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下的坚守]空调安装工黄园轩黄凯: 流下辛苦汗 送上清凉风

时间:2018-08-07 10:2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站在21楼外装机,一条安全绳就是黄园轩的生命绳。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曾雨 实习生 李秋雨 图/记者 刘成臣 报道: 今年夏天,十堰格外热,网友调侃:“这条命都是空调给的。”而对空调安装工来说,天气越热,越要长时间在户外作业。

入夏以来,黄园轩和搭档黄凯每天早上6点开始工作,有时晚上11点还在安装空调。最多时,一天要装10多台。他们在高层户外安装,一条安全绳是他们的生命绳。空调安装旺季,他们一个月能有六七千元收入,但赚的都是辛苦钱。

从早忙到晚 一天最多装10多台空调

7月25日下午两点,十堰火车站北广场附近的冠城美立方小区热浪袭人,大川方向的山林里乌云笼罩,看上去要下暴雨。

记者见到黄园轩、黄凯时,他们正在小区露天场地焊接铜管。“住户的管子要加长,为避免焊接时弄坏地板,只能在室外提前焊接好。”黄园轩边说边干,两根铜管很快焊接好。随后,两人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真空泵、电动螺丝刀、安全绳等准备上楼。

黄园轩今年34岁,从事空调安装已有10年,是苏宁易购的一名空调安装工。他的搭档黄凯33岁,从事空调安装也有4个年头。

“上午装了5台,下午还要装3台。”黄园轩在电梯里告诉记者,入夏以来,他们的空调安装量远高于平时,每天平均要安装8台空调,最忙时要安装10多台。“主要是天气热,用户买得多、催得急。”黄园轩说,公司也有要求,货到24小时内必须安装。

黄凯介绍,最近持续高温,他俩几乎每天都是早上6点开始工作,有时忙到晚上11点多才回家。

一阵大风刮来,雨没降下来,温度降了一些,但黄园轩和黄凯依旧满头大汗,衣服上都是汗渍。“只有中午吃饭时稍微休息一下,路上开车吹会儿空调。”黄园轩说,一天到晚,他们身上的衣服总是干了又湿,工作服有4套,每天轮着换。

高楼外装机 从双腿发麻到如履平地

汗水顺着脸往下淌,黄凯也顾不上擦。

进入住户家,黄园轩负责在墙面固定支架,黄凯负责包管。

包裹完两根共计近10米长的管子,来不及擦汗,黄凯又扛起约35公斤重的外机,放到卧室阳台处。此时,黄园轩麻利地绑好安全带,一头系在腰间,一头递给黄凯。黄凯将绳索系在腰间,并往布满汗珠的手臂上缠了几圈,用力拽住。

黄园轩翻出窗外,站在面积不大的空调外机平台上。等他拴好绳索,黄凯才松手。这时,黄凯搂起衣服擦了一把脸上的汗。

接过黄凯递出的空调外机箱,黄园轩站在21层楼外如履平地。“10年前开始跟师傅干这行,头两个月站在外边腿发麻,使不上劲,工作效率很低。”黄园轩说,干久了也就习惯了。

站在平台上,热风吹在脸上,汗水不停地往下淌,黄园轩顾不得擦,只管麻利干活。“早点搞完早点回屋里。”话虽如此,黄园轩干得十分仔细,一个环节不漏,就连外露的铜管也是多次按压,力求紧紧贴墙美观。

完成抽真空、接线等工序,检查无误后拍照留档,黄园轩爬回屋内。“安装一台空调,至少有半小时在外面‘飘着’。”黄园轩说,干这行心理素质很重要。不过,只要超过两米的高度,他就会系上安全绳。“这根绳子就是生命绳,安全是首要的。”

一升装的水一天至少喝10瓶

黄园轩黄凯这对搭档配合已经相当默契。

相比次卧,用户家的主卧更难安装——用于安装空调外机的平台设置在外墙死角,人翻窗出去,还要脚踩窗沿挪动一两米。

“人出去都难,还要扛着35公斤重的外机箱,这很困难吧?”面对记者的担心,黄园轩不以为然:“这在我们安装的空调里算难度比较大的,但不是最难的。”说着,黄园轩绑好安全绳翻出窗台。只见他双手紧抓护栏,脚踩阳台边缘,飞檐走壁般,很快走到装空调的平台上。

