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系列报道(20)

许世友扛机枪血战郧西云岭山

时间:2016-12-27 10:02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漫川关突围是关系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1932年11月5日,红四方面军撤离南化塘,行至漫川关地区,被国民党部队合围在鄂陕交界的云岭峡谷中。在此危急时刻,总指挥徐向前决定集中兵力向西突围。27岁的团长许世友接到命令后,杀开一条血路,攻占了云岭地区最关键的山垭,让两万多名红军顺利突围。

“云岭之战”的惨烈,在郧西县档案馆陈列的“血战云岭”展板上得以再现。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记者 朱江 特邀撰稿 李仁喜 图/记者 朱江

漫川关突围是关系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1932年11月5日,红四方面军撤离南化塘,行至漫川关地区,被国民党部队合围在鄂陕交界的云岭峡谷中。在此危急时刻,总指挥徐向前决定集中兵力向西突围。27岁的团长许世友接到命令后,杀开一条血路,攻占了云岭地区最关键的山垭,让两万多名红军顺利突围。

红四方面军转战鄂西北

云岭,一条绵延近百里、海拔达千米的山脉,自北而南横亘在湖北省郧西县、陕西省山阳县交界的金钱河边。古为“楚寨秦关”,素有“铁箍云峰”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从郧西县上津镇翻过云岭,即是陕西省漫川关。千百年来,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古老土地上的郧西人,饱尝了“行路难,难于上青天”之苦。

80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后来被人们称为“云岭之战”。有关这场战斗的故事,在郧西的云岭村代代相传。当地老人从父辈的谈论中依稀留下了这样的记忆:子弹和弹片把垭口小高地上的松树削得光秃秃的,只剩下一根根半截子树桩;战旗被弹片撕成一条条碎布,垭口小山包上的弹坑一个挨着一个……这场战斗意义重大,成为关系红四方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粉碎了敌人“围歼”红四方面军于漫川关地区的企图。

如今,连接鄂陕两地、全长2.1公里的云岭隧道车来车往,十漫高速公路穿山而过。

时光倒转回80多年前。1931年至1932年6月,战斗在鄂豫皖根据地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已发展到4.5万余人,胜利粉碎了敌人对鄂豫皖根据地的三次“围剿”。

1932年10月15日,红四方面军主力两万余人,在总指挥徐向前、政委陈昌浩、副总指挥王树声以及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兼军委主席张国焘的率领下,在广水车站与卫家店之间越过平汉铁路,开始西征。

经过10余天急行军,部队于11月初到达鄂陕交界的郧县南化塘地区。徐向前元帅在回忆录上讲,一路上广大将士吃不饱、穿不暖,迫切要求再建根据地。

南化塘地区北靠伏牛山、南傍鲍鱼岭,介于丹江和汉水之间,地形较好,粮米较丰。红四方面军召开会议,并向中共中央写报告,决定在南化塘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

然而,部队在南化塘休整了3天,正准备开展工作,敌人却跟踪而来。当时,国民党胡宗南部企图从东、南、北三面合围红四方面军:敌44师从东北方向扼守于花山坪、滔河一线;敌65师从东面压境;东南方向,敌51师占据着白桑关、黄柿坪一带。在徐向前的指挥下,英勇的红四方面军与敌人进行了激战。红12师与敌44师在南化塘以北交火;时任红11师政委的李先念与师长倪志亮,率部与敌65师激战于南化塘以东的化山坪、太山庙一带。当时,在南面的敌第1师迫近距南化塘5公里的七棵树,东南方向的敌51师已到达白桑关、黄柿坪,敌人从东、南、北三面合围红四方面军,只留下了向西入陕一条路。

在敌人三面进逼的情况下,红四方面军被迫放弃在南化塘建立根据地的计划。11月5日,红四方面军离开南化塘,打算经漫川关入汉中,继续向西转移。

徐向前挥师登上云岭峰

红四方面军一路翻山越岭,涉水跨涧,途经郧西县三官洞、陕西省商南县赵川、山阳县照川直插漫川关。1932年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到达漫川关东部的云岭一带。红四方面军原计划先占领漫川关,然后沿金钱河出上津、过大小坝,进一、二、三天门,再出湖北口入陕南。 

可是,当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进入云岭地区时,敌军三个团已抢先占领了漫川关,据险扼守,堵住了红四方面军前进的道路。国民党军在此布置了四个师的兵力,对红四方面军四面合围。敌1师的两个旅由南向北逼进,已由郧西进至漫川关南云岭、雷音寺、七里峡、古庙沟一线;敌44师占领了漫川关东北张家庄至马家湾一线;敌65师、51师到达漫川关以东,切断了红四方面军的退路;敌42师则经漫川关以北石窑子向南压进,己基本形成了包围之势。

敌人重兵围困、地形于红四方面军极为不利,加上红四方面军连续行军作战,长时间没有得到休整和补充,战斗力大大减弱,在这样的险恶形势下,张国焘十分惊慌,主张部队分散突围。这时,徐向前沉着冷静地分析判断了敌情,认为分散突围会被敌人分割包围吃掉,主张乘北面敌人尚未完全封锁包围圈,集中兵力突围出去。

