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回家路系列报道①

郧西女孩从吉林奔波2360公里回堰 在火车上待了41个小时

时间:2019-01-30 10:03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解德玲趁着到北京中转的空当,如愿到故宫游览。

编者按:对于中国人而言,一年一度的春节是最重要的节日。为了生活、事业亦或是理想,很多人远离故乡,打拼在异乡的大街小巷甚至是陌生的国度。于是,每到这个时节,回家过年成了游子最大的心愿。此时此刻,也许你已踏上回家过年的征程,也许正准备从遥远的异乡出发。今起,本报将推出系列报道《春运回家路》,和您分享多位十堰游子的春节回家故事。带着对家乡的牵挂,对亲人的思念,他们将数千公里的距离留在身后,向着一个叫“家”的地方转移。其间或有万千艰辛,但最后都化作了归家的喜悦。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曾雨 图/解德玲 报道:从吉林到十堰,19岁的郧西女孩解德玲的回家路跨越2360公里。搭4趟列车,经转北京、临沂、菏泽三座城市,她在火车上足足待了41个小时。

解德玲的父母在临沂打工10多年,每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团圆。坐上十堰到郧西的汽车,一家人露出激动的笑容。

1月20日,80岁的奶奶看到一家人回来了高兴得落泪——3个儿子都在外打工,这是她和子女们一年之中为数不多的团聚。

漫漫回家路 她坐了41个小时硬座车

1月8日凌晨1时许,列车厢里一片安静,解德玲靠在座椅上合眼小憩。这时,坐在对面的小孩开始闹腾。被吵醒后,她看了看手机,呼了一口气——距离北京站还有11个半小时。

解德玲今年19岁,老家在十堰市郧西县六郎乡木瓜园村,如今在吉林市北华大学读大一。

从吉林到十堰,距离2360公里,解德玲搭乘4趟列车,先后经过北京、临沂、菏泽3座城市。“其实可以直接经北京回十堰,之所以中转临沂,是为了和在临沂打工的父母、弟弟一起回十堰。”

回家路上,解德玲买的都是硬座票。“学生买硬座票能节省一半的钱。”解德玲说,尽管凭学生证买卧铺票有7.5折优惠,但她犹豫了下,还是舍不得。

解德玲说,4趟列车算下来,她足足坐了41个小时。其中,吉林站发往北京站的Z118次列车,晚点4个小时。“1月7日晚9时30分出发,直到8日中午12时多才到站,全程用了15个小时。”

“坐硬座,身子僵了,就站起来活动一下。看看书,用手机追追剧,和其他乘客聊聊天,时间也就过去了。”解德玲说,书包里背着英语四级、考研资料等。

直到现在,解德玲都没坐过卧铺车,更别说动车、高铁了。去年9月入学报到,她也是从十堰坐30多个小时的硬座车去吉林市。

圆梦游故宫 她顾不得吃午饭

从北京到临沂,解德玲乘坐的是Z159次列车。列车1月8日晚10时30分发车,到达临沂站用时9个小时。

在北京中转的时间,解德玲预留得很充足。但她顾不得吃饭休息,匆忙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背着双肩包往天安门赶去。

“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解德玲说,她可以从北京或天津中转到临沂,但她特地选了北京,就是为了看天安门和故宫。

顾不得吃午饭,除了怕来不及,还在于手头拮据。“到北京站时,身上只有100多元钱。”解德玲说。

尽管从手机地图上看,北京站离故宫很近,但解德玲却不知道怎么坐车。为了避免浪费时间,她决定“奢侈”一下,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收费14元,好像是起步价。”

解德玲先后去了天安门、故宫、北海公园。“尽管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背着书包,真的很累很饿,但丝毫不减我游玩的热情。”

从北海公园出来,解德玲上演了“人在囧途”:身上没零钱坐公交,得到热心人帮助后,上了103路公交,却把方向坐反了。下午5点多出了北海公园,一番周折,到北京站已接近9点。

从吉林到十堰,距离2360公里,解德玲搭乘4趟列车,先后经过北京、临沂、菏泽3座城市。

有家人陪伴 不再觉得时间漫长

解德玲到临沂,是1月9日早晨7点多。乘公交到父母租住的地方,又要1个多小时。

解德玲说,在她上小学一年级时,父母就外出到临沂打工了,她在老家跟着奶奶生活。从那时起,她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与父母团聚。

去年夏天,解德玲高中毕业。一放假,她就一个人坐火车去了临沂,在当地餐馆做了一个半月的暑期工。“赚了2000多元钱,买了入学的火车票和校园生活用品。”解德玲说,因为从小不在父母身边,她比很多同龄女孩都要独立,也能吃苦。

