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新闻 > 十堰好人榜 > 十堰好人 > 正文
 
于顺贞:最暖心的爱情是我一直在你身边
 
时间:2018-03-20 11:03      来源:十堰晚报      【我要推荐】

20多年来,于顺贞一个人照顾丈夫。为了应对丈夫不时冒出来的各种疾病,她自学成了一个“准大夫”。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就连自己做了6次手术都没有告诉家人。她用行动证明了: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有我在”,而是“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十堰晚报)文/记者 罗毅 图/记者 吕世银 通讯员 李筱然 李红梅: 24年前,于顺贞的家庭着实让人羡慕:她和丈夫都是东风公司的处级干部,一双子女也考上了大学。她工作出色,曾参加全国科协大会,和钱学森等专家交流。然而一场疾病袭来,丈夫几乎全身瘫痪,就连坐也坐不稳,她不得已提前退休。

20多年来,于顺贞一个人照顾丈夫。为了应对丈夫不时冒出来的各种疾病,她自学成了一个“准大夫”。她用自己柔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就连自己做了6次手术都没有告诉家人。她用行动证明了:世界上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有我在”,而是“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一场大病袭来,丈夫瘫痪在床

如果没有1993年的那场疾病,于顺贞的生活将是多么令人羡慕。1963年,22岁的于顺贞毕业于天津工学院(现河北工业大学)电机工程系,后直接分配到长春一汽机动处任技术员。1967年5月,于顺贞调到二汽动力厂,先后任技术员、技术科长、副总工程师;1985年2月任襄樊动力厂筹建组副组长;1986年6月调到二汽科委任副主任;1993年9月到中国东风进出口公司任书记、副总经理。

于顺贞的老公同样优秀。他出生于1941年,高大帅气,风度翩翩。到二汽工作后,先后当过车间主任、二汽职工教育处副处长、处长,1993年任二汽人事部副部长。此时,一场疾病扑向了他。

1992年,于顺贞的老公在体检时,发现了小脑和桥脑角听神经瘤。瘤子虽属良性,但接近脑干中枢部位,是许多神经的出入口,因位置险要堪比恶性。大夫说,瘤子存在已有20年以上,靠近心跳和呼吸中枢,半年之内尚还安全,时间长了怕有意外。大夫还说,如果动手术至少会留下面瘫和左耳失聪的后遗症。经过权衡利弊,于顺贞还是选择了1993年给老公切除肿瘤。

手术后,老公的面部、听觉、视觉及小脑平衡等多对神经因受损而致残,医学称之为“听神经瘤术后综合征”。保下命的老公不但面目全非,由五官端正的帅哥变成面部扭曲、嘴歪、眼斜的残疾人,还几乎全身瘫痪,就连坐也坐不稳,更不用说站立和行走,完全失去了生活能力,躺在床上一点也不能动,手都伸不开;半侧身体的皮肤不能碰,一碰就疼痛难忍;吃饭需要人一口一口喂。一个正值事业高峰的人,突然遭此大难,使他丧失了对生活的勇气,于顺贞的精神也几乎崩溃。

当时,于顺贞对老公的病没有深刻了解,仍然幻想着几个月后会出现奇迹,希望老公经过康复训练能够痊愈。后来的事实证明,确实没有完全康复的可能了。因为人体神经系统分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中枢神经损伤是不可逆转的。

于顺贞曾经无数次地偷偷大哭,抱怨命运为何如此残酷?甚至想,他们俩这辈子再活下去还有意思吗?经过无数个不眠之夜,她终于明白,慢慢变老的浪漫人生只属于少数人,多数人必须学会承受与担当。

20多年悉心照顾,坦然面对生活中的不幸

在医生、同事和亲戚朋友的支持和开导下,于顺贞慢慢想通了:“一个人的一生,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只不过是问题的大小、程度不同而已。既然苦难找到了我,我只能面对。我不但有照顾好病人的义务,还对家庭和孩子负有责任。我必须坚强地活着,挑起这个家的一切重担。”

从此,于顺贞总是鼓励老公:“只要坚持康复训炼,你仍有可能回到工作岗位。”老公也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在黄龙疗养院康复训练3年多后,虽然有些微小进步,但要恢复到生活自理的程度是不可能了。终于在1995年,老公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为了照顾老公,她1996年也提前退休了。

