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红军回忆漫川关血战

时间:2017-12-07 10:00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85年前发生在鄂陕边境的“漫川关血战”,至今让百岁老红军秦忠念念不忘。老人当年目睹了徐向前作出的突围决定,目睹了许世友和韩亮臣率部拼死血战,从敌人的包围圈上撕开一个口子,为红军打开一条突围的通道。

回忆起这场血战,老人至今还清晰记得,当年部队突围的那条石沟,最窄处只能容一人通过,两边都是悬崖,人走在上面宛如走在刀背上。

秦亚平在郧西县上津镇东河口踏访。当年红军将士就是从这里进入七里峡,踏入生死突围战。

人物简介:秦忠,湖北红安县人,1928年加入共青团,1930年1月1日参加红军,1932年参加了漫川关战斗。抗战胜利后,曾任团政委、军分区政治部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任沙市纱厂、油厂、电厂总经理兼党委书记,湖北省工业厅副厅长,省公路厅党委书记,省交通厅厅长兼党委书记,省交通邮电局局长兼党委书记,省经贸委主任等职。2016年获得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章。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罗毅 通讯员 李仁喜

一路西行,红四方面军且战且走

1932年7月,国民党调集26个师及6个旅共30余万人,对鄂豫皖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在两个多月的反围剿作战中,因敌众我寡,红四方面军连经恶战,已陷入弹尽粮绝的境地。10月10日,鄂豫皖中央分局在黄柴畈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留下部分部队及地方武装坚持苏区斗争,红四方面军总部率红十、十一、十二、七十三师及少共国际团跳出鄂豫皖苏区,向平汉铁路以西地区作战略转移。

红四方面军主力2万余人穿越平汉铁路向西突围。国民党立即调动大批部队对红军进行平行追击和迎面堵击。经枣阳新集和土桥铺两次战斗,红军歼敌3000余人,突出重围,自身也伤亡1000余人。红四方面军主力被迫沿豫鄂地域入新野,过邓县,朝西北方向且战且走。

此时,红军队伍中有一名15岁的小红军,他叫秦忠,湖北红安县人,是红四方面军少共国际团的通信班长。新集和土桥铺之战后,他被编入红十师二十九团。

1932年10月下旬,天气渐凉,红四方面军在河南省境内避开国民党部队,向淅川前进。一路上,红军所到之处人烟稀少,田地荒芜,荆棘丛生。走几十里地见不到一户人家,找不到吃的东西,只有忍饥挨饿。为避开敌人的锋芒,红军日夜兼程,一路渡过唐河、白河、湍河、刁河,在淅川西南地区徒涉丹江。

11月初,豫西南的天气说冷就冷。过丹江时,正值枯水季节,但几百米的江面仍然白浪滚滚。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江面腾起阵阵白雾,冰冷的江水齐人胸脯。秦忠个子小,水漫过了他的脖子,他踮着脚在水中一步一步地探路。江水哗哗地流淌,一个大个子战友见状扶住他,接过他的枪,两人在水中慢慢地朝对岸挪动。这时有人牵着马从秦忠身边经过。他偏头一看,是曾传六政委。曾传六扶着他的肩膀说:“你个子太小了,当心江水把你冲走,来,抓住马尾巴,走稳了!”

于是,秦忠抓住马尾巴,被马拖着,脚步稳多了。

望着曾传六的背影,看着身旁帮忙扛枪的大个子战友,秦忠心里热乎乎的,嗓子眼里像堵着一团棉花,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他挪动着冻僵的双腿,坚定地朝河对岸走去。

涉过丹江,红军行进到鄂豫交界的郧县(今郧阳区)南化塘地区。这里南依鲍鱼岭,北靠伏牛山,山不大,米粮丰沛。吃了两顿饱饭,大家很高兴,总部就决定在这里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

奇袭失败,红军将士被困谷底

部队在南化塘刚停下3天,国民党追兵又到。红十二师与国民党萧之楚第四十四师在南化塘以北交火,红十一师和秦忠所在的红十师在南化塘以东再次与国民党刘茂恩第六十五师激战。国民党胡宗南第一师到达南化塘东南,范石生第五十一师也紧随胡宗南抵达白桑关、黄石坪一带,再次从东、南、北三面形成对红军的合围之势。红军被迫继续向西转移,总部命令“不与敌纠缠,火速前进,通过漫川关入汉中”。

1932年11月12日,就在红军接近漫川关的同时,国民党三路大军也陆续赶到,对红军再次形成包围之势。徐向前总指挥命令红十二师趁敌不备避开漫川关,杀开一条血路,为全军突围打先锋。东南面峡谷两侧是陡峭绝壁,阻碍了红十二师的行动,师长邝继勋带领先头部队攀上山崖。国民党部队发现红军意图,就地架起机枪疯狂扫射。红十二师奇袭失败,全军失去了避开漫川关的最后机会,被逼进任岭(即郧西县上津镇云岭)长达近5公里的峡谷(即上津镇境内七里峡)。

这条峡谷渺无人烟,两侧如刀削斧劈般陡峭。仰头只能望见不大的天空,太阳掠过山顶后,谷底光线更加昏暗。溪水没过小腿,冰冷刺骨。谷底乱石遍布,红军战士深一脚浅一脚地在谷底探道疾进。前方传来消息:漫川关已被陕军杨虎城的3个团卡住关口。国民党3个团的兵力与红军相比数量并不占优势,但红军被困在谷底,若真打起来,将会全军覆没。

