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红色朝阳寺

时间:2016-07-20 17:31 来源:十堰晚报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朝阳寺地下党革命事迹纪念馆。

秦楚网讯(十堰晚报)文、图/记者 冰客 报道:盛夏时节,记者走进位于郧阳区城关镇郧北山区响耳河村的朝阳寺小学。这所看似只有四层楼1200平方米的小学,却有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记者在参观校园内中共郧县(今郧阳区,下同)朝阳寺地下党革命事迹纪念馆后,才知道这并不是一所普通的小学,而是一块曾经播种革命火种的圣地。

朝阳寺曾播种革命火种

一代哲人杨献珍的秘书萧岛泉曾经生于斯、长于斯,在这里接受了启蒙教育,在这里光荣地加入了中共郧县地下党,并走上革命道路。他在《朝阳寺小学恢复重建记》一文中写道:“朝阳寺小学是一所素负盛名,有着光荣革命历史的学校,是中共郧县地下党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从事革命活动的重要根据地。”

据史料记载,上世纪四十年代初,中共均(县,今丹江口市)、郧(县)、房(县)中心县委地下党组织遭敌人破坏,中共郧县县委书记燕若痴被捕入狱,惨遭敌人酷刑,毒打吐血致死。地下党员张鸿盛遵循其生前所嘱“隐蔽精干,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于1940年春毅然接过革命的火炬,踏着烈士的血迹,将郧县地下党组织转移到了位于郧北山区一座古老的寺院隐蔽。

朝阳寺又名朝阳观,占地数千平方米,始建于明朝天顺元年(1457年),重建于清朝嘉庆十三年,迄今已有500多年的悠久历史。寺院坐北朝南,依山而建,寺院内外古木森森,遮天蔽日。因其三面环山,敞开的一面正对着初升的太阳,故名朝阳寺。明末清初至民国,一些有识之士曾利用寺院的优越条件在此兴办学堂,举办校场,用于选拔文官武将,后由于战乱频发,学堂停办,这里仍是人们拜神祈福的场所。

张鸿盛遵照党的指示,召集地下党员贾宗英、周明玉等人,来到朝阳寺,他们利用当时国民党当局对寺庙的活动一般不予过问的空子,同寺院住持协商,修缮了寺院的空闲房舍,兴办起了小学。

在朝阳寺小学,他们明里办学,实则是以此为掩护继续开展地下革命活动。1940年4月25日,中共大堰朝阳寺小学地下党支部成立,张鸿盛任党支部书记、校长。

斯时,住在朝阳寺附近、读了两年私塾的萧岛泉,被父亲送进了这所新式学堂,他从此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据萧岛泉回忆,当时,燕若痴牺牲后,其妻杞舜华遭敌人日夜严密监视,随时都会遭到敌人的暗算。杞舜华在大革命时期就加入地下党,首任中共郧县妇女运动部长。张鸿盛、张国荣为了营救这位老共产党员,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潜入县城,冒死将杞舜华和她的女儿营救到了朝阳寺小学。其后,杞舜华一直在张鸿盛为代表的郧县地下党领导下进行地下革命活动。

在朝阳寺小学读书的萧岛泉,那时朦胧中感觉到学校的老师不像是一般的老师。

萧岛泉对此记忆犹新,那时在校读书的学生年龄参差不齐。张鸿盛便在学生中遴选年龄较大、家境贫寒、明白事理的学生,利用课余时间,向他们灌输进步思想,进行党的教育,启发他们的心智,提高他们的觉悟。后来这些家境贫寒的学生便懂得了同邪恶势力做斗争的道理,逐步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由于中共郧县县委书记燕若痴牺牲,被转移到朝阳寺小学的这个中共地下党组织,便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以张鸿盛为代表的朝阳寺地下党组织,丝毫没有动摇对党的信念,他们率领地下党人和革命群众继续战斗。他们在这里发展的进步青年,先后分别被领进朝阳寺后面隐蔽的树林里,面向西北 (延安方向)庄严地举行了入党宣誓。

