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老兵冯以刚:我给牺牲的战友做墓碑

时间:2018-11-07 10:1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翻开《转业军人证》,冯以刚回想起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年轻时的冯以刚一身军装,英姿勃勃。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罗毅 图/记者 刘成臣

上月,原铁一师建筑给水发电营三连的120多名老兵,从全国各地来到十堰,祭奠长眠在老营革命烈士陵园里的战友。

十堰晚报报道此事后,勾起75岁铁道老兵冯以刚的思绪。1964年底,他成为一名铁道兵,在成昆、襄渝铁路线上奋战多年。当年,他所在连队参与修建了老营革命烈士陵园,其中一部分墓碑就是他刻的。

不怕苦不怕累,在成昆和襄渝铁路奋战15年

“我看了十堰晚报的报道,见到了很多老战友的名字,也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近日,在东风社区南山小区,75岁的铁道老兵冯以刚的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1964年。

这年12月,冯以刚响应号召,从老家四川省巴中市报名参军,成为一名铁道兵,被分配到了铁一师四团。第二年,他随部队开往云南,修筑成昆铁路。“当时,我在师直给水营当文书。”冯以刚回忆。那时候,部队战士的文化程度不高,而冯以刚虽然高中没有毕业,但在部队里属于知识分子,因此成了文书。

成昆铁路是西南地区乃至我国重要的铁路干线,北起四川省成都市,南至云南省昆明市,线路全长1096公里,于1958年7月开工建设,1964年复工建设。铁一师战士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他们一边扛着枪,一边背着十字镐修筑成昆线。

“当年云南很荒凉,条件也差,但战士们满怀斗志,干活充满激情。”冯以刚回忆。1969年末,随着成昆铁路逐步修好,铁一师转战襄渝线,冯以刚也来到了十堰。

这里和云南一样,同样很荒凉。冯以刚所在的部队驻扎在六里坪,他来过十堰几次,至今还记得当年十堰的模样:“只有火车站、六堰等地方有两栋像样的房子,很多老百姓住在棚子里。”

铁一师进入十堰后,原来的给水营和发电营合并,称为建筑给水发电营。冯以刚在营里当文书,1970年响应干部下连当兵的号召,到三连代理排长,后被任命为一排排长。

冯以刚所在排为泥瓦工排,主要是修建火车站站房等。在十堰,铁一师继续发挥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也付出了很大的牺牲,先后有100多名战士牺牲。1975年,襄渝铁路线修好后,铁一师分成几部分,有的去了陕西,有的去了北京,还有的去了山东。冯以刚留在十堰,到五连当指导员,负责十堰到陕西白河的铁路高压线架线工作。

这个工作同样很艰苦,“两座山看着挨在一起,走过去得一天一夜。”冯以刚回忆,当时,他们架线跋山涉水,日晒雨淋。不过,把线架好后,大家从线上滑下来,仿佛在天上游了一遭,很有成就感。

1977年,冯以刚调回铁一师政治部。1979年,他转业到了东风轮胎厂。从他1964年成为铁道兵开始,他把15年的光阴献给了成昆、襄渝这两条铁路大动脉。

修建襄渝铁路文胡段,铁一师197人牺牲

在十堰,铁一师留下很多建筑,六里坪火车站就是其中之一。

1970年5月,冯以刚所在的连队配合其他连队,开始修建六里坪火车站。“当时,这一片都是大山,七八座大山连在一起。”冯以刚回忆,部队采取定向爆破的方式,先派人在一座座大山里挖洞,把山掏空后再安装炸药。冯以刚记得,爆破前两天,铁一师还发出通知,要求附近的部队和居民都后撤。爆破那天很成功,冯以刚只是感觉到地面晃了几下。

大山炸平后,铁一师使用推土机把场地推平,很快,六里坪火车站就修好了。

襄渝铁路线修好后,由铁一师牵头新建老营革命烈士陵园,将所有修路时因公牺牲的战友遗骸,移入新建烈士陵园安寝。冯以刚所在的连队参与陵园的修建工作。

当年,铁一师在修建襄渝铁路线十堰境内文 (畈)胡 (家营)段时,先后有197名铁道兵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中最小的年仅18岁,大多数刚二十出头。这其中,李安普的事迹传播很广。

李安普生前是铁一师一团勤务连副排长,1966年入伍,是四川省渠县人。1970年9月28日晚,李安普带领5班战士来到训练场进行手榴弹实弹投掷。一名新兵在投弹时发生意外,由于用力过猛,手榴弹脱手过早,滑落在右边3米处的草丛里。见此情况,这名战士猛地跳下土坡,准备将“嗤嗤”冒着青烟的手榴弹扔远。千钧一发之际,李安普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抓住战士的右臂用力向后一拉,随后迅速抓起冒烟的手榴弹。正当他要用力向山沟扔去的时候,“轰隆”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李安普用身体挡住了飞溅的弹片,战士得救了,可李安普倒在了血泊中。

