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新闻 > 十堰好人榜 > 活动动态 > 正文
 
    敬老爱亲是全国道德模范刘学举家族代代相传的家风
刘学举:一条红布带 五代人的孝爱传承
 
时间:2017-11-24 10:08      来源:十堰晚报      【我要推荐】

从血气方刚到满头白发,刘学举俨然是一个生命的渡手,为老人们呵护最后的旅程;刘氏家族的孝爱之风,绽放出最唯美的人性花朵,如同洪坪河水一般,源源不绝,代代传承!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赴京领奖这几天,刘学举最惦记的就是家里的老人。一回到家,他就拉着老人嘘寒问暖。

一条红布带,见证着刘学举赡养11位老人的仁孝大爱,更见证着五代人始终不变的孝爱传承。敬老爱亲是全国道德模范刘学举的家族代代相传的家风,它像源远流长的洪坪河水一样,滋养着刘氏家族的每一个子孙。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蒋辉

外出归来先赶回家看望老人

好大一炉火,干柴喷着烈焰,木炭吐着蓝光。土梁那边老远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蹒跚着从堂屋走到木门外,像在等人回家。

刘学举回来了。一个星期前,他赶到北京参加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捧回十堰建市以来第一个全国敬老爱亲道德模范奖杯,11月21日一回到竹山县柳林乡,他顾不得邻里乡亲接连不断的祝贺,紧赶慢赶回家看望两位七八十岁的老人。

69岁的妻子杨元富头天晚上就接到刘学举的电话,得知他第二天一大早要回来。早上七八点,洪坪村海拔一两千米的大山笼罩在薄雾中,初冬的风寒意袭人,患有支气管炎和帕金森症的杨元富和78岁的石泽美老人、86岁的汪少秀老人吃罢早饭,就准备好一炉火迎接刘学举回来。

“婶儿,这几天吃的还好吗?衣服穿得暖和不?”放下装着沉甸甸奖杯的背包,刘学举搀着两位老人围着火炉坐下。汪少秀老人拉着刘学举的手,凑到火炉边让他暖暖冻得冰凉的手:“学举,我们都好,你走这几天,我们怪想你嘞。”

不管走到哪儿,不管去干什么,刘学举最放不下的就是家里的老人。去北京这几天,他每天都要打电话给妻子,询问老人的身体状况。

双目失明的石泽美是刘学举1998年收养的,当时石泽美举家搬到他家,刘学举给了石泽美夫妇和他们的智障儿子最好的照顾;汪少秀他也照顾10年了,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家有老,千般好”,家中有老人心里才安定,一家人才有根。

40多年,赡养11位老人,给8位老人送终,如风的时光染白他一头黑发,悠长的岁月不减他内心的初衷。

各种荣誉,褒奖刘学举的善行。

祖父影响了他的一生

刘学举心中最敬佩的,是过世20多年的祖父刘从青,他说:“可敬的祖父是家族的丰碑。”是祖父影响了他的一生。

刘从青像祖祖辈辈先人一样,是扎根柳林大山里最朴实的农民,他和妻子余正翠在时代的更迭中守着高山上的薄地,养活一大家子人,即使在食不果腹的日子里,仍然收留了一位孤寡老人在家中。

“那时候我还小,家里过得紧巴巴的,祖父还是把附近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接到家里,有吃的让老人先吃,有穿的给老人先穿,祖父是一家人中常常空着肚子的人。”这件事在刘学举心中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刘从青是洪坪远近闻名的善人,除了赡养孤寡老人,邻里但凡有事他没有不出手帮忙的。“代代孝,辈辈传”,祖父去世经年,但他的话语刘学举却从不曾忘记。

上世纪九十年代,刘从青老了做不动了,他家的远亲汪少秀和丈夫隔三差五就翻山越岭来探望,给他们家带些粮食;刘从青过世时,汪少秀一家还过来帮了几天忙。

祖父去世时,刘学举已经收养了6位老人。而后,他每年过年前都会走30公里路,花一天时间翻过几座山,给汪少秀家送些米面粮油。“有侄不为孤”,2007年,汪少秀家只剩她一个人,刘学举请了辆三轮车,把汪少秀从与竹溪交界的公祖村接到家中赡养至今。

