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籍同胞国外务工意外重伤 太和医生跨三大洲五国紧急救援

时间:2018-01-19 10:02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太和医院医生鲁军体(中)抵达圣克鲁斯,和当地医生商量患者的运送方案。

北京时间15日零点30分,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航班呼啸着划破上海的寒冷夜空。

搭乘本次航班的太和医院医生鲁军体,在飞机升空的一刹那,又快速地在脑海里检查了一遍自己携带的医疗器械。陕西籍同胞熊富兴 在南美洲国家玻利维亚务工时身受重伤,鲁军体受命飞赴当地护送他回国。

十堰、武汉、上海、荷兰阿姆斯特丹、厄瓜多尔基多、秘鲁利马、玻利维亚圣克鲁斯,整个行程25000公里,横跨亚、欧和南美三大洲的5个国家。昨天下午6点,鲁军体陪着熊富兴坐上返回的航班,最终将抵达十堰太和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何利 郑瑞 徐双 特约记者 王慧

同胞异国受伤,请求转回国内治疗

2017年12月1日下午,太和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的办公电话突然响了,副主任医师鲁军体接听了这个电话。

电话来自北京,对方是国内一大型工程建筑公司的负责人。他直奔主题,说出了打电话的目的。“他公司一位在玻利维亚务工的工人发生意外,身受重伤,希望能转回国内到太和医院接受治疗。对方同时提出,希望我们医院能派出一名医生到玻利维亚,然后护送伤员回国。”鲁军体介绍说。

鲁军体初步了解得知,伤员虽然在国外接受了治疗,但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且异国他乡语言不通,救治十分不便。

“同胞在国外受伤且情况危重,他所在单位又找到了我们医院,这个忙怎么都应该帮。”鲁军体马上找到医院神经外科一病区主任张力教授和医务处主任温国宏商量对策。

受伤工人名叫熊富兴,今年50岁,是陕西省白河县人,跟随公司在玻利维亚从事建筑工作。2017年11月1日,熊富兴在工作中不幸被重物砸中,身受重伤。

在联系太和医院之前,熊富兴所在的公司也做了充分考虑:要将熊富兴运送回国接受更好的治疗,同时还要在离熊富兴家较近的地方找一家综合实力过硬的医院。经过层层筛选,太和医院成了首选。

经过电话沟通,太和医院的医生简单了解到了熊富兴的病情:头部血肿、脑疝、多处骨折、尿路损伤、腹腔脏器损伤等严重复合伤,当地医生为其进行了头部去骨瓣减压、颅内血肿清除术,气管切开术,胃肠造瘘术,膀胱造瘘术,留置胃管、尿管,但患者仍处于浅昏迷状态。

“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来看,患者的病情不容乐观。再加上他身处异国他乡,运送回国需要在数个国家之间中转,难度确实非常大。”温国宏说,但面对同胞的求助和信任,太和医院领导经过综合考虑,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请求。

“派一名业务能力强、临床经验丰富的医生到玻利维亚,然后再护送熊富兴回到太和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太和医院最终作出决定,横跨三大洲接同胞回家。

绕行地球半圈,十堰医生飞赴南美大陆

到底派哪位医生去更为稳妥?太和医院领导有些“犯难”,因为放眼全科室,谁都没去过这个南美洲国家。

“长途跋涉,还要作为唯一的一名医务人员全程护送一名危重病人回国,必须得派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张力说,在经过一系列考虑,最终医院将这个“万里走单骑”的重任交给了副主任医师鲁军体。鲁医生年富力强,医术精湛,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且有海外求学经历,接受过正规的急救培训。

“这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虽然任务艰巨,困难重重,但一想到同胞在外受伤,又没有条件包机回国,我最终还是接受了这项任务。”鲁军体说。

在确定了医生人选后,医院在等候最终确定出发时间前,还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尽可能找时间跟国外的医生视频沟通,了解患者的情况,准备多套应急方案,以备在返程中的不时之需。”鲁军体告诉十堰晚报记者,两国之间的距离、患者乘坐飞机长途跋涉时可能出现的情况,甚至两地之间的时差,他都做了详细的考量。

