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河蛟龙 ——忆共产党人的忠诚朋友杰出的教育家郭肇明

时间:2018-08-28 09:16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郭肇明(左)和董必武合影

熊彬 李联玉

竹山是块人杰地灵、藏龙卧虎的宝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不仅走出过叱咤风云的首义元勋张振武、宁死不屈的工人运动领袖施洋、心系人民的好县长许明清,还培养出过一位杰出的教育家——郭肇明。

第34届教师节即将来临,我想借此机会向广大读者介绍大山的优秀儿子、中国共产党人的忠诚朋友、杰出的教育家郭肇明先生。

苦读圣贤书 立志成大才

1871年,中华民族内外交困,举国百姓惶恐不安。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一名男婴迎着黎明的曙光,在堵河之畔竹山一户贫民家庭降生。饱尝战乱之苦的堵河汉子希望儿子的出生能给全家带来光明、带来平安、带来吉祥,于是给儿子起名郭肇明,字炯堂。

郭肇明从小就很聪明。据说他三岁时就会背 《百家姓》,四岁时会背 《三字经》,五岁时会背 《唐诗三百首》,六岁时会背 《弟子规》,七岁时会背 《千字文》。郭氏夫妇非常欣慰,决定让孩子好好读书。为此,夫妻二人起早贪黑、勤劳苦做,但只能勉强维持全家人的基本生活,交不起儿子的学费。

看到父母的难处,郭肇明尽力为父母减轻负担。买不起书,他就借别人读过的书读;买不起墨,就到堵河两岸的沙滩上捡石墨;买不起练习本,就用别人丢弃的包装纸装订成本;没有毛笔,就在树林里捉知了换钱买笔;放学了,其他同学们在一起做游戏,郭肇明却背着书包,提着篮子到南门河城门洞外的煤炭包上捡废煤,直到天黑才回家……

郭肇明在学校里是品学兼优的优等生。一次,郭肇明来到北门坡文庙里玩,看到石牌坊后面的月拱桥十分好奇,于是大胆地朝桥上走去。他刚走到桥中间,就被一名护桥人拦住了: “哎……小孩子,月拱桥乃是状元和秀才走的桥,不要在上面玩耍!”郭肇明一听,不服气地说道:“秀才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长大了也能当秀才!”

从此以后,郭肇明更加发奋读书,学习成绩出类拔萃。可他的父母却积劳成疾,双双病倒。好在有嫁入富裕人家的姐姐帮助,他才可以继续读书。从此以后,他头悬梁锥刺股,拼命学习,18岁时如愿以偿考上了秀才。然而,考上秀才并不是郭肇明的最终目标,他要向更高的目标冲刺!

矢志搞教改 培育新人才

在求学过程中,郭肇明发现科举制存在许多弊端,于是他怀着废科举、立新学的远大抱负,离开家乡,顺水而下,由堵河到汉江,再由汉江到长江,来到向往已久的武昌,在阅马场附近找了一个小旅店住下,一方面做社会调查,一方面准备考一个理想的学校继续深造。

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经过认真考察和艰苦磨练,郭肇明开阔了眼界,写出了几篇立意新、文采好的论文,以优异成绩考上了两湖书院。

在两湖书院学习期间,郭肇明由于品德高尚、学习优异、书法出众、全面发展,受到了院长梁鼎芬的器重。通过几年学习深造,郭肇明即将毕业,梁校长看到他的毕业论文拍案叫好,欣然提笔在他的毕业论文上写下了 “深山大泽,实藏蛟龙”八个字。郭肇明将这八字评语作为对他的鞭策,不断学习、不断进步,力争做一个对社会、对人民有用的人。

郭肇明毕业后决心回到故乡任教,为贫困落后的山区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他正欲离开时被叫到校长办公室,一进办公室,校长梁鼎芬满脸笑容地对他说: “肇明,你学业成绩优异,书院决定破格让你留校,你意下如何?”