解德玲9岁的弟弟在父母身边,老家还有一个上初一的妹妹。这次在临沂的10天里,除了洗衣做饭、看书学习,解德铃多半时间都陪着弟弟。

1月19日凌晨,解德玲一家四口踏上从临沂到十堰的回家路。没有直达车,他们先到菏泽中转。“凌晨4点半从临沂出发,早上8点半到达菏泽。”解德玲说,一家人在菏泽站停留近8个小时,最终坐上下午4点发车的K1063返回十堰。

从临沂开始,解德玲不再是一个人坐火车。“尽管家人没坐在一起,但都在一节车厢里。”解德玲说,大家一起吃饭,相互照应,她觉得有了依靠,心里很踏实,暖暖的。

从菏泽到十堰,列车行驶13个小时,因为有家人陪伴,解德铃不再觉得时间漫长。

有过隔阂与别扭 长大后才知“都不容易”

自小跟奶奶生活,与父母在空间上的疏远,也一度让解德玲与父母产生隔阂。

“上高中时,妈妈规定每周末打电话,可每次都是下课没、吃了没这几句话。说完这些,彼此就无话可说了,一通电话打不到1分钟,就挂断了。”解德玲说,她有时候很失落,觉得父母不是那么疼爱自己。

有一次,解德玲和爸爸吵了起来。“我对爸爸说,你除了给我钱,还能给我什么?谁料爸爸说,你除了要钱还要什么?当时我就很无语。”解德玲说,她很想说爱和理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2018年9月,解德玲到大学报到。寝室8个人,只有她一个人独自报到,其他人都是父母陪着。

“入学前,爸爸也问我,要不要送我到学校去。当时他还要给妹妹报名,我怕他没时间,就说了句随便。”解德玲说,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想要父亲送的,但又怕添麻烦,最终没说出口。爸爸最后还是没送,她心里一阵失落。

在校期间,解德玲做家教、放假当话务员,做多种兼职赚取生活费。或许是因为长大了,或许是经历世事艰辛,解德玲逐渐理解父母:大家辛苦挣钱,都不容易。

见到归来的子女 80岁奶奶高兴落泪

解德玲的父母在临沂打工10多年,除了妹妹、弟弟出生时没回老家过年外,其余每年都回去。“只有过年时,才是一家人大团圆的时刻。”解德玲说,平时端午、国庆等节日,一家人都难见面。

再看一眼自小长大的地方,回家是对亲人的思念,更是一种乡愁。“家里老人在,要去陪陪他们,还要祭祖、拜年。”解德玲告诉记者,过年时,村里外出打工的亲戚朋友都回来了,年味也浓了起来,这是在临沂不能体会到的热闹。

“十堰站到了!要下车的旅客可以收拾行李了!”解德玲还在沉睡,列车员的声音传入耳中,她顿时清醒过来。

解德玲的妈妈也醒了过来,一家人开始收拾行李。“妈妈本来就晕车,加上晚上照顾弟弟没好好睡觉,一下火车就吐了。”解德玲说,出十堰站是凌晨5点,天都没亮。

一出火车站,解德玲一家就坐上回郧西的车,一路上再也睡不着了,尤其是弟弟很激动。

辗转3个多小时,20日上午9点多,解德玲回到了木瓜园村。80岁高龄的奶奶看到一家人回来了,高兴落泪。3个儿子都在外打工,这是她和子女们一年中为数不多的团聚。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十堰“北漂”女孩辗转千里回家过年 25小时内转乘3趟车

    今年是十堰女孩裴静“北漂”后的首个春节。思忖再三,23岁的她决定还是回家过年,“因为父母在才是家,再远也值得”。昨天,裴静辗转1000多公里,奔波25个小时后如愿回家。她进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2019-02-03 09:37

  • 房县小伙连续坐27个小时大巴从深圳到十堰

    2010年,22岁的郑明虎只身一人到深圳打拼,每到快过年的时候,郑明虎的思乡之情愈发浓烈。今年没买到高铁、动车票,他选择连续坐27个小时的大巴回家。“不论坐什么车,只要能让我回家就行。”

    2019-02-01 10:01

  • 买不到返乡票,十堰一家4口绕路回家过年

    20岁刚出头,华福洲就离家外出闯荡了。20多年过去,46岁的华福洲在外也闯出了新生活,他却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根还是在家乡。”

    2019-01-31 10:00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