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汽车新材“拓荒牛”——记原二汽副总工程师支德瑜

时间:2019-08-29 08:13 来源:湖北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李剑军

8月28日早上6点多,十堰市张湾区车城西路63号,一栋高20多层的居民楼里,一位须发尽白的老者,戴上琥珀色边框的近视眼镜,右耳塞好助听器,手拿放大镜,又开始了《蒙古帝国》的伏案写作。书桌上,放着一叠已写完的《中东》(上、下)手稿。“我已经是接近生命终点的人,希望余生还能为东风公司做一点事情。”老人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他现在主要精力都花在研究“一带一路”上,希望有生之年写完12篇,自费出一本书献给东风公司。

他叫支德瑜,现年96岁,原二汽副总工程师、中国民族汽车工业新材料开发与应用的奠基人之一。曾留学英伦、获得机械工程硕士学位的他,冲破重重阻力回到新中国,成为一汽、二汽建设“材料口”的核心人物。

支老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

他出身于书香门第,父亲支秉渊192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是近代著名的机械工程专家,1964年起任原第一机械工业部起重运输机械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父亲的言传身教,从小在我心里埋下了忧国忧民、工业报国的种子。”支德瑜说。1945年,22岁的支德瑜以优异的成绩从浙江大学毕业,两年后考入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工学院,攻读机械工程专业。

留英期间,支德瑜接触了很多进步思想,认为单纯研究课题将来回国派不上用场,应该学习更有实用价值的技能。新中国成立的喜讯传来,他毅然放弃攻读博士学位,不顾英国政府的重重阻拦,取道香港回到祖国。

1950年回国后,他被分配到国家重工业部汽车工业筹备组,从此在汽车产业摸爬滚打一辈子。1953年到1965年,支德瑜在一汽干了12年,长期担任总冶金师、技术处处长。

这期间,支德瑜的主要工作就是汽车材料国产化,即到全国找材料,了解哪家企业有这种生产设备,谁有生产能力,便动员他们生产。直到1964年,约98%的轧材能在国内生产,一汽产量才首次突破年产3万辆的设计产能,达到4万辆。

1965年10月,支德瑜正式调入二汽建设筹备组,任二汽材料口负责人。从此,他与中国汽车工业的奠基人饶斌,以及十万二汽建设者们一起,将梦想的种子播撒于秦巴深山。“当时凭空筹建这样一个大厂,任务真是无比艰巨。新中国尚处在国际封锁之下,二汽除了产品毫无着落外,还要去三线基础设施空缺的贫困山区落地生根。那里根本不存在一个稍有物资雏形可以利用作为二汽萌芽的落脚点。”支德瑜后来在日记中回忆道。

当时的十堰,十万建设大军住的“干打垒”土房、照明用马灯,艰苦的生活考验着支德瑜等一大批知识分子。支撑他们的,更多的是工业强国、以身报国的使命和担当。“当时我已经42岁了,但一想到要筹建这样一个汽车厂,老死前还可以干出点事业来,这样的生活是多么有味道啊!”在那个激情燃烧的年代,支德瑜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总有使不完的劲。

二汽高度重视汽车新材料开发,将其与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并列为“四新”之一。加入二汽筹备组时,支德瑜的主要任务是帮二汽寻找最合适的材料。

放眼全球,制造汽车用的合金钢铁主要用镍、铬为合金元素,但当时我国尚未找到镍矿和铬矿,由于镍、铬被西方严密封锁,我国只能从苏联进口,但货源很不足。

为探讨二汽合金钢方向,支德瑜带领技术人员集思广益,以利用国内富产资源为寻找新材料的突破点,历时两年调研、组织试验后取得重大突破:利用锰、硅、钒、硼等,从一汽的3种替代铬钢的含硼结构扩大到5种,做到几乎不用镍和尽量节约铬,打破了缺镍少铬的瓶颈制约。

过去,一汽沿用可锻铸铁制造底盘零件,需要大量低碳废钢作为炉料,但外购合格废钢非常困难,一汽很是头痛。在二汽材料口与南京汽车厂的联合攻关中,支德瑜力主二汽扩大珠光体型稀土镁球铁替代其他抗磨钢件,稀土镁球铁还可做成铁素体型品种。

不久,二汽开发出以生铁为原料、不耗用废钢的铁素体球铁来替代可锻铸铁,强度提高20%,使得东风卡车重量较小而强度更高。“这在中国汽车工业中属首创!”支德瑜说,铁素体球铁的应用奠定了二汽铸造二厂的基础,迄今为止仍是全国最大、世界领先的的铁素体型稀土镁韧性球铁生产基地。就这样,二汽不仅用珠光体型稀土镁球铁这一中国特色铸铁替代了钢材,而且开发出铁素体型稀土镁球铁这一中国特色铸铁,还省下了紧缺的废钢,极大地提升了二汽的铸造能力和汽车产能。

支老一生淡泊名利。

1984年,时任二汽厂长黄正夏退休前和组织部门商议,拟安排支德瑜到湖北汽车工业学院当院长,支德瑜闻讯后找到领导婉拒。“为什么?汽院院长是副厂长级呀!”黄正夏很替他遗憾,还动员他也可以兼职,既当院长又管材料。

“我本事有限,不能搞这个又搞那个。我在材料工作岗位,每年可为二汽多创几百万元利润。”支德瑜坦陈,如果兼职的话,就两头把下面有才能的人压住了。

在二汽,支老爱才育才是出了名的。当工艺处处长期间,他从高考落榜的二汽职工中挑选优秀青年办了两个大专班,共培养了70名大学生,这些人回来后都成为技术骨干。如褚东宁、洪永成当过东风汽车研究院副院长,刘裕和曾任东风本田执行副总经理兼党委书记。上世纪70年代末,支老还创办了当时国内最具优势的汽车工艺材料研究所——二汽工艺研究所。

积劳成疾,支老患上了冠心病等多种疾病,做过支架手术,左肾被摘除。他平时很少出门,唯一的户外活动就是每天清晨醒来后,和老伴一起到楼顶阳台上散散步、晒晒太阳。

支老惜时如金,信奉“活到老、学到老”,不仅懂英文、俄文,还能看德文专业书。

每天早餐后,支老就进入书房,或读书看报,或挥笔写作。在他的书房里,就有好多他看过的《人民日报》《湖北日报》《参考消息》等报刊。

在支老看来,当前全球汽车产业正面临着一场深刻变局,包括东风在内的中国汽车业都在调整转型,挖掘“一带一路”的巨大商机正当其时,这也是他近几年研究“一带一路”并写书的动因。

“我要做个螺丝钉,扎扎实实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支老说。

谈及十堰,支老有一种深深的依恋:“我在十堰已经半个多世纪,亲眼见证了十堰从一个偏僻小镇崛起为闻名于世的现代汽车城,现在子女也都在十堰工作,我就在十堰养老,挺好!”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