郧阳区发现唐濮王李泰家族墓

时间:2016-10-27 10:17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记者 蒋辉

李泰是唐太宗李世民第四子,因与皇太子承乾争夺皇位的继承权而被贬往均州郧乡县(今郧阳区),公元652年死于郧乡县。1973年以来,相关文化部门曾多次对李泰家族墓群进行抢救性发掘。这个墓群规模如何?是怎样被发掘的?墓群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多次参与墓群发掘的原郧县博物馆馆长王正华为我们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数次发掘展现墓群全貌

当年考古人员正在发掘。

郧阳区马檀山李泰家族墓地位于郧阳城区东500米,现为城关镇菜园村一组。如今该墓地东、南种植着大棚蔬菜,保存较为完好,低洼地带汉江涨水时会淹;墓地东北部地面曾为砖瓦厂取土场,西部为原郧阳卷烟厂厂房。已发掘的李泰墓处于岗地的中心地带,墓道对着岗地中间凹地。整个墓地北依山岗,东临棒槌河,南近汉水,古称马檀山。

由于丹江口水库的修建,原郧县砖瓦厂迁建取土,将墓室顶部铲破,暴露出一个大洞。不知情况的工人们将自来水灌进墓穴。数天后,砖瓦厂领导发现有异,将情况报告给郧县(今郧阳区)文化局,文化局立刻派人前去勘查,发现墓内壁画黑白兼之,疑为唐墓。此后由省、市、县相关文化单位组成发掘清理小组进行发掘。

自1973年3月以来,考古人员先后进行了多次发掘工作。1973年发掘出一座带斜坡墓道的砖室墓,墓主是唐代“神尧皇帝之曾孙,太宗文武皇帝之孙,雍州牧魏王之元子嗣濮王李欣”。

1975年发掘取得了极其重要而丰富的资料,墓主是“高祖武皇帝之孙,太宗文皇帝之子雍州牧濮王李泰之墓”;1985年,又发掘出两座唐墓,据墓志得知,其一为唐濮王李泰之妃阎婉,其二为李泰之次子李徽。

从2006年底开始,考古人员又陆续发现了李泰墓外围175米长的围墙。

墓群出土文物并不多

李泰墓群内的壁画。

1973年,濮王李欣墓被首次发掘,它南距李泰墓约200米,墓由墓道、过洞、天井及砖砌甬道、墓室组成,墓道高2.4米、宽1.8米,每个水平长2.25米,顶为拱形;天井呈方形,每边长1.85米,底距地面5.3-5.9米,顶为券拱;墓道东西各砌一壁龛,高1.25米,宽0.8米,深0.16米;在甬道与过洞之间砌一道厚0.68米穹窿顶。墓室墙壁共五个壁龛,墓室西部为生土台棺床,上用条砖面铺,官床沿石础插铁杆,为挂幔帐所用。

李泰墓平面呈古字形。在甬道两侧各有两个二室。全长36.3米,斜坡墓道长25米、宽2.5米,甬道长5.22米、宽1.9米,耳室长1.55至1.65米、宽0.9米。墓室平面呈弧方形,长和宽均为4.9米,高5米。墓砖上刻有“贞观二十五年造”等字迹。此墓曾多次被盗,出土文物有雕刻精美的墓志铭、武士俑,还有金、银、铜、瓷器、玉璧、珍珠及部分残缺的壁画。

在墓室东北角上部和甬道前的过洞上部,各有一个盗洞,疑为墓室两次被盗,壁画损毁严重,残存随葬品较少。出土文物仅小铜马蹬、铜饰花片、白素珠等。工作人员还发现了装在盒中的墓志,详细记述了李欣的生平。

此后,工作人员又陆续发掘了李徽墓、阎婉墓,两墓均呈南北向,东西毗邻,南距李泰墓120米,北距李欣墓80米。李徽墓内也仅剩随葬品82件,以陶器、瓷器为主,另有铁、铜、石质器皿等。其中三彩龙首杯、三彩瓶等色彩绚丽,造型精美。墓室顶有彩绘壁画,图案以花草人物为主,顶部绘星象图。而阎婉墓内则出土了铜镜、挖耳勺、雕花铜饰、冠饰、下腭托等,也有墓志和壁画。

京畿外 唯一唐皇室墓群

考古人员在发掘李泰墓。

迄今为止,马檀山发掘的唐濮王李泰家族墓地,是唯一见于京畿长安之外的唐代藩王家族墓地。唐太宗贞观年间,发生的牵动全国的皇储之争,是李泰被贬往郧县的重要原因。

李泰是唐太宗第四子。三嫡子中太宗最宠李泰,这在《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四《唐纪十》中有明确记载,太宗乃至“每月给泰料物有踰于太子”。李泰天性聪慧,好士爱学,与太子李承乾的“好声色”形成鲜明对比,太宗一度有废长改立之念。

此后魏征、褚遂良、长孙无忌等激烈反对,太宗不得已让步。李承乾被废后,储位之争日趋白热化,太宗做出“自今太子不道,藩王窥望者两弃之”的决定,改由晋王李治入主东宫,改封李泰为顺阳王,徙居均州郧乡县。

太宗暮年思子心切,亦未曾召李泰一见,驾崩前甚至诏令不准泰为生父奔丧,这在《资治通鉴》中也有明确记载。但也有史学家认为,太宗偏爱李泰,不可能立此遗诏,或为李治及褚遂良、长孙无忌等所谋划。

唐高宗永徽三年,万念俱灰的李泰死于郧乡,年仅三十三岁。在当时,客死他乡的帝王子女,绝大多数都获准迁回帝陵,就连因谋反被废的太子李承乾亦得“陪瘗昭陵阙中”,独李泰死而不赦,他的后人遭遇可想而知。

李泰之妃阎婉,据墓志记载乃河南人,其父为唐代著名画家阎立本之兄阎立德,工部尚书、大安公。她十一岁即入宫随侍李泰,春秋六十九年,随子李欣死于邵州官舍,李欣之妃周氏奉灵柩至洛阳龙门,后嫡孙濮王李峤将祖母、父亲遗体迁至郧乡,与李泰合葬一墓。李泰次子李徽史书言之不详。

李泰一家的悲惨遭遇,反映了当时统治集团内部权力之争的悲剧性和残酷性,李泰家族墓的发掘也为研究唐代血缘关系、家族心态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原始资料。

本版图片由王正华提供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张黎黎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