太和医院也随之开展了一系列复杂的准备工作。由于途中要涉及多个国家的通行问题,太和医院开始张罗签证等各种手续,而鲁军体则在准备相关的必要医疗设备。

各项准备工作完毕,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1月13日中午从太和医院出发时,鲁军体带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大急救包。急救包里装有急救药品、呼吸气囊、血压计、听诊器、心电血氧监护仪等物品。此外,他还带上了专门为此次行动购买的电子雾化机、手动负压吸痰器和电子制氧机等设备。“情况特殊,只能尽量多做准备。”鲁军体说。

从十堰到武汉,再从武汉到上海,而后是长时间的国际航班。在经过荷兰、厄瓜多尔、秘鲁等国的中转后,鲁军体终于在北京时间16日16:30抵达南美大陆玻利维亚共和国的第一大城市圣克鲁斯。这一趟,整个行程近25000公里,用了80多个小时。

地球赤道周长40076公里,鲁军体的这次跨国救援光是单程就绕了半个地球。

回国漫漫长路,熊富兴将于明日抵达上海

圣克鲁斯是玻利维亚第一大城市,被华人称作“玻利维亚的上海”,当地时间比北京时间延后整整12个小时。

为了尽量缩短救援时间,鲁军体来不及找个地方休息,倒一下时差,便直奔熊富兴所在的医院,立即展开诊断。

“情况比之前预想的还要严重,患者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身上插满气管、尿管和各种引流袋。”在电话采访中,鲁军体告诉十堰晚报记者,这意味着在回国途中,作为全程唯一的一名医护人员,他必须24小时监测患者的病情变化并随时做出正确的处置。

与此同时,鲁军体发现棘手的问题远不止这些。由于玻利维亚的官方语言主要是西班牙语,再加上当地医生的英语水平有限,他所掌握的汉语和英语压根无法跟对方沟通。在当地聘请的翻译对一些医学术语不够精通,双方的沟通十分麻烦。往往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他需要跟当地医生沟通半天。

“目前,患者在当地条件最好的一家私立医院,一直处于浅昏迷状态。当前患者气管切开,留置胃管、尿管。当地医院已经做了头部去骨瓣减压、颅内血肿清除术,还有气管切开术、胃肠造瘘术、膀胱造瘘术。”

“感觉困难重重,任重道远。这里的网络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飘渺不定,我已经几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北京时间17日中午12时,是玻利维亚当地时间零点,鲁军体在微信里给记者匆匆留下两段话后,抽时间去补了个觉。

目前,鲁军体和熊富兴所在单位的负责人已经跟当地医院及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决定在当地医护人员的帮助下,先将熊富兴送到机场,然后由鲁军体全程护送回国。

经过商量,鲁军体一行人回国的行程改为由玻利维亚起飞,然后经秘鲁、荷兰抵达上海。“减少了在厄瓜多尔的停留,这样可以缩短一些时间。”鲁军体说。

由于圣克鲁斯全年的平均气温为20多度,而我国已处于冬季,天气寒冷。出发前,细心的鲁军体想为熊富兴准备一套厚点的病号服,但是他四处寻找没有收获。眼看离出发时间越来越近,鲁军体跑到附近一家市场买回几条厚绒毯,然后请裁缝赶制了一套开襟的病号服。

据了解,北京时间18日13时(当地时间19日凌晨1时),鲁军体已经带着熊富兴从当地医院出发,并于下午6时从当地机场起飞返程。

接下来,鲁军体将带着熊富兴抵达秘鲁的利马国际机场,在机场等待16个小时后飞往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这期间要飞行整整12个小时,接着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再等候4个小时,然后直飞上海,这又是12小时的漫长飞行。

预计在20日上午,鲁军体和熊富兴将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降落,之后熊富兴将被送入太和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一定要备好呼吸机、负压吸引设备,另外多准备一些吸痰用的管子。”昨天凌晨,鲁军体还在跟医院负责人沟通转接的准备工作。

此外,记者从太和医院了解到,目前医院已经做好各种迎接准备。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