郭肇明恭恭敬敬地给校长敬了一个礼,说道: “感谢学校和校长的栽培,我本想学成后返回家乡做一些力所能力的事,但校长这样关心我,我理当听从您的教诲,留校继续学习深造。”

梁校长一听哈哈大笑: “肇明啊,让你留校不是让你继续学习,而是让你当老师!回乡任教固然好,但留在书院工作贡献更大。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希望你安心留校,施展你的才华!”

郭肇明留校以后,兢兢业业工作,踏踏实实做人,不久书院提升他为教务长。1903年,书院改名为两湖高等学堂,郭肇明升为校长。

职务的升迁,权力的扩大,为他推进教育制度改革、培育新青年创造了更好的条件。郭肇明虽然在武汉工作,但是一直心怀故乡。为了培养山区有志青年,他将 “两竹” (竹山、竹溪)同乡会设在武昌双庙17号的家里,凡是有志青年找他,他总是热情接待,积极帮助排忧解难。有的介绍到武汉中学就学;有的经过培养后回到县、乡组织农民运动;有的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受党组织派遣,回到竹山成立中共竹山县第一个党支部,如施季高、贺华、杨楚南等;有的成为革命的中坚,如董必武、恽代英、林育南、施洋、汪洋和卢坚……

郭肇明正欲大刀阔斧地搞教改,适逢负责修订新学制的湖广总督张之洞在 “两湖”选拔人才。梁鼎芬给郭肇明的 “深山大泽,实藏蛟龙”八字评语张之洞早有所闻,而且郭肇明升为两湖高等学堂校长后,成绩每每见于报端。于是当张之洞选拔优秀人才到日本留学时,他想起了郭肇明等一批来自边远山区的才俊。于是1904年2月,郭肇明被张之洞派往日本公费留学,就读于东京弘文师范。

在日本留学期间,郭肇明认识到要推翻一个腐朽的、阻碍历史前进的政权,必须唤醒民众,必须有数以万计的人才。于是他下定决心用实业救国,用新学制培养有远见卓识、有胆有才的有志者投身到革命中,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

回国后,郭肇明荣任湖北省第一师范学校校长。当时校内有个 “证人社”,通过考察,他了解到这个 “证人社”是个非常有正义感、活力的组织,于是将 “证人社”改为 “人社”,并将其培养为爱国革命团体,支持帮助这个团体参加了许多爱国运动和革命活动。为了促进教育改革,他让全校学生从八股文的禁区中走出来参加爱国活动,并创办革命理论指导刊物《楚光日报》,他任社长。

郭肇明不断研究和创新教育理论,矢志教育改革,为湖北乃至全国教育事业的革新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1910年,郭肇明任湖北省自治筹备处主任兼湖北省政务委员会委员,1913年又被选为湖北省议会议员。由于成绩突出,他连选连任13年之久。

1919年,董必武着手筹办武汉中学,传播马列主义学说,培养革命青年,为革命事业积累新生力量。凭借恩师郭肇明的社会声望和广泛的人际关系,董必武的办学计划得到湖北省教育主管部门的批准。

武汉中学这所新型学校在校长董必武、董事长郭肇明的主持引导下蓬勃发展,反腐败反封建的革命烈火形成燎原之势。这引起了当局者的恐惧和仇视。于是省教育会会长谢世钦令省第四警察署派了几十个武装警察到学校横加指责,并以 “不教学生正课,专门宣传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勒令学校停课,查封学校。郭肇明得知情况后,火速赶到学校,阻止了警察查封学校。为了不让此类事件再次发生,郭肇明以省议员的身份强烈呼吁改组湖北省教育会,组织成立了湖北省教职员联合会。

1921年,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民无宁日的时期,广大爱国人士纷纷提出教育救国的进步口号。这正与郭肇明的思想理念相吻合,于是他再次出任湖北省第一师范学校校长职务,借助爱国人士的力量推动 “教育救国”运动向前发展。

