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心酸的邂逅

时间:2017-06-27 09:42 来源: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早上六点,和往常一样准时起床,开始我每天的晨跑计划。

已经连续坚持了近一月了——其实以前也有过坚持晨跑,但是工作变动后由于疏懒而懈怠了。上次儿子关心我的身体,“严令”我一定要像要求他一样定好计划,坚持锻炼。我感受着儿子“冷语”中的暖意,心说: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给儿子做好榜样,我都要重拾我的晨跑计划!

今天早上,我临时改变了往常的路线,顺着丹霞路一路往西跑(因为呼吸道不好,平时都在乡间小路跑,空气更清新)。三公里后折返。

在返回途中看到路边地头有不少鬼针草——从网上知道,这是可以当菜吃的,也可以泡茶喝,清热解毒还治疗呼吸道疾病、肠炎、高血压等等。时间还早,就采一点吧,也对爸妈的病症,他们也可以用。

采了一大把鲜嫩的鬼针草,低头闻着微苦中淡淡的青草香,我深深吸了口气——好清新的气息!

一抬眼,见远处一个小男孩晃晃悠悠的走来,背着一个大书包。看他一脸愁容,一边走路一边还在低头摆弄手指,全然不顾路上车来车往——幸好现在早上车少。

我等着他走近了,问他:“小朋友你好早啊,上学是吗?”

他没有停步,只是木然的望了我一眼,不回答。

我走过去,轻轻拍拍他的小肩膀,微笑着又问了一遍:“你这么早就去上学啊?”

他又看看我,感受到我的亲近,眉头虽然还是皱着,终于点点头。

“你是在镇小上学吧?见过我吗?”我和他并排走,接着问。

“嗯。”他声音很小,仍然低头摆弄着手指。

“我们一起走吧,我就在你们镇小旁边工作的。”我向他微笑着,“你这么小,上学这么远爸爸妈妈怎么不送你啊?”

他又沉默了,我意识到了不对劲,心里斟酌着怎么和他说话。

“你看我采的这是鬼针草,可以吃,还可以治病呢。”我把鬼针草伸到他眼前。

他一脸吃惊的样子:“真的吗?”

“是真的,我在网上查的。而且我还吃过的。”我说。

“好吃吗?”他问,“我没有吃过呢。”他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了。

“好吃。你也可以让爸爸妈妈给你采点吃啊。”我笑道。

“我……”他一下子又底下了头,眼里竟然有泪珠打转。。

该死,怎么又说错话了!我心里骂自己。

我轻轻托着他的后脑勺走,让他感受着我的爱意。然后,试着小声说:“是不是你爸爸妈妈没有在家,你想他们了?”

“是的。”孩子的眼泪很快流出来了,“妈妈在湛江打工,爸爸找不到在哪里。”我赶紧帮他擦泪:“想爸爸妈妈了很正常哦,也说明你很有孝心啊,那每天给他们打电话嘛。”

“我给妈妈打电话了。”他抽咽了下,“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

又一个可怜的留守孩子!心中那根亲情的弦被拨动了,我鼻子发酸,一时间竟不知道怎么去劝这个幼小的孩子不要伤心。稍停了下,我换了话题:“你几岁了,上几年级啊?”

他也终于不哭了,说:“七岁,上一年级。”

“哦,那你真是很了不起呀!才七岁上一年级就起这么早,而且不让家人送,自己走路三公里去上学呀,很多小学生都做不到呢!”我由衷地称赞他。

“嗯。”他很自豪地点头,“外婆早上要出去干活,姥爷的腿走不了路在家里。我就一人去上学了。”

他说的很自然,似乎一切本该这样,我却莫名的一阵心酸,问他:“你吃早饭了吗?”

“没有。我到学校了吃。”他说。

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知道,乡镇的寄宿制学校是有学生食堂提供学生三餐的,现在国家政策好,每天学生还有免费的营养餐。

“在学校吃饭能吃饱吗?”我又问。

“学校饭很好的,每天都有肉吃。”他仰脸笑了,“看,我还有零花钱呢。”

我眼前金光一闪——是一枚五毛钱的硬币。他高高的举着这五毛钱,很幸福的样子。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五毛的零花钱和孩子的一脸幸福,我又是一阵心酸……

控制一下情绪,我轻声说:“你还有哥哥或者弟弟妹妹吗?”

“我有个姐姐,九岁啦。”他说,“可是,他在老河口,我只见过两次……”他的声音低下去了。

“你喜欢姐姐吗?”

“喜欢,”他重重的点头,“她也喜欢我……可是,可是……”他的眼里又噙满了泪水,声音也微不可闻了。

感受着他心里的思念和痛苦,我的心酸在无端的逐渐加重着。我言不由衷的安慰着这个孤独的孩子。然后,我们都不说话了,默默走着路。

快到学校门口了。我问他:“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叫刘守胜。”他声音不大,但是我听清了。

“好,我记住你了,刘守胜,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我微笑着向他告别,“以后一个人走路一定要靠右边走,请注意安全哦。你以后会更了不起的……”

“你以后会更了不起的”,说这样祝愿的话,我很没有底气,我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想起了那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不愿意去猜测他的爸爸为什么找不到,他的姐姐和他分居两地又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不幸的家庭,也许对这么一个幼小的孩子来说,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有多么的不幸,但是我知道,他幼小的心灵里,对亲人的那种思念是刻骨而难以掩饰的,对亲情的渴望是迫切而异常强烈的!远离亲人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到底有多大的伤害,难道真的要等到他们长大之后再用自己的人生去检验吗?!

注:处于保护孩子隐私考虑,文中孩子的名字用的是化名。

作者单位:湖北丹江口市石鼓镇中心幼儿园 陈琴

湖北丹江口市石鼓镇中心学校  贾旭  

(编辑:张雅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