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竹溪走出的黄河总督

时间:2016-09-19 10:2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清河道总督府

总督漕运部院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通讯员 孟正圣 报道:李逢亨(1744~1822年),字垣斋,号培原,又号平湖,竹溪县人。童年时,在邑学读书。他敏而好学,品学兼优,能诗善文,口齿伶俐,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乙酉科选贡。选贡是科举制度中由地方贡入国子监的生员之一种。按照明制,于岁贡之外考选学行俱优者充贡,因有此名。清定拔贡、优贡之制,亦由此而来。李逢亨国子监读书后,参与编纂《四库全书》,分发北直隶,借补蓟州州判,掌管治河工程。历任河间府知府、永定河道东河总督、黄河总督等,赏戴花翎。清道光二年,于家中病卒,享年78岁,祀乡贤于府城,朝廷诰封荣禄大夫。

勇堵决口 喜动天颜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李逢亨调任霸州同知。霸州,地处河北省冀中平原东部,位于京、津、保三角地带中心,属环京津、环渤海城市。该州州治为九河趋汇之区,旧设埝(用土筑成的河堤)以抵御众流,岁久不治。他与刺史商酌立法十条,率士民全力筑堤,是年各河皆涨溢,幸得无虞。李逢亨迁永定河三角淀通判。

嘉庆六年(1801年),任永定河南岸同知,在任九年,筹划悉合机宜,所至兵民用命,化险为夷。嘉庆十一年(1806年),永定河水暴涨,北岸漫溢,南岸下游决堤数十丈。他率士民奋力抗洪护堤,遂得保平稳。

嘉庆十四年(1809年),任河间府知府。他“推洽水之道以治民,用守身之法以守土”;“平反冤狱,兵民无不悦服”;“未及一载,讼息民安”。

是年黄河溃决,缺口多至十余处。他奉旨调往督筑,其水口为全河险要处,长数百尺,他率众设法施工,终于堵住缺口,经费省而坚固。工程结束,嘉庆皇帝即擢升他任永定河道。嘉庆十六年(1811年)三月,嘉庆皇帝西巡,指明召见李逢亨“垂询全河形势”,他“敷陈机要,简明、详尽,喜动天颜”,于是赏赐他三品顶戴花翎,并颁赠“福字、鹿肉”(即福禄也),封他为黄河总督、兵部尚书,署直隶总督,肯定了他的治水功绩。

他趁皇帝高兴,建议在永定河畔修金门闸,以供分洪,在凤河东堤之东、运河西堤之西筑堤御水,以保万全,被皇帝欣然采纳。这样的河堤,叫月堤。这一建议是李逢亨在治理黄河的丰富实践中,考证大量的历史文献得出的正确结论。月堤就是呈半月形的堤岸,在险要或单薄的堤段,于堤内或堤外加筑形如半月之堤,以备万一。

宋沈括《梦溪笔谈·官政一》记载:“杜伟长为转运使,人有献说,自浙江税场以东,移退数里为月堤,以避怒水。”《元史·河渠志二》记载:“(文宗至顺元年)六月五日,魏家道口黄河旧堤将决,不可修筑,以此差募民夫,创修护水月堤。”《清会典·工部三·都水清吏司》“凡工有堤”原注:“堤之式有大堤、有月堤、有遥堤、有缕堤……以土或石为之。”

黄河顺轨 得庆安澜

由于在险要或单薄的堤段,在堤内或堤外加筑月堤,嘉庆十七年(1812年),“黄流顺轨”,“全河得庆安澜”,再次得到嘉庆皇帝的奖励。《清实录·嘉庆朝实录》记载:“癸丑,河东河道总督李逢亨奏报秋汛安澜。得上嘉奖……”龙颜大悦,不仅自己受到嘉奖,而且部下也按功绩大小升迁有别。李逢亨在河督任十年,河不决口,“帝有福星之奖”,历署直隶总督。

黄河总督,亦称河东河道总督。清代河东河道总督是管理山东、河南段黄运两河以及附属河流、湖泊等水利设施的最高行政长官。其不仅担负着黄运两河的防洪、修缮、挑挖等事务,而且还负责附近区域的治安、巡防、催运漕粮等责任,是一种行政与军事职能并举的部门。

