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阳籍耄耋老人千里归乡

祭奠革命先烈,回忆峥嵘岁月

时间:2017-09-26 09:12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年过九旬的周华依旧精神矍铄、思维清晰。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袁伊璇 图/记者 张建波

1926年,出生在湖北省郧县(现郧阳区)大堰乡堰河村一个农民家庭;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南化塘镇第一任区长、郧县人民政府秘书,1952年调离家乡。近日,91岁的郧阳籍老共产党员周华从上海携家人千里返乡。

“要不是南化塘人民的保护,我早已不在人世了”

1947年12月,人民解放军一举攻克湖北郧阳城,随即,1948年1月,解放了鄂豫陕三省边陲要地——南化塘。这里也曾是1946年中原突围部队和国民党血战过的地方。1948年2月下旬,周华跟随区公所进驻南化塘,在这里担任过区长兼区干队长,经历了一段艰险难忘的战斗岁月。

“1948年春夏之交时,由于敌人封锁包围,我们3个月没有盐吃。每晚睡觉,连背包也不敢解开,随时准备战斗。”周老介绍说,当年南化塘解放不久,逃亡的敌伪地方武装在国民党军队配合下,不断骚扰偷袭,形势十分严峻。“我们发动群众、组建队伍,全区区干队和民兵武装合计有600多人,经过两年多的斗争,最后彻底消灭了敌伪武装,老百姓称之为‘夜壶队’。但我们也付出了血的代价,牺牲的解放军指战员、区干部、村干部、区干队、民兵有百余人。”周老回忆着当年的经历。

1948年底,周华和副区长高汉到白桑关参加县大队召开的剿匪会议,和民兵一行十几人返回南化塘,路经江湾对面东溪口滔河边,盘踞江湾的土匪向他们开枪射击。一边是山,一边是水,没有退路,情况十分危急。经激战,幸有区干队赶到雷家巷接应才脱险。

1949年春,周华到盐池村检查工作,匪首吕背锅得知他当晚要返回区政府,在返回的路上设卡埋伏。幸亏有人及时给周华送信,当天他未返回区里,敌人扑空。

同年6月,秦家漫土匪孙鹏得知区干队两个排到刘家洞了,夜晚包围了南化塘街。幸运的是,当天周华半夜心慌,睡不着觉,才发现了敌情,遂将区政府工作人员转移。拂晓枪响,敌人直冲杨泗庙区政府但扑了个空。若非半夜转移,区政府工作人员难逃一劫。后来,周华率区政府关注人员穿过兆河,过河时敌人密集射击,幸没有伤亡。枪响之后,周围各村民兵赶来,配合区干队追赶敌人,打死一名土匪。

同年8月,周华到县里参加征收公粮会议,为了支援大军解放全陕南,任务紧急,必须立即返回南化塘。因路途有敌人,他只得化装返回,头戴草帽,肩挑两个箩筐,身藏手枪和手榴弹,但路经梅子关时被敌人发现,追赶十多里,白岩河村民兵听到枪声前来接应,方化险为夷。同年冬天,周华率区干队配合17师解放军部队到观沟村剿匪,活捉土匪头子张汉业,张汉业开枪打中周华,所幸子弹从其腰部棉衣上穿过,未打中身体。

“要不是南化塘人民的保护,我早已不在人世了。”回忆起当年5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周老难以忘怀,感慨万千。

“今天的生活是用鲜血换来的,来之不易”

周华著作的部分书籍。

在当年这场清匪反霸对敌的斗争中,南化塘人民付出了血的代价,1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区村干部、区干队和民兵英勇牺牲,才换来了今天的幸福生活。

为了缅怀先烈、教育后代,让逝者永垂、给后人立志,通过多年来各方的共同努力,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南化塘立起了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当时,周老应邀参加祭奠活动,当纪念碑落成的那一刻,他不禁潜然泪下。

碑高15米,庄严挺拔,用万山红大理石篆刻的碑文苍劲有力、昭彰千古,周老站在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瞻仰为解放战争抛头颅,洒热血的英灵,中原五师血战南化塘的英雄壮举仍记忆忧新。为了缅怀先烈,他写了《谒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七律诗一首:胡家岩上谒忠魂,别梦依稀战地寻。壮士长眠南化塘土,英雄血洒赵河滨。李公书撰烽烟史,徐帅题碑浩气存。往事追思心碎裂,缅怀故友泪沾巾。

今年9月18日,周老再次来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他不顾年事已高,沿着郧白路一路追寻当年的战斗工作足迹,在一些标志性地方,周老还停下脚步,现场向随行人员追忆当年发生在这里的战斗事迹。