其实这时,于顺贞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子女的教育上,都十分优秀。她1991年就是中国科协全国委员会的委员,曾参加全国科协大会,与钱学森等专家交流。她还担任了10年的十堰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女儿大学毕业,现在加拿大工作。儿子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工作,并且拥有了北京户口。

儿女都不在身边,照顾老公的重任就压在于顺贞一个人身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公又增加了新的病,如糖尿病、高血压、血脂异常、冠心病等老年病。如何护理好这样的病人也是一门学问,于顺贞开始学习健康知识。并且,她也从零开始,自学电脑知识。遇到问题,她就上网查找资料。现在,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自己已是半个医生”。

她对糖尿病、高血压的用药原则有比较深的了解,知道如何规避风险,两害相权取其轻。老公做手术感染了丙肝病毒,而丙肝病毒几年后转化肝癌的风险很大,应该尽量选择对肝脏功能影响小的药物。为此,于顺贞选择适当多打一些胰岛素,少吃一些药物来帮忙老公控制糖尿病。她体会到,相信科学的治疗方法,规范用药,合理饮食,找到适合自己的锻炼方法。她经常告诉老公,最重要的还是心态,要积极向上,乐观开朗,不埋怨,不抱怨。

由于常年照顾老公,再加上自己的岁数大了,于顺贞的身体也有了毛病。从2012年到2016年,于顺贞因为腰腿疼痛在医院做了6次手术,4次开刀(双膝关节置换、腰椎间盘手术),2次微创。每次去医院做手术,因为怕家人担心,所以她没有告诉老公,也没有告诉孩子们,自己一个人去医院。在手术签字的时候,她对医生说,我自己签字,你们放心做手术吧。后来,她又去医院做手术的时候,医生都知道她家的情况,对她敬佩不已。于顺贞做手术的事情,慢慢有同事知道了。一位80岁大姐得知后,两次到医院看望她,还有一次趁晚上到于顺贞家里看望,告诉她保护膝关节的方法,这让于顺贞特别感动。

20多年来,为了陪伴老公,于顺贞只有一次出远门,去了趟北京。其他的时间里,她都陪伴在老公身边,陪老公说话,推老公出门晒太阳。在于顺贞家的客厅里,有一张全家福,这也是老公得病后,全家人唯一的一次合影。于顺贞说:“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行的时候,儿子带着孩子从北京回来,女儿也正好有时间,从加拿大回来,全家人第一次聚齐了。”但相聚的日子是短暂的,离别的时候,看着父亲和操劳的母亲,子女们忍不住掉下眼泪。

“丈夫是我自己选的,自己选择的就要负责到底”

世上最亲密的关系是什么,有人说是父母对孩子,是血缘关系。对此,于顺贞另有看法。她深深记得这个故事:老师请人在黑板上写十个最亲近人的名子,然后再让她每次划掉一个,只留下最亲近的,她一一照做了。到只剩下父母、丈夫和孩子时,老师再让她划掉一个,她哭了,只好划掉父母,老师说再划掉一个,她哭得更厉害了,还是按要求划掉了孩子,最后只剩下丈夫。老师问为什么?她回答,我的父母年纪大了,会早些离我而去;我的孩子长大也会离开我;只有丈夫可以陪伴我终生;丈夫是我自己选的,自己选择的就要负责到底。虽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共同的命运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夫妻由最初的爱情到亲情、友情,后来就是责任,再后来就是习惯,把对方当成你自己的一部分。世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夫妻,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最动人的情话不是“有我在”,而是“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于顺贞也是这样做的。她现在常常安慰自己:“现在我的先生离不开我,孩子们需要有一个完整的家,被人需要显示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这也是一种幸福。”

除了照顾老公,于顺贞还抽出时间,自2011年开始在东风公司老科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她现在是女科技工作者委员会主任和机关一站分会会长。为了发挥退休女科技工作者的余热,她组织资深女专家举办座谈会,每年举行“三八”纪念活动、中秋节庆团圆联谊会,以及参与重阳节、春节团拜会等活动。

“我和老公本来都是知识分子,我现在抽空还能做点工作,他也是很高兴的。”于顺贞说,未来的路,无论多辛苦,她都会陪着老公走下去。

(来源:十堰晚报)
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