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和医生跨三大洲五国紧急救援》续

玻利维亚负伤同胞昨入住太和

这场横跨大半个地球的生死救援仍在继续

时间:2018-01-23 09:57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鲁军体做登机前的最后一次准备。

延伸阅读: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何利 郑瑞 徐双 图/记者 刘成臣 吕世银

“虽远必救,再难必援。”太和医院医生鲁军体用行动践行了自己的这句豪言壮语。超过9天时间,他横跨亚、欧及南美洲的5个国家,行程累计5万公里,比绕行地球一圈还要长。

累计长达220个小时的行程,只为营救一名在异国务工身受重伤的农民工兄弟。昨日下午,在玻利维亚务工受重伤长达两个多月的熊富兴,在鲁军体的护送下成功抵达十堰并住进太和医院。

历经重重艰难,直升机转运最终成行

50岁的陕西省白河县农民工熊富兴,于2017年11月初在南美洲国家玻利维亚务工时,被重物砸中身负重伤,至今昏迷。在异国求医无效后,其家人及所在单位决定将其接回国内治疗。太和医院神经外科专家鲁军体经医院派遣,于1月13日出发前往玻利维亚,负责全程护送熊富兴回国。

在经过60多个小时国际航班的长途跋涉之后,昨日凌晨,熊富兴成功抵达武汉并住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按照事先准备好的转运方案,熊富兴应于昨日上午乘坐急救直升机抵达十堰。然而,受天气原因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此次直升机转运行动差点失败。

昨日早上6时许,武汉市蔡甸区,只睡了4个多小时的汤祥军从床上爬了起来。汤祥军是太和医院医务处副主任,同时是此次直升机转运行动的前方负责人。前一天晚上,他从十堰赶到了武汉。

原计划参与此次救援任务的直升机停在宜昌市,按照直升机运营公司的要求,汤祥军需要早早查看天气情况。“一看天气情况心都凉了,整个武汉市的上空灰蒙蒙的,根本不符合直升机的起降要求。”汤祥军说,之前他已经被告知,直升机起降至少需要100米的垂直视线,而根据武汉航空等部门提供的数据,当时的垂直视线范围仅有60米左右。

记者了解到,在鲁军体抵达玻利维亚后,太和医院就已经联系了负责此次救援行动执飞任务的上海金汇通用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汇通航”),并确定好了执飞的救援直升机。“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公司的飞机都不在武汉,于是一开始决定从附近的宜昌市调一架飞机来执行这次任务。”金汇通航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但谁都没想到,临时受到了天气情况的影响。

对于这个突发状况,汤祥军及太和医院相关领导又开始积极跟金汇通航沟通协调。最终,金汇通航决定临时调整调度计划,从最近的仙桃基地调出另外一架直升机,但前提条件还是天气状况允许。“从宜昌到武汉需要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而从仙桃到武汉只需要20多分钟,毕竟救人更重要。”金汇通航负责人介绍。

上午11时52分,武汉和仙桃两地的天气状况终于都达到了直升机的飞行标准。“飞机从仙桃起飞了,预计20分钟抵达医院,请做好准备。”仙桃基地发出的这条消息,让等候在医院的鲁军体等人顿时兴奋了起来。

13时25分,在经过加油、登机准备及患者转运等一系列工作后,直升机盘旋着升上高空。而此时,鲁军体、汤祥军等人都还没有吃中午饭。

最后飞行两小时,鲁军体全程未停歇

飞行途中,鲁军体为熊富兴吸痰。

直升机钻进云层,越过江汉平原,往鄂西北的崇山峻岭间进发。刚飞行不久,一个不好的消息又从飞行指挥中心传到了直升机上:十堰是山区,能见度也不高,要做好中途迫降的心理准备。

飞机在接近2000米的高度飞行,记者透过窗户频频看到外面弥漫的云雾。驾驶舱里,负责此次执飞任务的机长李锐沉着应对着前方的复杂天气情况。机舱内,熊富兴躺在担架上,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驾驶舱里的两位执飞人员全神贯注地操作着飞机,坐在后方的鲁军体也一刻也没闲着。几乎每隔两分钟,他都会看一眼放在熊富兴旁边的监测仪器,还不时地为熊富兴掖一下被角。悬挂着的输液袋里,缓缓地流出一滴滴药液,然后输送进熊富兴的体内。

