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时间:2018-10-23 09:45 来源: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国庆节回乡下老家的习惯已经多年了,但在放假的前两天,我还是习惯性地打电话跟爸爸说一声我的假期安排。在和爸爸的交谈中,顺便得知我家门前新建的桥已经通车,虽然算不上了不得的大事,但内心还是一阵欢欣。说是新建,是因为那里原本有一座桥。二十年前,为了彻底解决河流给小东川村三组的三十几户人家带来的交通不便,爸爸和村子里的几个叔辈带领全院子的劳力建起了一座石拱桥。加上引桥工程的建设,建桥工作整整用了半年时间。1998年入冬时开始动工,第二年夏天车辆可以通行。

石拱桥桥长超过二十米,桥拱跨度足有十五米,由于当时缺少资金,所以整个桥体没有使用钢材,全部是用石料建成。据说,建桥的时候县农机局帮扶了二十吨水泥。

尽管建桥时的条件十分有限,但三十多户人家心都很齐,虽然家家户户没有条件出钱,但出人力时个个都不含糊。石拱桥建成后,还曾在《今日竹山》报上报道过,当时的记者还为拱桥冠以“致富桥”的美名。

石拱桥在为村子服务了整整二十年后,2018年春天,因为新农村建设总体规划需要,考虑到桥体安全性和桥身美观度等因素,政府决定拆除石拱桥,新建一座钢筋混凝土材料的新桥。2018年暑假回老家的时候,桥身刚刚浇筑,尚不允许车辆通行。新建的桥面比过去更宽阔,桥体内使用了大量的钢材。因为新建桥体的品质早已成为村民的预期,所以当初在拆除石拱桥的时候,虽然大家都心有不舍,但内心更多的还是对未来的期待。

2016年春天,县政府决定对小东川村三组进行整体规划建设。村子里原有的土木结构的民房全部拆除新建,国家按照一定的标准给予补贴,宅基地由政府统一规划。

建设工程以河道治理为起点,改直河道,增设河坝,新修河堤,征收农田,扩建公路,仅仅用了一年时间,占地800亩的生态观光园也基本建成,村子未来的轮廓已然呈现。

新修的堤坝别是一番风景,蓄水线、垫脚位、洗衣石、沿河台阶等,都有精巧的设计。层级性的堤坝,一切都设计的恰到好处,流水任其自由,洗涤随心所欲,垂钓怡然自得,嬉戏流连忘返。若是在从前,这一切都不可想象。

最值得关注的莫过于紧挨着山脚下的一排民居,统一样式的二层小楼,墙体和颜色整齐划一,前后超过数公里。民居房前屋后的管线道路都由国家统一施工,家里的各项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前几年,因为对村子发展前景不太看好,村子里的年轻人外出打拼归来,不愿将自家的老房子翻新,都在集镇上购置了商品房。由于年轻人都在外务工,以致村子里留下的全是妇孺老幼,山村好生没有生机。村子的发展相对落后,那些在集镇上买不起房的年轻人,娶媳妇便成了一个大难题。

我们家建新居,在过大门的时候,我特意创作了一幅对联,上联为——开工感谢国家新政策,下联是——立门恰逢时代好时光,横批是——国强民富。一时间博得众亲友的喝彩。

如今,由于村子里的整体建设,原本在集镇上购置过商品房的年轻人,都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纷纷将老屋拆旧换新,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居住在新建的小楼里。

村子里不少从前单身的小伙都在近两年成功脱单,迎娶的新娘有来自十里八乡,也有来自天南海北。

村子里的小楼建起来了,小汽车也慢慢走近各家各户。年轻的夫妇在县城及周边村子里做装修,清晨开着汽车上工,傍晚时分驾车归来。遇到工作闲暇时,小汽车会被派上新的用途,跑跑滴滴快车,做点货物运输,虽然大家伙都说是没事挣点油钱,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样的努力补贴一个家庭的日常开支还是没有问题的。