黄凯递给黄园轩切割机。原来,平台过小,需切割护栏才能安放外机。

同样是肩背人扛,黄园轩扭过身子,从阳台窗户接过黄凯手里的外机箱,一转身,稳稳地放在平台上。

黄凯告诉记者,他们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出去测量平台尺寸,发现装不下外机箱,但户主坚持要试一试。最后真安装不了,两个人又无法将外机箱送回室内,只能徒手支撑着,等待户主找人帮忙。大热天,长时间支撑外机箱是很危险的,毕竟人的体力有限。“用户的需求,我们会尽量满足,但实在装不了,用户也要理解。”

因难度大,主卧的空调耗时一个多小时才装好。“正常情况下,40分钟可装一台空调。”黄园轩告诉记者,他们装空调是按件计费,按空调型号尺寸,每件80元到160元不等。夏天订单多,他们一个月能有六七千元的收入,但赚的都是辛苦钱。

“因为天热,有的工友都中暑了。”黄园轩说,他平时比较注意,今年还没中暑。“干完一趟活,回到车里赶紧喝水。”黄园轩说,一升装的冰红茶,他一天至少喝10瓶。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 [高温下的坚守]疏浚工黄太富、孙传耀:涵洞里清淤 一人臭换万家洁

    “刚干这行时,回家都吃不下饭。”黄太富说,这么多年来,他养成了一个好习惯,一回到家就赶紧洗澡,换身干净衣服。在路上,因身上有味,黄太富和工友们都尽量不乘坐公交车,“怕影响到其他乘客,都是骑电瓶车或自行车。”

    2018-08-14 10:10

  • [高温下的坚守]电梯维修保养工胡继珺:晚上工作比白天更热

    尽管机房还算宽敞,且窗户通风,但因在楼顶,在阳光的暴晒下,机房内的温度接近40℃。“这还算好的,上次过来时温度更高,这次物业还往地上洒了水降温。”胡继珺说,夏季高温,不仅人受不了,电梯长时间高温运转,也易造成零部件损坏。“有的楼盘电梯机房小,不通风,又没有降温设施,机房内的温度都能超过60℃。”胡继珺说着,用红外线测温器往电梯主机和控制柜的散热器上一射,显示温度达到100℃左右,像烤箱一样。

    2018-08-10 10:04

  • [高温下的坚守]电梯维修保养工:在“烤箱”中“蒸桑拿”

    2018-08-10 09:52

  • [高温下的坚守]建筑工地“女汉子”孙传莲:她干活不输男人

    孙传莲介绍,他们一般每天工作10小时,中午有休息时间。为了防暑降温,工地会发放降暑药、绿豆汤等解暑物品,但是孙传莲说,自己主要还是喝白开水缓解。“我的杯子能装3斤多白开水,每天要喝4大杯。”一方面,她需要不断补充水分应对高温,另一方面,喝水太多,让她吃不下去饭。“每天下班回家,都不想吃东西。水喝多了,一点胃口都没有,连稀饭都不想吃。”

    2018-08-08 10:10

  • [高温下的坚守]武当山机场地勤:高温“烤”验下保驾护航

    2018-07-30 18:10

  • [高温下的坚守]武当山机场地勤:高温“烤”验下保驾护航

    正午停机坪地面温度接近60℃,用装卸员工自己的话说,现在的工作环境就是脚下烤,头上晒,中间蒸。接过一车行李,两名装卸工负责在地面传递,另一名则跳进飞机尾部的货舱负责码放行李。逼仄的货舱如“蒸笼”般闷热,身高1.75米的装卸工只能猫着腰码放行李。豆大的汗水瞬间布满脸颊,他随手用袖子擦去,继续搬运行李。

    2018-07-30 10:01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