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城楠木及其他

时间:2016-11-02 09:32 来源:十堰日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梅洁

一  

溪城,即鄂西北竹溪县,人们昵称 “溪城”。我想,这样的昵称应该不仅仅是因美丽的竹溪河穿城而过,而是五河汇聚、百溪穿流的那片山地,总是把太多清澈、神奇的美丽留在人们心里的缘故。

上苍把 “竹溪”这样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赋予秦巴山腹地,应该是有来由的。早在我童年时,就常听到誉满郧阳府的一句谚语:“要娶媳妇到郧西,要吃好米到竹溪” (历史上郧西、竹溪均属郧阳府六县之一)。在吃不饱肚子的童年时代也曾想过:有好米的竹溪在哪儿?

稍长大我便离开了故乡,大半生岁月都在异乡度过,但总有溪城的传说从故乡传来,最脍炙人口的便是 “溪城三贡”,即 “贡米、贡茶、贡木”。 “贡米”是说竹溪大米从400多年前的明神宗年代就成为朝廷 “专贡”,成为 “皇米”。每年,千担万斤的大米历经千山万水运达京城,成为皇室餐桌上的美味佳肴;“贡茶”即 “梅子贡茶”,是说竹溪梅子垭的茶叶曾由唐代女皇武则天钦定为朝庭 “贡茶”,梅子垭的清香之叶是由被贬房陵 (与竹溪毗邻的房县)14年之久的武皇之子李显亲荐给母后的。我查了一下唐代纪元表,发现李显尝饮梅子贡茶要早于 “茶圣”陆羽著《茶经》70余年; “贡木”即生长于竹溪苍茫林海里的金丝楠木。这种木质坚硬、木体挺拔壮硕、木纹如金丝镶嵌、高达十几米甚至几十米的大树,被当地百姓视为神木。在没有钢筋水泥的古代,皇宫建筑千觅万选的栋梁支柱就是楠木。在北京故宫、天安门城楼、明代十三陵墓的建筑中,成千上万根金丝楠木支撑着那里的辉煌。于是,竹溪人称楠木叫 “皇木”。

在溪城的日子里,一种巍峨苍茫、悠远而难言的震撼恰是发生在楠木寨看到那一山“皇木”的刹那。

溪城的朋友李江、付修平带领我们乘一辆越野车,沿溪城 “百里景廊” (溪城还有“百里绿廊”、 “百里果廊”)风驰电掣,穿越八个乡镇,来到柿河岸边的楠木寨。这是在数百年 “砍砍伐檀兮”的历史背景下,溪城人保护下的唯一一片神奇之林。沿九百级石阶攀援而上,我们便来到了峰峦之腰的楠木林。

溪城朋友说,柿河一岸的群山似一条巨大的苍龙,古代这里都生长着楠木,现在已荡然无存。现存楠木林的这座山是苍龙 “龙头”,人们说 “龙头”上的东西是不能动的。在对大自然的敬畏与恐惧中,野蛮与蒙昧终于住手,在数百年的斧钺砍伐声中,这片楠木幸存了下来。

走近这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甚至四百年树龄的古老生命,你无法不感慨什么叫 “阅尽苍桑”;当一次又一次抬起头来,沿着它昂扬挺拔的躯干向上,仰望它10米、20米,甚至40米高处的枝叶,你无法不感慨什么叫 “一柱擎天”;当怀着无限敬畏,轻轻抚摸它壮硕光洁的1米、2米,甚至3米树径的树干,你无法不感慨什么才是真正的 “栋梁之材”……

龙爪般的楠木之根,盘虬在岩石之上,有溪水从岩石的缝隙里汩汩流出,流到山下灌溉一片又一片的稻田。眺望柿河两岸,群山逶迄苍郁,心底一阵唏嘘:神奇的楠木曾怎样装点着这片山河的壮丽!

