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问责“调料造假事件”:12名官员被处分

时间:2017-02-17 15:26 来源:中国新闻网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春节前后引起广泛关注的“天津静海独流镇制售假冒品牌调料问题”17日有了官方处理结果:18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主犯全部落网,天津静海区政府作深刻检查,受到通报批评,对15名责任人问责,包括两名副区长在内的1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1月16日,执法人员在一处生产假冒酱油的窝点查处的涉案物资装满了五辆货车。当日,针对媒体曝光的调料造假窝点聚集问题,天津市静海区组成联合执法队伍,迅速开展专项执法检查。图为1月16日,执法人员在展示造假者勾兑的酱油。新华社记者 白禹 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1月16日,执法人员在一处生产假冒酱油的窝点查处的涉案物资装满了五辆货车。当日,针对媒体曝光的调料造假窝点聚集问题,天津市静海区组成联合执法队伍,迅速开展专项执法检查。

原标题:天津问责“调料造假事件”:12官员被党纪政纪处分

中新网天津2月17日电(记者 张道正)春节前后引起广泛关注的“天津静海独流镇制售假冒品牌调料问题”17日有了官方处理结果:18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主犯全部落网,天津静海区政府作深刻检查,受到通报批评,对15名责任人问责,包括两名副区长在内的12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1月16日,有媒体报道天津市静海区独流镇制售假冒品牌调料问题,一时成为舆论焦点。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当即批示“坚决不护短”,天津市长王东峰也批示“要坚决依法打击违法违规行为,自觉接受新闻媒体和社会监督。”

1月2日,新发地市场附近,来自独流镇的造假者展示假冒“家乐辣鲜露”样品,部分假调料以送货上门方式进京。新京报记者 大路摄

连日来,针对独流镇制售假冒品牌调料问题,天津市相关部门和静海区连出重拳,严肃认真调查,依法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以实际行动回应社会关切,维护市场秩序,保障食品安全,确保人民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天津市有关部门当天迅速组成联合调查处置组,静海区委、区政府组织联合执法队伍,对独流镇28个行政村进行了拉网式、地毯式全面排查。排查期间,公安机关打掉制假售假团伙3个,发现并依法查处无食品生产许可证、无营业执照制假窝点7处,抓获犯罪嫌疑人18名,其中马某某、邢某某、丁某某等主犯全部落网。

官方通报称,天津静海区独流镇制售假冒品牌调料问题,充分暴露出属地政府、市场监管部门及有关人员食品安全意识不牢固,食品安全责任不落实,履行监管不到位,未能及时发现和查处非法经营问题,存在失职失责行为。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天津市委、市政府决定:责成静海区政府向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并通报批评。对15名责任人予以问责,其中给予党纪政纪处分的12人,天津静海区副区长陈颜忠被“行政记大过”,分管食品药品安全工作的静海区副区长张炳柱被诫勉谈话,并责令作出书面检查,静海区独流镇党委书记岳继东被撤销党内职务,静海区独流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振良被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

【早前报道】

打假者向天津调料造假者索财:2千元保你半年无事

家庭作坊式窝点聚集,制假、售假在天津独流镇已形成一个产业。十多年来厂家打假不停,但是造假窝点依然大量存在。多个调料厂家打假人员告诉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独流俨然已是我国北方调料造假的一个中心,假货从这里发往全国各地。

有厂家打假人员分析,在和厂家的对抗中,造假者越来越谨慎小心,这种家庭作坊式的生产,地点可以随时变换,他们不再在固定时间发货,这都给打假造成一定难度。与此同时,有的厂家委托打假公司打假,这种模式存在一定负面影响,甚至出现“打假者养假”的奇怪现象。他们表示,独流镇假货屡禁不止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当地监管出现问题。

当地调料造假历史已有十多年

独流镇是我国北方地区著名“醋乡”,独流老醋是三大传统名醋之一,与山西陈醋、镇江米醋齐名,始创于明代永乐年间,清康熙初年成为宫廷贡品。目前镇上聚集着多家知名制醋企业,拥有“天立”、“合立”、“山立”等知名品牌。

据当地知情人士介绍,独流调料造假行业已有十多年历史,刚开始是一些造假窝点加工假冒名牌老醋对外出售,“造着造着越做越大,后来就开始做其他的假调料,并在当地慢慢形成聚集。”

从2002年开始在独流镇打假的河南省驻马店市王守义十三香调味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十三香),在当地与造假者的缠斗已经持续了14年。

十三香打假负责人介绍,2001年前后,他们在东北和甘肃、新疆等地市场发现有零星的假货出现,经过调查跟踪发现,这些假货都是来自天津独流镇,从那时起,十三香就将打假重心放在了独流镇。

独流镇自古便是重要的水旱码头,扼守京、津、鲁、冀、豫的水陆交通要道。如今,津静公路、津涞公路、津霸公路和京沪铁路、京沪高速公路纵横贯穿。该地距离西青、北辰等物流园也只有数十公里,地理位置优越。

“独流镇可以说是北方调料造假的一个中心。”在独流镇打假已有十多年的某知名调料厂家打假部门负责人说,根据他们这么多年的打假情况来看,独流镇的造假规模在全国范围来说都是非常可观的。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持续的打假工作并没能将此地造假窝点根除,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没有哪个地方像独流镇一样,经过这么长时间还打不掉的。之前造假规模最大的是广东深圳、东莞一带,我们花了4年时间就打掉了。江苏兴化也是打了4年,现在彻底没有了。而在这个地方,从我们发现他们造假到现在已经14年,一直搞不掉。”上述十三香打假负责人说,他们打假不可谓不费心思,甚至曾经把宣传打假的报纸发到独流镇的各个学校,给学生每人一份,让他们拿回去,也没见到多大效果。