来到南化塘镇革命烈士陵园,周老向革命烈士默哀致敬,敬献花圈,“我幸存活下来了,但这些牺牲的战友们却没有这么幸运,我们永远都不能忘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用鲜血换来的,来之不易!”周老抚摸着由他亲自起草的南化塘剿匪烈士纪念碑,哀恸不已。

回忆往昔峥嵘岁月,91岁的周老久久不能忘怀,此次回到故乡,他还同《血战南化塘》的作家、编剧赵伯贤、欧阳学忠见面,将为《血战南化塘》这部剧作提供意见、参考。

跋山涉水步维艰,一片温馨献寺泉;失学儿童能复学,纵然辛苦也心甘。”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出生在汉江畔、工作在长江边,和这两江清水有不解之缘的周老心头始终牵挂着的一直是这些喝汉江水的人民们。不管是扶贫帮困还是救助失学儿童,他总会想尽一切办法给予帮助。

1987年,革命老区郧县卷烟厂筹建需购买锅炉,锅炉厂要10吨的优质钢材才能供货,周华在上海想方设法争取到钢材,让卷烟厂得以顺利提运锅炉。次年,周华更是从上海到北京,从中穿针引线,靠锲而不舍的毅力为郧县铝箔纸厂争取了230万扶贫贷款。同时,他还为房县争取了180万扶贫贷款,开发香菇生产。

周老心里装着家乡人民,时刻关心着家乡经济建设,更牵挂着家乡下一代的成长。他觉得这是共产党员该做的,这也是回馈革命老区的家乡人民该做的。1995年,上海3家单位集资金1.5万元,他和扶贫办同志带着钱到南化塘镇,翻过3座大山,淌过8条河,步行30多公里,来到选定的助学点,一个人均年收入200多元的“三无”(无公路、无电话、无电线)特困村——寺泉村。当周华把捐赠的1.5万希望工程款,交给村干部和该村小学校长时,在场的人无不激动落泪,因为这意味着40名因贫穷而失学的孩子有望复学。周华还满怀诗人激情,吟诗一首:跋山涉水步维艰,一片温馨献寺泉;失学儿童能复学,纵然辛苦也心甘。

次年十月,周华和老伴张廷芝携带上海扶贫办公室和上海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五师中原委员会共捐资的33450元,

支持寺泉村新建一所希望小学。同时,结对资助南化塘、关帝、化山等村的贫困儿童读书,还带来了上海新四军老战士捐赠的衣服600多件,分给了贫困学生。

周老一家都是工薪阶层,在他看来情义重过金钱。调到上海工作30多年来,但凡有家乡人到上海,只要对方需要援助,他都会热情接待。曾有一位和周老素不相识的普通女工,因硫酸毁容需要植皮,手术后周老把女工接到家中,腾出房间让其住下,精心照料半年,直到女工痊愈才回家。

周老不但广泛发动社会各方的力量,自己还捐助万余元。周朗惠是一名烈士的子女,周老从他小学二年级开始就资助他读书,去年周朗惠毕业,回到家乡工作,他在给周老的信中写到:“周老太爷,没有您的资助,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是吃汉江水长大的,对这里有深厚的感情。”

生活中,周老爱好诗词、擅长吟颂,是中华诗词学会和上海诗词学会会员、上海枫林诗词社社委、上海长江浪花词社社长。写作诗词1000多首,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过400余首,诗词作品选录《世界汉诗大典》,入选《世界万科人名全书》中国当代文化名人篇。

此外,周老还自著并主编了《江花集》、《浪花集》等诗词数本,散文总集《两江文存》记述了周老从汉江到长江的生活历程。

“自1952年离开郧阳地区后,直到现在,我回来过13次。我是吃汉江水长大的,对这里有深厚的感情。”对故乡的一切,周老记得清清楚楚,对于故乡,他有一种特殊的眷恋之情。

多年来,家乡的来信被周老一一珍藏。有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并肩战斗的老战友写的;有被资助读书的中小学生写的;还有朋友、同学、同乡、同事写的;有来信问候表示感谢的,也有诉说困难求得某方面支持的……周老无不视作珍宝。

时隔8年,周老再次回到家乡,看到家乡突飞猛进的变化,感觉不虚此行。他用“六个了”总结家乡新变化:房子高了、马路宽了、汽车多了、卫生好了、绿化美了、水面大了。总之一句话,人民越来越富了。

看到家乡的变化,周老打心里为家乡感到高兴。“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他深有感触地说,家乡是根,永远不能忘记,他相信家乡今后会越来越好!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