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艾医生马书荣: “以生命拯救生命”的勇敢卫士

时间:2017-11-30 10:08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艾滋病感染者免疫力低下容易肺部感染,需要呼吸机进行治疗。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季栋 通讯员 黄卉图/记者 吕世银报道:艾滋病毒感染者往往把自己关在心灵围城内,独自静静地活着。唯一知道他们身份的外人,或许只有职业防艾医生和少数临床医护人员。这些白衣天使长期与艾滋病感染者打交道,目睹了无尽的苦楚与悲凉,而幽灵般的病毒阴影,也让他们仿若行走在刀尖上。

市西苑医院感染科医生马书荣,是一名防艾医生。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记者采访了马书荣,听他讲述鲜为人知的抗艾故事,以此向这些勇敢的白衣天使致敬。

以生命拯救生命的战场

厚厚的口罩、警示的符号、病房里闪动的监护仪……走进市西苑医院感染科,记者真切感受到,这是一处“以生命拯救生命的战场”。

“我们收治的几乎都是重症传染病患者,除了重症艾滋病,还包括重症肝炎、耐多药肺结核等重症疾病。”在医院工作了十多年的马书荣,似乎已对这样的环境习以为常。

2012年,工作7年的马书荣,根据医院安排,开始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

根据要求,马书荣的工作范围为:免费接受咨询、抗病毒方案制订、心理疏导、并发症接诊治疗。

马书荣接触的第一例艾滋病患者,被发现确诊时已处于发病晚期,全身布满脓包,伴有高烧发热,没过几天就去世了,留下惊恐的妻子——她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早发现早治疗,其实艾滋病并不可怕。”在马书荣的精心治疗下,这位女感染者一直健康生活至今。

2013年,马书荣接诊一位20多岁的重症艾滋病患者,入院时已并发肺结核,整个人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患者要求我们对他的病情严格保密,连父母都不能告知。”马书荣坦言,当时他就像一支两头燃烧的蜡烛,既要全力抢救患者,又要对家属隐瞒病情。

令人欣喜的是,医护人员一个多月的付出没有白费,患者病情得到控制后出院,现在与常人无异。

事实上,为重症艾滋病患者治疗时有一定风险:注射、穿刺、护理,任何环节只要有体液和血液接触,都有可能被病毒感染,而且患者合并肺结核等疾病时,更要加强防范。

有的艾滋病患者并发精神类疾病,会无理智地侵害身边的人;有的患者出现大小便失禁。为防止家属感染,只有护士去护理。有的患者因为患病性格自闭,对医护人员十分冷漠,但马书荣和同事们总是付出百倍的热情。

“这些医护人员都像在刀尖上行走,所以我很感谢感染科的全体医护人员。”一位艾滋病患者说。这些年来,马书荣在门诊接诊的艾滋病感染者越来越多,对感染者低龄化和男男性行为感染艾滋病的高发趋势,他感到十分惋惜。

像宠孩子一样宠患者

“艾滋病感染者的心理很脆弱,有时就像小孩子,要哄,要宠!”马书荣说。

2013年8月的一天,马书荣调休,带着妻儿在外面玩。当天下午,他忽然接到艾滋病感染者小张的电话,说要领取艾滋病抗病毒药。一个月前,马书荣给她拿过一次药,他清楚记得小张应该还有几天的药量。

“我记得你还有药,能不能等我上班时过来拿呀?”

“马医生,我要出远门,一定要今天拿药。”

马书荣委婉地说道:“我今天调休,不在医院,实在不方便……”没想到,小张不依不饶:“你不给我药就算了,我不吃了。”

马书荣知道,小张曾经停过药,如果再停就会耐药,那时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于是,马书荣支开妻儿,偷偷开车赶回医院,给小张拿了药又赶到妻儿身边陪他们吃饭。

没过几天,马书荣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时意外遇到小张,小张悄悄给马书荣道歉,说她当天其实只是路过医院,因为医院距离市区较远,她就想顺便把下个月的药领了,免得来回跑。

小张是方便了,却把马书荣一家难得的聚会给搅了。

做艾滋病感染者的倾诉对象

2014年5月的一天,马书荣刚到办公室,就有一位年轻女子走进来,坐下后一直哭泣,任凭马书荣怎么问,女子都不说话。

根据经验,马书荣断定女子一定有很大的委屈,便静静地任其宣泄,并不时给女子递纸巾擦拭泪水。

女子足足哭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下,但还是一言不发,马书荣开导了好一会儿,女子才开口。

