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专访鲁军体医生 220个小时、5万公里的跨国生死救援

他用执着与担当 兑现了诺言

时间:2018-01-25 10:08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昨日下午,鲁军体再次到熊富兴的病床前为其做检查。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何利 报道:22日晚,鲁军体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匆匆吃了几口饭,便一头倒在了床上,很快进入了沉睡状态。在过去的220个小时里,这位40岁的医生横跨亚、欧及南美洲的5个国家,行程5万公里,克服重重困难,用执着与担当,兑现了自己的诺言:把在玻利维亚受重伤的农民工兄弟护送回家乡的医院治疗。

同胞有难,虽远必救,再难必援。22日15时40分,急救直升机缓缓降落在湖北医药学院足球场,本报记者作为唯一一名随机见证此次救援事件的媒体记者,与等候在现场的医护人员一起,协助鲁军体将伤员熊富兴护送下飞机。跳下直升机的那一瞬间,鲁军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鲁军体说:“生命无价,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

“此行很艰难,但再难也值”

记者:医院决定派你去完成这次任务时,你有压力吗?

鲁军体:说实话,一开始我也犹豫过。医院派我前去,一方面是因为我曾在华盛顿大学留学,有相关方面的经验;另一方面,我是中青年医生,有充沛的体力和精力,而且我的专长和熊富兴的病情治疗相符,这些都是单位派我去的原因。

记者:出发之前,你都做了哪些准备?

鲁军体:赴玻利维亚之前,我曾和玻方医生进行过沟通和视频交流,对熊富兴的病情有基本了解。他的伤是复合伤——头颅做了手术,气管被切开,有骨折、膀胱尿道损伤、胃肠损伤等,全身多处复合性损伤。

我看到他时,他处于完全昏迷状态,不能进食,仅靠流食维持,大小便不能自理。所以出发的时候,我带了一个大急救包,除了常规设备外,还有为此次救援专门购买的电子雾化机、手动负压吸痰器和电子制氧机等设备。

记者:现在看来,这次行程值吗?

鲁军体:总的来说,这次行程困难重重,但我觉得很值。救人是医生的本分,更何况这次行动代表的不仅是我个人。从上月初接到求助开始,我就充分了解情况,知道伤员伤情很不稳定,也查询了玻利维亚的资料,知道它离中国非常遥远。既然医院决定派我去救援,那我就不能只想到困难,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克服这些困难。

记者:这么远的行程,难度可想而知,是什么力量促使你决定迎难而上?

鲁军体:熊富兴在国外务工受伤,远离家乡和亲人,玻利维亚的医疗条件比较差,他正面临生命危险,让我对他充满同情。加之,太和医院给我提供技术和各项支持,让我有足够的信心完成任务。

“行程中挫折不断,但都挺过来了”

记者:行程比绕行地球一周都远,其间肯定遇到了很多困难吧?

鲁军体:最初,我主要是考虑技术上的困难,做的大多是医疗方面的准备。但行程中挫折不断,遇到了很多非医疗方面的难题,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好在都挺过来了。

北京时间18日17时,我们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机场乘坐飞机飞往上海浦东机场,途中要经过秘鲁利马国际机场,然后再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在阿姆斯特丹机场遇到了暴风天气,飞机无法正常起飞,我们被滞留在候机室里,行程延迟了整整一天时间。原本定好的飞往上海的机票过期了,熊富兴要在候机室呆20多个小时,对我、对他都是非常严峻的考验。在那里,我语言不通,举目无亲,真的很无助。

另一个困难也是在阿姆斯特丹机场遇到的。20日下午,航班恢复,22时40分,我们进了候机厅,但机场不准伤员熊富兴登机,一度令人绝望。

“众多好心人的帮助让我充满感激”

记者:此行中,还有哪些细节让你难忘?上述困难是怎么解决的呢?

鲁军体:最难忘的是路上遇到的众多好心人。我要感谢我们的国家,感谢太和医院大后方,感谢所有好心人!

19日晚,我们被滞留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凌晨时分,熊富兴的身体出现了危险状况,亟需处理。凌晨3时,我拨通了太和医院副院长童强的电话,院领导马上打荷兰领事馆电话求助,后来又把电话打到外交部,提出相关请求。经过多方努力,机场为我们提供了机场医务室,我赶紧对熊富兴做了吸痰处理,缓解了他的症状。

此外,当地不少华人得知情况后,通过各种关系跟机场协调沟通,还有几位欧美同学会的中国人,在朋友圈转发消息并寻求帮助,还建立了一个“荷兰紧急救援群”。

后来,机场的一位华人地勤迅速赶到现场协助沟通,还有人联系上了本次航班的机长。机长很通情达理,他说病人滞留在机场也不行,还是应该早日回到家乡。在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们一行人最终顺利登上回国的航班。

“一路高度紧张,总算不负使命”

记者:全程只有你一名医护人员,既要做医生,又要做护士,是不是特别忙?

鲁军体:对我身体上最大的挑战是连续熬夜,责任很重,压力巨大,每天只能眯两个小时。听到患者在旁边咳嗽,我就像弹簧一样赶紧跳起来去看,要定时给他喂药、喂水、换尿不湿。

还好有熊富兴的两名工友随行,他们也给我帮了不少忙。为了保持清醒,我咖啡、巧克力不离手,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我就跟两名工友交代好注意事项,自己趴在旁边眯一会儿。

记者:转运过程中,病人是如何转机的?

鲁军体:从玻利维亚回国,途经秘鲁利马、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转机时,我和熊富兴的两名工友互相配合,用轮椅推着熊富兴转机,有时也会有地勤人员协助我们。一路上,熊富兴只能进流食,大小便都是我们3人帮助他处理。

记者:一路下来是不是很紧张?

鲁军体:一路上高度紧张,还好我没有辜负这次肩负的使命。回国途中,病人病情有可能随时变化,压力可想而知。直到飞机降落在上海浦东机场,我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毕竟到了自己熟悉的环境里,各方面都好办一些。

“我把跨国救援看成是一次出诊”

记者:众多网友称赞你是英雄,完成这次跨国救援行动,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鲁军体:我也看了不少网友的评论,称我是英雄真的不敢当。其实,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平常就是坐诊看病。我把这次跨国救援看成是一次出诊,只不过路程远了一些,面临的困难多了一些。

此行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使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要想做成一件事情,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依靠团队的力量。而且,要有坚强的意志力,人的潜能非常大,在特定的环境下,潜能可以激发出来,最终做成某件事情。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