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进十堰市强戒所与戒毒人员面对面 零距离倾听戒毒者心声

时间:2019-06-27 10:05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戒毒人员正在宣读戒毒誓词。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叶楚榕 图/记者 刘成臣 通讯员 张震 报道:珍惜生命,远离毒品。今年6月26日是第32个国际禁毒日,记者当天走进十堰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强戒所),与戒毒人员面对面,近距离了解他们在强戒所里的真实生活,听他们倾诉了自己的心声。这些戒毒人员非常悔恨,用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沾染上毒品不仅危害自己身体健康,更破坏了家庭和睦。

吸毒者既是违法人员又是受害者

上交手机,全身安检,跨过两道铁门后,记者进入十堰市司法局强戒所,一个小型运动场出现在眼前,刷在墙上的“珍爱生命 拒绝毒品”几个大字格外显眼。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强戒所的戒毒人员在进来之前大多以吸食冰毒为主,戒毒人员进入强戒所后,首先要进行身体检查,然后管教人员和医生分别与他们谈话,掌握戒毒人员的基本情况,根据每名戒毒人员的具体情况,由专业医生制订详细的治疗方案。

“训管军事化、教育学校化、治疗科学化、生活制度化”,是市强戒所采取的管理模式。强戒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吸毒者是违法人员,但他们同时也是病人、受害者,所以强戒所不仅是执法场所,也担负着治疗和教育的重任。戒毒人员在这里一边接受治疗,一边接受思想和知识教育。“我们要帮助他们早日戒除毒瘾,回归社会,过上正常的生活。”

强戒所工作人员介绍,网上常说:一朝吸毒,十年戒毒,终身想毒,所以毒品千万沾不得。毒品依赖性分为生理依赖和心理依赖,生理依赖比较容易戒除,但是心瘾难戒,主要靠个人意志。在强戒所,戒毒人员必须严格遵守作息时间,严格的生活制度不仅能促使戒毒人员重新建立正常的生活秩序,也有助于培养他们远离毒品的意志力。

两次强制戒毒男子:当一个好父亲,再也不能复吸

今年37岁的邹冰(化名)去年从襄阳襄州强戒所转入十堰市强戒所,这也是他第2次进入强戒所。2015年他就曾进入强戒所戒毒两年,去年复吸被抓后再次被送进强戒所戒毒。

6月26日上午,记者在强戒所见到了邹冰,个子不高,有点胖。邹冰说,2004年,他在江苏打工,一次和工友在酒吧玩,其中两人拿出白色粉末状物体,问他要不要来点,出于好奇,邹冰尝试了一次。

“当时年纪小,对毒品没啥概念,我以为没啥事,就吸了两条,每条长约10厘米,牙签粗细。”据邹冰介绍,吸食后感觉像喝醉酒一样,大概过了1个小时,出了一身汗后才清醒过来。

过了两年,邹冰从江苏回到十堰。2008年,他迷上赌博,一下子输了三十几万元。“当时我把所有积蓄和向朋友借的钱都输光了。”邹冰压力很大,开始频繁吸食冰毒。

“那时候吸一次毒大概需要300至500元,我每周吸两次左右,吸完后睡不着觉,也不想吃东西。”就这样,不到半年,邹冰明显感觉自己放不下,隔两天就想吸。时间长了,能感觉到身体发生变化,很容易出汗,有时会有反常行为,脾气暴躁,容易起疑心。邹冰告诉记者,“感觉身体像被掏空一样。”2013年他在宾馆吸毒被抓,后被安排在社区戒毒。2015年又被发现在宾馆吸毒,他被拘留12天后送到了襄阳襄州强戒所。2016年转入十堰市强戒所,2017年离开。

回家后待了一段时间,邹冰开始找工作,但因为有吸毒史,别人都不要他。“那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开始复吸。”2018年邹冰吸毒再次被抓。

“每个月有一次家属探望的机会,共20分钟,家人都会过来,虽然隔着一道玻璃,但能看见,听得到对方说话。”邹冰有一个5岁的女儿,当记者问女儿知道他吸毒吗?他说应该不知道吧。“每个月可以给家里打几次电话,有时候女儿会在电话里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外地,她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等她上一年级就会回去。”

“现在我很痛恨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当初把家人和朋友的包容不放在心上。这次出去后,我要好好做人,好好照顾我的女儿,当一个好父亲,再也不能复吸。”说着说着,邹冰眼眶湿润了,他揉了揉眼睛,沉默了一会儿。他告诫所有想要吸毒的人,永远不要尝试第一口,越过那道坎想回头实在太难。

26岁吸毒小伙:出去后想好好抱抱爸妈

伍隔(化名)今年26岁,个子高高瘦瘦的,在强戒所见到他时,他很高兴,告诉记者要不了多久他就能回家了。

提起第一次接触毒品,伍隔告诉记者,2013年,有一次和朋友在酒吧玩,喝醉后,和朋友去宾馆开了一个房间。这时,朋友拿出一袋白色晶状小颗粒,说是可以解酒,抵不住诱惑,伍隔尝试了一点点。“吸了后感觉很兴奋,头皮发麻,睡不着觉,兴奋感持续了两天才消失。”此后每隔两周,伍隔就会吸食一次,每次都是和朋友在宾馆吸。2017年伍隔被抓。

“在襄州强戒所,刚进去会给我们做心理辅导,然后进行两个月的体能恢复,之后就可以做习艺劳动了。”

伍隔告诉记者,父母在他小时就离婚了,自己是家里的独子,初中毕业后便没读书。“我吸毒家里一直不知道,当时我被抓后,我爸特别气,一直骂我。在襄州强戒所见面时,我爸让我好好表现,争取早日戒毒,早日出来。”

伍隔表示,自己目前戒毒情况良好。“在这里每天作息很规律,体能也得到恢复。”据介绍,戒毒人员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洗漱,然后出早操,跑跑步,打打太极拳。之后吃早饭,然后打扫卫生开始上午的习艺劳动,午餐后午休,下午接着习艺劳动。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后可以看两集电视剧,22时准时上床睡觉。

伍隔告诉记者,现在自己很悔恨,,感觉对不起父母。出去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回家好好抱抱爸妈。“自己也不小了,出去后要好好生活,重新做人。”

戒毒者重归社会后,要与以前的“狐朋狗友”断绝来往

“走出强戒所才是真正意义上开始戒毒。”市强戒所相关负责人介绍,学员在强戒所表现良好,但走出去后,如果遇到有人吸毒,很容易克制不住复吸。他希望学员们走出戒毒所后,要有重新塑造自我的坚强毅力。

戒毒者生理上脱毒后,心瘾仍难以消除,因此要用坚强的毅力去抵制随时袭来的毒魔,使这种心瘾逐渐淡化并消失。市强戒所相关负责人提醒,戒毒者重归社会后,要防止复吸,就要先从“净化”内环境入手,将以前与吸毒有关的用具以及与吸毒有关的痕迹全部清除,将以前与吸毒有关的供毒人员和吸毒人员等“狐朋狗友”的电话号码、通讯地址全部销毁,以免诱发心瘾。

“社会要多给他们一些关爱,让他们最大可能地与吸毒人群隔离,相信他们一定会寻回自我。”市强戒所相关负责人说。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