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顷坪、久经坪、九斤坪等 盘点历史上黄龙斤坪的地名变化

时间:2018-12-13 10:03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如今的斤坪村花海成片,是很多游客的赏花胜地。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韩玉砚 特约记者 刘洲

“若待斤坪花似锦,出门俱是看花人。”黄龙镇斤坪村,符合很多十堰人对乡村的怀念,小桥流水、花海成片、乡舍错落有致……

但是人们有所不知,斤坪这个地方,还曾有九顷坪、久经坪、九斤坪、九斤平等称呼,让人迷惑不解。穿越层层历史迷雾,对斤坪地名进行梳理,可窥见当地非同凡响的过去。

九顷坪:得名于地理实体

九顷坪,得名于地理实体。

从斤坪村穿境而过的犟河,因极其罕见的由东向西流,古称西流河。根据今天的科学测算,犟河全长35公里,流域面积为326平方公里。

由于犟河地处亚热带湿润气候区,有丰富的降水量,众多河流汇集后在中下游冲积出大片肥沃的河谷地带。在位于斤坪的一半月型小盆地内,肥沃、平整的土地有九顷之多,因此被人们称为九顷坪。根据现代科学测量,这里的平整土地刚好九顷。

后来,人们发展水利灌溉农田筑坝为堰,该地有堰名“九顷坪堰”。明万历十八年 (1590年)刊印的《郧阳府志》中有记载,“九顷坪堰,县(郧县城)西九十里。”

斤坪,堪称“坪水相逢”之地,自古以来便是理想的人类生产生活家园。古代,人们为了取水、捕鱼方便,“逐水而居”来到这里繁衍生息。考古发现证明,早在5000年前斤坪就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商周以来,这里历代均有考古遗迹发现,证明此地文明源远流长。

久经坪:移民杂居的口音误传

久经坪,得名于清中期。

明末清初,鄂西北农民军运动此起彼伏,老营仓、九顷坪一代曾驻守李自成部。数年战乱令堵河两岸荒无人烟,哀鸿遍野,很多地方更是十室九空。

清初康熙年间,朝廷对赋役制度改革,宣布“滋生人丁,永不加赋”后,鄂西北逐渐恢复平静。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促进人口增长,出现“湖广填四川”的移民潮。不少移民选择停留在中途的鄂西北,其中包括黄龙镇余、肖两大姓氏。

随着人丁兴旺,当地地名出现了变化。清同治五年刊印的《郧县志》将九顷坪称为久经坪:“久经坪堰:城西南九十里。”此外,作为志书总核的黄龙镇人余漋廷撰写有《虎尾久经坪二堰碑记》。不过,在清末志书中亦记载有九顷坪,可见清中后期当地同时使用九顷坪、久经坪这两个地名。

根据推断,“久经坪”地名的出现,或许是因为清中期这里各地移民杂居,是不同方言、口音的误传。

九斤坪:前后鼻音不分的产物

九斤坪这个地名,目前所见的资料里,最早出现于民国。1940年4月,由当时的“军令部陆地测量总局”根据“1938年12月测图原图摄影制版”的地图里,斤坪被标注为“九斤坪”。

在旧时代,由于人们的知识水平相对落后,加之地名信息管理工作的低效,同一个地名很容易延伸出音似而字异的不同叫法。

另外,包括郧阳地区的很多地方,人们往往分不清前后鼻音(比如“ing”和“in”)的差别,把“经”念成“斤”的情况非常普遍。故而,“久经坪”在人们的口耳相传中演变成九斤坪,也就顺理成章了。

九斤平:源于渺不可追的传说

“九斤平”的出现,与当地广为流传的“黄花天子”传说有关。

传说宋朝时,当地财神沟出生了一个带有“龙气”的异人,人们相信其长大后必定成为天子,称其为“黄花天子”。若干年后,“黄花天子”在建造金殿的过程中,发现当地同器量土只有九斤,不符合风水讲究,便放弃了对金殿的建造。后来,天文官员观测天象发现此次的蹊跷,皇帝得知后龙颜大怒,派出穆桂英来到黄龙镇将龙脉挖断,“黄花天子”不知所踪。

通过查阅文献,明清旧志均未提及黄龙镇九斤平的传说,故“九斤平”的名称可能出自民国之后。而今天的斤坪地名无异由“九斤平”的同音转化后,简化而来。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