天色越来越暗,情况十分危急。总部命令各师停止前进,就地占据有利地形阻击敌人。消息不断传来:西面堵截之敌防线坚固;尾追之敌从漫川关的东北、东南几个方向压来,已基本完成对我军的包围,企图将我军围歼于康家坪至任岭的山谷之中。

红军部队挤在一起,各种消息流传,战士都能听到。上级领导正在商讨突围的部署,张国焘主张部队化整为零,分散游击,各自突围后在指定地点集合,再归建制。总政委陈昌浩和总指挥徐向前认为部队不能分散,否则将会被各个击破,不能形成力量,于军事行动不利,应全军集中突围。

红二十九团的战士们议论纷纷,焦急惶恐的情绪传染了许多人。曾传六政委手叉着腰,急得来回转。

红军的命运危在旦夕,要冲出去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打掉西北方向垭口上杨虎城的守关部队,可这谈何容易?国民党部队在垭口处架上几挺机枪就可以堵住全军。

浴血奋战,红军冲出漫川关

生死存亡之际,红军找到一条非常隐秘的水沟,这是山洪冲出的一条石沟(即七里峡中的大柳沟)。穿过石沟就是通往北山垭口仅有的一条盈尺宽羊肠小道,这条小道从谷底沿着崖边蜿蜒向上,然后伏在一条狭窄的山脊上,最后通往垭口。刀削似的山脊两侧都是望不到底的幽谷,跌落下去定会粉身碎骨。

全军危在旦夕,红四方面军决定拿出最过硬的部队决死一拼。红十二师许世友的三十四团和红七十三师韩亮臣的二一九团上来了,这是红四方面军最能攻坚的两个团。两个团沿着小道冲上山脊,人们都知道这是一场血战。敌人的机枪响了起来,红军突击部队的冲锋遭到敌人疯狂扫射。红军十几挺机枪压制敌人的火力,掩护突击队冲锋。

在混沌的晨雾中,十余骑人马从身边掠过,那是陈昌浩总政委一行,他们向北山垭口急速奔去。

北面打响了,昏暗中,谷底的部队看不见前面的情况,只能看见山崖上双方机枪喷射的火光和手榴弹爆炸时的团团火球。枪声、手榴弹爆炸声一阵紧似一阵。红二十九团接到命令:轻装,火速向北山垭口前进,突出漫川关!

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胜利。接到命令,部队能精减的东西都扔光了,缴获敌人的枪支扔了,山炮和迫击炮埋在乱石中,连行军锅也砸了。

前方的战斗仍在激烈进行,曾传六政委和陈友寿团长挥着手指挥部队成单行跑步前进。峡谷的出口已被国民党部队封锁。红军回过头来,拐向七里峡右边那条隐秘的石沟,发现这条石沟头顶灌木遮天,不见天空,最窄处仅容一人侧身弯腰通过。

总部抽调红十师、红十一师各一部顽强阻击南面和西面的敌军,大队红军将士有条不紊地飞速前进。天色昏暗,部队沿石沟上行,不许有任何烟火,看不清脚下,很多人摔得鼻青脸肿。不知跑了多久,出了石沟奔上山脊的小道,所见之处都是红军战士的遗体,整个山道被鲜血染红。

在北山垭口,陈昌浩总政委和徐向前总指挥站在最危险的道口指挥部队,他俩瞪着熬红的眼睛,穿着单薄破旧的军装,满脸尘土,裹着泥、汗、血污挺立在刺骨的寒风中。在呼啸的枪弹声中,不时传来他们坚定的声音:“快,快,再快一点!冲过垭口就是胜利……”

红三十四团和红二一九团与敌拼杀的战场就在眼前,他们硬从敌人的包围圈上撕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这就是红军生存的通道。国民党部队也深知丢失垭口意味着什么,凭借优势兵力和险要地形,发疯般向红军冲来,想把这道口子重新堵上,想把红四方面军的将士重新堵回峡谷沟壑。

战斗到了白热化程度,敌我双方都在竭尽全力地拼杀,枪声已分不出节奏,炮弹也听不清啸声。一时枪声停止,那是双方在进行肉搏。血与火的战斗,大地都仿佛在颤抖。红三十四团和红二一九团拼死堵住敌人,全军将士火速前进,穿越北山垭口,冲出漫川关。

国民党部队增补了兵力,拼命争夺垭口。当国民党两个旅重新合拢时,已是第二天黄昏,红军主力早已闯出漫川关,翻越野狐岭,攻占竹林关。

后来得知,红四方面军冲破北山垭口的消息使国民党惊慌不已。国民党萧之楚部的一个旅急赴漫川关以北十余里的柳林河,在那里构筑阻击阵地进行再次拦截。韩亮臣的红二一九团几乎同时赶到柳林河,在那里又进行了一场血战。红军一个团抵御国民党一个旅,勇猛顽强的红二一九团多次发起冲锋,硬是将阻击线向前推进了1公里,为全军北上让出道路。

这是一条血染的路!红二一九团和相继赶到的红三十四团死死堵住敌人,弹药打光了就拼刺刀,国民党部队始终没能突破他们的阵地,眼睁睁看着红军大队人马冲出柳林河,再次摆脱险境。

山河呜咽,血染战旗,全军通过柳林河后,红三十四团和红二一九团会合。两个团近两千人,最后仅剩下120多人。红二一九团团长韩亮臣和最后掩护部队撤退的战士壮烈牺牲。这些红军勇士用自己的身躯和热血,为全军铺垫了一条通往胜利和希望的道路。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侯爽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