军总部采纳了徐向前的正确意见,决定强攻漫川关以东的北山垭口,集中突围。徐向前遂令红12师为先锋,红73师配合,红10师、红11师抵御夹击之敌。

11月11日下午,徐向前率领13个团登上云岭主峰。国民党刘茂恩、胡宗南部两个师已对云岭形成包围之势。徐向前沉着指挥,带领红军战士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抵达东云岭地区。11日深夜,当红军迂回前进到云岭主峰以东的康家坪、东云岭地区时,敌人气焰十分嚣张,动用8万人的兵力,妄图将红四方面军全歼于云岭至山阳县康家坪一带5公里长的深山峡谷中。 

红四方面军的两万多人,陷入了前进无路、后退无门的困境之中。已是11月中旬的寒冬天气,北风呼啸,漫山遍野一片枯黄。部队的给养已经消耗殆尽,战士们草鞋磨破,一双双脚板都裂口流血。从离开根据地,部队已经转战20多天,饥寒交迫。

很显然,敌人已经将红四方面军合围在峡谷,企图将红四方面军一网打尽。胡宗南甚至狂妄地叫嚣:“漫川关,就是红四方面军的坟墓!”

许世友扛机枪血战云岭山

1932年11月12日清晨,事关生死存亡的突围战打响了!当时,徐向前带着部队从云岭的北路上山,发现被敌人包围了,当即决定撤往半山腰。经过侦察,徐向前发现,部队从山上下来,必须通过一个无名高地,而那个高地已经有敌人把守,经过与政委陈昌浩商量,最终决定由红12师34团和红73师219团主攻,总部跟着12师走,红10师、红11师在周围牵制。

很快,红12师34团团长许世友接到了徐向前下达的攻占北山垭口的命令。“世友同志,全军安危唯此一举,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垭口,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徐向前紧紧握着许世友的手说。许世友当年才27岁,刚刚升任团长。在到云岭之前,许世友曾7次参加敢死队,2次任队长,4次负伤。

受命后,许世友与全团将士信心满怀,以高昂的斗志投入战斗。34团非常能打仗,团长许世友带领一个营向守在无名高地的敌人发起了冲锋,战士们边打边冲。34团的勇士们冒着暴雨般的子弹,迎着纷飞的弹片,勇猛地扑向垭口,前面的战士倒下了,后面的又冲了上去。

紧要关头,许世友发现机枪手牺牲了,他便自己拿来机枪,冲了上去。战士们上去以后,跟敌人肉博,最终攻占了垭口。与此同时,红73师的219团抢占了龙山制高点,红军终于从敌人的合围中打开了一条生命通道。

此时,时间就是生命。部队精简了所有难以携带的物品,炸毁了缴获的重炮。徐向前、陈昌浩等人站在最危险的要道边,指挥部队加速前进。

敌人也深知,丢失了垭口势必前功尽弃,凭借兵力和装备上的优势,以整连、整营、整团的代价向无名高地发起进攻,企图把缺口重新堵上。敌我双方都竭尽全力拼搏、厮杀,反复争夺着这块阵地。34团最终化险为夷,顶住了敌44师两个旅的疯狂进攻。

红四方面军战斗在高地最前沿的一营营长、3个连的连长和指导员以及大部分排长相继壮烈牺牲,营教导员身负重伤,全营500余人,仅剩百余人。

13日黄昏,红四方面军大部队向西北转移,连夜越过了国民党军的包围,沿小路向北急进。战士们冒着大风雪翻越海拔1600多米的茶壶岭,抢占竹林关,奔向杨家斜,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彻底粉碎了敌人在漫川关地区围歼红四方面军的企图。此后,红四方面军又翻越秦岭、渡过汉水,经汉中入川,开辟了川陕革命根据地。

据徐向前的回忆录记载,漫川关突围是关系我军生死存亡的一战,许世友的34团立了大功。如果不是迅速突围,后果不堪设想。

漫川关突围,我军以牺牲2000余名战士和上千名地方群众为代价获得成功。这场战斗,部队处境之险恶、战斗之惨烈前所未有。

十堰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桂柏松指出,红四方面军是红军时期经过郧西地区的第一支人民军队,在郧西转战期间,沿途张贴布告,刷写标语,宣传红军的革命宗旨。“红四方面军途经郧西之时正值寒冬,广大指战员身着单衣、脚穿草鞋,加之长途行军打仗,食物供给极度匮乏,然而他们所到之处纪律严明、爱民护民,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热情支持和欢迎。”

“过去我军在战争史上很少提到云岭之战,但是它在当年将士们的心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正是有了云岭之战的胜利,才有了红四方面军的生存,才有了川陕革命根据地这一稳固的后方基地,才有了以后的红四方面军的八万雄师。”汉江师范学院思政课部中共党史专家孟宪杰副教授研究分析说,这支劲旅后来发展成为抗日战争时期的八路军129师,直至后来的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二野战军,为共和国的诞生立下了汗马功劳,“正是从云岭的深山峡谷里,走出了共和国李先念主席、徐向前元帅。”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