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新闻 > 十堰好人榜 > 十堰好人 > 正文
 
胡益明:深山“红烛”播撒“父爱”
 
时间:2018-10-08 17:33      来源:竹山县文明办      【我要推荐】

40年他走的最多的路,是崎岖、坎坷的山路;40年他想的最多的事,是不能耽搁学生;40年他始终坚定一个目标,那就是教孩子,教好孩子,教好每一个孩子……

胡益明 

胡益明,男,汉族,中共党员,出生于1962年1月,现为宝丰镇水田坪村教学点教师。

40年他走的最多的路,是崎岖、坎坷的山路;40年他想的最多的事,是不能耽搁学生;40年他始终坚定一个目标,那就是教孩子,教好孩子,教好每一个孩子……他扎根白云深处,诠释了一位“红烛”的“父爱”。他就是从教40年复式班教学的湖北省竹山县宝丰镇水田坪教学点党员教师胡益明。

心疼失学孩子,“秀才”当上教书郎

胡益明所在的水田坪教学点,海拔1000多米,距离中心集镇25公里。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因山高路陡,当地人对此有“上坡坡碰鼻,下坡坡擦背”的形象比喻。由于地理环境恶劣,现在大部分村民都已外迁。

1978年,胡益明才16岁。16岁正值大好的青春年华,胡益明开始步入深山水田坪教学点执教的生涯。那时,他也是小山村里唯一的“秀才”。当时,他发现上级接二连三来派来的一些教师都走光了,没有哪位愿意留在这偏僻的山村执教。孩子怎么能失学?于是,他毛遂自荐要留在深山当一名民办教师。

当时,家人朋友不理解的情形下,胡益明卷起席子到水田坪教学点报到。第一次走上讲台,看着下面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他便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发誓要为家乡的教育努力工作,争做一名优秀的教师,为山村孩子的成长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水田坪教学点当时是典型的不通车、不通水、不通电的“三不通”学校,只有两间教室,全是破烂不堪的瓦房和泥墙。每间房子里,到处是老鼠洞,就连白天上课,老鼠也在教室里窜来窜去.屋顶就像“满天星”,每到下雨的时节,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学生上课只能在漏雨的教室里搬来挪去。

那时是大集体,他教书每月工资仅为5元,补贴点工分而已。虽然后来工资不断上涨到13.5元、30元、45元……但是仍然无法维持生计。

1995年,胡益明得知华伟(化名)因家庭贫困无法交上学费,不想上学了。他耐心给华伟做工作,又到其家中和家长商量,拿出工资为其垫付学费,在胡益明的努力下,华伟回到了学校。“我只能尽力‘拉’回一些。”他看到孩子失学就心疼,一开始从自己的微薄工资中节省一部分钱来资助学生,后来干脆伸手向亲戚朋友借钱供失学的孩子上学。 

多年来,到底为学生们垫了多少钱,胡益明自己都说不清楚。这艰难的民办教师之路,胡益明一走就是22年。

艰苦的民师路上,胡益明放弃了许多次招工、参军、外出务工以及调出深山的机会,坚守耕耘山村课堂。2000年,他通过考试转为公办教师,取得了教师资格证,他的几位山外同事约他“雁南飞”,都被他婉言谢绝。胡益明人生的最好年华就在这一间矮塌塌的屋子里度过的,整整39年。

胡老师在他的教学札记中这样写道:“当教师虽然没有令人羡慕的权力和财富,没有显赫的名声和荣誉,没有悠闲自在的舒适和安逸。但我却坚信:做教师发不了‘钱财’,但培养出了‘人才’。当看到自己的学生成为国家栋梁;当读着学生那一封封来信,看着一张张贺卡时……你不觉得教师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富有的人吗?当我们的青春年华在学生的身上闪光,我们的热血在学生身上沸腾,我们的生命在学生身上延续——有了这些,我们还需要什么,我们还有什么不满足吗?”

创新“以高导低”,探究复式班教学

胡益明刚走上讲台,三个年级,一间教室,就他一个教师。刚开始,也曾手忙脚乱,但他不胆怯、不气馁,一次次地摸索、总结、试验:教学内容如何穿插?课堂动静如何搭配?学生如何分层?……这些时时萦绕在他脑海里的问题,在不断的实践中逐渐清晰起来。

慢慢地,他的课堂变得井然有序了,教学成绩也日渐显著。但他并未沾沾自喜。教学之余,他钻研教育理论、名师案例,将“复式教学形式下如何贯彻新课程的理念”作为探究主题,在不断的反思与改进中,摸索出了利用复式教学的优势,让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实现由“学会”到“会学”的转变,也完成了教学生活中一个质的飞跃。于是,他不仅完全胜任了教学工作,还在上级组织的复式教学赛讲中多次获奖;每年镇上调研测试,他所带班级总是名列前茅。