“我祖父他们年老时,婶婶对他们可好,她老了没有后人养,我就要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让她好好安享晚年,不至于让她孤居深山。”说着这些,刘学举握着汪少秀老人的手更紧了。

一条红布带连着五代人

刘学举的儿子刘祖春今年也50岁了,为了补贴家用,他和妻子朱仕美在竹山县双台乡茅塔寺村租下百十亩地种烟叶,两个人就住在山梁上的简易房屋里,今年烟叶长势良好,他们收入近10万元钱。

上世纪八十年代,刘祖春结婚时,家里就有6位老人。家里盖房时,乡邻们都说:“这家人就像变戏法一样,一会儿出来个瞎子,一会儿出来个瘸子。”朱仕美还记得,她刚嫁进刘家时,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这女子背时,嫁给了一屋子老年人。”

即使这样,一家人仍然和和睦睦。刘学举没日没夜地劳作,种烟叶,卖粮食,养牲畜,维持一大家人的吃穿花销,还有老人们的日常医药费用。刘祖春远赴河北砖厂,一年挣几千元钱,自己一分也舍不得花,过年回来都交到父亲手上。

“父亲是一家之主,他赡养老人的孝心我们都很支持。我媳妇也是个善良的女人,我出门在外,她就帮父亲照顾一大家子老人。”短发精瘦的刘祖春,看上去像已年过花甲,“钱也是大家一起花,家人从来没有因为钱红过脸吵过架。”

刘祖春印象最深的,是从曾祖父就传下来的一条红布带。上个世纪,洪坪村的交通不便,他们又住在半山腰上,每次家中有老人生病,他们就要背老人下山到医院治疗。一丈多长的红布带,从老人肩膀绕到腋下,兜住老人的臀部后,紧紧系在腰间,这样背起来更省力。

“下山容易,半个小时就下去了,背回来就得一个多小时,用带子系着好背得多。”刘祖春记得,他很小时,曾祖父就用这条红布带背老人下山,后来祖父、父亲也用过很多次,妻子朱仕美和他也用过,儿子刘德权小时候也经常把玩。

刘学举已经记不清用这条红布带背过多少次老人,只记得,红布带后来变得黑红,完全看不出本来颜色。21世纪以来,洪坪村的交通条件得到较大改善,这条红布带再也没用过,被刘学举收捡起来,可惜找不到了。

“这条红布带,把我们一家五代人连在一起,我至今都还记得父亲他们背老人下山的样子。”刘学举的养女刘芳,出生3天就被刘学举从路边捡回,一直抚养到20岁出嫁。在她看来,这条红布带就是一家五代人的情感纽带和孝爱传承,她会像父亲那样孝敬家中的公婆。“我们孩子和嘎嘎(柳林方言“外公”)特别亲,到嘎嘎家还帮忙干活嘞。”刘芳说。

“爷爷老了由我来帮他”

刘学举的孙子刘德权,大学毕业后毅然放弃了大城市的工作机会,回到洪坪村村委会工作,他要帮助爷爷完成赡养老人的使命。

蛇年春节,刘德权召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分配了目前家里3位老人的赡养任务:双目失明的石泽美归自己,智障的李正先交给父亲,耳聋但身体硬朗的汪少秀归爷爷。“爷爷从小教导我,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你对老人好,子孙后代也会对你好,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所在。”

刘德权还记得,有一次家里5位老人同时生病,他和爷爷、父亲搀扶着5位老人下山去医院,一行8人走在山路上,很多人还以为是去走亲戚送礼。“老人能到我们家是缘分,一大家子人可热闹,老年人也很可爱,之前我们过年聚在一起得两桌呢!”

“我孙子之前表态,万一有一天我干不动了,他也会给这些老人养老送终,这也是他回村里工作的原因。”刘学举说,现在他的身体不比以前,老人一生病,孙子就连忙骑摩托车送她们去医院。有一次石泽美老人需每天到医院打针,孙子就连续接送了一个星期。

从血气方刚到满头白发,刘学举俨然是一个生命的渡手,为老人们呵护最后的旅程;刘氏家族的孝爱之风,绽放出最唯美的人性花朵,如同洪坪河水一般,源源不绝,代代传承!

(来源:十堰晚报)
0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