此外,由于鄂西北地段地势险峻,地质复杂,岩层风化破碎严重,有时候隧道刚挖好就发生塌方,很多战士都牺牲在塌方事故中。

为了让这些牺牲的战友们尽早安寝在陵园里,冯以刚和大家一道抓紧时间干活,把对战友们的怀恋镶嵌在一砖一瓦里。

上月,原铁一师120多名老兵从全国各地赶到十堰,祭奠安葬在老营革命烈士陵园里的战友。

仔细核对牺牲战友的信息,为他们制作墓碑

每一年,有很多铁道老兵从全国各地赶回十堰,到老营革命烈士陵园祭奠战友。很多人都发现,这个陵园里的墓碑上的字都是凹进去的。

“这个陵园里的一部分墓碑是我刻的。”冯以刚回忆。当年给战友制作墓碑的时候,要刻上战友的名字、籍贯、部队番号等内容。在当年那种条件下,如何把墓碑刻好是个难题。

冯以刚从报纸印刷方式上找到了灵感。他和战士们从山上砍来杉树,把字写在纸上,贴到木头上,再用钢丝锯照着字的样子锯下来,制作字模。“把字模弄好了后,制作墓碑的时候,需要什么字就取过来,按进水泥里,等到水泥快干的时候把字模拿出来就行了。”冯以刚说。

当年,如果遇到了生僻字,还要现场动手制作字模。“有一个战士的名字中,有个字比较少见,没有字模,我赶紧用锯子做了一个。”冯以刚说。

给牺牲的战友刻墓碑,大家特别细心,仔细核对每个人的出生年月、籍贯等信息。“从出生年月来看,很多战士牺牲时都是20多岁。为了祖国的建设,他们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冯以刚说。

转业到东风轮胎厂后,冯以刚还曾带着职工们去老营革命烈士陵园祭奠。这几年,由于家里原因,他很少去陵园看望战友,但他的心中,一直都记挂着这些牺牲的战友。“有时间了我一定还会去看看这些战友。”冯以刚说。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爱国将领方振武在武当山题诗明志

    许多前来武当山游玩的游客都注意到,在天柱峰灵官殿下的长廊石壁上镶嵌着一块碑刻,上刻《游天柱峰》诗一首。这首诗为抗日名将方振武1939年所作。方振武是一名爱国将领,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他变卖全部家产筹集抗日军费,组建“抗日救国军”。1939年,他登上武当山题诗一首,抒发自己不为名利所惑、爱国救亡之志。

    2018-09-19 10:01

  • 郧阳出土“楚国第一玉剑”长啥样

    2006年,考古专家在郧阳区五峰乡发掘出了一柄玉柄铁剑。这柄佩剑有何独特之处?它为何被称为“楚国第一玉剑”?近日,记者就此进行了探访。

    2018-08-24 10:04

  • 郧西刘家大院:挂着无字匾额的清代古宅

    在郧西县涧池乡军家河村的刘家湾里有一处古宅,当地人称之为刘家大院。这是一处典型的徽派建筑,为汉高祖刘邦后人刘应榜于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修建,距今近200年。

    2018-08-03 10:01

  • 你知道吗?抗战期间十堰一个月建起简易机场

    95年前的昨天,即1923年7月30日,中国自行设计制造的第一架飞机由广东飞机制造厂研制成功。说起十堰和飞机的渊源,要追溯到抗战时期。当年,十堰武当山的机场在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房县还有爱国商人捐了一架战机。后来,随着丹江口大坝的建设,位于武当山的这座机场沉入水底。

    2018-07-31 10:39

  • 五四长渠润泽郧阳区翻山堰六十载

    郧阳区城北20公里处有一个村叫翻山堰,这里的每一条山脊上都有一条水渠,每一面山坡上都是层层梯田由顶至底。也许大家并不知道,目前鲜为人知的翻山堰曾火爆全国,这里的村支部书记更是受到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并在天安门城楼观礼。

    2018-07-06 10:06

  • 一群人,一座城,东风汽车如何改变十堰?

    近半个世纪前,随着中国汽车工业的到来,这里的荒山土坡变成了工厂,祖国各地的热血青年在车间鏖战。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当年的羊肠小道成为了宽阔笔直的大马路,山间芦席棚蝶变摩天高楼,荒芜山沟转眼已是壮观工厂……

    2018-05-30 08:38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