女子说,她叫小丽(化名),26岁。几天前,她去医院做一个妇科手术,手术还没做,医生就把她叫到办公室,非常严肃地告诉她,她感染了艾滋病病毒。

听到消息,小丽感觉如晴天霹雳,因为除了前夫,她没有跟任何人发生过性行为,同时也排除了血液和医院感染的可能。她认为,唯一的可能就是前夫。半年前,因为前夫出轨,她与前夫离婚。

后经过质问,前夫承认酒后在娱乐场所有过一次危险性行为,他也不知道被感染,并传染给小丽。直到几个月后,他发现身体有异样,经过检查才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离婚时,前夫并没有将实情告诉她。

小丽觉得上天对她不公平,不仅离婚,还染上艾滋病,说着说着又开始放声痛哭。

马书荣一直安慰小丽,让她接受现实,并给她讲解艾滋病的治疗情况,如果坚持吃药治疗,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

经马书荣多次开导,小丽逐渐接受事实,并积极配合检查和治疗。现在,小丽像正常人一样工作和生活着。

私人手机成病患热线

作为离艾滋病最近的人,马书荣深知艾滋病带给感染者的痛苦,歧视带给感染者的伤害,所以他把自己的电话告诉每一位感染者。

自打这“热线”开通以来,马书荣便电话不断。有些感染者白天打电话不方便,便在深夜打电话。不管多晚,马书荣都会耐心地和他们交谈。

有一次,一位感染者由于心理压力太大无法排解,产生厌世情绪,半夜12点拨通了马书荣的电话。

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马书荣躲进卫生间与对方通了两个多小时电话,不停开导对方。最后对方说:“谢谢你马医生,你陪我度过这黑暗的一夜,让我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这以后,马书荣一直关心着这位感染者。在他的努力下,这位感染者不仅坚强面对人生,还加入志愿者队伍,帮助更多感染者走出困境。

马书荣在长期随访工作中发现,艾滋病感染者虽然普遍存在抑郁和焦虑情绪,但因害怕泄露隐私,大多不愿和正常人交流,而面对同病相怜的人,交流起来则不存在顾忌,更愿吐露心声。

抗艾离不开家庭社会的支持

“抗击艾滋病不仅需要社会的努力,患者家人同样不能缺席。”2015年,马书荣曾接诊过一位19岁男孩,是一位男同性恋。当年10月,这名男孩找到马书荣,说自己有多年危险性行为,确认感染艾滋病,已有并发症出现,要到医院治疗。

马书荣很快为男孩办理了手续。经过了解,男孩家人虽然知道他是同性恋,但不知道其感染艾滋病。如果治疗,必须有家人在场。经与男孩商议,决定由马书荣通知其家人。

男孩父亲电话接通后,对方告诉马书荣,他们家在农村,家人对他同性恋的身份本就不接受,再加上感染了艾滋病,家人无脸接受这个事实。如果他们来医院的话,村里人很快都会知道,他们一大家人就没办法在村子里继续生活下去。

挂了电话,马书荣心里五味杂陈,但他不敢把真相告诉男孩,只说他家里人忙,抽不开身。几天后,男孩还不见家人来,直接问马书荣,是不是家里人放弃他了,马书荣没有直接回答。

本来男孩还积极配合治疗,从那天后,他情绪越来越差,不配合医生治疗,并产生放弃的念头。

马书荣发现后,多次劝解男孩,家人并没有放弃他,只是顾忌的太多,但整个社会还有医院不会放弃,他可以继续免费治疗,只要把并发症治好,他可以继续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对于马书荣的劝导,男孩勉强接受,但只要马书荣不在,他还是不配合其他医务人员的治疗。马书荣感觉,男孩可能已经在心里放弃了。随后,马书荣更加关注男孩的一举一动。

几天后,男孩留下一张字条默默离开了,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一段时间后,有人告诉马书荣,男孩去世了。这件事让马书荣非常难过,根据男孩的情况,如果坚持治疗,是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下去的,但由于家人的放弃,让男孩感到绝望,最终放弃治疗。

在马书荣看来,抗艾不仅仅是医院和患者的事,患者家人更要包容他们。因为他们不仅承受着身体的摧残,还承受着心理的摧残,一旦他们感觉不到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温暖,很容易自暴自弃。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李月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