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新闻 > 十堰好人榜 > 十堰好人 > 正文
 
李成广:默默守护17年 让革命遗址再放光芒
 
时间:2018-03-20 10:46      来源:十堰晚报      【我要推荐】

在玉皇山顶,李成广弯腰忙碌着,看起来是那么渺小,却又显得如此高大。在苍茫的大山上,成片的松柏在风雪中屹立着,仿佛在向这位默默坚守的老人致敬。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李成广,男,郧阳区南化塘镇玉皇山村五组村民,1955年生,家有一儿一女,薄田10亩,种地维生。

17年来,他义务管护玉皇山革命遗址,利用中原突围主战场打造红色圣地;17年来,他找当地老人了解当时中原突围主战场的情况,千方百计筹资修建李先念、夏世厚等老一辈革命家的人物雕像和主战场的画像;17年来,他先后筹资120余万元,开挖从主路到山顶的小路,修建石阶、水窖、停车场,义务栽植5000余棵松柏。他就是“最美郧阳人”、郧阳区南化塘镇玉皇山村五组村民李成广。

1月23日,记者冒着细雨顶着刺骨寒风,攀上海拔近千米的红色革命圣地玉皇山顶,在一沙一石、一草一木间,见证了这位六旬老人的默默付出和倔强坚守。

119级台阶,见证一位老人的坚守

南化塘镇位于郧阳区东北边陲,地跨鄂豫陕三省,北通陕之商洛,东接豫之南阳,是徐向前、李先念、王震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经浴血奋战过的地方。

玉皇山位于南化塘镇玉皇山村,距集镇6公里,因山顶建有一座玉皇庙而得名,主峰海拔958米。植被以灌木和草丛为主。整个山体山势险峻,易守难攻。山顶有玉皇庙遗址、新四军五师突围战场遗址。

岁月走远,硝烟弥漫。17年来,有一个默默无闻的村民一直义务管护着玉皇山革命遗址,在这片红色土地上挥洒着热血和汗水。

23日,记者一行驱车两小时来到南化塘镇,在镇、村干部带领下沿着蜿蜒曲折的通村公路向玉皇山村缓慢爬行。从车窗望出去,只见山间云雾缭绕,20天前下的残雪在山坳间仍依稀可见。

“我在山顶打扫卫生,你们上来吧。”村干部与李成广联系得知,他正在玉皇山顶。

天上飘下的毛毛细雨,让本来就陡峭的山路显得更加湿滑。20分钟后,记者终于来到玉皇山顶,远远地便看到一个孤独的身影在一下一下扫着石阶。村干部介绍,这就是李成广。

见到记者,李成广显得有点紧张,手指不停地摆弄着扫帚。

在李成广带领下,记者沿两米多宽的水泥路面来到玉皇庙。路两边是砌得十分整齐的石坎,台阶也是用水泥浇制而成的。拾阶而上,映入眼帘的是一棵苍劲的松柏,粗壮的树干上累累弹痕至今犹存。左手边的石碑上刻着“玉皇山”三个大字,虽显沧桑,依然傲立。再上去就是一排排青砖瓦房,整个院落干净整洁。

李成广说,他每天早上5点钟起床,吃过早饭后,步行半小时来到离家3里地的玉皇山顶,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先是打扫卫生,从院子到路面,全部打扫干净需要一个半小时,然后挨个把所有的石碑擦洗一遍。

“这里119级台阶都是我亲手砌成的,每天我都不知道要走多少次。”说起玉皇山上的一草一木,李成广如数家珍。

村干部张盛国说,玉皇山革命遗址正是在李成广17年如一日的管护下,虽偏远而没颓废,每年都要接待万余人次祭奠扫墓。

上山的119级台阶都是李成广亲手砌成的,每天不知道要走多少次。

耗资百万,他让革命遗址再放光芒

“其实管护玉皇山,纯属一个意外。”李成广说。而这个意外对于玉皇山革命遗址来说却显得是那么重要。

李成广清楚地记得,2001年清明节前后,有不少学生和游客经过他家门口,来到玉皇山扫墓踏青,缅怀先烈。而此时经过血与火洗礼的玉皇山顶只剩下一个1米多高的石头庙。

经玉皇山一战后,仅剩的3间庙房也已坍塌,只留下一片瓦砾。四周生长着的柏树、蛾子树、黄楝树、桦栎树等9棵大树只剩3棵。

“这也太破了吧?”“怎么连水都没有喝的?”看着学生们失望的表情,李成广油然而生了一种想法:“我要把这个革命遗址恢复起来。”