1923年,平民教育促进会会长晏阳初先生为了发展平民教育,从北京携带 《平民千字课》教材一万多册,到武昌公开演讲,郭肇明与董必武积极支持,组织学生前往听课。晏阳初的演讲在广大学生中产生了轰动效应。郭肇明与董必武等人乘势而上,发起成立了 “湖北职业教育研究社”和 “湖北职业教育促进会”,寓革命于职业教育和平民教育之中。

为了使 “两种教育”落到实处,郭肇明成立了启明工读学校,同时附设印刷社、粉笔制造社、牙刷鞋刷制造社,后来又将武昌佑新巷省立半日制学校校舍全部拨给启明工读学校。扩充后的印刷社,后来改名为江汉编印社,并与武汉学生联合会、中学社、共进书社等单位连成一体,形成集团企业。这种联合和改革不仅使 “两种教育”走向正轨,而且使大革命时期的宣传品有了专业的印刷和发行渠道,有力地支援了大革命。

郭肇明不仅自己投身于教育改革和教育救国的实际行动中,而且动员自己的亲人从事教育工作。凭着他当时的声望和地位,儿女们在省城武汉谋个舒适的职业是不成问题的。但是为了实业救国,他动员他的长子郭西庚、长女郭西莲大学毕业后回到贫穷落后的故乡竹山任教,为平民教育事业作贡献。

心系老百姓 声援革命军

郭肇明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教育家,而且是一位出色的革命家和社会活动家及慈善家。

1926年6月国共两党合作,举兵北伐。革命军所向披靡,连克数城。可是当革命军打到武汉时,却遇到了顽敌。北洋军阀司令刘玉春凭借武昌城坚固工事,革命军攻打武昌城一个多月未能攻克。城内粮食断绝,老百姓只好吃树皮草根勉强活命。面对这种情况,郭肇明联合各界人士成立妇孺救济会,帮助城内的群众出城,同时多方奔走为民请命。经过多次周旋,终于达成协议,从8月28日开始开放平湖门七天,让饥民出城谋生。城内的百姓听到这个消息,一拥而上,破门而出。见此状况,守城的士兵们趁乱大肆抢劫,置守城任务于不顾。于是革命军抓住时机,乘势而上,一举攻下了武昌城。

郭肇明对老百姓十分关心,对革命同志更是满腔赤诚。同年,湖北联合会主席陈定一因工贼、叛徒告密遭到逮捕。郭肇明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与董必武会同 “湖北人社”成员多方营救,并与湖北督军陈嘉谟多次交涉。阴险毒辣的陈嘉谟当面敷衍应付,暗中下达格杀命令。陈定一英勇牺牲后,陈嘉谟又下令将陈定一烈士的尸首在武昌司门口悬挂三天,手段极其残忍。

北伐军攻下武昌城,活捉了陈嘉谟和刘玉春。郭肇明听到这个胜利消息,拍手称快,立即组织全校学生一同参加了在武昌阅马场召开的庆祝北伐胜利的群众大会。

巧计驱黑虎 智救董必武

1927年,蒋介石公然叛变革命,发动了血腥的 “四·一二”大屠杀,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国民党反动派采取许多手段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进行追杀,从上海到武汉指导和组织工人运动的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董必武也受到国民党反动军警的通缉。他们贴出悬赏捉拿董必武的告示:“凡将中共一大代表董用威 (即董必武)捉拿取头来报者,将赏银元15000块。”

董必武悄悄来到恩师郭肇明的私宅,商量脱身之策。

师生二人正在交谈,大门外突然走进几个被称作 “黑老虎”的反动军警。郭宅的佣人见状立即拦着,故意大声问道:“你们怎么不禀报一声儿,就闯进来了?”郭肇明听到庭院里佣人与 “黑老虎”的对话,知道警察来搜查董必武了,于是心生一计,让董必武进入爱女郭西莲的寝室,睡在床上,放下蚊帐,再把女儿的绣花鞋放在床前的踏脚板上,然后旁若无事地走到客厅,问道:“谁来啦?”