14时20分,鲁军体打开随身带着的医药箱,取出工具开始为熊富兴吸痰。飞机轻微的颠簸中,鲁军体全神贯注地拿着手中的设备。吸痰管深入熊富兴体内造成的不适,让熊富兴有些难受。为了减轻熊富兴的不适感,鲁军体不时停下手中的动作。

由于机舱内空间狭小,每一次操作所需要的医疗用品都存放在一个急救包里,中途好几次,鲁军体都顾不上颠簸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尽量将身体靠近熊富兴,以确保每一个操作都精准无误。

在整个飞行过程中,鲁军体几乎没怎么停歇,一直在关注着熊富兴的身体变化。记者了解到,从22日凌晨从上海抵达武汉,再到乘坐直升机回到十堰,鲁军体只休息了4个多小时。

跨越万水千山,熊富兴在病房与家人团聚

熊富兴被成功转运到十堰。

15时40分,运载着熊富兴的直升机稳稳地停在了湖北医药学院的运动场上。早已等候在现场的医护人员和鲁军体一起,稳稳地将熊富兴抬出机舱,转运到医院事先准备好的抢救转运床上,紧急送往医院中心ICU。从飞机落地到进入病房,只用了短短几分钟时间。同时,在重症监护室里,各位专家已经到位,即将为患者进行全面、系统的诊疗。

“熊富兴,回家了。”“你回来了,你到家了。”“熊富兴,你动动手指,渴吗?”在ICU病房里,医护人员轮番对昏迷中的熊富兴喊着这几句话,但处于昏迷中的熊富兴,依旧安静地躺着。

据太和医院急诊科主任方志成介绍,中心ICU的病房及相关设备在熊富兴刚进入国内的时候就已准备到位,护送人员也都在待命中。熊富兴抵达医院后,医院便立即组织了急诊科、重症医学科、神经外科、骨科、呼吸内科、康复科等科室的近10位专家,对其进行了联合会诊。随后,专家团提出了12字治疗方案:完善检查、重点关注、有序治疗。

接到熊富兴回国的消息,他的妻子段女士及女儿等家人,也于昨日上午从陕西省白河县赶到了太和医院。

“自从去年11月知道丈夫受伤的消息后,我一直提心吊胆的,整夜睡不好觉,现在终于把他盼回来了!”段女士说,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主要依靠丈夫在外打工。今年儿子、女儿刚刚毕业,都在外打工。丈夫从事建筑工作已有几十年了。两年前,丈夫被公司派往国外,只有过年才能回家一趟。

连日来,众多的网友和读者都在等候着同胞熊富兴的归来。昨天,这位普通的农名工兄弟,在跨越万水千山、历经千辛万苦后,终于回家了。

如果说这场跨越国界的救援是一场战斗,那么战斗依然还在继续。对于熊富兴的救援,也还在继续之中。昨晚,记者从太和医院了解到,目前熊富兴的情况基本稳定。由于没有完善的病案资料,接下来两天,医院将对熊富兴进行一个全面检查。目前CT显示,他的脑颅、肺和肾脏都有较严重的损伤,后续将重点对脑颅损伤和呼吸道进行管理治疗。

太和医院专家对熊富兴进行联合会诊。

跨越三大洲,鲁军体的220个小时

1月13日12:30 鲁军体从十堰出发

1月16日16:30 鲁军体抵达玻利维亚圣克鲁斯

1月18日13:00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从玻利维亚当地医院出发

1月18日18:00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从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机场起飞

1月18日22:00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降落秘鲁利马机场

1月19日14:00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登上了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的飞机

1月20日 鲁军体因天气原因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滞留一天

1月21日00:43 鲁军体携熊富兴转机飞赴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1月21日11:00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安全降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1月21日13:45 鲁军体带着熊富兴登上从上海前往武汉的救护车

1月21日23:55 鲁军体、熊富兴顺利抵达武汉

1月22日15:40 鲁军体、熊富兴抵达十堰

(以上时间均为北京时间)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