明代为保障漕粮运输,有效管理黄运两河,先后设漕运总兵官驻江苏清江浦,设总督河道大臣于山东济宁。当时总督河道大臣为非正式官员,遇到紧急情况由中央派遣,事罢还京。清朝建立后,对江南漕粮的需求量也相当庞大,为了使运道畅通,清政府设河道总督管理黄河、运河、永定河、淮河、海河等河道,并设漕运总督负责征派税粮、修造船只等事务,形成河督、漕督各司其职、相互配合的局面。但因清代黄运两河治理复杂、形势多变、责任重大,雍正年间,先后将河督分为江南河道总督、河东河道总督、直隶河道总督(又称北河河道总督或河道水利总督),分段管理江南运河、山东河南黄运两河、直隶北河。河东河道总督驻山东济宁,有一整套的行政、军事机构,管理严密,任务明确。

满清入关以后,沿袭明代官僚行政制度,于顺治元年(1644年)设总河一人(又称河台、河督),官阶为正二品或从一品,其职责是:“统摄河道漕渠之政令,以平水土,通朝贡。漕天下利运,率以重臣,主之权尊而责亦重。”

道光十一年(1831年),林则徐被任命为河东河道总督时也说:“惟河工修防要务,关系运道民生最为重大,河臣总揽全局,筹度机方,必须明晓工程,胸有把握,始能厘工别弊,化险为夷,而道、厅、营皆得听其调度,非分司防守之员事有禀承者可比。”正是因为河道总督责任重大,关系运道安危和河防渠要,因此清政府对此极为重视。顺治年间,总河沿袭明代传统,驻扎山东济宁州。其原因在于济宁不仅地处枢纽,扼鲁运河之咽喉,而且“盖济为南北要衢,水陆交会之地,人最杂,事最繁,号称难治” 。

为有效管理山东、河南黄运两河以及相关的水利工程,河道总督行政建制上与地方相同,东河河道总督的军事化组织——河标营,则设河道总督标旗鼓守备一人,分中、左、右三营。这些河兵常年驻守在黄运两河的堤坝或堡铺里,不仅担负着防洪、修筑、巡查、治安等任务,而且发现险情必须及时上报相关部门进行处理,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河东河道总督自雍正七年以来,一直是管理山东、河南黄运两河的最高机构。其职能以防洪、修筑、巡查为主,但在战乱时期,军事功能也相当突出。

治河能臣

著书立说

永定河从西北向东南纵贯北京西部,自古水患极多,成为京、冀、津水灾的最大忧患。因洪水一来,横冲直撞,经常改道,所以古称无定河。康熙年间经过大力治理,改称永定河,但仍经常发生水灾,所以清朝政府自康熙年间专设河道官员管理。

《永定河志》是嘉庆十六年至二十年(1811—1815年)李逢亨初任永定河道员期间编纂的。他在本书《例略》中记载:“治水之书,自《史记·河渠书》后,多专言黄河。至永定河见于《水经注》、《水道提纲》、《直隶河渠志》诸书,只列为众水之一,未有勒为专书者。”“因思在官言官之义,谨辑旧章及现在情形,拟为一书,以备稽考。”

据《清实录》记载,有《永定河志》一书,清嘉庆刻本。《永定河志》山水志,书成于嘉庆二十年(1815年),全书除两册专门记录清朝前期几个皇帝关于永定河治理的谕旨和诗文外,共有三十二卷,分绘图、集考、工程、经费、建置、职官、奏议、附录等八个门类。集中记述了清前期治理永定河的各种思想方略、工程措施及经验教训,是京津冀地区防洪的重要参考书籍。该书现藏于首都图书馆。《永定河志》是清代三部永定河志中价值最高的一部,是研究中国水利史、中国灾荒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书中有李逢亨所撰《治河摘要》一文。记其管理永定河河务15年来,身体力行及心得体会到的治河措施共9种,其中举例说明了作者的许多成功经验。《治河摘要》可以说是清朝永定河治理的全面总结。据李国仿校注的《李逢亨史料辑录》说,李逢亨的《永定河志》“是三部中唯一奉旨当即刊印的一部”,可见价值之高。

李逢亨编纂的《永定河志》资料翔实,对于后人了解永定河历史,探寻清代康雍乾盛世大河治理等相关重大事宜,提供了重要的史料,是今天研究和学习我国古代社会大河水利、清代政治经济史以及永定河文化不可多得的古代专业资料典籍。

李逢亨是一位治河能臣。在其担任河东河道总督,即黄河总督期间,著有《治河管见》、《黄河志》等书。

《湖北省志人物志稿》记载:“李逢亨……身任河务40年,不辞劳瘁,慎重堤防,筹措周密。款无虚麋,工无旷役。在河间曾为民平反冤狱,民皆称颂。终年78岁。”同治版《竹溪县志》卷九人物记载:清廷为他树碑立传,加封为荣禄大夫。因为他对国家做出的贡献,其父李岩诰封荣禄大夫。(作者单位:竹溪县实验中学)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