“郭大人我们是来向您汇报工作的。”军警答道。

“汇报工作?我又不是你们的厅长,向我汇报什么工作?”郭肇明反问道。

“郭大人,在外边汇报工作不方便,是不是让我们进来汇报?”

郭肇明一听 “黑老虎”想进来搜查,于是故意大声说道:“好吧!那就请客人进来吧。”

“黑老虎”在郭肇明面前不敢放肆,带头的一位假惺惺地说:“郭大人,武汉近日很不安宁,政府担心您的安全,特命我等前来探望……”军警边说变观察屋里四周的情况。

郭肇明早就知道他们的意图,于是说道:“我这里不存在什么安全隐患,如果你们不放心,那就看看吧!”他边说边指着董必武隐身的房间对 “黑老虎”说: “这是我女儿的寝室,女儿有病,卧床不起。”说着将门帘掀开,让黑老虎看。

军警见房内床上有一个蒙头大睡的人,踏脚板上放着一双绣花鞋,于是相信了郭肇明的话,假装歉意地说道: “郭大人,请不要介意,的确是政府对您关心,让我等前来探望,既然您老教务繁忙就不多打扰了。”说着就要离开。

郭肇明将计就计说: “既然是政府关心,那就请政府再关心一次,我打算即日离开武汉,赴上海开学术研讨会,顺便给我女儿请位名医治病,给我送两张到上海的船票和通行证!”

军警一听,连连答道: “一定照办,一定照办!”然后赶紧走了。

第二天,军警按时送来了船票和通行证。董必武安全离开了武汉。郭肇明则秘密乘坐事先安排好的一条木船,向他日夜思念的家乡竹山进发。

山是故乡美 水是故乡甜

八百里堵河三百六十多座滩,木船在蜿蜒的堵河里艰难行进,几天后终于到了竹山城关南门码头。郭肇明走下船放眼一望:山,还是那样青;水,还是那样绿;竹,还是那样翠;天,还是那样蓝……他情不自禁地大声喊道: “故乡,我回来了!”

在河边洗衣服的妇女听见声音扭过头来,打量着郭肇明,但没有一个人认出他是谁。然而,迎面走来一个戴着瓜皮帽,留着山羊胡子的老人却突然大声说道: “呦,秀才回来了!”

“请问这位先生,您怎么知道我是秀才呀?”郭肇明礼貌地问。

“当年您郭肇明18岁考中秀才,后来到省城做了校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呀?就是现在,竹山城里还流传着您勤奋好学、成为人才的故事呢!”

“不不不……我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竹山了不起的人多着呢。比如张振武、施洋,他们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人!”郭肇明谦逊地说。

“他们是了不起,不过我听说他们当初到省城求学还是您引荐的,是吗?”老人问道。

“我是一名教书先生,只要求学立志之人找到我,理当相助,不足挂齿。请问先生尊姓大名是?”郭肇明问。

“本人姓杨,因为我长着一撮山羊胡子,所以大家都叫我杨胡子。”老人回答道。

郭肇明一听这个熟悉的名字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俩还是小学同学,是吗?”

老人笑了笑说: “千真万确!不过您如今是名人,我只是城关镇南关武昌庙南路小学的一名教书先生,怎么好意思高攀呢?”

“同学是最最亲密的!过去咱俩是同学,如今又是同行,这是缘分啊!”

