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

时间:2018-04-08 09:56 来源:秦楚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思念是一种病,一个人思念久了,和抽烟喝酒一样容易上瘾的。我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却迟迟动不了笔,原因好像很复杂其实却又很简单,因为母亲,是每一个人曾经的全部天空,在这个天空里,有绚丽的彩霞,也有密布的乌云;有雷鸣电闪,也有雨后的长虹,我不知道从何说起。任思念的绳索,缠绕了我很多年。

母亲很晚生我,在她42岁时,我是续姊妹六个中最后一个来到这个世界上。所以,我从来没有见过母亲十分年轻的样子,但是中年之后的她,仍旧有着干练的齐耳发型,蓝色的布衫和青色的卡机布裤子。在那些物质并不富裕的岁月里,母亲虽然衣着朴素却从不失讲究,衣服总是干干净净,平平展展。后来我知道,她从小女孩的年纪就喜欢深色的衣服,深色,对她而言是选择,而不是将就。

我的外公是当时那个地带比较富裕的家庭,家境殷实,所以我的母亲从小不必为生计或家务操心,但她却有一双勤劳而又灵巧的手。每年过年,我们大大小小姊妹四个都会穿上漂亮的绣花鞋,两个哥哥们也会穿上黑色灯芯绒布鞋。过年的食物更是让我留恋,母亲会早早做好芝麻果子,油炸花果子,炸麻叶,用塑料袋封好,以备过年时和年后客人拜年时享用。她包的饺子,晶莹剔透如珠玉,里面的馅子隐约可见瘦肉,一口咬下去,满口留香,这个味道,对我来说,就是母亲的味道。

母亲是个很重视教育的人。我上小学时,很淘气,因天气而上学,下雨下雪都不想去上学。母亲为此,背着我把我送到学校,责令大哥(教小学)放学时把我背回家。就这样,在母亲的坚持下,上小学时我有十几个回家同伴,到中学时只有七八个同伴回家,再后来到高中和大学时,仅仅只有我一个踽踽独行。在这十二年里,母亲受尽了千辛万苦供我读书。记得一次上学,母亲挑着行李送我一程,因为我要走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路途中遇到一辆拉柴火的四轮车,母亲满脸赔笑地迎上去,说尽好话,想让开车师傅捎我一程,那个做小买卖的司机灵机一动,一口答应下来时附带个条件,让母亲上山去把剩余的几大捆柴棒帮忙背下来,我一听很气愤,大声央求母亲,我不坐车了,谁知母亲根本不听,一面笑呵呵地答应司机的要求,一面示意我快上车。她迅速把我的行旅放上车,让我也上车一切安置好,她跳下车,卷起袖子,甩开膀子,上山背柴棒去。等母亲从山上下来时,我看到那个头发凌乱,满脸是汗的母亲,由于柴火的重量使母亲整个身躯缩成弓形,这个缩影久久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也就是这个身影激励着我不断地进步,每每想松懈时,这个身影突然就出现在我眼前,可以说一直到后来,母亲的这个身影成了我人生的一盏明灯,这盏明灯是我人生路上的航标,引领着我学会奋发图强、学会感恩,学会回报,学会宽容待人。

都说一个女人决定了一个家庭的生活方式,而且也决定了男人的高度和孩子的起点。我从母亲身上确切地验证了这句话。父亲那么多年的乡村领导的生涯,在家乡那一带德高望重,受人尊重,不得不说背后有母亲默默地支撑着。当领导难免会得罪一些人,尤其是乡村领导,鸡毛蒜皮的事情永远也解决不完。但是,每遇到一些解决不妥的地方,母亲就出现了,她总是能化干戈为玉帛,把每个人尽可能地维持好。在我记忆中,小时候经常遇到,每到吃午饭时,总有些不太熟悉的、穿着破襟烂衫的人从家门口过,母亲总是放下碗筷,请到家吃饭,为此,我们哥姐几个都不高兴,因为那时候经济都不富裕,好吃的就那么一点儿,多一个人吃饭,我们就要少吃一点。母亲总是等人走后,教育我们:人这一辈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知道后面的路是什么样的,别人在困难时一定要帮一把,哪怕是一碗饭。在母亲的教育下,我们姊妹六个都比较懂事,尤其是长大后总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为人处世,接人待物方面都留有母亲的影子,一直到后来,在社会上都能平稳地站住脚,而且托母亲的护佑,都生活得比较顺心。

母亲一生,德行好。所以,上帝请她归根时,也是给足了面子。我是姊妹中的幺女,又在教育上工作,母亲专门选了一个暑假,让我安心地陪伴在她的身旁。我亲眼目睹了母亲从生病到最后死神把她请走的全过程。

在她最难受的那段时间,我把她抱进怀里,把她的头按在我胸口,紧紧地拥抱她,也许我身体的暖度可以让她稍稍安心。我在她耳边说:“老妈,这就是你的家,别怕,谁也别想把你带走”。母亲使劲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摇摇头又闭上眼睛。十多天了,她滴水未进了。我理解她,天天闹着要回家,但现在这里好像又不是家了,迷迷糊糊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自从被确诊为食管癌晚期起,母亲就要创造奇迹。她这一辈子都在跟命斗,从不轻易示弱,无论是向命运,还是向疾病。对于一个确诊时就已经是晚期的食管癌患者来说,在经过了所有可能采用的治疗方法之后,三年八个月的时间已经算是很大的奇迹了,这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结果,毕竟到了大限82岁了。而且,她也已经知道这次是难逃此劫了,她本人清清楚楚的,明明白白的,每天都在做走的准备,这也是现实最残忍的面对。每天晚上要我给她洗澡,早上洗脸,我明白母亲一辈子干净,走时也必须干干净净,因为每一个夜晚来临,我都担心熬不过去,在恐慌中渡过了十五个白天和黑夜,走的前一天晚上,她好像有预感,让我给她洗澡,换上干净的内衣、睡衣,第二天早上八点整,母亲的喘息声较寻常间隔得越来越长,在所有的亲人都到齐的情况下,甚至连她的曾孙都到了,她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媳、几位亲叔婶,当然还有她最爱的幺女,我,我们一字排开守候在母亲的身边,亲眼目睹了死神把母亲请走,她安然离世……

清明节又一次来了。清明,是思念的时节。每看到一群大雁从头顶飞过,我都会想,哪一群大雁是飞向我的家乡的?不管怎样,如果遇到我的母亲,请给我带个信儿,告诉她我想念她,天堂里如果很冷,请告诉她不要怕,因为,我会把她放在心里最温暖的角落。

十堰市张湾区教育局教研中心  

(编辑:张小沐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