我曾在一些资料中读到,金丝楠木居江南四大名木 (楠、樟、梓、桐)之首,是我国独有的二级保护野生植物,它可以长到60米的高度,树径可达5米,是十分珍贵的木材。金丝楠木质地坚硬,经久耐用,数百年不腐不朽,制作出的物品有冬暖夏凉之特性。更为高贵典雅的是,其在阳光照射下有金丝浮动,有幽香飘拂。金丝楠木密度大于水的密度,所以入水即沉。又说,金丝楠木在明末已濒临灭绝,现在市场上的楠木家俱大多是收购古董所得,木材也多为拆旧房古庙抑或地下文物和棺木,价格高达一吨十几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如此稀缺物种,在溪城楠木寨居然还有这么一片珍贵的存在,怎不让人在惊叹中充满喜悦。

其实,数年前,在京城之北,我已与溪城金丝楠木有过一次相遇,至今都难以忘怀邂逅它的巍峨、庄严时的难解心绪。

那天,我在明长陵裬恩殿抚摸一根根昂然挺拔的金丝楠木后,便把莫名的怅然留在了那一片群山之中了。

明朝十三位皇帝的陵墓群坐落在京北50里外的燕山山脉褶皱里,这些从1409年一直建到1644年、从明代建到清初的皇家陵园,在长达235年的建造岁月里,把一个帝国的辉煌与泯灭、骁勇与虚弱、雄奇与诡秘全部都埋藏在这万山沟壑之中了。

从居庸关古客栈驱车十几分钟,便可到达十三陵的首陵——长陵,长陵是大明帝国第三位皇帝朱棣和皇后徐氏的合葬墓。我曾在一些史料文献里看到,规模宏大的十三陵建筑都曾遭受火焚之灾,地面建筑物或被焚烧殆尽,或只剩残垣断壁。唯有最早建造的、面积最大的长陵安然无恙,从而完整地保存了600多年前中国皇陵建筑的典范和中国文化的奇迷内涵。

也许我无法言说远眺长陵时,它的恢宏带给我的震撼,但当我走进坐落在三层汉白玉台基上的裬恩殿时,当我仰望祾恩殿内60根金丝楠木支撑起的辉煌与庄严时,当我静静地抚摸那一根又一根高12米、直径1米的奇材大木时,一种无以言说的情绪瞬间震撼了我——这些顶天立地的金丝楠木原本来自我的故乡鄂西北竹溪啊!

我曾在明代 《郧阳抚台志》一书中读到:“湖广多楠木”。从明成化年间开始,郧阳先后成了205年的湖广巡抚驻地,也曾是500多年的府置首府。我知道广义的 “湖广”包括楚、陕、川、湘、粤数省,不能肯定 “湖广多楠木”就是 “郧阳多楠木”。但抵达长陵之前,我在读竹溪藉著名作家野莽的方志小说 《庸国》时发现,宫廷政变成功的朱棣在夺得政权之后不几年里,就开始了庞大的南北 “土木之战”。他在 “北建故宫南修武当”(皇室家庙)的同时,于1409年即开始了他的灵寝之建,占地12万平方米的长陵,地下玄宫和地面殿宇的营建共花去18年之久。无论是北建故宫还是南修武当,抑或是大修陵墓,都需要大量上等木材,金丝楠木是一种质地细腻如丝、木质色泽如金的奇异木材,于是永乐皇帝便把到南方寻找金丝楠木的任务交给了工部宋尚书。

野莽在书中这样写道:宋尚书带着部下裘侍郎和二十万民夫,去北方采石、到南方伐木。裘侍郎亲率十万伐木大军经武当山,过郧阳府,浩浩荡荡来到竹溪慈孝沟,砍伐一种名叫金丝楠木的稀世奇树。然后以黄泥筑路,路面洒水冻冰,木橇为船,船上载木,在冰块一样滑溜的黄泥路上运木材入汇湾河,再入堵河,再入汉水,再入长江,再入大运河,最后在通州上岸,人抬马驮进皇宫、入寝地。

野莽还写道:当年慈孝沟百姓,为抵抗朝廷官兵砍伐楠木而血流成河……

据清同治六年 《竹溪县志》记载:伐木“进山一万,出山三千”,是说伐木者中有十分之七的人累死、病死,或被毒蛇猛兽咬死。“及达皇宫,三年乃成”,是说一根金丝楠木需要三年才能运到北京。至今,在竹溪县城以东一百多里的地方有一个石门,石门旁有一座颓废的坟茔,叫裘侍郎墓,里面埋的就是当年率领十万民夫到竹溪慈孝沟砍伐金丝楠木运往京城的裘侍郎。