朝阳寺的进步书籍,一些是贾宗英、周明玉等人在均县草店参加地下党培训班后带回来的,还有一些则是由杨献珍在北平草岚子监狱坐牢时因病而保释出狱的难友魏文伯给杨献珍三弟、地下党员杨邦理陆续寄来的。

为了更好地开展革命斗争,张鸿盛、周明玉、贾宗英利用他们在民众中的良好声誉和社会关系,相继打入国民党组织内部,分别担任了国民党第五区分部组训委员、执行委员、第五区分部书记等职。张鸿盛通过竞选当选为郧县农会理事长。

那时,支部几位成员工作繁杂,教书是他们的本职工作,担任国民党党政职务是他们的合法身份,是对敌斗争的需要。取得这些“护身符”后,他们就用那些进步书刊培养进步青年。萧岛泉和老师贾宗英是近邻,贾、萧两家是世交,贾宗英就让萧岛泉阅读那些进步书籍。为了避人耳目,萧常常躲在贾宗英家中的农具房里和麦草堆中如饥似渴地阅读这些图书,从书中汲取着营养。

萧岛泉的机敏早慧深受张鸿盛的赏识。身为县农会主席和国民党参议员的张鸿盛每每外出视察时,都要带上萧岛泉为他望风放哨,有空时就给萧岛泉传授进步思想,将他作为重点对象进行培养。很快,张鸿盛、张国荣便介绍萧岛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4年6月24日,在这个光荣的日子里,萧岛泉被张鸿盛和张国荣悄悄领到了朝阳寺后面的树林里。这位年仅15岁的少年面向延安,举起拳头,庄严宣誓,随后他就被党组织确定为地下交通员。

萧岛泉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记述,随着朝阳寺党组织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党员人数已发展到30多人,并成立了三个支部。为了适应对敌斗争的需要,经党支部决定,将党的领导机构由朝阳寺转移到县城张鸿盛任职的县农会驻地佛殿庵,并成立了中共郧县总支委员会,张鸿盛为书记,而朝阳寺小学仍继续作为党在郧北地区的重要活动阵地。

朝阳寺屡遭破坏

萧岛泉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同大家一道积极参与了和敌人或公开或隐蔽的抗捐抗粮抗丁、反奸锄奸、开荒种地、囤粮备荒以及发动县城师生罢教罢课、反对法西斯奴化教育等斗争。

据有关史料记载,郧县地下党组织为了声援新四军北上顺利突围和迎接陈谢大军南下,曾先后组织了两次农民武装暴动,开展了掩护、营救新四军掉队伤病员,冒死向解放区投送重要情报等一系列革命活动。

新四军北上突围部队经过郧县进军陕南途中,由于敌我力量异常悬殊,沿途屡遭敌人围追堵截,致使一些新四军伤病员掉队,流落荒野,处境极其艰险。此时,已考上郧阳中学并在该校就读的萧岛泉,因为革命的需要,投入在革命烽火之中,同地下党员一道,奋不顾身地参与了一系列掩护、营救新四军掉队伤病员的活动。

此事被国民党反动政府得知后,国民党当局即以“私通奸党,窝藏新四军”的罪名,制造了震惊郧阳府的“朝阳寺事件”,逮捕了张国荣、贾宗英等多名地下党员和进步群众,对他们反复审讯,拷打逼供,但他们临危不惧,宁死不屈,使国民党反动派毫无所获。

与此同时,地下党领导人张鸿盛为了坚定狱中同志的革命意志,派萧岛泉佯装给狱中同志送牢饭,将写有“母病危,现正延医诊治,望儿自重”的字条夹在馒头之中,送往狱中,让他们坚持斗争,永不屈服。此后,因敌人未获取半点证据,加上党组织的多方营救,狱中同志才无罪获释。