学校目前只有13名学生,其中幼儿班3名,学前班5名,一年级5名,最小的孩子只有3岁半。虽然学生不多,但教学任务很重。上完一年级的课,接着上学前班的课……讲完语文,又讲数学……喉咙常喊哑。忙家访充分了解学生情况,写家访日记丝毫不马虎。根据班级特点自己确定十星级学生评选标准,评星、授星不走过场。

要做好教育教学工作,还得不断地“充电”、“洗脑”,更新教育思想,转变教育理念。他还常常牺牲节假日走出深山,到集镇购买各种教研资料,了解外面教学信息。

据宝丰镇中心学校校长杨升介绍,胡老师给三个年级的13个孩子同时上课,没有丝毫表演成分。黑板被胡老师分成了三部分,中间部分用于幼儿绘画,左边部分是一年级的生字,最左边的小黑板画的是拼音的格子,而右边的黑板空着。黑板上的板书工整、美观。

课一开始,胡老师布置一年级的孩子复习学过的生字组词;学前班的孩子做认识拼音游戏……这是胡老师多级复式教学中创造的一种教学方法,他总结叫“多级合作,以高导低。”这合作有时是同年级的优困组合,有时是不同年级的高低组合。他很注意培养孩子们的合作意识,研究了新课程改革倡导的新教学理念,并把它渗透到自己的教学中去。

2013年,水田坪教学点拆旧建新,建成了85平方米的新校舍,教室里配备了“班班通”。胡老师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虚心学习新的教学手段,很快掌握了“班班通”的使用。他还将传统游戏活动融入复式班教学之中。

坚守深山执教  “红烛”播撒“父爱”

在39年的执教生涯中,胡益明把每一名学生当成自己的亲儿孙,倾心培养,也将一个个感动留在山里人的心中。

胡老师深爱着山里的孩子,娃娃们灿烂的笑容成为他心中最美的风景。他教语文、数学、音乐、美术……样样拿得起来,他教态亲切和蔼,辅导非常耐心。整天喜笑颜开,跟他在一起,任何人都会被他的乐观所感染,村民们送他一个雅号“老顽童”。

学校缺乏体育设施,胡老师就发挥地方传统体育和游戏优势,拔河、踢毽子、打陀螺、滚铁环、掰手腕、老鹰捉小鸡、猫捉老鼠……老师乐呵呵,学生笑哈哈。他也是个心细的老师,接送孩子更是无微不至,雨天,他护送孩子过河,河水涨了,就一个个地背过去。对于安全工作,胡老师总是当成头等的大事,他在水田坪教学点的39年里,学校没有发生任何的安全事故,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诫学生注意安全。

学生操洋(化名)的妈妈几年前离婚后出走,由于缺乏家庭教育,他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气,经常在上学路上糟蹋人家的庄稼。胡老师没有嫌弃他,而是不断鼓励他,让他树立信心,同时在生活上细心照顾他。

慢慢地,操洋一点一点地克服了不良习惯。一次,胡老师讲美术课,在学生主动展示作品的环节中,操洋第一个走上讲台,展示自己的简笔画《我的亲人——胡老师》,胡老师深受感动。这样的故事在胡益明身上数不胜数。

2014年9月,一场暴风雨袭击了竹山县宝丰镇水田坪等部分村庄。当时正是放学时间,为护送学生过河,胡益明被大雨淋得浑身湿透,他本身就患有严重的颈椎病、胃病,事后大病一场。2天后,他又不顾家人和医生的劝阻,蹒跚着走向学校,把落下的课补了起来。

胡益明常说,我是山里人,知道山里人缺的就是文化,为了父老乡亲的嘱托,我没有理由放弃这份事业。

目前,13名学生中,其中有4名留守儿童离学校较远,中午胡老师把他们接到家里吃一顿饭。胡老师既当老师,又当校长;既当炊事员,又当保育员。他虽然年岁大,身体多病,但从没有耽误过孩子们一节课。这些幼小的孩子是那么依恋他,都亲切地喊他“爸爸”。

“胡老师教过我家人老三代,他工作不仅热心,而且很有爱心。我的小孙子只有三岁半,每次上厕所,胡老师还亲自帮他擦屁股。”幼儿班操潇然的爷爷操儒能满脸感激。

前不久,胡益明到4岁的留守学生陈锐家家访,陈锐的奶奶担心胡老师什么时候会调走,胡益明轻声细语而又坚定的说:“我是大山的儿子,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不能耽搁学生,我喜欢水田坪,喜欢这里的父老乡亲,更喜欢这里的孩子,我要在这里当一辈子‘老顽童’。”

(来源:竹山县文明办)
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