1月4日晚,天津兴达物流园福建专线,小货车从各造假窝点将数百件假调料运到这里。当晚,这批假货从这里装车启程,发往福建。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造假窝点开始向周边村镇转移

在与厂家打假的博弈中,造假者一直在变换策略。

某著名调料厂家打假部门负责人介绍,现在的造假窝点变得更加难打,这种家庭作坊式的生产较为分散,不再集中在独流镇上,开始向周边村镇转移,加工地点可以随意换。他们的发货时间也不再固定,往往选择执法部门下班之后进行。还有一些之前被打掉的造假者转变身份,不再直接造假,而是改做散装无品牌调料,其他造假者就从他们那里购买原料去贴标。

“以前造假者都会把假货提前送往物流公司等待发货,我们去物流一查就能查到。但是现在大部分造假者都赶着晚上物流发车时,直接将货送过去装车,这给打假工作带来一定难度。”十三香打假负责人说。

2012年,十三香打假人员曾经从西青区奥森物流园跟车,直接跟到大连的一个仓库,当时物流公司的车上拉了一百多箱货,还有一些假冒其他厂家的调料。到达仓库之后他们才发现,那里的假货更多,当时查获的假调料一共装了七八辆大卡车,售假者最终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多个厂家打假人员称,独流镇造假窝点的线索大多来自知情人士举报,这也给打假带来一定难度,“如果没有举报线索,单靠我们厂家来查,可能根本找不到。”这些造假窝点隐匿很深,藏在众多普通民宅中间,院落周边围墙很高,围墙上甚至还搭有黑塑料布遮挡。如果不是清楚了解内情的人,就算每天来独流镇查,也很难查到造假地点。

1月16日,天津独流镇一假醋造假窝点,现场有许多假“独流醋”和“山西陈醋”的标签。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造假者自曝遇事花钱即可摆平

从2005年开始,便有天津当地媒体公开报道独流镇假冒名牌调料窝点情况,当地工商、质检等部门也曾多次对造假窝点进行查处。近年来,在市、区两级监管部门对独流镇的执法检查活动中,查处造假窝点的消息也屡见报端。

十三香打假负责人介绍,他们打假主要依靠公安机关,辅以工商和技术监督部门。“只要我们掌握的线索靠谱,公安机关都很配合,可是联系经侦部门一般要一个多小时,办好相关文件手续再到派出所,派出所也要准备,前后三个多小时,等我们到了造假窝点,早已人去货空。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

据该负责人回忆,2012年,当时有人举报在独流镇生产街附近有一个生产假冒“十三香”的窝点,他们多次前去踩点、跟踪,确认情况属实后找到独流镇派出所,在派出所等了一个小时,赶过去时院子已经打扫得干干净净。“人家还不让走,说我们诬陷他们,我们和警察就被上百人困在院子里,后来打110报警找市里的督察,才被解救出来。那天是下午过去的,一直到次日凌晨三点才被放出来。”

还有一次是在2014年,也是线人举报独流镇上有“十三香”的造假窝点,他们晚上提前去看好了,确定有出货,第二天去独流镇派出所,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六七个人过去时,院子已经打扫干净,什么都没有了。

在独流镇同样有着十多年打假经验的太太乐鸡精打假团队,隶属于公司法务部,从2006年以来,每年都能在独流镇打掉七八个窝点。在太太乐打假团队主管看来,当地造假屡禁不止,主要还是处罚力度不够,每次基本上都是查抄完把假货拉走,最后抓不到人。

遇到这种情况的不止太太乐一家,打假14年来,十三香先后在独流镇及静海辖区其他乡镇查获26个造假窝点,一般也都是把窝点打掉,假货拉走,人却抓不到。

1月10日上午11点多,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本来约好与一名造假者在独流镇见面,对方突然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他花钱打点的一个“线人”说,这两天有检查,他要把几个点的货倒腾出去,不便见面,也不便发货。

对于“花钱打点关系”这件事,这名造假者称这在当地很平常,“只要有钱,就没有搞不定的事,上周我家一个造醋的点被查,最后花了2000块钱摆平。”

1月16日,天津独流镇一假醋造假窝点,执法人员雇来的民工将窝点的假醋和设备装上卡车,准备拉走。    新京报记者大路摄

一边打假,一边“养假”

打假不停,造假不止。在独流镇还存在一种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有些打假人员一边打假,一边“养假”。独流镇多名造假行业内部人士称,有些厂家的打假人员找到造假窝点或者在物流公司查到假货,不会真正动手去查,造假者只要给钱就可放过。

去年12月30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联系一名造假者买货时,对方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此前有人自称厂家打假人员,找到窝点后对他们索要钱财,“他进来就说,给2000块钱保你半年没事,然后对现场进行拍照,伪造一个打假现场以完成任务。”

另一名造假者告诉重案组37号探员,这种情况并不鲜见,“遇到了给点钱就行了,我们之前都是塞个五百一千的,号称家乐、海天的打假人员都有。”

多家知名调料厂家打假部门负责人介绍,有些厂家没有自己的打假人员,而是雇专职打假的公司来负责打击假货,“比如说,它在华北区雇多少人,一个月要完成多少打假案件,都有量化的任务,没有造假者,打假任务完不成,这就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导致打假与造假共生,逼着打假人员去‘养’假。”

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