生态观光园的建设是一个前瞻性工程,估计前后要持续四五年的时间。数十亩的葡萄园,数十亩的玫瑰园,数十亩的芍药园,数十亩的猕猴桃园,还有数十亩的草莓园,所有的品种都进行过筛选,栽培都引入了技术。整个园区有宏伟气派的正门,有纵横交错的小路,沿途有长廊和草亭,鱼池在花园深处。

听爸爸说,多数的树苗都是去年秋天栽种的,今年夏天玫瑰展现了百花齐放的盛况,引来不少周边集镇和县城的游客前来观光。葡萄今年也挂果了,品种上佳,口感甚好,收成不错,预计明年会迎来第一次大丰收。

现如今,我家老屋前还有一块葡萄园,是爸爸十年前自己栽培的,长势甚好,但品种与生态园的相差甚远。爸爸有意向在这个秋天对自家葡萄园的品种全部进行更换。

九月初,爸爸告诉我说他被生态观光园的投资方聘请为监管员,负责我家门前园区的务工人员的考勤和施工进度监管,每月发2000元的工资。爸爸毕竟已年近七旬,我不想让他这把年纪还辛勤劳作,但听爸爸说他自己不用出力气,只要监管好就可以了,倒也觉得甚好。爸爸从前是村里的支部书记,年轻时当过兵,文化也够用,我相信他完成这项工作不会有什么难度。

十月二日,几位至亲的同事从十堰来到我的乡下老家,我向大家伙介绍了一下房前屋后的布局和楼上楼下的设置,还游览了一下生态园,从乡村走出去的年轻人的内心溢于言表,其实打心底里还是感谢眼下这个大好的时代。

生态观光园的草莓种植区就在我家门前,有十四个种植大棚的规模。灌溉全部采用现代化的方式,第一次亲见时,我便感觉这是实业家的作风,让我开了眼界,也让我坚定了信心。话说因为退耕还林和统一征收,让村里老百姓对原有的田地失去了使用权,虽然国家每年都会按照一定的标准对各家各户进行补贴,但种惯了地的村民始终觉得自己田地里种出来的粮食存在家里最踏实,吃在嘴里最放心。

爸妈都是经历过饥荒年代的人,所以我特别顾及爸妈的感受。我在前年秋天便跟我的小姑父打过招呼,让他在第二年秋收时给我爸妈购买1000斤稻谷。因为经历过饥荒年代的人,对自家粮食的贮存量最为上心,1000斤大米可能不宜保管,但1000斤稻谷,爸妈总会有办法照应。说好了我负责粮款,但爸爸似乎完全明白我的心意,或者压根不想让儿子操太多的心,在稻谷运送到家的第一时间,爸爸便向小姑父付了全款,妈妈还叮嘱爸爸适当多付一点,不要让小姑父既出力又吃亏。

爸爸除了平时到生态园里完成管理任务,每逢村里人家有红白喜事,他总会被主人家邀请去做场面人物,安排喜事的前前后后和诸多细节。毕竟上了年纪,我时常提醒他不要太操劳,尤其是不要熬夜。这个国庆节,正赶上一个堂弟结婚,看他老人家精神满满,我倒是十分地欣慰。欣慰于爸爸的人生智慧,当然也欣慰于父亲在村里的威望。

说到红白喜事,置办酒席的传统依然保持的很好,更为可贵的是,如今的厨师都是经过县里统一培训,餐饮安全意识更强,而且过程倡导节俭。每场招待的餐具和设备也更为周全,桌椅碗筷都由厨师自备。

红白喜事,改变和优化的地方有很多,正席的“四大六小”变成了“六大四小”,即六个大碗和四个蒸菜,外加六个小炒和四个凉菜,单看这个二十个菜的数量就让人好不享受。本家有几位叔叔和婶婶,都是当地有名的厨师,手艺上佳,虽然这份工作在盛夏和严寒时节极为辛苦,但收入也相当可观,也算得上是一份付出一份收获。

我最喜欢的是蒸菜中的条子肉,上面是十条一指厚的肥肉,下面是煮好的黄豆,组合在一起清蒸一个小时,肉的油脂和豆的清香融为一体,再加上特制的辣椒调料,五星级酒店里也不曾有的佳肴美味,好不让人羡慕。

