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儿子外出打工失去联系;15年来,家人从未放弃对他的寻找——

竹山八旬老汉16次赴京寻子

时间:2017-07-08 09:26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7月2日,81岁的李明德展示女儿代笔的求助信。两天后,他又独自去了北京。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章新俊 实习生 陈晓

如果没有1996年春节前的那次争吵,当时16岁的李国庆也许不会远走他乡;如今,留给八旬老汉李明德的只有无尽的思念——儿子不见了。从2002年开始,每年农闲时节,目不识丁的李明德都会去趟北京,历经千辛万苦,来回奔波2800多公里,只为了能找回儿子。15年过去了,李明德的寻子之路从来没有间断过。

儿子失去联系,老汉16次赴京寻找

7月5日下午,在竹山县竹坪乡宽坪村,81岁的村民李明德家的大门紧锁。女儿李艳春见状,赶紧拨打李明德的电话,结果显示手机关机。她通过邻居得知,父亲已于一天前踏上了赴京寻子之路。这已是李明德第16次去北京了。

邻居告诉她:“你爸爸怕你拦着,偷偷走的。”李艳春气得直哭:“7月2号,我都跟他说好了,向记者求助,希望能通过十堰晚报帮帮我们,哪晓得他却不辞而别。”

事情要从1996年春节前说起,李艳春的哥哥李国庆那年16岁。当时,李国庆从十堰打工回来,给她买了不少玩具。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买的都是年货,李国庆却只知道买玩具,李明德很生气。“我爸爸大骂了他一通,认为他不务正业、没有出息,没挣到钱,还乱花钱。”

李国庆随后和李明德发生了争吵。“他们都太要强了。”李艳春说,那年春节刚过,李国庆就负气随六叔前往河北一处煤矿干活,“六叔跟我们说,我哥去河北没有多久,觉得下煤矿又累又不安全,干了半个月就独自去了北京,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那时候,电话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只有村里的小商店有电话。去北京之初,李国庆除了通过村里小商店的电话与家人保持着联系外,偶尔还会写信。2000年,李国庆打电话回来,当得知母亲病逝的消息后,几乎再也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了。

从2002年6月开始,干完家里的农活后,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又没有任何文化的李明德每年都要北上一次,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找回离家的儿子。

凭着信封上的地址,苦苦寻找15年

李艳春一直保存着哥哥的信件。

自从哥哥与家人彻底断了联系,15年来,李艳春曾两次到北京陪同父亲找人,见证了父亲寻子之路的艰辛。

“2002年,我爸第一次出远门,当时我还在深圳打工,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说我爸在北京迷路了。”李艳春没有多想,赶紧买票去了北京。在熙熙攘攘的北京西站,父亲站在烈日下等着她,“他去北京的时候,带着水和自己做的馒头,还有我哥哥的信,上面写有3个地址。”记者发现,李艳春说的3个地址,分别是北京市海淀区青龙桥西街穿堂门胡同1号、海淀区清河镇东贺村和海淀区长城砖瓦机械厂。这3个地址,是李国庆当年寄信时留下的,也成为李明德寻找儿子的唯一线索,每次去北京,他都会去那3个地方找找。

那一次,李艳春以每天200元的价格,请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带着父亲到那3个地方挨家挨户地问,还找了当地派出所,但一个星期下来,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2015年10月,身在安徽的李艳春又接到陌生来电,父亲在北京迷路了。当时,她已有5个月身孕,但想到父亲孤立无援,她不得不冒着怀孕无人照顾的危险又一次赴京。

那时候,父女俩顶着烈日边走边问,又继续来到之前的那3个地方寻找,但最终还是没有结果。“我们回去吧!哥哥不见了,我们心里都不好受,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找,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会帮你完成心愿。”宽慰完父亲,父女俩抱头痛哭。

后来,李艳春才从邻居和亲人那里得知,父亲这些年一直偷偷去北京寻找儿子。他从村里徒步到乡上,然后坐大巴车到十堰,辗转坐火车去北京,一路上自备干粮和饮用水,年复一年。为了省钱,他经常睡大马路,长途步行让他的脚上伤痕累累。