对已经在外避难的地下党员周明玉,国民党贴出了悬赏缉拿他的紧急通缉令。就在国民党正欲关闭城门,全城戒严进行大搜捕之际,张鸿盛指派萧岛泉立即将周明玉掩护出城。萧岛泉受命后,化装成乡下进城卖柴的孩子,扛上扁担,戴上破草帽,在前面领路,让周明玉等跟随其后,就这样机智巧妙地将周明玉送到东门外,使周明玉逃脱了国民党的追捕。

自“朝阳寺事件”后,朝阳寺小学就开始遭遇不幸。国民党反动政府本想通过“朝阳寺事件”一举消灭郧县地下党,但未能得逞。于是,他们恼羞成怒,派出军警前往朝阳寺赶走老师,驱散学生,一举查封了朝阳寺小学。

1947年10月,张鸿盛经与当地乡保人员周旋疏通,打通关节后,才又委派贾宗英、高本善以及进步人士到朝阳寺撕掉山门上的封条,打开教室,动员学生重新入学,朝阳寺小学才又恢复了生机。

1947年郧县解放后,朝阳寺小学得到了当时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爱护,被确定为全县的重点学校。在短短的时间内,朝阳寺学校就由初小扩大到完小、初中,连续10余年考试成绩名列县乡前茅。从1948年后的数十年间,该校为国家培养各类人才近千人,其中从这里走出去的中高级干部、知识分子达70余人,朝阳寺学校因此被誉为培养人才的摇篮。

1947年郧县解放后,萧岛泉投入到剿匪反霸、土地改革、政权建设的工作。起初,他被分配在中共郧县县委(为保密起见,对外称县农会),任县委调查研究组组长(即县委办公室主任)。随后,由于土匪活动异常猖獗,他又被派到茶店区任武工队长。1948年秋冬之交,他被调到《陕南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1952年底,党中央西北局为了加强新疆的工作,将时任汉中地委书记祁果调到新疆工作的同时,萧岛泉也随同被调往新疆工作。他在新疆工作了26年后,被调到石油部政治部工作,后调到中央党校担任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主义理论家、哲学家、教育家杨献珍的秘书。萧岛泉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时无刻牵挂着伴他成长、伴他走上革命道路的朝阳寺小学。

然而,这座500余年的古老建筑后来被摧毁。由于风吹雨淋,未过多久,这些校舍便全部墙倒屋塌,野草萋萋。

  朝阳寺小学得以恢复重建

朝阳寺小学被毁后,萧岛泉没齿不忘培养他成长的这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和教育传统的朝阳寺小学,他虽身居京城之远,却时刻挂念着郧山汉水,挂念着朝阳寺小学。他始终怀念着长眠青山的英烈和导师张鸿盛,怀念启迪他心智、教授他真理、给予他欢乐的母校,怀念那段在追求和抗争中度过的峥嵘岁月。于是,恢复重建朝阳寺小学的愿望时时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萧岛泉决意要倾其全部心智,使朝阳寺小学得以恢复重建。

1983年,萧岛泉调到中央党校工作后,他对凡是到中央党校学习、前去看望过他家乡的省、市领导,都要讲述朝阳寺小学的光辉历史和兴衰过程,希望他们关心此事。

经过萧岛泉的奔走和不懈努力,2001年8月23日,在省、市以及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县政府会同市、县、镇教育部门代表前往朝阳寺实地考察,并达成了共识,决定恢复、重建朝阳寺小学。

朝阳寺小学在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历经风雨沧桑,终于得以恢复重建。2003年初春,具有光荣革命和教育传统的朝阳寺小学,以其崭新的校舍和优美的校园,敞开那博大的襟怀,热情地迎接前来就读的八方学子。

朝阳寺大殿及其两侧的厢房经过修复也重现了原貌,建起了中共郧县朝阳寺地下党革命事迹纪念馆,陈列了当年许多珍贵的地下党对敌斗争的革命遗物和文物档案。

(内容来源十堰晚报,转载须经十堰晚报授权)
(编辑:鲁巍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视频推荐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