想到就要做到。李成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村干部,得到了村里的大力支持。2002年,村委会出资把倒塌的三间瓦房重新建了起来。李成广每天一大早起床后,就来到玉皇山顶义务打扫卫生,管护革命遗址。

听说玉皇庙以前有40多间庙房,李成广下定决心要恢复其往日辉煌。自己掏钱买木头、砖瓦、水泥、沙石,自己出工钱请人帮忙。2003年,经过一年的努力,三间纪念堂在海拔千米的玉皇山顶挺立了起来。之后,几乎每年都有新的建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几年下来,李成广以前打工挣下的10万元积蓄被花了个精光。看到李成广把精力全部花在玉皇顶上,他舅舅斥责他:“不务正业,是个败家子!”村民们则说着风凉话,“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不知道把钱花在盖庙上有什么用。”

而看着破败的玉皇山革命遗址在自己手上变得面目一新,李成广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以前通往玉皇山顶的全是山间小道,游客上下很不方便。李成广就拿起锄头自己拓宽道路,垒砌石坎,硬化路面。闲时,李成广就沿着山坡挖树窝,栽植松柏。

记者在玉皇山顶一一细数,如今这里已有20间房屋在风雪中挺立着,在不大的平地上还建有休闲凉亭,公共卫生间。

村干部张盛国告诉记者,不仅如此,老李还在这里新建硬化道路350米,修建小路1000多米,水窖3口,栽植松柏5000余棵。

“十几年来,我先后筹资120余万元用于玉皇山革命遗址的管护。”李成广说,为了筹资他可谓绞尽脑汁。自己的积蓄,游客的赞助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为了盖房修路,他在家里开了一个小杂货店,农闲时还到镇上摆摊。为了保证道路如期修好,他甚至用自己的房子作抵押担保贷款。

了解历史,让革命精神永远传扬

“有时,我也在想我把所有积蓄和一生的精力花在这里到底值不值。”站在玉皇山顶,松柏树前,李成广说,“想想深埋在这大山里的无数英烈,想想我们现在过的美好生活,我做的一切其实微不足道。”

1946年7月,李先念率中原解放军部队突破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却在郧县(今郧阳区)南化塘镇玉皇山遭遇敌人阻击。经过一天血战,我中原突围部队突破敌人的三道防线占领玉皇山顶,打开突围的缺口。随后,勇士们坚守山头16个小时,掩护中原局机关冲出包围圈。那一场战斗,许多干部和战士牺牲在玉皇山上。

解放后,郧县县委、县政府在南化塘镇修建了烈士陵园。1987年,共和国元帅徐向前为烈士陵园题写了“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李先念撰写了碑文。如今,南化塘革命烈士陵园已成为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之一。

“每次看到学生来扫墓,我眼前总是浮现出当时战争的场面。”李成广告诉记者,多年来,他找了不少老年人了解当时中原突围主战场的情况,他不仅要把革命遗址恢复起来,还想把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告诉子孙后代。

同村五组村民朱全财今年已经80岁了,他曾经目睹了当年的战争。没事时,李成广就会找到朱全财老人,听他讲述当年鲍鱼岭、玉皇山一带激战的情况。

“当时,我正在远处山坡上放牛,只听到子弹‘哒哒哒’直响,像下冰雹一样在树林里穿梭。”朱全财说,“那时我才9岁,听到枪声,便赶着牛往家里跑。”

朱全财回忆,回家后,大人便把他锁在家里,不让他出来。出于好奇,他就躲在门口听外面的动静。此时,从外面传来的枪炮声不断。

“当时,玉皇庙40多间房屋的砖墙满是国民党部队密密麻麻的枪眼,敌人早已在山顶沿线上千米长的路线上,挖了战壕,筑有土碉、暗沟。”朱全财清楚地记得,当天是阴历六月十一,早上9点多,解放军先往山上发了两颗信号弹,然后发起猛攻。

朱全财讲得绘声绘色,李成广听得津津有味。此时他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我要让当时的战斗场景重现玉皇山。

李成广根据老人们的讲述,请人在玉皇庙内墙壁上描绘出当时的战斗场景。“学生扫墓时看到这些画像会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才有兴趣去探究曾经在这里发生的故事。”李成广说。

在玉皇庙,记者看到了三尊木雕仍然光鲜依旧。李成广介绍,中间的雕像是李先念,旁边的是他的警卫员和三十七团团长夏世厚,每天他都要把木雕上的灰尘擦拭一遍。

在玉皇山顶,李成广弯腰忙碌着,看起来是那么渺小,却又显得如此高大。在苍茫的大山上,成片的松柏在风雪中屹立着,仿佛在向这位默默坚守的老人致敬。

(来源:十堰晚报)
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