斗转星移,书信上的3个地址已经物是人非,但它们成为李明德唯一的希望。京城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李明德依然坚持去那里找儿子,15年来从未间断。

4封泛黄的家书,写满了牵挂和愧疚

李国庆寄回家用来办身份证的照片。

在李艳春手里,至今还保留着哥哥寄回家的4封信。7月5日,记者打开这些已经泛黄的信纸看到,李国庆在信里写满了对家人的牵挂和愧疚,还表示“一定要混出个人样”。

在一封1996年的来信里,李国庆说:“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是否知道,儿子身在外地,每时每刻都在思念着你们,就连每一个夜晚的梦里也是你们,和你们相聚在梦中,亲切地说笑。你们在家真够辛苦了,我从内心感到对不起你们,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了成人了,还要你们受累、操心。”

在1997年5月的来信里,李国庆表达了对收到父亲回信的激动:“爸,收到你的来信我太高兴了,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理解我,现在我终于长大成人啦。”他还表示,在外面不回家,是希望多挣钱,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

在1999年的来信里他说,因为一直在外面,很少过问爸爸的情况,也从来没照顾过他们,“真的很对不起你们”。他还表示,“不要为我操心,我太对不起你们了。不管亲朋好友怎么看我、说我,我都不在乎,请原谅我这个不孝之子吧。”

在1999年春节前寄回来的一封信里,李国庆说,希望爸妈原谅他好几年不回家,也让他们不要去北京找他,“答应你们春节回来没有做到,我知道我犯的错是天大的错,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我明年一定回来看你们。”

1999年春节,李明德没有等回儿子,只收到了他的最后一封来信,此后除了偶尔接到电话,再也没有书信送到。

“这期间,他们又发生过一次不愉快。我哥哥寄回了两张照片,让我爸给他办身份证,他坚持不给我哥办,希望他自己回来办,因为毕竟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李艳春说,那次哥哥并没有按父亲的要求回家,这再次加剧了父子间的矛盾,加上母亲已经病逝,李国庆从此和家里彻底断了联系。

每年团年饭都摆副碗筷,希望儿子能回来

邻居们觉得,既然李国庆这么担心父母,那他为什么不回家?这实在让人不解。

李艳春告诉记者:“2000年农历正月初五,我妈临终前,嘴里一直念着我哥的小名,希望能再看他一眼。”

找到多年不见的儿子,成了李明德的最大心愿,让他茶饭不思,“他经常三更半夜醒来,念着‘庆娃子、庆娃子’(李国庆的乳名),希望他能回来。”李艳春说。

每到春节,李艳春回娘家陪父亲吃团年饭,父亲总会在桌子上为哥哥摆上一副碗筷,“按照农村的说法,我哥他可能是迷路了,这么做是希望能引他回来。”

让李艳春记忆最深的,是去年春节父亲的一次痛哭。“当时四叔带着孩子给我爸拜年,他和四叔聊着聊着,情绪突然失控。”李艳春说,父亲说完“你们多好啊,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后,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当着众人的面哭得像个孩子,“任凭四叔他们怎么劝,都劝不过来。”

想儿子的时候,李明德总会朝着北京的方向默默祈祷,希望儿子有朝一日能回来。他笃信,上北京一定能找到儿子,但每次去都没有任何结果。“我爸以前喜欢抽烟、喝酒,如今全戒了。他希望省下所有能省的钱,然后去北京找我哥。”李艳春说。

7月5日傍晚,就在李艳春向记者介绍情况时,突然接到北京警方的电话,希望她能去北京把李明德接回来。“我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实在脱不开身,老二病了也没人照顾,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李艳春说,这已经是她第3次接到北京的陌生电话了,“这几年,我曾试图通过网络等方式寻找,但爸爸不理解,总以为我不想找了。就算我爸爸百年过后,我也会继续找哥哥,可他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会有什么结果呢?”

对于找哥哥,李艳春十分坚定。“哥哥,你到底在哪呢?就算和家里有矛盾,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该消除了啊!哥哥,不管你在外面闯得怎么样,都不重要,快回家吧!”说这话时,李艳春已经泣不成声。

如果您知道李国庆的消息,或是能提供有关李国庆的有价值的线索,请与记者联系,电话:18062186228。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