两人聊了一会,郭肇明看时间不早了,就和老人道别,往家里走去。

说是回家,其实郭肇明的父母早已去世,竹山城关只是他的大儿子郭西庚和大女儿郭西莲及其儿孙们坚守的一块阵地。

郭肇明只在家吃了一顿饭,就迫不及待地到大街小巷做社会调查了。他首先来到北门坡广场北面的文庙,朝拜孔圣人。然后来到位于后街的关帝庙,朝拜武圣人关羽。因为在他看来,正因为文庙、武庙所供的两位圣人的精神在竹山发扬光大,才使得竹山人才辈出。

第二天清早,郭肇明在大儿子郭西庚的陪同下,步行十多公里来到县城北边观音沟木鱼山上祭奠辛亥革命首义元勋、他的学弟张振武烈士。来到张振武墓前,郭肇明想起这位功勋卓著的将军被袁世凯和黎元洪谋害的悲惨经过,顿时泪流满面。

祭罢张振武烈士,一路归来郭肇明两腿发酸。儿子劝他到茶馆里喝杯茶休息片刻,他没答应,走到东门街买了祭品,回到家里祭奠双亲。由于常年在外,不能为双亲大人尽孝,郭肇明内心非常愧疚。

郭西庚害怕父亲伤了身体,便劝说道:“父亲,常言说,忠孝不能两全,爷爷奶奶是通情达理的人,一定能理解您,您要保重身体,明天还有新的日程安排呀!”

儿子的一席话提醒了郭肇明,郭肇明笑了笑说: “对!明天得去看望我的大恩人!”

西庚一听就心知肚明,于是说: “是去看望姑妈吗?明天我陪您去!不过今晚您得好好休息。”郭肇明爽快地答应了。

第二天,郭肇明早早起床,与儿子西庚一起出了门。郭肇明的姐姐很重手足之情,自从郭肇明到外地求学工作,她就无时不想念这个有志气、有抱负的弟弟。

郭肇明一见到姐姐,就泪流满面。姐弟二人许久未见,聊了很久。喝了茶,吃了饭,郭肇明看时间不早了,准备告辞,姐姐不舍他离开。郭肇明说: “姐姐一向关心教育工作,扶贫助弱,是我的楷模。弟弟我很想到两所学堂看看,了解一下山里孩子的学习情况,以便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学校,不知姐姐能否见谅?”

通情达理的姐姐一听高兴地说道: “好!既然是这样,那你就去吧,姐姐支持你!”

下午,郭肇明在儿子西庚、女儿西莲的陪同下,来到位于南关武昌庙和太神庙的南路小学和西路小学。这两所学校是辛亥革命后,由公产庙宇改建的。学校当初遵照国民政府颁布的 “爱国、尚武、法孔孟、重自治、戒贫争、戒燥进”16字训令,重视国民道德教育和三民主义教育。1923年,国民政府废止了读经文,倡导新文化,学生们开始正式读国语。

学校经费政府没有固定投入,主要靠学产收入和杂捐收入办校。后来由于社会动荡,山区教育难以维持和发展。郭肇明通过调查,了解到山区教育事业的艰难和学生们读书的困难,主动捐资助学,为学校添置教学设施设备,购买新教材,维修校舍。

为了鼓励山区早出人才多出人才,郭肇明让郭西庚、郭西莲牵头设立了郭肇明奖励基金,积极鼓励学校老师和学生到两湖书院和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进修学习。

调查快结束时,郭肇明遇到了山羊胡子老先生,他提出请郭肇明为学校泼墨。于是,郭肇明为两所学校写下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和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立志在坚不在锐,成功在久不在速”等几幅字,鼓励当地的教育者立足本职、努力奉献,激励学生们努力学习、立志报国。

郭肇明在家乡停留了一段时间,就告别亲人,登上了由竹山至汉阳的秋子船。秋子船沿堵河而下,摇橹号子声响彻山间,郭肇明有感而发: “山是故乡美,水是故乡甜啊!”