现代人读史有可信品质的应该是一些属方志的史书。

这是我第一次在阅读中邂逅金丝楠木。

这也是我在长陵裬恩殿抚摸那擎天立地的金丝楠木基柱时,为什么心头颤栗的原因。故乡的楠木竟然在这里挺立了600多年!那一刻,我不知该骄傲还是伤感?该诅咒还是赞叹?故宫、天安门城楼也用了无计其数的金丝楠木,但因其先后四次失火,很难相信如今挺立在那里的依然是来自 “湖广”的楠木,唯有祾恩殿珍藏着一个历史与自然的真实。

那天走出裬恩殿时,我一再回眸殿内凛然、赫然的楠木大柱,内心一片怅然。应该说,这也是我在竹溪楠木寨看到一片尚存的参天楠木时,内心为什么如此波澜起伏的原因。

当然,还可以佐证朝廷专用金丝楠木来自竹溪的是,1477年,一个名叫廖希夔的湖北光化知县来到竹溪慈孝沟,眼见树去人非,不免唏嘘感叹,赋诗一首。此诗被同行的典史官华亭瞿记录了下来,后又请一位石匠将其刻在一方崖壁之上: “采采皇木,入此幽谷,求之未得,于焉踯躅;采采皇木,入此幽谷,求之既得,奉之如玉;木既得矣,材既美矣,皇堂成矣,皇图巩矣。”

这是清代 《竹溪县志·艺文》上记载的。现在,此石刻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金丝楠木这种世间奇木早已在慈孝沟绝迹,无论是历代王朝的大兴土木,还是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炼钢铁、大修水利,也无论是建设第二汽车制造厂还是修筑襄渝铁路,在漫长的 “砍砍伐檀兮”中,鄂西北数百万亩原始森林惨遭破环。截至上世纪八十年代,森林覆盖率由百分之八十锐减到百分之三十、荒山面积达五百万亩的郧阳地区,成为湖北省 “第一荒山大户”,金丝楠木更是荡然无存。

但无论怎样,因这世间珍物与历史大线条的联结,我们对慈孝沟便有着一种别样的心绪。乘车经过鄂坪镇慈孝沟村时,李江让车停了下来。放眼山涧,通往慈孝沟村的山路已被草木覆盖,历史在这里已悄无声息。但我们还是在路边站了很久,仿佛还想听到些什么。

我们听到了什么?

三十多年来,十堰市以 “生态立市”、“可持续发展”为立命之策,最终成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城市。森林覆盖率达76.8%、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近40个百分点、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60个百分点的竹溪,已成为 “十堰绿色崛起示范县”、 “全国林业百佳县”、 “全国绿色模范县”、 “全国珍贵树种培育示范县”。

今日竹溪人己牢固树立 “绿色决定生死”的发展理念,严格实行 “林进人退”,已退耕还林15.5万亩,生态公益林建设194万亩,国有林管护116万亩,幼林抚育10万亩;

他们因古树搬家,道路修建过程中多投入资金3000多万元,为20多棵千年古树让路;

他们先后打造了十八里长峡国家自然保护区、偏头山国家森林公园、龙湖国家湿地公园、八卦山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十八里长峡省级地质公园五张 “绿色名片”;

与此同时,他们建成茶叶基地25万亩、核桃基地18万亩、药材基地10万亩。年产茶叶1100多万斤、核桃50多万斤、药材20多万斤。全县林下产业总规模达到15万亩,年实现林业经济总收入2亿多元;

他们在10个乡镇、8个林场建起楠木、珙桐、银杏、红豆杉、鹅掌楸等珍稀树种培育示范基地1万余亩,培育出珍贵苗木300万株,累计建设珍贵树种苗木基地5万亩……

今日之竹溪,已远非古代 “三贡”所能比拟, “绿色生态之王”的桂冠终将名落竹溪。38万溪城人将在这片绿色王国里尽享天年。古老的金丝楠木,也定会在竹溪大地再次葳蕤成林。

(2016年10月8日于北京建西苑)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