新农村的建设一定程度上带入了扶贫的因素,所以对那些相对较为贫困的居户,居住条件虽然有所改善,但居住面积相对较窄。政府考虑到家家户户都会有喜事,在民房相对集中的地方,建起了三用堂,配有厨房和大厅,供村民免费使用。虽然相对简易了些,但依然不失富丽和温暖。

说及年轻人的新婚仪式,较从前确实要隆重了许多。有彩虹门,有花亭和T台,还有专业的司仪,仪式的过程热闹非凡,和城里的婚礼没什么两样,反倒因为有至亲至友的喝彩声而显得更为亲切和热烈。在年轻人的心中,这种气氛刷得是仪式感,在父母的心中,这种仪式刷得是存在感,而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这种场面刷得是一种时代感。

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村里老百姓的日子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老百姓勤劳的传统都没有丢。十月一号那天,我亲临爸爸的工作现场,看见到生态园劳作的全都是附近的村民,有年轻一些的妇女,还有年近七旬的长者。他们每天工作十小时,日薪80—120元不等。看到此景,不禁想起曾听人说,今天有些地方的农村,因为国家帮扶政策好,很多正当壮年的妇女疏于劳作,时常聚在一起打牌取乐,如此这般对比,我为自己家乡人们的积极态度和质朴追求而感到骄傲。

进入新时期,我总感觉农村里七十岁的老人特别不显年纪,像过去六十岁的老人模样。今年夏天我在老家的时候,年过七旬的妈妈一大早听说岳父岳母跟着爸爸一起去山里寻荫成蒿(一种民间药材),便随后凭着熟悉的路线独自到山上去寻取,我亦跟随前往,在我到达山口的时候,见到妈妈正从山头下来,怀中硕果累累。就在那一时刻,我特别渴望,我的妈妈能够在100岁的时候还能穿梭于密林山间,那对妈妈来讲将是一种怎样的艰辛,但对儿女来讲却又是一种怎样的幸福。

在妈妈的面前,我从来都不敢膨胀,因为在妈妈的世界里,儿女的整个人生都需要谨小慎微。所以,我的妈妈整天都操心我的工作单位会炒我的鱿鱼,而一旦我在老人家面前表现自信时,妈妈便会批评我,让我不要骄傲。我不仅会听妈妈的话,我还会谨记妈妈的教诲。

在新农村建设的过程中,我们家的一块耕地被征收为公共墓地,依照国家的政策,会有一定金额的补贴,爸爸倒是把这事情看得很轻,因为在他看来,当下幸福的生活都是党和政府给老百姓创造的,国家给老百姓的已经很多,为何要跟国家计较那么多,他认为自己获得的已经足够多。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村子里的年轻人对孩子的教育和从前相比都更加的重视。我任教的十堰外国语学校,是一所在鄂西北地区驰名的私立中学,学校教学和管理水平一流,每年整个地区只有3%的学生能够从同龄人的竞争中争取到那里上学的机会。因为学校的学杂费较高,村子里从前很少有人将孩子送到外国语学校,如今整个集镇上就读外国语的学生不下二十人,其中还有集镇中学的教师子女。

2017年底,有消息称国家将建设连接鲍峡到溢水之间的高速路段,新的公路将紧挨着我们家新建的小楼,高速出口离我家也只有三公里的距离。如此算来,从我工作的单位郧阳校区至乡下老家的距离将不过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这将是上天给予我的一种怎样的恩赐,因为日能亲见、朝能俯身双亲的亲情体验在我的心中最是无价。

因为修建高速公路的原由,新农村建设的诸多计划都进行了相应的调整和延迟。当人们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日月山川都在造福于人类,做万民的何必要杞人忧天?

人总是会老的,我从父辈的期望中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又从时代的温暖中感受到了社会的担当,但更多的是我坚信我们的未来不是梦!

在这个冬天,草莓园中会瓜果飘香,既然在冬天便已有收获,那春天的播种和夏天的期待一定会更加的美不胜收。大年除夕,我们依然要燃放烟花,抒发的是平常人家的幸福,绽放的却是一个盛世的繁华。

生态观光产业园

作者 陈磊

            

(编辑:兰璐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