默默地奉献 永久的怀念

郭肇明回到武昌,立即投入到繁忙的教务工作之中,为培养革命人才日夜操劳、默默奉献。

由于积劳成疾,郭肇明病得很重。弥留之际,他非常想念他的得意门生董必武,很希望与他见最后一面。可是由于董必武同李汉俊、詹大悲等同志一起揭露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残杀革命人士的反动暴行而遭到追杀。为了保护革命种子,按中共中央指示,董必武化装成水手,乘轮船取道上海去日本,又由日本经海参崴,赴苏联莫斯科与徐特立、吴玉章、林伯渠、何叔衡、叶剑英等同志一起学习,未能回国。于是,这件事成为郭肇明先生临终前最大的遗憾。

临终前,郭肇明将他的大儿子郭西庚、二儿子郭西荃、三儿子郭西萁、大女儿郭西莲等人叫到面前,嘱咐道: “我是喝堵河水长大的,竹山的父老乡亲培养了我,可我远离家乡,未能为家乡人尽力,我想让西庚、西莲你俩长期在竹山从事教育工作,为家乡多培养些人才。西荃、西萁从政,希望你们能像董必武和林育南、施洋那样,为正义、为光明而奋斗!我一生从事教育事业,爱购书、爱读书、爱藏书、爱教书,为了报答竹山人民的养育之恩,我死后,书斋的书籍除留给两所学校一部分外,其余的全部运回竹山献给亲爱的故乡。树高千丈,落叶归根。我死后将我安葬在竹山堵河之畔,让我每天看到竹山的翠竹,听到堵河的水声,让我与张振武一同为故乡站岗放哨……”

1928年,郭肇明先生在武昌逝世,享年58岁,武汉各界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

在武汉的悼念活动结束后,郭西庚遵照父亲的遗嘱,将其灵柩和几十年来学习、研究、收藏的名人字画、雕刻以及数万册经典线装书籍,除了捐赠给两湖书院和湖北省第一师范学校外,其余全部打包运回竹山。

郭肇明的一生全都献给了教育事业,灵柩运回故乡竹山后,停放在县城以北的文庙大成殿。当地政府及各界人士又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郭肇明先生的墓地选在城北刘家山,与首义元勋张振武将军归葬地——观音沟木鱼山相对望。

郭西庚遵照父亲遗嘱,从武昌运回竹山的二十多箱近万册珍贵线装古籍,成为全县、全地区、全省乃至全国不可多得的文献。

上世纪70年代末,竹山县文化馆特地从竹山秦古镇请来退休教师杜梓才协助整理古籍,湖北省图书馆闻讯,专门派来三位专家、博士前来指导。经过论证,专家们一致认为郭肇明先生捐赠给故乡的这批古籍数量之多,价值之高,可与 《四库全书》媲美。

郭肇明先生离开我们90年了,如今仍然有许多人在怀念他。今年清明节期间,一位耄耋老人为郭肇明写了一篇祭文: “郭老一生、磊落光明、总角睿悟、雅爱诗文,仪态俊伟、天资聪颖、勤勉笃学、划粥断齑,筚路蓝缕、恬淡胸襟、学识渊厚、博古通今,雄文惊座、丽句传神、克绍箕裘、庭训传新,硕宿名高、道范素敦、气度汪涵、耆宿品行,声振庠序、德艺双馨、黉门授业、解惑指津,有教无类、身体力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庸才亦植,慧儿高进,栋梁大成、骥子龙文,徒擢牵揆、师承肇明、徒主狱讼、除暴安民,勋业卓著、一代名人、乡土荣耀、村梓传闻,敬闲崇师、中华人文、英名永著、硕德共钦,秋兔之毫、难以赘陈、谨以芜语、悼祭师尊。”

祭文语言朴实、感情真挚、高屋建瓴、一气呵成,充分表达了对一代名师的仰慕之情,催人泪下,发人深省。

正值郭肇明先生诞辰147周年之际,我们竹山人无限缅怀这位传道、授业、解惑、育人的教育家,无限思念这位千方百计保护共产党人的忠诚朋友,无限怀念立足本职、教育救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郭肇明先生。让我们以郭肇明先生为楷模,发扬他立足本职、胸怀祖国、努力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不忘初心、砥砺前进,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

2018年8月18日于十堰

(熊彬系竹山县文体新广局退休干部;李联玉系竹山县教育局教学研究室退休教师。)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