间看到,洗脸池下面专门放着两个水桶。“我们这是一水两用,洗脸、洗手、洗水果的水都会流到这桶里,留着冲厕所。珍惜每一滴水,从自己做起!”夏信平张希山夫妇不约而同地说。

扫码回看视频直播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宋梦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