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6旬老艺人在十堰做起星探 吸纳几十名圈内“新星”(图)

时间:2017-04-16 09:06 来源:十堰周刊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遇见“秦腔”

十堰周刊 文│郭菲

伴着穿透人心的板胡和清脆的梆子,杨朝飞以雄浑厚实的嗓音和悲凉的唱腔,诉说着秦腔《香山还愿》里唐王的旧憾与新愁,面部表情也随着入戏的情绪,尽显悲苦。

“吃着陕西名吃,听着秦腔戏曲,可以达到一种饮食文化与戏曲文化水乳交融的妙趣。”这是杨朝飞对于秦腔与饮食的理解。

2016年8月,十堰万达广场开业,杨朝飞离开家乡西安,来到十堰,在万达广场一家“遇见长安”陕西菜餐厅表演秦腔。

在逐渐疾快的梆子声中,一段戏趋近尾声。对杨朝飞来说,异乡表演,舞台已不同以往,台下的听众不再是村子里搬着小板凳的村民们,而是正在用餐的食客。

万达广场遇见长安店内的秦腔自乐班

我们的梦想,就是把秦腔演给你看

杨朝飞是西安郭杜镇前锋村人。在“遇见长安”,他找到了自己更广阔的舞台。来到这里一个月后,他叫来同村的姜天云、何玉丽夫妇加入他的秦腔表演班子。

或合奏乐器,或唱几段秦腔,或拉起红布表演木偶,他们尽其所能地拿出看家本领,将家乡的秦腔文化展示给这里的食客。

杨朝飞三人每天要在这里进行两场表演,每场两个半小时。

杨朝飞与何玉丽会轮场演唱,杨朝飞唱生角儿,何玉丽唱旦角儿。或根据戏剧的需要演奏枣木梆子和飞铃。姜天云主要负责拉板胡,“在秦腔的演绎中,板胡是主要的乐器,发出的音色比二胡更为尖细有穿透力,最能直观体现出秦腔板式的变化与特色。”

现在,随着秦腔的发展,根据剧本的特点,演奏不再拘泥于传统的民族乐器,而会加入一些西洋元素,比如像大提琴这样的乐器。

在何玉丽看来,秦腔听起来粗犷、豪迈,但感情上却十分细腻,表达也最为直白,任何喜怒哀乐的情绪变化都直接表现在脸上。所以表演者的面部表情要十分丰富。

随着戏剧内容和情感的变化与升华,面部表情与嗓音唱腔都会有所不同。

“城里人看稀罕”,在这里表演,台下的食客们总会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像,记录这些对他们来说相对稀奇的画面。对此,三人早已习以为常。

就在几天前,有位在十堰的外国人,听说这里有秦腔戏剧表演,便带着翻译慕名而来。除了听戏,更兴奋不已地与他们三位艺人以及木偶合影。

在陕西的农村老家,杨朝飞有着自己的粉丝群。尽管村民们早已听惯了带着乡音的秦腔调子,可一旦听说杨朝飞登台表演,他们依然会乐此不疲地来赶场。

对杨朝飞来说,不论在哪儿表演,只要有人喜欢听,他就乐意唱。

起初,他也担心在外省的城市,年轻人只乐意接受流行文化,秦腔对他们会没有吸引力,但现在看到秦腔在这里也同样受到年轻人的喜爱,他发自内心地感到快乐。

1997年,时年47岁的杨朝飞将附近的秦腔艺人与爱好者组织起来,形成了一个30人的表演团,主要以自娱自乐的方式在当地的集市进行公益演出,因此取名“自乐班”。

班子里的骨干姜天云与何玉丽便是因为秦腔走到一起。63岁的姜天云比妻子何玉丽大18岁,“我们算是老夫少妻了。”何玉丽笑称,因为都喜欢秦腔,也有着共同的文化艺术追求,所以两人特别聊得来。

姜天云在乐器表演上很有天赋,学生时期,他就在学校里的乐队崭露头角,各种乐器都十分擅长。

而何玉丽则从小喜欢唱歌,年轻时便跟着老师傅学习了秦腔。跟姜天云在一起后,二人夫拉妻唱,十分默契,“演绎秦腔能给别人带来快乐,我们自己也很快乐,我们的梦想,就是把秦腔演给你看。”

“自乐班”组建之初,每个人都带着饱满的热情。

每周,几位团长们会组织三次排练,成员们无不积极参与。周日,他们会去集市上表演,每次都能引来大量老百姓的簇拥观看。

当时,邻村尤其重视村民的文化生活,还设有一个专门的秦腔大院,便邀请“自乐班”在这里登台表演,每场演出,台下的听众总是不下200人。

每个周六的傍晚,村民们吃罢晚饭,都习惯性地端着小凳子过来听戏。而附近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也爱邀请“自乐班”来捧场。

“秦腔”正走在一条艰难的路上

公益性演出虽然满足了艺人们内心的快乐,却解决不了表演者的生计问题。渐渐地,一些成员迫于生存,脱离了班子另谋出路。30人的“自乐班”逐渐解散,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位发起人依然在坚持。

如今,杨朝飞逐渐老去,但对秦腔的偏执与狂热丝毫没有减退,他实在不忍心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班子就这么散了。

2014年,杨朝飞通过多方联系,将一些老班子成员劝说回来,重新加入。同时,他像“星探”一样,不断发掘身边有潜质的年轻人,看到谁有这方面爱好特长,看到谁会吼几句秦腔,便像发现宝贝一样,将他们吸纳进来。如今,“自乐班”终于又恢复到当年的规模。

杨朝飞说,秦腔作为中国十大剧种之一,不只是一种单纯的表演形式,“文化,以‘文’化人,应该有教化的作用。”

除了演绎传统的经典剧目,杨朝飞和姜天云也经常琢磨原创剧本。

杨朝飞拿起老生木偶

《王二村长》是杨朝飞在村中创作的剧本之一,讲述的是村里一位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因为赌博输光家当无钱给儿子看病,只好求助于村长王二。经过村长的帮助和教化,不仅治好了儿子的病,还从此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的故事。

“村民比较朴实,更容易理解这样简单直白的故事。”杨朝飞希望村民们从中明白好逸恶劳毁前程、勤劳方能致富的道理。

尽管在小范围内,杨朝飞看到人们对秦腔的喜爱而倍感欣慰,但在现代多元文化的冲击下,秦腔由盛而衰却是事实。

曾经辉煌一时的秦腔,如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剧目萎缩、表演团生存艰难、演员流失、观众锐减。

自乐班几经聚散,便是困境的真实写照。“现在肯学习秦腔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杨朝飞说,秦腔文化正走着一条十分艰难的路,以后还将更加艰难。

而他所能做的,就是在有生之年,继续坚持演绎秦腔,并融合现代文化元素,大胆创新,让更多的人接受和喜爱,将秦腔文化传承下去。

(编辑:沈进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